迪文小说网 > 都市青春 > 春暖香浓 > 第035章
    陆嵘不信妻子会故意下.药试探他能否能做到守身如玉,只是他刚刚正因为担心妻子误会而慌张,妻子又急匆匆赶过来,仿佛真的提前知晓这边的情况,所以墨竹那样一解释,加上墨竹今日之举过于反常,陆嵘下意识就信了墨竹的话。

    信了,陆嵘也不会怪妻子的猜忌,因为妻子担心的没错,墨竹对他的确存了不该有的心思。墨竹吃了樱桃举止失常,但如果墨竹没有觊觎他,她吃再多的药也不会说那些话,什么倾慕他十几年……

    故陆嵘很快做了决定,要打发墨竹出府。

    然而当他听到妻子用那种他过去几年几乎日日都会领教的冷漠语气吩咐李嬷嬷去请郎中后,陆嵘的心立即沉了下去。他明白了,他又犯了一个让妻子寒心的错误,她对他失望了,她又要冷落他了。

    “纤纤,不用查了,我信你。”陆嵘遍体生凉,慢慢地走向妻子,因为心虚。

    “多谢三爷,但墨竹是三爷身边的大丫鬟,她的话传出去在下人之间还是有几分份量的,我不想平白无故被人猜疑指点,既然墨竹要查验樱桃,那就如她的愿,也算是给三爷一个交代,免得这事解决地不清不楚,日后三爷记起,心中有刺。”

    萧氏轻描淡写道,但话里的冷嘲热讽显而易见。

    “纤纤……”陆嵘知错了,他真的知错了,停在萧氏身边,低声求她。

    萧氏真的不想介意刚刚丈夫对她的不信任,可夫妻俩才和好没多久,她还怀了他的骨肉,这种时候陆嵘第一时间相信的依然是墨竹,她心里不痛快。她不痛快,她可以忍,但她凭什么忍?她就要让陆嵘也难受,反正他眼睛有救了,她不用再因为他是瞎子就狠不下心!

    “三爷离我远点,我怕我身上的脂粉味有毒,不小心害了您。”

    愤然离座,萧氏边往外走边嘱咐去而复返的李嬷嬷,“这边事情都交给你了,查出结果再告诉我。”经过李嬷嬷身边时,萧氏轻轻动了动嘴唇,李嬷嬷心领神会,其实无需夫人提醒,她也猜到碧潭在樱桃里下了东西。

    点点头,李嬷嬷扶着萧氏跨出门口,然后转身,拦住追上来的陆嵘,语重心长道:“三爷,夫人这会儿怀着身孕,最容易动怒,平时一分的气,现在会变成五分,您就别凑上去了,等夫人消了气,您好好哄哄,夫人会原谅您的。”

    一是替萧氏找个借口,免得两口子真为此冷下来,二来挺直身板,让三爷明白夫人真的没做过。

    陆嵘心急如焚,又悔恨交加,恨自己那一瞬的糊涂。

    “三爷,我真的是被人害的啊……”看出陆嵘更在乎萧氏,墨竹跪在地上,声音悲戚地道,“三爷,奴婢平时……”

    “孟全,堵住她嘴!”陆嵘现在最听不得的就是墨竹的哭诉,仿佛回到了双眼刚失明的时候,暴躁地想要杀人,而这也是他认命后第一次大发雷霆。

    孟全领命,低头狠狠从墨竹身上扯下一条细布,一股脑都塞到了墨竹嘴里。墨竹说不出话,但还能发出呜呜的声音,陆嵘听了心烦,想去后院找妻子赔罪,又怕更加触怒妻子,万一动了胎气……

    额头隐隐作痛,陆嵘攥紧拳头,去了内室。

    前院陆嵘心腹安管事经由李嬷嬷得知了大概经过,明白三夫人只是一时气愤,不可能真的请好几个郎中来凑热闹,便只请了陆家常用的一位邓郎中。邓郎中匆匆赶过来时,李嬷嬷、孟全带着墨竹、碧潭藏到了西次间,只有陆嵘一人坐在堂屋,也是不想让邓郎中猜到陆家后宅之事。

    “邓先生,您能否帮我查查这盘樱桃是否有问题?”陆嵘心不在焉地道,根本不信妻子会下.药。

    邓郎中心里一突,看着那盘只剩四五颗的樱桃,想起了陆三夫人的身孕。他医术好有名望,常在达官贵人之家行走,对后宅女人的争斗手段非常清楚,看这架势,莫非有人想害三夫人的子嗣?那是大夫人、二夫人,还是陆嵘身边的丫鬟?

    不管谁害的,人都来了,就得做事。

    邓郎中放下随身携带的箱子,擦擦手,上前检查。

    陆嵘茫然地看着门外,心里都是负气离去的妻子。

    “爹爹,你做什么又气我娘!”熟悉的脚步声迅速靠近,伴随着小姑娘愤慨的质问,陆嵘面现慌乱,着急地站了起来。正月女儿大病初醒,说完重生经历,曾经哭着求他好好待她娘,可今日,他既对不起妻子,又辜负了女儿的期许。

    陆明玉走到门口,一抬头就看到了对面的父亲,男人一身绣竹叶纹的白底圆领长袍,脸还是那张脸,但陆明玉早上还敬重他是父亲,现在却恨不得从来没有原谅过他。重生三个月了,这辈子,她第一次看到母亲怒形于色,气到回去就躺在了床上,怕动了胎气,还不许她问。

    陆嵘刚想解释,身后邓郎中忽然犹豫道:“三爷,老夫查出来了。”

    陆嵘皱眉,查出来了?查出什么来了?碧潭来送樱桃,他听见了,然后碧潭就与墨竹一直站在堂屋等他出来,有碧潭盯着,墨竹没有机会动手脚。碧潭走后他没再吃樱桃,墨竹真要爬.床,也不会单单给她一个人下.药。

    这便说明,樱桃在端过来的时候,已经不干净了。他吃的少,只生出了一丝绮念,墨竹吃得多,神智失常。

    刚惹怒妻子,陆嵘不敢再怀疑妻子的品行,不敢,也不会。那么能接触樱桃的人,除了碧潭,就是洗樱桃的小丫鬟。

    “什么查出来了?”陆明玉绕过父亲,困惑地问邓郎中。

    邓郎中哪能在一个女娃娃面前提春.药,咳了咳,低头,假装继续检查樱桃。

    “阿暖先别管,你去问问你娘……不,你去后院厨房问问,送给爹爹的樱桃是谁洗的,问清楚了把人带过来,但这事不能让你娘知道,爹爹怕你娘知道后更生气,对身体不好。”陆嵘弯腰,语气沉着地嘱咐女儿。

    樱桃有问题?

    陆明玉忽然有点懂了,碧潭送的樱桃,父亲吃了樱桃,多半与墨竹发生了什么,母亲撞见了,所以才动了肝火。只是,碧潭这样做有什么好处?上辈子,似乎并没有这一出。

    “三爷,老奴问过了,樱桃是碧潭洗的,给三爷送的吃食,夫人向来只让碧潭、秋月经手。”就在陆嵘打算催女儿快去跑腿时,顺便趁女儿不在向邓郎中打听樱桃的异样,西次间忽然传来李嬷嬷的声音。

    陆嵘面色沉了下来,原来罪魁祸首,是碧潭。

    “阿暖,碧潭有问题,爹爹要审她,但碧潭是你娘的大丫鬟,爹爹怕你娘误会我审碧潭是对她有意见,所以你先回去,好好陪你娘,先别告诉她这事,爹爹审完了再过去找你们。”陆嵘蹲下来,扶着女儿肩膀小声道。

    陆明玉眨眨眼睛,先求证一件事,“爹爹吃了樱桃,有没有对不起我娘?”说话时扫了眼那边还在捏着樱桃端详的邓郎中。父女俩窃窃私语的,邓郎中很是本分,对着樱桃努力想别的事情,不偷听什么。

    陆嵘明白女儿的意思,摇摇头,“没有,阿暖快听话,陪你娘去。”

    陆明玉放了心,只要父亲没有碰墨竹,就还有得到母亲原谅的可能。

    但陆明玉跟母亲是一边的,母女俩知晓一个共同的秘密,这边答应的好好的,一回后院,陆明玉就坐到床边,贼兮兮地告诉母亲,“娘,爹爹查到碧潭在樱桃里动了手脚,要审碧潭呢,咱们要不要过去看看?”

    她与母亲比父亲更想知道碧潭身上的秘密。

    萧氏原本朝里躺着,闻言慢慢转过来,脸上看起来还算平静,瞅瞅女儿,冷声问:“他让你叫我过去的?”死瞎子是想替墨竹做主,要当着她的面审问碧潭,审问她的大丫鬟,然后人证物证俱在,逼她承认她犯了错?

    陆明玉恼父亲惹怒母亲,但她也不能故意挑拨离间,忙把父亲打算背着母亲审人的原因说了出来,“娘,我以为你会好奇碧潭的秘密,所以才来知会你的。”

    萧氏点点头,感受一下身体情况,确定无碍,才坐起来道:“娘是得过去,阿暖你先回梅苑,问出什么回头娘再偷偷告诉你。”她下定决心今天要把碧潭挖出来的,但萧氏已经知道碧潭与陆峋有私情了,她不想女儿听了污耳朵。

    陆明玉嘟嘴,她也想跟着去。

    “阿暖听话,你爹爹靠不住,娘应付他就够吃力了,你别再让娘费心。”萧氏有些疲惫地道。

    陆明玉顿时心疼了,劝慰母亲一番,乖乖领着她的丫鬟回了梅苑。

    萧氏带着秋月,去前院见丈夫。

    邓郎中已经走了,墨竹暂且被关了起来,陆嵘派人守在外面,他坐在主位,让孟全审问碧潭,李嬷嬷也在场。听到妻子过来,陆嵘忐忑不安地离开座位,萧氏却没理他,径自坐到陆嵘对面,示意孟全继续审,“不用管我,你有什么招数尽管用在碧潭身上,我也想知道她到底为何要撮合三爷与墨竹。”

    孟全不放心地看眼她小腹,要让碧潭说真话,就得动刑,可夫人一介弱女子,受到惊吓怎么办?

    “三爷,夫人,不如你们坐到榻上,隔着屏风听审?”孟全体贴地建议道。

    “好。”陆嵘也担心妻子受惊,立即站了起来。

    萧氏却一动不动地坐着,无动于衷。陆嵘知道妻子在生他的气,他有很多话想跟她说,但屋里并非只有他们夫妻,陆嵘只好放低声音,轻声劝她,“走吧,咱们去屏风后。”

    萧氏依然不动。陆嵘束手无策,求助地转向李嬷嬷。李嬷嬷见他这样,忍不住在心里偷笑,单看三爷畏惧夫人的样,就能猜到最后夫人肯定会原谅三爷,因为只有真心喜欢一个女人,丈夫才会怕妻子,才会变成“乖孙子”。

    “夫人,老奴扶您过去。”李嬷嬷走到萧氏身边,慈爱地道。

    萧氏这才站了起来。

    妻子冷冰冰的,对他不留情面,陆嵘却毫无怨言,默默跟在后头,巴巴地看着妻子纤细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