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网 > 都市青春 > 春暖香浓 > 第054章
    楚随要去岳阳?

    陆明玉心跳突然快了起来,即便她清楚,岳阳那么大,茫茫人海,她与楚随未必能碰上,但只是一个可能,都让她为之雀跃。 ..两年了,她足足两年没见过楚随了,不知道他长高了多少,只带着两个随从在外面奔波,肯定瘦了吧?

    余光里见楚行转了过来,陆明玉迅速收起异色,客气笑道:“二表舅吗?我好久没见过他了,可能见到了也认不出。”重生这么久,如何装成小孩子,陆明玉早已炉火纯青。

    楚行看着她故作与堂弟生疏的模样,暗暗好笑。上辈子的夫妻,怎么可能认不出来?弟妹撒谎的水平也挺高的,若非早就知晓内情,他肯定也会信以为真。

    无意拆穿,楚行扫视一圈放鹤亭,不太放心留两个孩子在这边,问陆明玉:“你们何时下山?”

    陆明玉发愁地看向弟弟,恒哥儿双手撑着楚行肩膀,伸着脑袋正往湖边望。

    看出她的顾虑,楚行想了想,道:“这样,你先回花园,我带恒哥儿去湖边,等他玩够了便让令尊差人送恒哥儿过去,如何?”恒哥儿任性撵人,楚行觉得陆明玉有点管不住这个精力旺盛的弟弟。

    陆明玉在楚行跟前很不自在,急于摆脱这种尴尬境地,她转到楚行身边,瞪着弟弟问:“姐姐回花园了,你去吗?”

    恒哥儿使劲儿摇头,双手还抱住了楚行脖子,生怕姐姐来抢他。

    陆明玉决定回头再收拾弟弟,郑重向楚行道谢,转身往山下走。

    目送小姑娘顺顺利利地下了山,楚行坐到放鹤亭中,扶恒哥儿面朝他坐在他腿上。对上男娃懵懂困惑的大眼睛,楚行正色道:“恒哥儿以后要听姐姐的话,不能再任性,否则表舅舅也不会帮你。”

    恒哥儿盯着他脸,仿佛看到了发脾气的父亲,好一会儿,恒哥儿乖乖地点脑袋。

    孺子可教,楚行满意地摸了摸男娃脑顶。

    恒哥儿嘴角翘了起来,讨好地喊他,“舅舅。”

    男娃眼睛会说话,显然还有下文,楚行笑问:“恒哥儿想说什么?”

    恒哥儿小身子一转,胖手指指着湖边兴奋道:“我想去那儿!”

    楚行本来就要带小家伙去,闻言抱起恒哥儿,脚步沉稳地下了山。

    ~

    陆明玉一人回了花园,萧氏见女儿单独归来,吩咐丫鬟将陆明玉叫到凉亭里,询问情况。

    楚行抱弟弟去湖边,肯定有不少人看见,这事瞒不了也不必瞒,陆明玉看眼太夫人,无奈抱怨道:“恒哥儿假装要去净房,半路又磨我带他去放鹤亭,我不答应他就哭,没办法,只好去了,然后在放鹤亭偶遇大表舅舅,恒哥儿机灵鬼,还记得大表舅喜欢他,马上投奔大表舅舅,随大表舅舅去湖边玩了。”

    儿子顽劣,萧氏头疼,很是不好意思地转向太夫人,“又劳世谨替我们照顾恒哥儿了,恒哥儿那么淘,难为世谨脾气好,肯纵容他。”

    太夫人和蔼可亲地笑:“世谨的脾气,我最清楚了,平时小孩子看到他都害怕,他也没有耐性陪孩子们玩,如今他肯稀罕恒哥儿,只能说明恒哥儿聪明伶俐,舅甥俩互相投缘了。还有恒哥儿,多机灵啊,我家里两个孙子,小时候都没有恒哥儿这份心眼,依我看啊,恒哥儿肯定跟他爹爹一样,都是天生的神童。”

    “您太过奖了,恒哥儿可当不起。”萧氏忙谦虚道,旁边朱氏喜欢听人夸她儿孙,笑眯眯坐在那儿,与有荣焉。

    庄王府世子妃尤氏也来了,不喜庶出的小姑子占尽所有风光,眼波一扫,计上心头,朝坐在太夫人旁边的姚老太太道:“寄庭年方十八便高中探花,整个大齐都找不出几个来,老太太真是教导有方。”

    姚老太太身形偏瘦,端庄里透着几分威严,闻言自谦道:“世子妃过誉了,寄庭这次高中,实属运气。”

    尤氏还想再夸夸,太夫人突然来了兴致,对着朱氏道:“今天状元榜眼探花都在吧?不如请他们三个过来,也让我们开开眼界?唉,年纪大了,前几日状元游街,我特别想去瞧瞧热闹,奈何这身子老了,做什么都力不从心。”

    “娘就是懒,您可一点都不老。”楚随的母亲,楚二夫人马上打趣道。

    太夫人假装要掐儿媳妇的嘴。

    萧氏悄悄朝婆母递个眼神,朱氏得了提醒,笑着命候在外面的嬷嬷去请儿子与榜眼探花过来,吩咐完了,朱氏笑盈盈地看向牡丹花丛里领着弟弟赏花的女儿。她就这一个女儿,今儿个必须仔细相相那个姚寄庭,要是哪里长得不好,她可不答应。

    “姐姐,我想嘘嘘。”

    花丛中,崇哥儿脸红了,一手拿着一朵大牡丹,跑到姐姐跟前道。

    崇哥儿可不会在这种事情上撒谎,陆筠也没有怀疑弟弟,柔声接过弟弟左手里的牡丹花,她牵着弟弟去净房。

    “姐姐戴上。”走着走着,崇哥儿不想拿着花了,又舍不得扔,想到二侄女头上就戴了一朵花,崇哥儿也想姐姐戴。

    陆筠比陆明玉更宠弟弟,既然弟弟好心送花给她,陆筠笑着蹲下去,低头让弟弟戴。

    崇哥儿双手并用,认认真真将粉色的牡丹花插.到姐姐发髻中,陆筠刚要抬头,忽闻前面传来兄长的声音,陆筠惊喜地看过去,果然看见兄长从拐角的花树后走了过来,只是兄长并非一人,身旁还跟着两道陌生身影。

    陆筠十二了,懂得男女之间的避讳,乍然见到外男,陆筠刷的红了脸,急急站了起来。

    小姑娘一袭莲红色苏绣妆花褙子,裙摆上绣着栩栩如生的荷花,头上戴着刚刚采摘下来的新鲜牡丹,娇美清纯,俏生生站在那边,恍如画里走出来的窈窕美人,或许脸庞尚显青涩,却越发惹人怜爱。

    探花郎姚寄庭怔怔地看着陆筠,好一会儿才回神,迅速垂眸,君子守礼。

    榜眼三十多岁了,确实江南小镇出身,没见过什么世面,忍不住多瞧了两眼。

    陆嵘看得清清楚楚,心中不喜,没有介绍妹妹,伸手请两人继续前行。他不想让外男知晓那是她妹妹,崇哥儿看到哥哥,心里高兴,忍不住喊了出来,“三哥。”小家伙不是特别亲三哥,但也是喜欢的。

    此言一出,姚寄庭心中微动,猜到那美貌姑娘多半是陆嵘的亲妹妹,却规规矩矩地没有乱看。榜眼倒是想看,陆嵘没给他机会,上前抱起弟弟,顺势挡住妹妹身影,低声道:“阿筠先带崇哥儿离开。”

    陆筠嗯了声,领着弟弟快步走了,自始至终没往外男那边看。

    ~

    姚寄庭一表人才,谦和有礼,陆斩没挑出太大的毛病,朱氏则是非常满意。

    二老都同意了,陆嵘才挑个时间,约姚寄庭到棋社下棋,两人定个雅间,边对弈边聊。

    “寄庭十八了,可有考虑过婚事?”一局结束,陆嵘端起茶盏,问对面的男人。

    姚寄庭苦笑,坦率道:“祖母催了很久,但一直没遇见合心意的,夫妻夫妻,结为夫妻便要共度一生,我想娶个我真正喜欢的姑娘。”

    与真正喜欢的姑娘共度一生?陆嵘情不自禁,想到了家里的娇妻,再次觉得自己能娶到妻子乃三生有幸。暗暗回味儿了一番闺房里的甜蜜,陆嵘轻轻放下茶盏,盯着姚寄庭问:“那你觉得家妹如何?”

    姚寄庭错愕抬头。

    陆嵘淡笑,“别告诉我,你没猜到那是我妹妹。”

    姚寄庭羞愧移开视线,白皙脸庞却一点一点红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