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网 > 都市青春 > 春暖香浓 > 第76章 076
    与陆明玉分开后,楚行走了约莫一刻钟,绕到了御花园南侧。

    庆王、瑞王也来了,兄弟俩坐在八角亭里说话,庄王世子萧懿、萧从简在一旁作陪。凉亭外面,萧焕、英哥儿、恒哥儿、三皇子、四皇子凑在一块儿不知在嘀咕什么,楚行扫视一圈,在养生池旁看到了自家堂弟,面朝池水坐在一块儿石头上,一动不动。

    其他人都有伴,就他一个人形单影只,楚行怎么看都觉得,堂弟可能在生闷气。

    堂弟欺负陆明玉,是堂弟不对,楚行选择帮陆明玉,但作为兄长,看着堂弟郁郁寡欢,还是因他插手才导致的,楚行心里就有一点点自责。他理解陆明玉的委屈,与此同时,他也清楚堂弟为何做这些,之前陆明玉小,堂弟还没开窍,如今陆明玉已经亭亭玉立,堂弟便如前世一样,对陆明玉动了情。

    静立片刻,楚行朝养生池走了过去。

    楚随听出了兄长的脚步声,他置若罔闻,凤眼继续盯着池子里一块儿乌黑的卵石。

    楚行在他旁边坐下,见堂弟面无表情,明知是他也不看,有点小孩子赌气的味道,楚行轻轻一笑,“生气了?”

    楚随是生气,嫌兄长不给他留面子,但兄长真的问出来,他那点小气也随着呼吸呼了出去,抿抿唇,斜了兄长一眼,“大哥也会笑?刚刚你可不是这样看我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你妹妹,我只是一个外人。”

    都是气话,楚行没放在心上,望着粼粼的池水道:“越是外人越要讲道理,不管那个荷包怎么到你手里的,她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论关系还是咱们晚辈,气成那样了,你好意思跟她斤斤计较?”

    “她可从来没把我当长辈,一声表舅舅都没喊过我。”楚随捡起一颗小石子丢到水中,嗤笑道。陆明玉,喊大哥表舅舅喊得多甜啊,最开始他可没得罪她。念头才落,看着那圈池水荡漾,楚随忽然记起来了,陆四送她荷包那天,她说不喜欢喊他表舅舅,他让她喊二哥,小女娃便甜甜地喊了。

    岳阳重逢前,陆明玉对他好像也不是那么差?

    楚随摸摸自己的脸,也许陆明玉是因为他年纪比大哥轻,才拒绝喊表舅舅的?

    心中郁气一扫而空,楚随转向兄长,求证般把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

    楚行看眼被陆明玉攥过的衣袍,淡淡道:“有可能。”

    陆明玉不喊堂弟表舅舅,是因为两人有更亲的关系,不像他,怎么都是长辈。

    得到附和,楚随仰起头,看着高空蓝蓝的天,想到今日陆明玉提到董月儿时的讽刺,以及岳阳城里陆明玉冷声与他断绝关系的那番话,他叹口气,越发后悔碰了董月儿了,“大哥,我觉得阿暖可能早早就喜欢我了,所以她送我荷包,看到我跟……又生气了。大哥你说,我现在开始对她好,她会原谅我吗?”

    会不会?

    楚行不知道,垂眸,好一会儿才问:“你,跟她说实话了?”

    楚随苦笑,“一直把她当孩子,哪料到她居然猜到了。”

    乖巧的时候让人忍不住想把她抱到怀里,狡猾起来气人又灵动可爱,早知陆明玉会出落得这般如花似玉,娇俏可人,早知陆明玉小时候或许偷偷喜欢他,喜欢到看他牵着别人就气晕过去,别说一个董月儿,便是天仙下凡,楚随也会守住本心。

    楚行没为女人动过心,他也不懂如何讨好一个姑娘,偏头,看着堂弟问:“想娶她?”

    楚随摸摸鼻梁,“嗯”了声。陆明玉是第一个让他生出惊艳之感的姑娘,也是第一个她什么都没做,他就想与之亲近的姑娘。容貌过人、脾性中意,难得家世也相配,楚随越想越觉得,他真的想娶陆明玉回家。

    男人情窦初开,脸上是不自觉的温柔,与楚行记忆里的堂弟重合,上辈子,每次提到陆明玉,堂弟都会这样笑,喜意直达心底。

    既然堂弟想娶陆明玉,按照他上辈子在讨好陆明玉一事上花的巧心思,楚行自觉帮不上忙,只有一句可以提点。他看着池水,肃容道:“既然想娶,便把实话告诉她,只有求得四姑娘原谅,你才有可能过了她父母那一关,否则趁早死心。”

    提到这茬,楚随懊恼地捶了膝盖一拳。

    “大胆,你敢打我!”

    兄弟俩各怀心事,凉亭那边忽然传来四皇子愤怒的叫喊,楚行、楚随齐齐回头,恰好看见四皇子一脚踹在恒哥儿腿上,恒哥儿比他小两岁,个子矮点,突然挨了四皇子一看就下了狠劲儿的一脚,恒哥儿踉跄一下,登时跌在了地上。

    楚行哄过恒哥儿两次,见此噌地站了起来,只是才要冲过去,瞥见旁边堂弟也起来了,楚行目光变了变,改成慢走。

    楚随一直都不喜欢四皇子,此时看到四皇子竟然欺负他心上人的弟弟,楚随当然不能袖手旁观,快步朝凉亭跑去,然而才跑没几步,萧从简沉着脸从凉亭里走了出来,扶起亲外甥,冷声问四皇子,“四皇子为何动手?”

    恒哥儿挨了打,却没有哭哭啼啼的,抿着小嘴儿站在舅舅旁边,虎眸圆瞪,气势十足。

    四皇子才不怕他,指着左手臂愤然道:“他先撞得我。”他是皇子,谁弄疼他他就打谁,本来就看陆嘉恒不顺眼,现在他主动撞上来,哪怕只是轻轻碰了一下,四皇子也想趁机出口气。

    “我没撞你!”恒哥儿大声替自己辩解,不甘被冤枉。

    一旁萧焕、英哥儿当然向着亲表兄弟,都帮恒哥儿说话,而且确实是实话。

    一共五个人,三个都指责他撒谎,四皇子急了,看向那边还未出声的三皇子,“三哥,他刚刚撞我胳膊了,你也看见了是不是?”知道三皇子傻,四皇子偷偷地朝兄长眨眼睛,这时候,早忘了在父皇面前故意将兄长比下去的事情了。

    三皇子也忘了那事,但他不会撒谎,瞅瞅弟弟再瞅瞅恒哥儿,摇摇头,“我没看见。”

    “四弟还不道歉。”庆王负手站在凉亭最高的台阶上,沉声道。

    一侧瑞王浅浅地笑了下,不无同情地看着自己同父异母的四弟。手足又如何,庆王帮了恒哥儿,能小小地取悦庄王府、陆家两家,帮了四皇子能得到什么?不但得不到,反而会招惹那两大家子。

    四皇子有自己的骄傲,即便所有人都不帮他,他也高高仰着头,死不认错:“是他先撞的我,不信咱们去找父皇,让父皇评理!”三哥是傻子,大哥二哥都不喜欢他,他就不信父皇也偏心外人。

    “算了,一点小事,男孩子在一起难免磕磕碰碰,今儿个除夕,还请王爷别放在心上。”萧从简可不想去触明惠帝的霉头,笑着替四皇子求情道。

    庆王点点头,又数落了四皇子一句。

    四皇子心里憋着气,气鼓鼓领着伺候他的小太监走了。

    萧从简弯腰,替外甥拍拍土,确认外甥只是有点小疼,便让萧焕领恒哥儿、英哥儿回昭阳殿。恒哥儿也不想在这边玩了,乖乖地点点头,转身瞧见楚行、楚随,男娃大眼睛里露出一丝委屈,“表舅舅。”

    喊得自然是楚行。

    楚行轻轻拍了拍男娃肩膀,相信经过此事,恒哥儿会更明白皇子与普通勋贵子弟的差别。

    “离开席还早,恒哥儿你们跟我玩如何?”楚随弯腰,笑着对恒哥儿道,想先讨好“小舅子”。

    可恒哥儿着急回去跟姐姐诉委屈,跟楚随又不熟,果断拒绝了。

    ~

    “姐姐,四皇子踹我着。”昭阳殿正殿里面人更多了,恒哥儿懂事地没有打扰母亲,跑到暖阁里,找到姐姐诉委屈。

    陆明玉听说经过后,心疼死了,弯腰轻捏弟弟小腿被踹的地方,“疼吗?”

    恒哥儿有点疼,但他笑着撒谎,“不疼。”

    陆明玉信以为真,人在宫里,不能说四皇子坏话,只有提醒弟弟少跟四皇子玩。

    恒哥儿想得到姐姐的温柔安慰,又不想姐姐觉得他吃了大亏,马上骄傲道:“姐姐,舅舅、表哥、庆王爷他们都帮我说话,表舅舅还拍我肩膀着,他肯定也是站在我这边的。”

    陆明玉一怔,扫眼远处的贵女们,悄声问弟弟:“表舅舅?哪个表舅舅?”

    恒哥儿眨眨眼睛,琢磨了会儿措辞,才恍然大悟道:“就是国公爷!”

    脑海里浮现前不久才见过的男人身影,陆明玉在心里偷笑,她就知道,肯定是楚行。

    待宫宴结束,已经快二更天了,出宫路上,即便有小太监打着灯笼在前照路,一眼望去,四周也黑黢黢的,看不到旁边走得是哪家人。陆家这边,陆斩抱着崇哥儿走在最前面,朱氏在旁边跟着,后面陆嵘抱着同样睡着的年哥儿,萧氏则一边牵着一个。

    晚上太冷,陆明玉披上了头蓬,兜帽上的狐毛遮挡了左右的视线。

    “湘湘困不困,二哥背你?”

    走着走着,斜后方传来一道略显刻意的声音,正是楚随。

    陆明玉冷笑,继续走自己的,随着人.流走出宫门,意外发现楚国公府的马车就停在陆家旁边,陆明玉曾经嫁进楚家,认得那两个车夫。

    踩着木凳上车时,陆明玉鬼使神差地,往右边望去。

    远远近近的灯笼像落在地上的星星,点点星光里,陆明玉一眼看到了楚行,他站在马车旁,刚把亲妹妹楚盈抱上去,楚盈进去了,他……朝这边看了过来!

    陆明玉心一慌,匆匆低头,以前所未有的利落劲儿探进了马车。

    楚行只扫见一道纤细身影,转瞬即逝。

    人不见了,晚风迎面吹来,车前灯笼摇曳,更显冷寂。

    楚行抛开心底那丝怪异感觉,叮嘱祖母与妹妹坐好,言罢转身,一回头,却见堂弟站在他旁边,脸上带笑,凤眼……

    楚行顺着堂弟的目光看过去,看见陆明玉刚刚上的那辆马车。

    “时谦?”楚行疑惑地问,大冷的天,堂弟不着急回家,在这儿傻笑什么?

    楚随意味深长看他一眼,笑得越发神秘,接过牵马太监递过来的缰绳,楚随翻身上马,再看一眼陆明玉的马车,心底说不出的畅快。小姑娘挺能装啊,明明听到他声音却不往回看,可临上车了,还不是瞧了过来?

    春风得意马蹄疾,心里甜,除夕夜凛凛的寒风也变成了暖的。

    “大哥,今晚咱们一起守岁?”楚随扭头,同才上马的兄长道。

    楚行再度看他一眼,还是想不通堂弟在高兴什么。但他扯扯缰绳,低声道好。

    是夜兄弟俩把酒言欢,陆明玉却托着下巴坐在紫铜炭炉前,看着手里的荷包,迟迟拿不定主意。

    想烧了,又有一点点不舍,但这不舍,与楚随没有任何关系。

    快到子时,外面鞭炮声渐渐热闹起来,陆明玉犹豫再三,最后还是把荷包丢进了炭炉。绸缎的边角渐渐卷曲,“啪”的一声细响,窜出一道小小的金色火苗。陆明玉一直在那儿坐着,一直坐到荷包化为灰烬,她才紧紧领口,钻进被窝睡了。

    作者有话要说:  嘿嘿,其实今天更了九千字了,真心不少了,对不对?

    但我还是想说:想看三更的姑娘们,用尽你们今天剩余的洪荒之力,为我评论好吗!

    嗯,我先去吃饭,哈哈哈哈,每天都在吃,→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