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网 > 都市青春 > 春暖香浓 > 第92章 092
    陆明玉在闺房里好好休养了两日,脸色总算恢复了之前的白皙红润,一双大眼睛也明亮亮的,像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上品黑珍珠。

    但萧氏依然叮嘱厨房继续按照先前的食疗方子给女儿滋补,所以陆明玉看了会儿书,甘露就端了一碗刚煮好的枸杞蜂蜜水过来了,笑盈盈请她喝。母亲一片爱女之心,陆明玉放下书,接过茶水,低头细品。

    甘露弯腰站在书桌旁,见姑娘眉心是蹙着的,小声问:“姑娘不爱喝了?”

    陆明玉抬头看她一眼,摇摇头。

    甘露心中疑惑,等姑娘喝完蜂蜜水,她走到堂屋把碗交给采桑,便又重新折回姑娘身边,仔细打量陆明玉片刻,甘露犹豫地道:“姑娘怎么瞧着无精打采的?”在姑娘身边伺候了这么多年,姑娘是否开心甘露当然看得出来,“姑娘,还在为那天的事伤神?”

    陆明玉睨了她一眼,“哪天的事?”

    甘露自知失言,讨好地笑了笑。

    陆明玉唇角也翘了起来,宽慰她道:“我没事,是这话本子,一位妇人含辛茹苦把儿子拉扯大,现在书生进京赶考去了,妇人卧病在床,命不久矣,我读着有些伤神。不知道书生回来,得知母亲已经故去,会不会后悔堂堂七尺男儿为了读书便把养家的担子都压在母亲肩上,致使母亲操劳而死。”

    甘露愕然,跟着想了想,叹息道:“应该不会吧,他真懂心疼他娘,早就帮母亲分担了,顶多在坟前多哭几声。哎,姑娘别看这些费神的了,四公子在院里搭了一座秋千,姑娘去陪四公子玩吧,他肯定特别高兴。”

    陆明玉其实另有心事,不过想想活泼可爱的年哥儿,陆明玉笑着点点头,去陪弟弟玩。

    “姐姐,我想站在上面晃。”年哥儿拍拍秋千座,乌溜溜的大眼睛里跳动着“淘气”二字。

    陆明玉弯腰,点点弟弟的小白牙,一本正经地吓唬他:“站在上面容易掉下来,到时候把年哥儿嘴摔流血了,牙也磕掉了,跟你三哥似的,说话都说不清楚,一回答先生问题就被五叔大声笑话。”

    恒哥儿、崇哥儿都七岁,但崇哥儿换牙晚点,恒哥儿这会儿已经掉了俩门牙了,男娃臭美,平时跟谁说话都捂着嘴,但年哥儿瞧见过,被姐姐这么一吓唬,年哥儿害怕地捂住小嘴儿,瞅瞅秋千,再不想站着晃了。

    “姑娘,老夫人请您过去呢。”采桑领着朱氏身边的大丫鬟从梅苑过来,知会姑娘道。

    陆明玉摸摸弟弟脑袋,“年哥儿去吗?”

    年哥儿想想去祖母那边要走很久,再看看还没玩腻的秋千,摇摇头。

    陆明玉笑,用眼神示意弟弟身边的丫鬟看紧点,这才去见祖母。

    “阿暖好些了吗?”朱氏正在屋里看衣服,瞧见孙女来了,朱氏立即放下衣服,过去接孙女,拉着陆明玉的手,上上下下的打量。女儿出嫁了,陆锦玉、陆怀玉到底隔了一层,对于朱氏来说,家里除了儿子孙子就只剩陆明玉这一朵娇花,自然越发疼爱。

    “好多啦,祖母别担心。”陆明玉亲昵地抱了祖母一下,瞧见那边摆着的两排衣架,陆明玉眼睛一亮,欢喜道:“祖母又给我做新衣服了?”全是娇艳明丽的颜色,一看就是给她准备的,不然祖母为何叫她过来呢。

    姑娘家谁不喜欢新衣裳,陆明玉高兴地松开祖母,跑去看衣裳。

    连续看了三条,陆明玉目光忽变,诧异地拿出一套马装,上面是白底绣荷景的窄袖衫子,下面配胭脂红的长裙,长裙裙幅前后开衩,方便策马而行。陆明玉下意识看向衣架旁边,果然又发现几双精致漂亮的马靴。

    趣园的事已经过去几天了,陆明玉今日却第一次忘了她亲楚行的那一下,忘了楚行“占了她便宜”却丝毫没有愿意负责的意思,忘了楚行对她没有半点男女之情的这个事实。此时陆明玉心花怒放,提着裙子转过去,兴奋地问祖母,“祖母是要带我去学骑马吗?”

    她一直想学骑马,想像男子那般策马疾驰。京城贵女多有会马术的,但上辈子陆明玉在可以学骑马的年纪时,母亲已逝,父女不亲,对威严冷落祖母的祖父只有惧怕,陆明玉唯一能撒娇的长辈只有祖母。祖母同样可怜,除了把自己关在院子里的孤僻父亲,只剩她一个愿意亲她的孙女,大抵是被姑姑的死伤透了心,祖母从不让她做任何危险的事,包括学骑马。

    后来陆明玉嫁给了楚随,楚随答应要教她骑马,却因为各种琐事耽误了。

    “祖母,你真的同意我学骑马?”陆明玉摸摸这身漂亮的马装,依然不敢相信。

    朱氏笑眯眯地点头,鼓励孙女,“阿暖先去试试,看看合身不。”

    陆明玉用力嗯了声,美滋滋跑去祖母的内室换衣服,走前还没忘提上靴子。换好了,陆明玉在屋里照照镜子,自己看够了,再出来给祖母看。裙子妍丽,她容光焕发莹如珠玉的脸颊更看得人移不开眼睛。

    孙女艳冠京城,朱氏与有荣焉,把孙女叫到身边,笑着夸道:“咱们阿暖怎么打扮都好看,那就这样定了,月底你祖父陪皇上去凉山避暑,阿暖跟祖母一块儿去。”

    陆明玉笑容一僵,震惊地抬起头,“去凉山避暑?祖母也去?”

    朱氏“老脸”一红,孙女眼睛亮晶晶的,哪怕知道孙女年纪小还不太懂事,朱氏还是有点不好意思,低头嗫嚅道:“你,你祖父要带我去,祖母舍不得阿暖,就把阿暖也带上,到时候你祖父陪皇上逛,祖母看阿暖骑马。”

    明惠帝要去凉山避暑,消息早就传出来了,陆斩更是提前跟妻子打过招呼。一开始朱氏没觉得如何,现在进了五月,离丈夫动身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朱氏一边给丈夫准备行李,一边默默地不舍,前两天睡觉竟然梦到她也跟丈夫去了凉山。早上靠在丈夫怀里,朱氏把这事当趣事讲,没想到她一说,陆斩就提出带她一起去。

    朱氏又高兴又怕被人说闲话,此次避暑,肯定会有官员、勋贵携家眷同游,但带的多是年龄适合出游的子女,顶多带个最受宠的小妾打发夜里时光,正室们忙着管家,想去也脱不开身。如今她一个老太太竟然要陪丈夫去,朱氏越想越尴尬,坚持不肯去。

    但陆斩在她面前向来说一不二,知道妻子心里是愿意的,就是顾虑太多,陆斩就以命令的口吻要求妻子去。朱氏没了退路,呆呆坐了半天,终于想到了一个好主意,把孙女叫上陪她,届时就说孙女非要拉上她一起去,不就成了?

    所以朱氏先让人准备好衣服,再来贿.赂孙女。

    陆明玉太了解自己的祖母了,看着祖母洋溢着满足快乐的脸庞,陆明玉情不自禁笑了。

    祖母与祖父年纪越来越大,感情却越来越好,祖母现在过得一定很开心吧?上辈子老两口相敬如宾,祖母一心扑在她身上,祖父来了祖母不见欢喜,祖父不来祖母也不在乎,祖父那性子,更不会主动低头,前世皇上去凉山,祖父可没有提议带祖母同去,自己去的,到了那边不知怎么回事,还病了一场,回来人瘦了一圈。

    “好啊,我陪祖母去,只是怎么劝我爹我娘答应,就得祖母出手了,要是他们不同意,我也没办法。”陆明玉瞧瞧身上的马装,笑着给祖母出了一道……难题。应该是难题吧,这一去就要在凉山住两个月,陆明玉觉得,父母多半会非常舍不得她。

    抱着一摞新衣裳回了梅苑,陆明玉派采桑、揽月悄悄留意母亲的动静,得知母亲去见祖母了,陆明玉竟然有点紧张。她想骑马,她想去外面散散心,想当初她能忘掉前世与楚随的恩爱,江南美景立了不小功劳,这次或许也能……

    眼前浮现楚行身穿神枢营指挥使官服的冷峻身影,陆明玉心跳忽然漏了一下。

    不对啊,皇上去凉山,神枢营肯定也要跟着护驾的,那她也去凉山,岂不是有可能遇见他?

    停滞的心再次恢复跳动,扑通扑通的,比之前快了不知多少。

    想到楚行,陆明玉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发生了那样的事,陆明玉怕见他比想见他更多。

    可她已经答应了祖母……

    陆明玉头疼,她趴到床上,一会儿盼望母亲能留下她,一会儿又……还是希望能去。

    翻来覆去,听到外面丫鬟朝母亲行礼。

    陆明玉一骨碌坐了起来,萧氏进门,瞧见女儿披头散发脸蛋发红的模样,自认猜到女儿为何兴奋,萧氏无奈地瞪了女儿一眼,坐到床边,轻轻点了点女儿脑袋,“瞧你乐的,阿暖你记住,娘虽然答应让你去,但你到了凉山,必须听祖母的话乖乖待在祖母身边,不许单独带着甘露她们乱跑,否则出半点错,回头让我跟你父亲知道,以后别说京城,就是咱们家大门,都不许你出!”

    “我知道,娘放心吧!”陆明玉扑到母亲怀里,脸颊一阵比一阵烫。

    能与楚行在一个地方,她无法控制自己的欢喜,但陆明玉也会听母亲的话,除了学骑马,她一定不会四处乱溜达,免得碰到楚行。

    待到五月月底,陆明玉前一晚直接跟祖母睡的,早上天没亮,娘俩就被丫鬟叫醒起来收拾。陆斩准备妥当过来看,瞧见一身素净淡妆的柔婉妻子,以及妻子旁边娇滴滴牡丹花似的小孙女,没忍住,嘴角微微翘了翘。

    “走吧,趁崇哥儿他们还没醒。”

    四个孙子一个小儿子,陆斩只带了长孙陆嘉平,孙女里面,也只有小孙女适合出游了。

    ~

    京城距离凉山,快马加鞭一日就到了,但皇上出行,车马绵延数里,走得自然缓慢,第五日后半晌,众人才抵达凉山行宫。陆斩身为兵部尚书,被安排住进一处非常宽敞雅致的别院,连陆明玉都分到了一个小跨院。

    皇上避暑也要批阅奏章,陆斩几乎脱不开身,但他提前派人给妻子、孙女安排好了行程。

    陆明玉先陪祖母游赏凉山风景,逛了三天,终于轮到去草场了。

    早上从行宫出发,陆明玉一身马装坐在车里,忍不住悄悄扯开一条帘缝。此时他们已经置身草场,碧绿的草原如条不知边际的绒毯,一路往远处铺开,抬头看,湛蓝的天空悠远澄净,一朵朵白云点缀其中,随风变幻。

    风景怡人,陆明玉看了会儿,又忍不住放眼观察四周。远处有几个小小的影子,不知谁家公子娇女在信马由缰,距离太远,根本看不清是谁。除了他们,视线所及,再也没有旁人了。意识到今日多半也遇不见楚行,陆明玉有点失望。

    “阿暖别急,一会儿咱们就到马场了。”陆嘉平骑马跟在马车旁边,见妹妹一脸悻然,他笑着道,伸手指向马车另一侧。

    陆明玉精神一震,凑到祖母那边的车窗,雀跃地挑起帘子,果然瞧见一片用栅栏圈起来的马场,距离他们大概还有半里地的距离。就在陆明玉看过去的时候,一辆马车停在了马场前面,车后跟着几骑侍卫。

    “大哥,那边好像是,三皇子、四皇子?”陆明玉低声问道,认出那是只有皇子才能乘坐的马车,而这次皇上出行,只带了三皇子、四皇子。

    陆嘉平策马向前,眺目辨认,“是……国公爷也在。”

    陆明玉都准备放下帘子了,忽然听到“国公爷”三个字,她手一抖,再次攥紧窗帘,紧张地偷眼往外看。皇子们都下车了,车夫牵走马车,露出了在场的所有人,其中一人一身黑衣,身形格外高大,恰好他转过来,冷峻脸庞瞬间被明媚晨光照亮,光彩夺人。

    真的是楚行。

    陆明玉心慌意乱,没看清那边都有谁,匆匆放下帘子,缩回原位坐好。

    “哪个国公爷?”朱氏好奇地问,京城就她记住的,有三个国公。

    陆明玉佯装平静,小声道:“楚国公。”

    朱氏想起来了,笑道:“这个我知道,是叫楚行吧?论亲戚,阿暖还得叫他表舅舅呢。”

    陆明玉低下头,一点都不想叫那人表舅舅。

    马场外面,楚行奉皇命教导三皇子骑马,与堂弟楚随提前在马场等候,却不料四皇子也跟来了。

    “楚大人,我也要学骑马。”九岁的四皇子一身紫色长袍,跳下马车后,颐指气使地对楚行道。

    楚行面无表情,看向三皇子。

    楚家大姑娘嫁给了大皇子庆王,三皇子与庆王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平时与楚行、楚随见面较多,私底下称呼便亲昵了几分。但三皇子畏惧楚行,面对楚行质问般的眼神,三皇子就像做错事的孩童,低头,看着四皇子的衣摆道:“大哥,四弟也想学骑马,你教教他吧?”

    四弟缠着他,他就带四弟来了。

    兄长发话,四皇子不自觉地挺起胸膛。

    楚行目光落到他身上,低头行礼,声音冷冽:“四殿下,皇上只命微臣教三殿下骑马,四殿下千金之体,微臣不敢擅自指点,四殿下真若想学,请先去求得皇上口谕。”

    四皇子皱眉,不悦道:“只是骑个马,你直接教我就行,这点小事何必去烦扰父皇。”

    楚行神色不变,“微臣只奉命行事,四殿下若无口谕,微臣不敢教,马场也绝无人敢教您。”

    “四弟,你去求父皇吧?”三皇子最老实,听楚行这么说,他好心地劝道。

    四皇子气得脸都白了,为了学骑马,他求了父皇不知多少次,但每次父皇都说十岁才能学,今天他想背着父皇偷偷学,没想到楚行竟然不听他的。

    “他不教我,你教!”人都来了,此时再走多没面子,四皇子瞪了楚行两眼,忽然使唤楚随。

    楚随心里冷笑,脸上却笑得十分温和,“对不住,没有皇上口谕,微臣亦不敢。”

    四皇子大怒,刚要朝楚随发脾气,却见楚随朝他身后望了过去,四皇子下意识转身,就见一辆马车缓缓靠近,看车上标识,乃陆家马车。四皇子刚刚只是恼羞成怒,其实心里很清楚,他今日是学不成骑马了,正好有人过来,他吞下怒火,趁机给自己找了个台阶,“罢了,那我站在一旁,看三哥学。”

    弟弟听话,三皇子欣慰地笑了,准备进马场。

    楚随却道:“殿下稍等,那是陆大人的长孙陆嘉平,听说他马术超凡,殿下何不请他同游?”

    三皇子哪有什么主见,楚随说什么他就听什么,好奇地看向陆家马车。

    楚行面对四皇子的骄纵无动于衷,此时却长眉微锁,侧目看向堂弟。

    楚随朝兄长露出一个讨好的笑,他猜得到马车里坐着何人,知道兄长心里必然也很清楚。

    楚行回想那日在自家竹楼上的所见所闻,眼看马车停了下来,他低声训诫道:“不许胡闹。”

    楚随正色点头,凤眼期待地看向马车车门。

    他没想对陆明玉做什么,就是,依然放不下她。

    作者有话要说:  呜呜,晚上我得写多肥的章才能写到提亲啊!真是nozuonodie……

    p.s.:表舅舅还差400条就破一万五的评论啦,小伙伴们爆发吧,顺便赐予我洪荒之力!

    谢谢姑娘们的地雷,么么哒~

    jiaomz-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9-04 12:45:08

    lll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04 13:05:49

    风五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04 13:05:57

    桃包包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04 13:17:51

    桃包包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04 13:18:00

    桃包包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04 13:18:07

    20835569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04 14:04:01

    蓉儿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9-04 15:07:17

    白羊座的蓝皮鼠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04 18:56:11

    白猫噜噜xr__喵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04 20:24:06

    茄了个蛋蛋?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9-04 22:39:54

    双十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05 00:05:40

    20840694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05 00:24:31

    罗叶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05 04:51:46

    罗叶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05 04:51:55

    罗叶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05 04:52:02

    硕果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05 09:53:31

    硕果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9-05 09:53:38

    硕果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05 09:53:50

    茄了个蛋蛋?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9-05 10:39: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