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网 > 都市青春 > 春暖香浓 > 第102章 102
    陆明玉喜欢楚行,她说不清经过落马一事后,她有没有如嘴上说的那样彻底忘了楚行,但她真的喜欢过,第一次偷偷地喜欢一个男人。

    前世与楚随在一起,都是楚随想方设法凑到她面前,讨她欢心,陆明玉在楚随身上感受到的只有甜蜜,这辈子遇到楚行,她才尝到那种酸酸涩涩的感觉。因为喜欢,看到楚行的那一瞬心里会涌起甜丝丝的欢喜,可是人走了,她怅然若失,夜深人静,她会一遍一遍回味两人为数不多的见面,试图从蛛丝马迹里找到他可能也喜欢她的迹象,找到了,就自欺欺人地雀跃,然后很快又否定自己。

    一会儿甜一会儿涩,反反复复。

    真若比较,陆明玉觉得,她用在楚行身上的心思更多。对楚随,她没有过这样的煎熬,嫁给楚随后她尝到的一直都是甜,夫妻俩过得蜜里调油,她享受楚随对她的千般好,因此骤然得知楚随有个外室,她的痛苦难过,更多是起于被信赖的人背叛。

    但再喜欢楚行,陆明玉都没有幻想过任何亲昵之举,楚行与楚随完全不一样,他冷漠严肃,仿佛没有普通人的七情六欲,他对她始终更像长辈对晚辈的照顾,陆明玉先是敬佩他,再渐渐地动了心,敬佩又喜欢,加上从未觉得楚行对她有心,陆明玉一来没有冒出过那种旖旎念头,二来就算有想法,她也不可能想象的出来。

    所以楚行突然亲过来,陆明玉一下子就空了,脑海里一片空白,只剩一个念头:

    他居然亲她……

    陆明玉忽然觉得这一切其实都只是个梦,其实是她梦见了楚行,然而这个念头刚冒出来,唇上传来的触感就把她的神智拉了回来。急切、霸道,如猛兽逮到猎物想要一口吞下去,又似将军领兵而来,横扫千军势不可挡。

    楚行,在亲她。

    不容忽视的掠夺终于让陆明玉意识到两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而就在她确认这不是梦的那一瞬,不知是楚行完全出乎她意料的狂.热追逐,还是单单“楚行在亲她”的这个念头,陆明玉原本空荡荡的脑海里突然扑来一场熊熊大火。

    她热,即便正被他亲着,陆明玉也感觉到了脸上骤然烫起来的温度,就像那次她掉进冰河里,冷得浑身打颤时一口气灌下大碗姜汤,汤水落入腹中,热气迅速往四肢百骸蔓延。喝姜汤温暖驱寒,但楚行的吻……

    他凭什么亲她?

    他为什么要亲她?

    不行,再这样下去,她要烧死了……

    心跳不受控制,感觉不受控制,陆明玉太慌,她扭头躲闪,脑袋才动就被他大手更加用力地固定住了,迫使她继续仰着脖子接受他的攻城略地。陆明玉躲不开他执着的唇,只能抬手推他,可他另一条手臂紧紧搂着她肩膀,任她使出浑身力气,都撼动不了他分毫。

    推不开他,力气也在刚刚的挣扎里用尽,抓他衣袍的手越来越松,陆明玉无奈却被迫放弃。

    她真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如果不是被楚行搂着,陆明玉觉得,她已经倒下去了。

    闭着眼睛,因为身体的投降,陆明玉意识不可避免地都挪到了楚行那边。

    他的唇是凉的,至少比她凉。

    他……他会亲人吗?为什么更像是在打仗,里里外外风卷残云,似条粗.鲁恶狼。

    先是震惊再是挣扎,直到此时,陆明玉才发觉疼了,嘴唇疼,牙也疼,被他的牙磕地……

    陆明玉再次扭头,他果然紧追不舍,陆明玉又急又恼,躲不开他,又不想白白遭罪,情急之下,陆明玉浑浑噩噩地做了一个她都没有提前料到的动作,她不再试着闪躲,而是趁他收起一波攻势,虽然嘴唇相贴但还没有压迫过来,陆明玉茫茫然地,轻轻地主动亲了他一下。

    如果说楚行的吻是狼啃,陆明玉这一轻柔碰触,就像一朵雪花,轻飘飘地落在了他唇上。

    反抗无法赢得猛兽的怜惜,只会激起更狂.热的镇压,但柔弱猎物非但不躲反而傻乎乎地送过来,却让猛兽如遭雷击。或是出于武将骨子里对“事出反常必有妖”的警惕,或是出于不敢相信,楚行倏地睁开眼睛,嘴唇自刚刚碰到陆明玉开始,第一次离开她超过一指距离。

    他高出她太多,即便她坐在高桌上,楚行依然得低头才能亲到她。维持着低头的姿势,楚行凤眼里余热未消,探究地看向她眼睛,与此同时,喉头滚动,咕噜一声,如狂饮之后明明口中已经没酒了,却还在本能地吞咽,意犹未尽。

    陆明玉听到了,不由记起刚刚四唇相碰发出的那些暧.昧声响,她脸更烫了,窘迫地低头。

    但她不知道,她小脸红红的样子有多妩.媚,她羞涩躲闪的动作,有多惹人垂涎。

    两辈子第一次亲自己喜欢的姑娘,楚行平时再理智,这会儿他也只是个普通的男人,理智脆弱地不堪一击。本就没有吃够,瞧见她这副羞答答好欺负的模样,楚行不由地再次扣紧她后脑,往上用力迫她仰面……

    男人再次靠过来,陆明玉及时挡住了他。

    “阿暖……”

    “疼……”

    低哑的恳求与娇娇的委屈抱怨,同时出口,撞到了一起,两人俱是一怔,随即陆明玉立即扭头,脸上热得快要喷火了,而楚行则是诧异地看向她嘴唇。小姑娘朱唇如樱,经过一阵暴雨的刷洗,那樱桃更红更艳,瞧着也更饱.满。

    楚行先是贪恋,然后马上意识到了问题,她那不是饱.满,是被他亲肿了……

    难怪她一直想躲,还喊疼。

    楚行彻底清醒过来,自责地松开了她。小姑娘抿抿唇,脑袋朝一侧歪去,神情委屈,楚行既心疼她吃了苦头,又怕她一气之下更不想嫁给他,心慌意乱,楚行几次张嘴,都没想到如何开口。瞥见她小手撑住桌子似乎要跳下来,楚行大惊,这才急着按住她肩膀,“阿暖,我不是故意的,你别生气……”

    陆明玉眼睛蓦地一酸。

    他什么意思?那样亲了她,她好不容易才挣脱虎口,低头等他解释,可他久久不说话,现在她心凉了他又说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会亲那么久那么重吗?不是故意,就像走路撞到人后简单说声不是故意的,这是准备亲完就赖账了?还不许她生气?

    “放开我。”看着他搭在她肩头的手,陆明玉冷声斥道。

    小姑娘冷冰冰的,一看就是生气了,楚行不敢勉强,立即松开手。

    陆明玉再次准备跳到地上。

    “阿暖……”

    她一直低着脑袋,楚行除非弯腰低头才能看到她眼睛,他试了下,动作太不便,但又不敢再动手拦她,可又急着解释,楚行无奈,忽然屈膝蹲了下去,单膝触地跪在刚刚落地的她面前。高高的必须她仰视的大男人突然比她矮了,一低头就对上那张残留红.晕的冷俊脸庞,陆明玉震惊地忘了反应。

    “阿暖,我从来没有喜欢过谁,你是我动心的第一个姑娘,可我比你大十二岁,我以为咱们根本没有可能,所以那天一时糊涂,把你让给了二弟。我知道我错了,我后悔没早发现你对我有情,自责把你让出去害你受伤也伤了你的心,但我提亲绝非出于补偿。阿暖,我不太会说话,我只想让你明白,我是真心想娶你为妻,想与你白头偕老。”

    楚行仰着头,凤眼凝望她的眼睛,让她看清他的心,“阿暖,我真的不是要补偿你。”

    陆明玉看着他明亮炽.热的凤眼,想信,又不敢信。

    “你说你喜欢我,怎么证明?”陆明玉苦涩地别开眼,“喜欢一个人会情不自禁对她好,除了救我那几次,你什么时候对我好过?”经过刚刚那个吻,陆明玉认了,她确实没能忘了他,依然对他抱有期待,期待他是真心喜欢,但陆明玉无法说服自己楚行对她有情,如果真没有,她再喜欢他,都不会嫁。她要的是真情实意,不是君子般的补偿。

    楚行怔住,如何证明?

    他无话可说了,陆明玉自嘲地笑,低垂眼帘,准备从他身边绕过去。

    楚行却拉住了她手,两人并肩,一个朝南,一个朝北,一个站姿笔直目视前方,一个单膝跪地,凤眼无声闭上,仿佛只有这样,接下来的话他才能说出口:“阿暖,你信喜欢一个人而不自知吗?我就是这样,因为认定你不会喜欢我,我便一直不敢对你好,就算好,我也会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不让你发觉,甚至自欺欺人,骗自己只是把你当孩子照顾。”

    “永定河边,我骑马过来,看到你坐在冰车上,我心里惊艳,却不敢多看。你意外落水,我心亦沉,比三爷还急,你冷得抱住我,我正是因为把你当大姑娘看,才心虚闪躲。三爷唤你玉哥儿,我不知为何记住了,那日之后,时常会想到这个小名。”

    “你感激我,送了我一匹马木雕,我不敢摆在明面上,又不想放到库房,便藏在了书架上。”

    “去年上元夜赏花灯,我不敢看你,又忍不住关心。你冷得搓手,我注意到了,所以才让魏腾去灯楼讨茶水,盈盈她们是我为了掩饰打的幌子。你喜欢那对儿玉马烛台,我不忍看你失望,故虽然没有合适的理由,还是主动提出帮你。”

    “贺礼对你图谋不轨,你中了迷.药,你说过一些胡话,当时我以为那是因为药效所致,强迫自己忘记,但我忘不掉,夜里总是会记起。那时我隐约察觉到了我对你有别的感情,可我认定你不会喜欢我,兼之我知道二弟喜欢你,到了马场,才……”

    听到这里,陆明玉再也忍不住眼泪,哭着道:“说到底,你还是不够喜欢我,我在你眼里比不过你与他的兄弟之情。”

    “不是。”楚行急了,伸手拽住想走的她,他想让陆明玉转过来看着她解释,却没想到用力太猛,陆明玉又心神悲沮,没有丝毫准备,被迫转身时双脚扭了下,转眼就扑到了楚行身上。楚行也没料到,想稳住身形已经晚了,单膝跪地瞬间变成跌坐在地,陆明玉则身不由己地跌在了他肩头。

    惊慌过后,陆明玉立即撑着楚行肩膀要起来。

    楚行却大手揽住她腰,硬是将人按坐在了他腿上。

    “放开我!”陆明玉恼怒地挣扎。

    “阿暖,我再怎么后悔也改变不了那天把你让给别人的事,但我真的知错了,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楚行紧紧抱住她单薄肩膀,凤眼直直地盯着她,眼里多了一丝燥.火。他不会哄姑娘,今日楚行把能解释的都解释了,她还是不肯原谅他,楚行又急又乱,恨不得她也会功夫,两人痛快打一场定输赢,他赢了她就乖乖听他的话,别再闹别扭了。她不理他,比敌人一刀砍在他身上还让她难受。

    他难受,陆明玉更委屈,泪眼模糊地瞪着他,“凭什么你想让就让,想娶就娶?我不喜欢……”

    “不喜欢为何亲我?”楚行目光犀利地问,凤眼深深看进她眼底。

    陆明玉一愣,以为楚行指的是刚刚,她有些尴尬,倔强地解释道:“你,你先弄疼我,我推不开你,只能想别的办法。”

    楚行咄咄逼人,“趣园那次,你为何一再要亲我?”

    陆明玉心一慌,眼睫乱眨,眨掉了刚刚涌出来的泪。他凤眼如鹰,陆明玉慌不择言,扭头支吾道:“我,我被人下药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楚行冷笑,将她别开的脸转了回来,继续审问犯人一样盯着她,“你这是承认记得那天的事,承认记得你对我做了什么?”

    忆起当时情形,陆明玉脸颊一点点红了起来,她不敢看他,垂眸辩解,“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但我一直忘不了。”她不推他也不怨他了,收敛气势的小姑娘乖顺委屈地靠在他怀里,楚行声音情不自禁跟着柔和下来,一手抱着她肩膀,一手小心翼翼抬起她精致温.热的下巴。这动作太温柔,陆明玉心门有片刻失守,怔怔地抬起眼帘,不知他要做什么。

    楚行慢慢俯身,慢慢靠近她,凤眼如水,水底荡漾着怀念与柔情。

    陆明玉先是被他眼里的情意吸引,等他越来越近,仿佛要亲过来,她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但楚行没有亲她,他低叹一声,带着几分无奈在她耳边道:“阿暖,我忘不了你喝醉般笑着夸我好看,忘不了你说你喜欢我,更忘不了,你……”

    说到这里,他才缓缓地将唇印在她莹润的脸上,再慢慢地,辗.转到她嘴角。

    不再是金戈铁马的将军,他诚心叩门,如交战前先来劝降的儒雅使臣。

    “阿暖,我知道你还喜欢我,咱们,重新开始?”

    他轻碰她牡丹花娇.嫩似的唇,低低求。

    陆明玉眼睫颤动,红唇紧闭。

    楚行继续哄她,求她,温柔如水将她席卷,渐渐的,她终究还是被他劝服,心软启唇。

    城主开门相迎,楚行再不客气,重重吻下去,作为她让他等这么久的惩罚。

    作者有话要说:  嘿嘿,这章还算满意否?

    佳人先去吃饭啦,晚上还想继续看表舅舅发糖的姑娘,请用尽洪荒之力留言吧!

    毕竟你们不说我怎么知道呢,嘿嘿嘿~

    p.s.:连续订阅三十万字v章就能得到营养液,表舅舅今天或明天应该会发放营养液,贪心地希望大家把表舅舅的营养液都浇灌给表舅舅好么?然后再让表舅舅都用在阿暖身上,纯洁脸,→_→

    谢谢姑娘们的地雷,么么哒~

    jamie48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08 15:30:09

    轻舞飞扬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08 15:52:37

    艺兴灿烈爱我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08 16:24:04

    小猪唛唛妹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08 16:49:54

    20745799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08 19:42:41

    nilexym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08 22:23:33

    麻烦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08 22:36:49

    shiyi87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08 22:40:44

    安德尔的脑残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08 22:42:11

    安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08 23:13:11

    双十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9-08 23:21:22

    早早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08 23:47:57

    刘刘刘刘明珠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09 00:08:35

    刘刘刘刘明珠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09 00:18:29

    天天在家拌汤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09 06:02:24

    蓉儿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9-09 07:06:38

    白猫噜噜xr__喵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09 07:44:31

    20239664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09 09:3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