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网 > 都市青春 > 春暖香浓 > 第104章 104
    楚行肃清倭寇立了大功,除了升官厚赏,明惠帝还给了他十五日假,让他好好休息,多陪陪家人。回京第一日,楚行先是与家人叙旧,晚上去宫里赴庆功宴,喝得酩酊大醉回来,走路都得魏腾搀着,栽倒在床就睡了。

    楚随心里一直憋着件事要问兄长,但因为兄长忙着赴席,他没找到机会问。

    傍晚从翰林院回来,进门时,楚随随口问门房:“今日国公爷出府了?”

    门房想了想,如实道:“一早出去了,回来用的午饭,后来就没再出门。”

    楚随暗喜,先回房换身家常袍子,再前往定风堂。

    定风堂,楚行人在书房,正在看大齐沿海一带的舆图。

    先帝在位初期,大齐并未实行海禁,后倭寇频繁滋扰,先帝一怒之下采用大臣建议,颁布海禁政令,只有官船才能出海。前世楚行肃清倭寇,从投降的倭寇口中得知,倭国内的诸侯战乱已经平定,他们一批战败的势力无家可归,才聚到一块儿来打大齐的主意。

    既然倭寇已除,倭国新君又有求和之意,楚行奏请皇上解除海禁,恢复民间与诸海岛国之间的贸易,但他的奏请遭到大多数重臣的反对,皇上迟迟没有拿定主意,后来他就出事了。这次与倭寇交战过后,楚行还是希望解除海禁,但吸取前世的教训,楚行觉得他得想出一个足够让皇上力排众议的理由。

    “国公爷,二公子来了。”魏腾在门外回禀道。

    楚行嘴角浮现一抹复杂的笑,朗声道:“进来吧。”

    楚随一人走了进来,见兄长站在高挂的舆图前,楚随诧异道:“大哥在看什么?”

    楚行没瞒他,把他有意劝皇上解除海禁的计划说了出来,解释过后,他侧目问道:“二弟觉得如何?”

    楚随看着大齐东侧象征浩海的地方,满心羞愧。兄长刚肃清倭寇替皇上、百姓解了忧,一回来马上又操心家国大事,心怀天下,他呢,竟然还惦记着那段早就该忘掉的儿女私情。

    羞愧过后,楚随沉思片刻,分析了一番此事的难处,“海禁牵扯朝廷几大家族的利益,有人盼着解除,有人牟劲儿阻止,大哥,你一个武将何必趟这浑水,咱们国公府又没养私船。”只有家里养了船队靠出海谋私的那些家族,才巴望着解除海禁。

    “算了,先不提此事。”楚行走到书桌前坐下,端起茶碗,喝茶前问道:“二弟有事找我?”

    楚随神情讪讪,不知要不要问。

    他想知道兄长与陆明玉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去年在草场,兄长表现地胸有成竹,俨然陆家已经答应他的样子,可是回京祖母去陆家提亲,兄长前脚刚去登州,后脚他就从祖母那儿打听到陆家拒亲的消息。

    楚随当时就懵了,他是因为兄长才放弃陆明玉的,倘若陆明玉拒嫁兄长,是不是说明,他可能还有机会?漫长的七个月,楚随屡次出门都“巧遇”不到陆明玉,兄长又远在天边,楚随装着这个疑团,挠心挠肺的,大半年下来,人都瘦了一圈。

    罢了,还是问个清楚吧,不论如何,至少解了疑惑,他能安心了。

    “大哥,昨天盈盈突然去了陆家,是不是帮你传话去的?”抬起头,楚随有些心虚地问。

    楚行神色不变,盯着他问:“是又如何?”他早知道堂弟会问这个,昨晚楚行没有把握能劝服陆明玉,因此傍晚装醉先躲开了堂弟,现在他与陆明玉误会尽消,楚行也不必再回避堂弟。

    楚随摸摸鼻梁,古怪地扫了兄长一眼,“没什么,我就是好奇,去年祖母提亲,陆家怎么拒绝了?大哥这样百里挑一的条件,难道陆三爷夫妻还看不上你?”又或是兄长自作多情,陆明玉根本不想嫁?

    楚行凤眼看着他,淡淡道:“去年在凉山,我把她让给你,她看出来了,生我的气才没答应。昨日我修书一封,托盈盈送过去,时隔半年,她已经消了气,得知我是真心求娶,终于同意让我再去提亲,我与祖母商量过了,定在初十,我亲自登门提亲。”

    楚随恍然大悟,原来陆明玉不是不想嫁,而是生兄长的气了。

    他就说,兄长贵为国公爷,又是皇上器重的能臣,就算陆明玉嫌弃兄长冷冰冰的不解风情,陆三爷也不会轻易放弃这门好亲事。可笑他竟然犹抱一丝希望,以为兄长提亲失败,他就还有机会。

    想到陆明玉娇俏出众的模样,灵动乖巧的脾气,楚随心里不太是滋味儿,但还是强颜欢笑,贺喜兄长道:“既然如此,那我提前恭祝大哥提亲成功,早日娶她过门。”

    楚行点点头。

    楚随的疑惑有了答案,没有再留下来的意义,起身道:“我去给祖母请安。”

    “二弟。”楚行抬头,喊住了转身欲走的堂弟。

    楚随回头,面带不解。

    楚行离座,徐徐走到楚随面前,直视楚随的眼睛道:“二弟,我知道你还放不下她,但大哥能为你做的都做了,甚至在她身处险境时还给你机会英雄救美,论手足之情,我绝不亏欠你。可我能帮你,却不能勉强她。二弟,她是个好姑娘,我已经负了她一次,不想再负她第二次,也希望你尽早忘了她陆家四姑娘的身份,只记住,从今以后,她是你的长嫂,你只能敬她。”

    楚随面色转白,暗暗攥紧了手。

    第一次喜欢的姑娘,至今唯一喜欢的姑娘,只能是他的长嫂?

    楚行负手立在他面前,看着楚随眼里的不甘与挣扎,他沉默地等。他要堂弟自己想明白,他希望堂弟选择对的那条路,否则,若堂弟不肯死心,在他婚后继续觊觎他楚行的妻子,不把长嫂当长嫂,那楚行也不会再顾念手足之情。

    “大哥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漫长的沉寂后,楚随忽然抬头,郑重向兄长给出他的保证。

    楚行与他对视,看着那双熟悉的凤眼,楚行没说话,只抬起手,欣慰地拍了拍堂弟的肩膀。

    楚随却露出一个苦涩的笑。

    如果没有董月儿,他绝不会输给冷漠古板的兄长,可惜,这世上没有后悔药。

    输了就是输了。

    从今以后,她只是他的长嫂。

    作者有话要说:  呜呜,对不起,三更只写了这么多,眼睛快睁不开了,只能先睡了……

    大家晚安,明天佳人再奋战!

    p.s.:明天表舅舅的营养液应该能发给大家啦,厚着脸皮再求大家灌给表舅舅哈,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