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网 > 都市青春 > 春暖香浓 > 第109章 109
    似萧氏这样的皇亲国戚,她想去安国寺上香,完全可以提前跟安国寺打声招呼,请安国寺闭寺一天或几个时辰,等他们上香之后再大开寺门,当然,萧氏肯定也会给寺里添一笔数量可观的香油钱。

    萧氏平日不喜张扬,当年女儿重生归来,萧氏只是与丈夫带着女儿,轻车简行就去安国寺了,不过经过那次意外,萧氏再去上香就谨慎多了,初九一早与小姑子商量好,当天就派人提前去安国寺知会方丈。

    寺里得到消息,马上派两个小僧到山门张贴告示,当日游寺、进香的百姓看见了,回家后口口相传,很多打算初十来上香的百姓便决定改天再来。没听说的百姓就稍微有点倒霉了,一大早赶过来,才到山门就被僧人拦住,不得不败兴而归。

    “这位陆家三夫人排场可真大,不就是庄王府的庶女吗?听说老王妃在世时把她当丫鬟使唤,进宫了老王妃坐着吃饭,她得在后面站着伺候,最后还嫁给了瞎了眼睛的陆三爷。这几年陆三爷眼睛好了,她日子才好过点,最近女儿好像又要与楚国公定亲了,真是的,一得意就来欺负咱们平民百姓。”

    晨光明媚,一辆驴车哒哒地赶了过来,车上坐着一个穿草绿裙子的妇人,三旬左右年纪,不满地朝赶车的丈夫发唠叨。

    她丈夫是个老实巴交的农家汉子,闻言劝道:“你快少说两句吧,小心传到人家耳中,抓你去做大牢。”

    妇人撇撇嘴,听见前面有马蹄声,她从丈夫身后探出头,好奇地望了过去,果然瞧见两匹膘肥体健的大黑马。妇人喜欢看热闹,看完马立即往上看,先看左边的,没想到马上的男人正好也朝她望了过来,一双狭长凤眼跟鹰似的,看得她心头发颤。

    妇人匆匆低下头,直到与两匹大黑马擦肩而过,她才慢慢回头,眼带好奇。

    然而此时只能看见两道挺直的背影了。

    “世谨生气了?”明惠帝侧首打量楚行,瞥见楚行紧抿的唇角,笑着问,跟着没等楚行回答,明惠帝又道:“百姓无知,说得尽是臆想出来的胡言乱语,世谨何必与他们计较,不过一会儿见到你岳母,我会告诉她此事的。”

    难得出宫,明惠帝心情畅快,而且他一直都很疼爱陆明玉这个外甥女,亲眼目睹楚行对外甥女的在意,明惠帝越发满意楚行做外甥女婿了。

    楚行却不是喜欢邀功之人,看眼坐落在盘龙岭半山腰的安国寺,楚行低声劝道:“七爷,伯母应该不是一个人来的,或许也有陆家其他女眷,咱们是不是……”

    明惠帝乳名里有个“七”字,因此每次微服出宫他都让侍卫们喊他七爷。听完楚行的话,明惠帝想了想,点点头:“你的话有几分道理,不过朕……我有些时日没见过你岳母了,一会儿在山脚打声招呼,若她与陆家其他夫人来的,咱们分头游寺,若她只带了阿暖……”

    说到这里,明惠帝揶揄地看向楚行,“那就便宜你了,让你成亲前多看阿暖两眼。”

    楚行垂眸,依旧没有回应明惠帝的调侃,只是心里,却觉得陆明玉随母出门的可能不大。

    到了安国寺山门前,因为明惠帝与楚行没有亮出身份,拦客的僧人们不认识他们,依然请二人改日再来。明惠帝笑称与陆嵘是故交,翻身下马,与楚行走到附近一处树荫下等着,故意背对来路,怡然自得地观赏附近风光。

    二人气度不俗,守门僧人将信将疑地默许了。

    过了又大概两刻钟,陆家的马车才姗姗来迟,萧氏、陆筠、陆明玉娘仨坐前面,随行的丫鬟婆子们坐后面的骡车,不然从京城到这边,真的让仆人们走过来,累坏了还怎么伺候人?

    马车未停,大公子陆嘉平先催马上前,扫眼那边站着的两个高大男人,他皱眉问守门僧人:“他们是怎么回事?”

    守门僧人心一凛,紧张道:“他们自称是陆三爷的故交,想与诸位一起进山。”

    陆嘉平闻言,先下马,正要过去认认,明惠帝与楚行几乎同时转了过来。

    陆嘉平最先看见的是明惠帝,他见过皇上,乍一看到本该待在宫中的皇上居然来了安国寺,陆嘉平当即僵硬了在那里,等他回神准备跪迎时,楚行及时开口道:“嘉平不必拘礼,七爷突发游兴,便来寺里逛逛,未料有此等巧遇。”

    陆嘉平看着明惠帝身上的常服,明白了,但还是匆匆上前,朝明惠帝行了一个大礼,“七爷。”

    明惠帝虚扶一把,一边往山门处走,一边看向马车车帘。

    车里面,陆明玉早在听出楚行的声音时,就紧张地攥紧了帕子,既不相信,想凑到窗前亲眼确认一番,又担心被母亲、姑姑调笑,只能勉强镇定下来,露出一副茫然模样,假装没听出来那道清冷的声音。

    萧氏与楚行打过几次交道,但也没熟悉到隔着车帘听到声音就能笃定对方身份的地步,然后碍于身份,也没有去挑车帘看。

    陆筠就更规矩了,只悄声问萧氏,“嫂子,七爷是谁?”三哥有这样的故交吗?

    萧氏摇摇头,马车停了下来,她故意等了等,就听侄子道:“三婶,国公爷也来上香了。”

    准女婿?

    萧氏一惊讶,忘了思索为何侄子没有介绍那位七爷,本能地看向女儿。

    陆明玉小脸红扑扑的,低着脑袋不敢见人了,陆筠调皮地来点她胳膊,陆明玉转身往里躲。她们俩孩子似的玩闹,萧氏却有点发愁,论理,现在女儿不太适合与楚行见面,只是,车到山门就得下车,而且为了彰显小姑子求子的诚心,她们今日过来连山轿都没赁,打算一路走上山的。

    避无可避,萧氏有点埋怨准女婿行事不够稳重,不过陆锦玉出嫁那天萧氏能出面阻止弟弟撺掇人灌楚行喝酒,就说明她心里还是很喜欢这个准女婿的,因此一点点埋怨后,萧氏还是默许了,用眼神示意女儿注意言行,她率先探出马车。

    准岳母驾到,楚行早就在马车前站好了,萧氏一出来,他便恭敬行礼,顺便解释了一下他为何会在这里:“伯母,我今日受邀陪七爷游寺,叨扰伯母上香,还请伯母恕罪。”把他的“不够稳重”推脱给了明惠帝。

    他礼数周全,萧氏笑着道:“世谨客气了,应该是伯母不好意思才对,劳你与七爷在此等候。”说话时,视线扫向楚行身后,想看看与准女婿交好的那位七爷到底是谁,却错愕地看见明惠帝站在侄子身前,黑眸含笑看着她。

    萧氏惊得差点踩空木凳,幸好她已为人母多年,短暂的震惊后,迅速冷静了下来。

    “七哥怎么想到出门了?”下了车,萧氏朝明惠帝笑了笑,眼睛看着明惠帝,心里却飞到了车里的小姑子身上。既然前世明惠帝能看上小姑子,这辈子,明惠帝再对小姑子动心怎么办?同时又暗暗安抚自己,小姑子已经出嫁,明惠帝绝非昏君,便是动心也不会糊涂到与臣子抢妻。

    “前晚偶有所梦,梦见安国寺有异相,便来看看。”

    明惠帝笑着道,余光瞥见车帘动了,露出一只白皙小手,明惠帝以为那是外甥女,视线就挪了过去。而陆筠虽是陆明玉的姑母,但因为定亲太早,根本没见过楚行几次,出于对侄女婿的好奇,陆筠挑开车帘时,忍不住悄悄瞥向视野里出现的第一个男人,先看到衣摆,再往上挪。她带着愉悦与好奇,美眸澄澈纯净,却意外撞进了一双深若古潭的明亮黑眸。

    陆筠愣住了,这人瞧着怎么那么眼熟?她印象里只见过楚行一次,还是七年前,应该不会这么面善啊?而且,此人看着与三哥年纪相仿,虽然天庭饱满龙章凤姿俊朗出众,但,怎么瞧都不像是二十五六的男人……

    侄女婿比她预料的要老,作为一个疼爱侄女的姑姑,陆筠眼里不受控制地露出一丝失望。

    她是少妇打扮,长得却与十四五岁的闺阁女子无异,且美眸似水,灵动清澈,明惠帝十来岁就开始与一群老谋深算的臣子勾心斗角,连楚行、陆斩等人在他面前都小心翼翼,此时对上陆筠,明惠帝轻而易举就看穿了陆筠前后的心情变化。

    这是把他误认成楚行了吗?

    那她失望,是不满意他的长相,还是他的年纪?

    明惠帝回头,看看楚行,真不觉得他比楚行面老多少,而且楚行冷冰冰的,难道陆筠喜欢那样的侄女婿?

    “怎么,多年不见,阿筠不认识我了?”眼看陆筠还呆呆的,明惠帝低声调侃道,“我可记得,你……八岁那年随你嫂子去我家,打坏了我最喜欢的花瓶,之后就再也没去过,是不是怕我后悔,让你赔钱?”

    明惠帝记性远超常人,因为没有女儿,明惠帝对能接触到的女娃娃印象都非常深刻。萧氏生了女儿,明惠帝常常邀堂妹进宫,当时萧氏除了带上女儿陆明玉,也经常把小姑子陆筠也带上。明惠帝甚至记得,从陆筠两三岁到七八岁,他不止一次抱过陆筠,只是看着对面出落地亭亭玉立貌美动人又已经出嫁的陆筠,明惠帝便从回忆里挑了一件可以用来打趣的。

    提到花瓶,陆筠一下子想起来了,因为自她记事起,只有一个花瓶碎得让她终身难忘。

    那时嫂子带她与侄女进宫,皇上非常喜欢侄女,让嫂子去找皇后,留她与侄女在乾元宫玩。侄女年纪小,喜欢乱摆弄多宝阁上的东西,她在旁边看着,然后阻拦侄女够高处的一个花瓶时,不小心将花瓶弄掉了地上。

    侄女胆子大,什么都不怕,她却吓哭了,以为皇上要责罚她,结果皇上非但没有训斥她,还亲手帮她擦了眼泪,特别温柔地……

    回忆陡然清晰起来,但她已经长大了,再忆起当时明惠帝的温柔,陆筠忽然有点不自在。

    她慌乱地下了马车,低头就要跪拜。

    明惠帝立即朝萧氏使了个眼色。

    萧氏早有准备,及时扶住小姑子,低声耳语了一阵。

    陆筠脸一红,小声喊明惠帝“七爷”。

    明惠帝微笑颔首。

    陆筠抿唇,往嫂子身后避避,这才好奇地看向真正的侄女婿。

    楚行以为车里只有萧氏与陆筠,心里失望,面上淡然,察觉陆筠的窥视,他只当不知,目光落在萧氏那边,时刻准备聆听准岳母吩咐。然而就在此时,马车里忽然又有了一丝动静,楚行心跳蓦地加快,情不自禁朝马车看去。

    陆明玉神色平静地探了出来,一袭水绿长裙,裙摆随着她的动作摇曳,清雅明丽,宛如一朵不染人间烟火的空谷幽兰。下车时,她垂着眼帘谁都没看,只是那羞红的脸颊,足以让车外众人知道,她心里在想着谁。

    明惠帝侧身,转向楚行。

    楚行早已收回视线,俊脸白皙,只是前一刻还冷如冰霜,这会儿却好像有春风吹过,将那冷厉的长眉凤目,吹得柔和了几分。

    作者有话要说:  呜呜,今天佳人水逆了,很严重……

    知道大家着急,本来是想写大肥章快点讲完这段剧情的,现在只能争取三更了!

    求多来几盆洪荒之力刺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