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网 > 都市青春 > 春暖香浓 > 第125章 125
    国公府前,马车已经备好了,楚行先一步走到车前,要扶陆明玉上去。

    陆明玉把手给他,那掌心温热,陆明玉踩着木凳,身体升高,她悄悄瞥向楚行,却见楚行凤眼看着她脚下,眼帘低垂,俊脸一如既往地冷峻。想到自偶遇楚随后楚行就一直冷冷的,到了太夫人面前几乎也没说什么,出门路上更是一路沉默,陆明玉抿了抿唇,心情复杂地探进车厢。

    坐好了,陆明玉微微低头,勉强保持着一丝浅笑,心里却沉了几分。

    这辈子,她七岁开始与楚家兄弟接触较多,那时候她喜欢楚随,陆明玉自认隐藏的不错,楚行应该看不出来,换成任何不知情的人都不可能认为一个七岁的小丫头会有大姑娘的感情。回京之后,陆明玉对楚随的厌恶表现地十分明显,她相信楚行明白,她心里根本没有楚随了。

    可楚随喜欢她,楚行知情,甚至还在她遇到危险时,把英雄救美的机会让给了楚随。

    刚刚楚随窥视她,陆明玉察觉到了,也知道楚行破天荒在外人面前握她手是在向堂弟示威,现在楚随不在眼前,楚行却还一脸肃穆,他到底是在生谁的气?气楚随觊觎他的妻子,还是气她,招惹了楚随?

    换成萧焕或曾经意图对她不轨的贺礼,陆明玉都可以理直气壮地说她没有主动招惹过二人,只有楚随,她主动送过荷包,楚随也正是因为那个荷包,因为她在董月儿一事上表现出的反常,才猜到她小时候的心思,才在她长成大姑娘后,纠.缠了过来。

    对了,荷包还是楚行帮她要回来的,所以说,楚行应该能猜到,她小时候喜欢过楚随?

    那楚行真能不介意吗?

    在夫妻相处上,陆明玉也算过来人了,特别是重新长大一次,她耳濡目染父母、祖父祖母的相处,更加明白一个道理。男欢.女爱,甜蜜时如胶似漆蜜里调油,但如果心里有根刺,那刺总会找机会冒出来,刺一刺主人。

    也许,她与楚随的过往,就是楚行心里的那根刺,看不到楚随,他想不起来,看到了,就不高兴了。

    陆明玉忐忑不安,看着新婚丈夫跨进来坐在她身旁,她却再无法自在地跟他撒娇、说话。

    楚行见她坐好了,吩咐车夫出发。

    车轮稳稳地滚动起来,楚行凤眼看着自己这边的车窗,眼底一片清冷。堂弟喜欢陆明玉,他身为兄长,言语上帮过,行动上也帮过,哪怕心里喜欢陆明玉,他也压了下去,一心想着成全堂弟,甚至堂弟深深伤了她的心,他也又一次选择履行兄长之责。直到陆明玉宁愿落马也不给堂弟机会,楚行才坚定了自己的心。

    成亲前,楚行与堂弟谈过,劝他放弃,堂弟答应了。大婚当晚,堂弟不停灌他酒,楚行一滴不落全喝了,他努力与堂弟恢复之前的兄弟关系,可堂弟竟然罔顾兄弟情义,还敢觊觎陆明玉,觊觎他楚行之妻。

    楚行无法容忍任何人觊觎他的妻子,别说堂兄弟,就是亲兄弟也不行。

    但楚行还想再给堂弟一次机会,他会劝祖母尽快替堂弟安排一门婚事,也许堂弟成家了,身边有人陪了,便会真正淡忘陆明玉,不再存非分之想。

    有了对策,楚行放下一件心事,后知后觉意识到车厢里格外的安静。

    楚行疑惑地看向妻子。

    陆明玉朝右侧偏着脑袋,侧脸白皙,唇角紧抿,郁郁寡欢。

    “阿暖?”楚行神色凝重起来,想起早上她下床时险些跌倒,楚行担心她身体不舒服。

    陆明玉脑袋朝他转过来,对着他衣摆,低声问:“有事?”

    “脸色这么差,不舒服?”楚行不喜欢她低着头,因为那样他看不见她的眼睛,动作熟练地将人抱到腿上,楚行让她靠着他肩窝,他右手轻轻托起她下巴,正要看看她,怀里的小妻子忽然扭头埋到他胸口,一手攥着他衣襟,肩膀微微地颤动。

    哭了?

    楚行眼里飞快掠过一道慌乱,以为她身体太难受,楚行连忙认真道:“阿暖,我,我今晚回前院睡。”昨晚他承诺不碰他,却没能做到,现在她哭得伤心,楚行无颜再做同样的承诺,只能换个说辞,也是更容易履行的。

    “不用,那是你的家,你想睡哪里就睡哪里,你看我不顺眼,我今晚住娘家就是,再也不去碍你的眼。”听他都不想跟她同房了,陆明玉突然止住眼泪,在他怀里挣扎起来,倔强地绷着脸,不肯再让他抱。

    “我何时看你不顺眼了?”楚行略加用力便抱牢了她,不解又无奈地问,猜到她又冤枉人了。

    两人想要长长久久地过下去,就避不开楚随,陆明玉不想一直猜忌来猜忌去,索性趁新婚直言说了出来,垂眸道:“我七岁时喜欢他明朗爱笑,送过他一个荷包,虽然长大了收了心,可你还是介意,是不是?所以早上遇到他,你就不理我了,一句话都不与我说。”

    楚行愣住,看着她脸上残留的泪珠,这才意识到他光顾琢磨如何处理与堂弟的关系,竟然忽略了她,难怪她胡思乱想。思忖片刻,楚行重新抬起陆明玉下巴,直视她眼睛道:“阿暖,当时你只是个孩子,我怎会把孩时你对他的好感当真?我介意的是他……他似乎还没能放开,故一直在想办法解开他心结,绝无冷落你之意。”

    陆明玉面露错愕。

    楚行轻笑,拇指帮她拭去眼泪,低声叹道:“在你眼里,我就是那么不讲道理的人?”

    错怪了他,陆明玉臊地不敢与他对视,逃避般钻回他怀,闷闷道:“谁让你不告诉我。”

    楚行抱住她,摸摸她脑袋,没再反驳,过了会儿,他才低头亲她脑顶,意味深长地道:“阿暖,给我做个荷包吧。”

    作者有话要说:  十点多回来的,勉强写了点,大家塞塞牙缝,明天再奋起!

    晚安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