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网 > 都市青春 > 春暖香浓 > 第130章 130
    难得休沐,上午在福王府过的,下午歇完晌,楚行问妻子想不想出去逛逛。

    他不太懂如何讨女子欢心,试着看风花雪月的书,翻了两页便再也看不下去,行房简单易懂,他身体力行即可,但那些书生惯用的法子,诸如为她作画陪她弹琴,楚行自认学不会也做不来。以前休沐,妹妹喜欢让他陪着去逛铺子买两样小玩物,楚行就觉得,陆明玉多半也喜欢。

    陆明玉刚刚睡醒,脑袋枕着楚行手臂,楚行提议去逛铺子,她挺高兴的,没想到一转身,腰上忽然传来一阵难以言说的酸痛,腿间感觉也不太对劲儿。

    “怎么了?”听到她过重的吸气声,楚行立即撑起上半身,扶着她肩膀问。

    陆明玉尴尬地笑笑,“腰有点酸。”

    她隐约猜到月事可能来了,月事腰酸很正常,所以就直接地说了出来,楚行看着她坦然纯净的桃花眼,心头却猛地一荡。陆明玉无疑是喜欢他的,非常的喜欢,楚行能感觉出来,但她脸皮非常薄,与他相处时还是有些拘谨,夜里逼得急了,才会羞涩地告诉他她的感受,或是腰酸或是腿酸,求他放她下去,白日里她从未这么坦率过。

    现在她竟然用一种极其寻常的语气,说她腰酸。

    为何腰酸,楚行当然知道,但面对妻子突如其来的大胆奔放,楚行莫名有点脸热。

    陆明玉正琢磨如何打发楚行离开她好确认一下呢,一抬眼,却对上了男人微微泛红的俊脸,眼帘低垂,一副有话要说又犹豫开口的模样。陆明玉诧异极了,在她的印象里,楚行只有喝多了或是夜里抱着她尽情挞伐时,才会脸红。

    不过,冷峻沉稳的男人脸红时,更让人痴迷。

    悄悄咽.咽口水,陆明玉不得不承认,如果说婚前她喜欢的主要是楚行的品行,婚后她对楚行的容貌、身体也越来越着迷。都说男人好.色,陆明玉觉得,她也有点好.色了,好楚行的男.色,只好他一人的。

    “你怎么……”

    “今晚你好好休息。”

    同时开口,楚行先说完,言罢还低头亲了亲陆明玉眉梢,无奈叹息:“阿暖太娇气了。”娇到只是让她坐在他怀里,她便一会儿腿不得劲儿一会儿腰难受,明明他才是出力气的人,都说胳膊拧不过大腿,就她那两条腿,加起来还没有他一手的力气大。

    陆明玉脸蹭蹭蹭地红了,拉起被子遮住脸,细细地解释:“不是,我,我月事可能来了……”

    楚行身体一僵,新婚那两天看书,书上提及月事,他有所了解。

    看着下面蒙在被子里的小妻子,楚行慢慢坐正,好一会儿才道:“我去前院看看。”

    陆明玉忍笑嗯了声。

    楚行肃容离去。

    人走了,陆明玉躺着缓了一会儿,去净房查看,果然来了月事。

    看着那一点红,陆明玉难掩失望,这半个多月,夫妻之间也算勤快了,陆明玉本来还挺抱期待的。一失望,陆明玉不由记起了上辈子,她四月里嫁给楚随,楚行战死后他们夫妻也得守孝,所以成亲一年都没有消息,只是这辈子丈夫都换了,就不能让她早点怀上吗?

    楚行在前院坐了一刻钟就回来了,本来有点不自在,见陆明玉躺在床上,楚行神色微变,快步走到床前,坐下来问她:“很不舒服?”

    陆明玉摇摇头,笑道:“还好,就是酸,只想躺着,不能去逛了。”

    楚行摸摸她额头,深邃凤眼如沉静的深谭:“先养身子,下次再陪你。”

    陆明玉满足地笑,“好。”

    采桑端了桂圆莲子红枣羹来,楚行叫她把东西放在桌子上,等采桑退下了,他慢慢扶起陆明玉,让她靠着,他端着汤碗要喂她喝。自己的丈夫,陆明玉没有扭捏,他勺子递过来,她甜蜜蜜地接,喝完一碗补汤,她的唇也变成了水灵灵红润润的樱桃。

    楚行情不自禁,俯身去尝。

    陆明玉乖乖闭上眼睛,本能地抬起下巴去迎,他却浅尝辄止,离开了。陆明玉臊地要哭了,急忙低头,盼望他没发现她的小动作,心里同时涌起一种奇怪的感觉,对楚随,她从来没有这么主动过,为何遇到刻板清冷的楚行,她反而……

    楚行只是喜欢她乖巧,控制不住要亲一口,并没打算深.吻,发觉她的渴望与羞涩,楚行唇角上扬,一手撑着床榻,一手扶住她肩膀,低头,重新贴上了她的嘴唇。陆明玉吸取教训,木木地一动不动,楚行亲了会儿得不到回应,猜到她的小心思,他再也忍不住,贴贴她脸,唇来到了她耳边,声音愉悦,“傻。”

    不给的时候她想要,给了她又矜持了起来。

    陆明玉假装听不懂,扭头道:“你,这几晚都在前院睡吧。”

    月事来了,夫妻不能行房,陆明玉也不想看楚行憋着,分房睡他还能睡得香些。

    “我不在,你睡得更舒服?”楚行看着她问,他并不懂月事对女人到底有什么影响。

    陆明玉想了想,垂着眼帘道:“不能乱动。”

    原来防得是他,楚行失笑,握住她手道:“你不舒服,我有分寸。”

    陆明玉不太信,抬眼看他,“说到做到?”

    楚行认真地点点头。

    陆明玉敬畏冷峻威严的楚行,一旦楚行温柔下来,她就忍不住想撒撒娇,刚要问他做不到要怎样,门外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跟着就听揽月扬声回禀道:“国公爷,二爷来了,说是有事与您商量,在前院喝茶呢。”

    楚行下意识地看向妻子,目光才挪到陆明玉衣领,他及时止住了。妻子早已忘了堂弟,剩下堂弟是否仍然觊觎妻子,他对堂弟的介意与不满,那是他们兄弟之间的事情,与妻子无关,如果他表现出来,妻子必然难以心安。

    楚行意外地看眼外面,跟着拍拍妻子小手,语气低柔如旧:“你先休息,我去看看。”

    关系到楚随,陆明玉也不想多问,目送楚行离开,她就躺下了。

    前院,楚随坐在紫檀木太师椅上,端着茶碗低头细品,男人眉目清朗举止文雅,仿佛主人不来,他也能怡然自得地在这里坐上半天。范逸站在旁边陪客,视线几次不着痕迹地扫过楚随,不知为何,总觉得这位二爷与之前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从前的二爷,在外面风度翩翩,言谈举止挑不出任何错,但在自家人面前,二爷身上那种轻.佻劲儿便毫无忌惮地流露了出来,喜欢逗弄两个姑娘,到了国公爷这边,二爷也不管国公爷什么心情,想调侃就调侃,宛如至亲骨肉。

    可此时的二爷,似乎变得,跟他在外面时一样了,少了一丝真性情。

    走廊里传来熟悉的稳重脚步声,范逸出去接人,楚随眼帘微抬,慢慢放下茶碗。

    楚行不疾不徐地转了进来,一袭家常灰袍,面容清冷。

    “大哥。”楚随起身,客客气气地喊道,并未与楚行对视。

    楚行应了声,示意范逸去外面守着,他走到楚随对面的主位上落座,盯着堂弟问:“二弟找我何事?”

    两把椅子中间只隔了一方茶桌,楚行走过来时,楚随闻到了一丝若有似无的玫瑰清香,登时便知道,兄长是从陆明玉那边来的,可能夫妻正恩爱的时候,被他打断。想象陆明玉乖乖地坐在锦帐之内,温.香软玉任由堂兄恋爱疼惜,万种风情只给堂兄一人,楚随不由牙关紧咬。

    朋友妻,不可欺,狐朋狗友间相处,还会特意避开友人的相好,楚行是他的兄长,便是陆明玉不要他,他这辈子都与陆明玉无缘,兄长也不该娶陆明玉。先前楚随高估了自己的心胸,以为假以时日,他能淡然接受陆明玉成了他嫂子的事实。可陆明玉真的嫁过来了,亲眼目睹她在兄长身侧千娇百媚,每见一次,楚随就会情不自禁地幻想一次,幻想陆明玉同样待他,次数多了,明知不对,他也再无法压住那疯狂邪念。

    但楚随不能让兄长知道,他要徐徐图之,兄长是武将,早晚会再次离京。

    他没想过要长长久久地抢回陆明玉,只要能与她做一次夫妻,他就满足了。

    “大哥,我最近过得不太好,你看出来了吧?”楚随低头,声音苦涩。

    楚行转向门外,良久才道:“二弟,你我兄弟一场,我为兄,先前能做的我都做了,如今尘埃落定,你再执迷不悟,那就别怪我不顾手足之情。”

    “大哥多虑了,我岂会那般糊涂。”楚随笑了下,抬头看过去,对上兄长犀利的注视,楚随长长地呼了口气,靠回椅背上,仰头看房顶,“大哥,我从小就喜欢跟在你后面,大哥对我的好,我都知道。我不想与你生分,所以我想好了,我一个人难以忘掉,就尽快娶个妻子,届时娇妻在怀子女成双,过去的事会淡下去的。”

    语毕,他再次看向兄长,露出一个释然的笑。

    楚行与他对视片刻,选择了相信。

    堂弟敢承认他依然放不下妻子,便说明堂弟还把他当兄长,不想有所欺瞒,至于娶妻……

    “娶妻,二弟有人选了?”楚行端起茶碗,声音平和了几分。

    楚随讪讪地摸了摸鼻梁,这是他在兄长面前心虚时的小动作,“那个,姝表妹一直都很喜欢我,有事没事往我面前凑,以前我觉得她厚脸皮太黏人,现在想想,她这性子也挺可爱的,至少她是真的喜欢我。”

    楚行就猜到肯定是祖母或婶母对堂弟提及万姝,堂弟才顺势做出娶妻的决定的,放下茶碗,他沉声道:“二弟,咱们国公府与庆王已经是姻亲了,此时再亲上加亲,我怕皇上生出猜忌,还是换个姑娘罢。”

    楚随皱眉,这人管得是不是太宽了?抢了他喜欢的姑娘,又不许他娶喜欢他的万姝?

    “皇上英明,真若因为我娶姝表妹而猜忌咱们,那长姐嫁过去那日他已经开始猜忌了。”楚随平静地反驳道,“大哥,你我都是男人,应该明白朝廷真有变故,起决定作用的是前朝官员,而非后宅女眷,只要朝政上咱们楚家始终保持中立,不行从龙之事,皇上便不会起疑。”

    楚行态度坚决:“瓜田李下,谨慎为妥。”

    “大哥如此思虑周全,那大哥娶她时,可有想过我心里会不舒服?”楚随突然爆发离开座椅,凤眼阴鸷地瞪着楚行,额头青筋暴.露,声音低沉嘶哑却又携带着无法压抑的怒气,“你喜欢她,你想娶就娶,我什么都没说,为什么我想娶一个单纯喜欢我的姑娘,你却再三阻拦?换个姑娘,你说的简单,成亲是一辈子的大事,难道你以为我丢了她,便可以随随便便挑个姑娘娶回来?”

    楚行脸沉了下来,兄弟相处,这是堂弟第一次用这种口气跟他说话。他本能地想斥责回去,可当他怒容站起来,却发现对面堂弟眼里似乎有水光,楚行愣住,正要确认,楚随猛地转身,背对他朝前走了两步。

    哭了?

    楚行胸口的怒气忽然平静了下去。

    陆明玉对他情深一片,他亦早已动心,陆明玉落马的时候,楚行便下定决心娶她为妻,因为自诩对堂弟尽了兄长之责,他就理所当然地觉得堂弟该放手,可直到此时,楚行才忽然明白,或许堂弟也想放开,但感情这种事,不是理智能决定的。

    他娶了陆明玉,堂弟需要时间,他不该强求堂弟马上忘记。

    “二弟,真的认定万姝了?”楚行慢慢走到堂弟身后,右手搭上楚随肩膀。

    楚随倔强地扭头,不肯回答。

    这样孩子气的动作,何尝不是一种撒娇?

    楚行身为兄长,最是抵挡不住,想了想,叹道:“罢了,既然你认定了她,那便娶吧,只是二弟你记住,咱们楚家从不参与皇子争斗,你切莫因为儿女私情与庆王、万家走得太近,反之,只要咱们兄弟站得稳,只要王妃做好王爷的贤内助,王妃将来自然无忧。”

    堂妹当了庆王妃,楚行不会帮庆王夺嫡,但必要时他会提醒王妃避免庆王走错路。

    这是大事,楚随终于转了过来,看他一眼,闷声道:“大哥放心,我心里有数。”

    楚行颔首,用力拍了拍他肩膀,语重心长道:“以前的事情不提了,既然你决意娶万姝,成了亲就对她好点。只是二弟,鄂州的董姑娘,你确定她会忘了你,安心在鄂州独居?”他派人去查董月儿,并未知会堂弟。

    楚随早把董月儿抛到了脑后,想也不想就道:“她一个大字不识的村姑,身边有人看着,一辈子衣食无忧,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可能早就改嫁了。好了,我去跟祖母商量去万家提亲的事,大哥继续陪嫂子去吧。”

    大步流星地走了。

    楚行送到门口,看着堂弟清瘦的背影,楚行面露无奈。

    等他生了儿子,一定要好好教导,免得儿子长大了,也在外面沾花惹草。

    作者有话要说:  阿暖:你真是个好哥哥。

    表舅舅:此话何解?

    阿暖:不想理你,哄你弟弟去吧!

    字数超了点,抱歉啊,又迟到了……

    .

    谢谢姑娘们的地雷,么么哒~

    前夫哥往我院儿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20 18:08:01

    刘刘刘刘明珠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20 19:19:40

    缘来梦一场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20 21:25:49

    jiaomz-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20 23:34:36

    哦哦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21 07:19:35

    哦哦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21 07:19:44

    rivvi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21 10:15:13

    krystal_fan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21 10:37: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