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网 > 都市青春 > 春暖香浓 > 第139章 139
    中秋佳节,看宋家灯戏只是今晚的一个重头消遣,灯会上还有其他热闹值得观赏,因此陆明玉与陆锦玉约好一更时分在宋氏灯楼碰面,之前先各自陪家人游玩。红日才落到树梢,陆明玉夫妻俩就带着楚盈出发了,去陆家接陆筠、崇哥儿。

    其实陆明玉也想带两个弟弟出来玩的,但萧氏担心两个淘气孩子给女儿女婿添乱,坚持不肯答应。崇哥儿与恒哥儿一样都是九岁,但崇哥儿要听话多了,派他同行,也是给陆筠当个伴,毕竟陆明玉现在是楚家媳妇了……

    那话是萧氏打趣女儿的,陆明玉嘴上撒娇,心里却是有那么一点点担心,怕姑姑太拘束,她一直陪姑姑说话,难免冷落楚盈,反过来陪楚盈多了,又冷落了姑姑。但陆明玉完全多虑了,楚盈、陆筠都是喜静的脾气,见面后居然投了彼此的眼缘,相处地十分融洽,反倒是崇哥儿,坐在三个姑娘身边,男娃端端正正坐着,有些拘谨。

    “五叔想去哪里玩?”既然楚盈、姑姑话语投机,陆明玉笑着挪到崇哥儿身边,嘴上喊着五叔,语气却与她叫弟弟们的名字一样,全是照顾。

    崇哥儿容貌酷似陆斩,长大了应该与父亲一样威风凛凛不怒自威,但这会儿看着虎头虎脑的,憨憨地可爱。因为车里坐着陌生的楚盈,崇哥儿比平时在家更老实了,侄女问话,他乖乖道:“你们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陆明玉稀罕地抱了抱自己的五叔。

    崇哥儿身体一僵,瞥见那边楚家姑娘偷偷笑了,崇哥儿刷的红了小脸。他就知道,侄女根本就没把他当五叔看。抿起小嘴儿,崇哥儿想让侄女放开自己,动动嘴唇,却怎么都说不出口,至今小家伙都不知道怎么称呼侄女呢,叫侄女、叫阿暖都别扭。

    马车停在了玲珑坊前。

    楚行下马,走到马车前,见崇哥儿先出来,楚行想也不想就将走过来的崇哥儿抱了起来。崇哥儿本来想自己踩凳子下车的,突然落到国公爷侄女婿怀里,崇哥儿紧张极了,被楚行放下后,小家伙呆呆地不知所措,楚行转身了,他才低头道:“谢谢国公爷。”

    声音太小,楚行没听见,专心扶妹妹下车。

    楚盈之后,陆明玉才出来。

    “小心。”楚行握住妻子的手,低声提醒道,前面抱崇哥儿、扶妹妹,他都没有开过口。

    陆明玉并不知道丈夫对她特殊的体贴,小手被他大手主动握住,陆明玉侧头看他,夕阳余晖倾洒过来,楚行一身绛红色长袍,面如美玉眼帘低垂看着她脚下,清冷里又漾出一种令人怦然心动的温柔,似穿透花灯的皎皎月色,冷而柔和。

    想到她挑出这条绛红长袍递给他时楚行眼里的无奈与纵容,陆明玉甜蜜地笑了。她站稳了,楚行立即退后两步,一举一动都有讲究。陆明玉看看刚从车里走出来的姑姑,既然侄女婿避开了,她这个侄女便在旁扶了一把。

    陆斩派来的两个护卫在前面开道,陆筠牵着崇哥儿与楚盈并肩走,陆明玉因为双身子,被二女推给了楚行,叫他们夫妻在一块儿,后面魏腾隔了一段距离跟着,冷眼留意主子们身边的任何异动。

    时候尚早,但两侧的商铺都挂出了花灯,陆明玉兴致盎然地赏灯,反正左手被楚行霸道地牵着,她也不用担心走路撞到人。路过一家常常光顾的玉器店,陆明玉不由往店门里面瞄了一眼,未料正好有人从里面走了出来。四目相对,陆明玉先是愣住,跟着就瞪大了一双水润润的桃花眼。

    她震惊地忘了走路,手上传来阻力,楚行马上也停了下来,疑惑地看了过去。

    明惠帝的目光,却犀利地落在了二人交握的手上,揶揄一笑,他徐徐地朝这边走来。

    陆明玉回神,连忙把手抽了回来,朝一身蓝灰长袍的明惠帝点点头,她先去拦住姑姑三人,顺便把该叮嘱的叮嘱了。楚行留在原地,待明惠帝与金吾卫指挥使廖守走近,他恭敬地拱手行礼,低声道:“七爷。”

    “世谨好雅兴,我就料到你今晚没空,所以没叫你同行。”明惠帝拍拍楚行肩膀,声音清朗。

    “七爷准备何时回府?”楚行神色凝重,中秋夜街上鱼龙混杂,即便知道附近还有其他暗卫,楚行依然不太放心。

    明惠帝嫌他扫兴,眼睛看向转过来的三个姑娘,面带浅笑:“刚出来,多逛一会儿再说。”

    楚行默然。

    陆明玉见明惠帝望着她们这边,她心中忐忑不安,尽量自然地挡住姑姑半边身子,再亲昵地招呼道:“七舅也来赏灯了啊,真巧。”

    她喊七舅,后面陆筠、楚盈、崇哥儿都客客气气地喊七爷,低着脑袋,谁也没敢看明惠帝。

    明惠帝逐个扫了眼,崇哥儿虎头虎脑的,明惠帝认识。楚盈、陆筠二女都是男装打扮,十三岁的楚盈娇小单薄,唇红齿白,俨然一个秀气廋弱的少年郎。陆筠就不一样了,她比楚盈高出半头,一身玉白圆领长袍完全遮掩不住她玲珑的身段,更不消说她眼角眉梢只有少.妇才有的妩媚风情。

    妩媚,却又青涩,仿佛只是豆蔻少女提前开了花,心底依然单纯无暇。

    短短的一个照面,明惠帝脑海里却连续浮现出了他对陆筠的所有记忆,三四岁时懵懂无知的女娃,七八岁懂得害怕的小姑娘,然后就是观音峰前,她默默垂泪在他身边走过,然后脸色苍白地昏倒在他怀里。

    回忆如一阵春风,在他心头吹过,风走了,余温徘徊不散。

    久居皇位的男人,眼神深邃,城府暗藏,便是看谁也不会令人察觉。分寸拿捏自如,明惠帝及时收回视线,笑着问外甥女:“阿暖,你们来的这么早,是要去一品斋用饭?”京城几条繁华街巷,明惠帝也是常客。

    陆明玉暗暗扫眼姑姑,心乱如麻,却不敢撒谎欺君,硬着头皮道:“是啊,七舅吃过了吗?”

    “正要找地方,既然遇见了,不如咱们结伴而行,这顿我做东。”明惠帝愉悦地道,言罢率先往前走去,经过陆筠时,男人余光不着痕迹地再次扫了过去。

    陆筠一无所知,眼睛看着身旁的弟弟,心想她一会儿定要看好弟弟,免得弟弟冲撞皇上。

    作者有话要说:  呜呜,我真的要变成猪了,不是高产的猪,是懒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