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网 > 都市青春 > 春暖香浓 > 第140章 140
    按照明惠帝的意思,大家都是熟人,就不用分桌而食了。

    确实是熟人啊,楚行是他的左膀右臂,陆明玉是他宠爱的外甥女,那他礼遇夫妻二人的家人也是情理之中。

    雅间的黄梨木桌能容八人可坐,明惠帝径自坐了主位。

    陆明玉心念飞转。楚行、廖守地位几乎相当,最合适的坐法是让他们两人挨着明惠帝坐,那样她只能安排崇哥儿与廖守坐一侧,楚行这边无论是她还是楚盈,最终姑姑都会坐到明惠帝对面,抬眼就能看到的地方。

    要想避免,除非她先抢了明惠帝右手边的位置,然后带着姑姑一起……

    “阿暖过来,挨着七舅坐。”明惠帝简单扫视一圈雅间的陈设,见这些人还都杵在那儿,他笑着对陆明玉道,外甥女有了身孕,明惠帝也挺高兴的,之前已经厚赏一次了。

    皇上主动相邀,正合她的心意,陆明玉露出一个被皇舅舅看重的欢喜笑容,正要叫上姑姑跟她走,却瞥见小姑子楚盈依赖般往她这里跨出了小半步,一双麋鹿般清澈的眼睛也看了过来,仿佛根本没有想过自己的嫂子要与别人坐。

    这样的信任,陆明玉无法拒绝。

    她马上改口道:“盈盈跟我坐一块儿吧。”

    楚盈矜持地点点头。

    陆明玉故意撒娇地把座椅往明惠帝那边挪挪,亲昵道:“这里没有丫鬟,我离七舅近点,好帮您倒酒。”

    明惠帝调侃地看向楚行:“倒酒免了吧,免得世谨担心你累到。”

    陆明玉不由地也看向楚行,楚行一如既往地正经严肃,别人不懂妻子为何挪椅子,楚行同样重生归来,心知肚明,顺手就把南边靠东的椅子挪到了妹妹旁边,然后回头对陆筠道:“一会儿伙计从这边上菜,小姑且同盈盈挤挤,免得汤水洒到身上。“

    他脸庞清冷,说话却十分谦和有礼,始终把她当姑姑对待,陆筠轻声道谢。

    楚行微微颔首,跟着把另一把椅子往西挪挪,他带崇哥儿吃。

    廖守本想把皇上左下首最近的位子让给楚行的,见他还要带孩子,廖守客气两下就没有多坚持。坐好了,他眼帘低垂,守礼地不往女眷们那边瞧。

    陆明玉以前没见过这位金吾卫指挥使大人,却从楚行口中听到过几次,她号出喜脉后,廖守还送了礼来,因此明惠帝与廖守说话时,陆明玉忍不住偷偷打量了两眼。据楚行所说,廖守只比他小一岁,当年明惠帝亲自去边关督军,路上遇见一少年乞丐与大乞丐斗殴抢食,少年骨瘦如柴,屡次被大乞丐推倒在地,但少年摔倒一次就爬起来一次,大乞丐一边应付他一边急着啃馒头,竟意外噎死了。围观众人都吓到了,少年乞丐也愣了半晌,跟着在众人震惊的注视下,捡起乞丐吃剩的一小半馒头,三两下送入嘴中,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解气般瞪着死去的大乞丐。

    那个少年乞丐就是廖守,不知道明惠帝看中了他什么,带回京城命人教导,廖守也够争气,学得一身好本事,二十岁那年便破格提拔为金吾卫指挥使,在年少的武将里与楚行齐名。二人私交甚笃,脾气也惊人的相似,只不过楚行世家出身,性情虽冷,接人待物自有世家子弟的从容气度,拒绝人话也说得比较委婉,廖守就不一样了。他初露锋芒,有人试图拉拢他,廖守直接命属下连人带礼物给扔出了门,事情传出去,其他有心拉拢后起之秀的臣子们怕丢人,都歇了心思,明惠帝却龙颜大悦,越发器重廖守。

    再看廖守,肤色黝黑,眉毛偏粗,五官虽然周正,却有几分凶相。

    陆明玉莫名心悸,连忙看向自己的丈夫。

    楚行早就注意到妻子在偷窥别人了,如今她终于看了过来,楚行唇角微扬,眼神别有深意。

    陆明玉只是好奇才看廖守的,心里没有鬼,便没看出楚行眼里的深意,只觉得在廖守的衬托下,楚行更好看了。都是武将,如果说廖守是那煞气满满的巨斧大刀,凶气外露,楚行便是儒雅内敛的剑,静如君子,动若杀神。

    这么好的男人,是她的。

    陆明玉窃笑,自己看够了,垂下眼帘,暗暗品味自豪与甜蜜。

    楚行看着妻子翘起的嘴角,他心中微动,再看看一旁眼角有块儿豆粒大小疤痕的廖守,楚行瞬间猜透了妻子的小心思,不由失笑。她是在拿他与廖守比较,比较完发现她的丈夫更好?真是,孩子心思。

    “崇哥儿,恒哥儿、年哥儿都没来,你怎么出来了?”桌上太.安静,明惠帝主动打破了沉默。

    众人目光立即都落到了崇哥儿身上。

    陆明玉熟悉明惠帝的脾气,知道明惠帝私底下相处平易近人,陆筠却畏惧天子威严,小声示意弟弟站起来回话。崇哥儿才九岁,还不太懂皇上到底有多特殊,本来没怎么怕,却被姐姐紧张的模样弄得心慌,跟着就要离座。

    “崇哥儿别动,就坐着说,今天咱们不讲规矩。”明惠帝语气平和地道,视线却瞥向斜对面的陆筠。

    这话是对她的回应,陆筠忍不住偷眼瞄向明惠帝,一抬眼,正好撞上了那双有些熟悉的深邃黑眸,幽似深潭。而就在她受惊怔愣的时候,明惠帝朝她浅浅一笑,仿佛安抚,随即又转向崇哥儿,等着崇哥儿回答。

    “三嫂让我给姐姐作伴。”崇哥儿老老实实道,大眼睛骨碌乱转,一会儿看侄女一会儿看姐姐。

    明惠帝有心逗他,继续问:“有……你侄女在,崇哥儿还担心你姐姐没伴儿?”

    崇哥儿嘿嘿笑了,望着陆明玉笑,“三嫂说,说她嫁出去了,不算我们陆家人了。”

    “崇哥儿!”陆明玉涨红了脸,一着急五叔都不喊了。

    崇哥儿见明惠帝在笑,一点都不害怕,扭头看侄女婿。

    楚行摸摸男娃脑顶,脸上难得露出个笑容,这话陆明玉不爱听,他受用地很。

    夫妻俩一个喜一个羞,楚盈只瞧着崇哥儿笑。廖守伸手去取酒壶,抬眼便看到了对面楚盈俏生生的模样,十三岁的小姑娘,面皮白皙娇嫩,水眸灵动生波,笑得秀气清雅,简单快乐。廖守在京城住了十几年,偶遇的世家女子也不少,个个身上都有种与生俱来的贵气,似楚盈这样干净质朴的少女,他今晚是第一次见。

    楚盈忽然感觉到有人在看她,视线茫然转向对面,却只看到廖守提着酒壶为明惠帝斟酒,脸庞冷峻,比兄长还冷还凶,只一眼楚盈便迅速低下头,默默用自己的饭。

    明惠帝继续逗崇哥儿说话。

    陆筠小口小口地用饭,听着男人低沉清朗的声音,总是莫名回想刚刚明惠帝的那浅浅一笑,特别是男人柔和的眼神,不知不觉就与幼时的记忆重合了。陆筠这辈子见过面并说过话的外男寥寥无几,除了前夫姚寄庭,明惠帝更是唯一与她有过身体接触的人。

    小时候,侄女打碎花瓶,她吓哭了,明惠帝弯腰帮她擦泪,笑得比兄长对她还要温柔。时间太久远,陆筠本来已经忘了,但去年安国寺山下再遇,明惠帝熟稔地喊她阿筠,黑眸含笑,俊朗仿佛当初,陆筠忽然就都记了起来。

    她是被夫家嫌弃的女子,更有妒妇之名传了出去,侄女婿爱屋及乌每次见面都敬她一声姑姑,他却是九五之尊的皇上,居然还朝她笑,眼神与小时候一样温柔,是不知道她与姚寄庭的事,还是真的不在乎?

    对了,母亲跟她说过,去年除夕宫里赏菜,明惠帝没有赏姚家。

    “阿筠,朕是皇上,有朕在,天底下没人敢罚你……”

    悠远的仿佛梦里的话,忽然闯入了脑海。时间好像在此时凝固了,陆筠忘了夹菜,她怔怔地看着自己的碗,满心的难以相信。当时花瓶碎了,她怕被罚,皇上安慰她,她半信不信的,直到嫂子来了,带她与侄女回了家,她才彻底相信她是真的安全了。

    再之后,她就忘了明惠帝的那句安抚之话。

    可是现在,她记了起来,再联想明惠帝冷落姚家的举动,难道……

    但她这十来年只见过他一次,他堂堂一国之君,不可能一直都记着她吧?或许正如母亲所说,是姚家欺负人,明惠帝知道陆家受了委屈,他是看在父亲、嫂子的情面上,亦或是单纯为了主持公道,才冷待的姚家?

    “姐姐,你怎么不吃了?”崇哥儿最喜欢的还是姐姐,吃一会儿就看看姐姐,见姐姐一直盯着碗,男娃好奇地问。

    小家伙不懂忌讳,声音最大,察觉所有人都看了过来,陆筠尴尬极了,垂着眼帘道:“吃呢,崇哥儿自己吃,不用管我。”

    崇哥儿无辜地眨眨眼睛,不懂姐姐脸怎么那么红。

    而在明惠帝眼里,那边陆筠低着头,侧脸绯红莹润如玉,因为是男装打扮,她一头乌发都束在脑顶,如此便露出了修长白皙的一段脖颈,映着柔和的灯光,甜美又娴静,像是梦里的人。她抬起勺子,白瓷勺到了嘴边,她红润的唇瓣轻轻张开……

    “七舅,这里的油焖虾仁挺好吃的,您尝尝?”

    耳边传来外甥女轻柔的声音,明惠帝陡然察觉自己失态了,瞬间收回视线,自然地接话道:“好。”说完没事人般看向外甥女,陆明玉笑着用公筷夹了一个虾仁放到明惠帝面前的碟子上,神色恬淡如常。

    明惠帝松了口气,低头品尝。

    陆明玉看着男人俊朗出众的侧脸,与父亲一样脸上都没有太多岁月的痕迹,仿佛才刚刚而立,心底五味杂陈。她刚刚都看见了,明惠帝看姑姑看得出神,姑姑也不知为何神情恍惚,难道有些事情,是天生注定的吗?她怕姑姑幽闭在家越来越孤僻,所以才邀请姑姑出来赏灯,哪想到会偶遇明惠帝?

    事到如今,她该怎么做?

    阻拦明惠帝动心,还来得及吗?又或者,她该让姑姑自己选择?

    “对了阿暖,饭后你们打算去哪里逛?”吃完虾仁,明惠帝抬起头,颇有兴致地问外甥女。

    陆明玉心头一紧,对上男人熠熠生辉的黑眸,她忽然觉得,有些事情,已不是她能控制的了。

    作者有话要说:  一点一点恢复勤奋吧,先送上不肥不瘦的第一更!

    晚上二更再见,求热情似火的留言!

    .

    谢谢姑娘们的地雷,么么哒~

    lll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23 13:37:46

    姗姗来吃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9-23 14:07:19

    小猪唛唛妹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23 14:46:37

    硕果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23 22:54:22

    jiaomz-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23 23:54:41

    蓉儿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9-24 00:06:12

    艺兴灿烈爱我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9-24 01:14:44

    桃包包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24 16:34:24

    桃包包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24 16:34:33

    姗姗来吃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24 16:42:19

    一位妙龄女子往你院儿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24 20:53:43

    美人何处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9-24 22:20:58

    jiaomz-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25 00:09:21

    jiaomz-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25 00:09:23

    艺兴灿烈爱我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9-25 00:58:15

    joyce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25 01:44:19

    白猫噜噜xr__喵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25 03:38:29

    美人何处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25 15:26:03

    梧桐清影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25 18:52:50

    缘来梦一场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25 18:53:30

    一位妙龄女子往你院儿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25 21:13:15

    蓉儿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9-25 21:36:44

    姗姗来吃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25 21:41:48

    小猪唛唛妹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25 21:51:36

    艺兴灿烈爱我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9-25 22:29:37

    清、远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25 22:38:38

    一位妙龄女子往你院儿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9-26 00:0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