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网 > 都市青春 > 春暖香浓 > 第145章 @145@
    皇上看上了刚刚那个男装打扮的姑娘!

    这是明惠帝离开后,比武台周围所有百姓脑海里唯一剩下的念头。

    撞见皇上邂逅美人是多大的热闹?百姓们无法建功立业名垂青史,但他们看到皇上了,又极有可能见证皇上的一段风流韵事,一段可能会记入史册的韵事,虽然那时候他们也早就入土了,但做了鬼也能跟其他小鬼炫耀一番啊,更何况如果能等到美人出来,一路追随猜出对方的身份,明天跟街坊们显摆也更有面子!

    因此明惠帝走了,宋氏灯楼抽签送出金莲烛台后,除了幸运得到金莲烛台的那人担心金子被偷急匆匆回家了,其他百姓依然围在灯楼面前,等着美人出来。凉水河畔人头攒动,就连灯楼后门都堵满了百姓,仿佛明惠帝那句“查出美人身份”的差事是交给他们的。

    这种情况,陆明玉等人不可能主动亮出身份,亮了就是直接告诉百姓他们是谁了,太不矜持,仿佛陆筠多高兴被皇上青睐一般。可今晚是中秋佳节,京城里没有宵禁,只要百姓们想等,他们就能一直在外面守着。

    廖守上来了,男人们在雅间外面商议接下来怎么……演。

    雅间里面,陆锦玉、楚盈带着崇哥儿坐在屏风另一侧,这边陆明玉一边帮姑姑梳头,一边轻声安抚:“姑姑别担心,灯光昏暗,那些人根本看不清你到底是什么模样,更何况姑姑这么美,头发散开更像仙女,没人会笑话你的。”

    陆筠低着头,心跳仍未平复,她也说不清自己到底是因为在人前出丑而慌,还是因为从梅花桩上摔下来被明惠帝抱住了。他当着那么多百姓的面抱住她,一旦传出去,她是不是必须进宫了?否则不进宫,百姓们也会津津乐道她与明惠帝的事情,她继续留在家里,恐怕会给家人添麻烦。

    可是进宫……

    男人深邃温柔的眼眸慢慢浮现于脑海,小时候他的柔声安抚,今晚他低低的连续调侃,霸道拽着她与弟弟走到树下,他赞她“云想衣裳花想容”,他暧.昧坚定地保证肯定能给她一个孩子,最后是他对李姑娘疏离冷漠,同时又悄悄地握住她手……

    越想,心跳地就越快。

    陆明玉帮姑姑定好白玉发冠,慢慢地坐到旁边的椅子上,低头打量姑姑。察觉侄女的动作,陆筠轻轻咬唇,朝一侧别开脸,灯光下,她娇美的脸庞如最上等的绯玉,那绝不是着急红的。

    陆明玉眼睛忽然有点酸。

    她害怕姑姑进宫,怕姑姑重蹈前世的覆辙,但这辈子她与父亲努力过了,却还是让姑姑受了活罪,所以看见姑姑再度对明惠帝动心,看见姑姑脸上露出前世她就见过的姑姑因明惠帝而起的羞涩,再想到明惠帝曾经为了姑姑再不碰任何后宫妃嫔,陆明玉心底突然涌起强烈的愧疚。

    她一心替姑姑的安危着想,却可能带姑姑走了一条弯路。也许姑姑与明惠帝注定是一对儿,也许姑姑喜欢明惠帝如她喜欢楚行,也许她一开始就该想办法帮姑姑避开宫里的险恶,而不是在父亲看中姚寄庭时,还觉得换个姑父也不错。假如姑姑此时重生了,记起上辈子的事情,会不会怨她?如果不是她重生,姑姑就不会把一个女人最重视的第一次交给别人……

    眼泪夺眶而出,陆明玉轻轻抱住自己的姑姑,靠在她肩头偷偷落泪。

    “阿暖?”陆筠意识到不对,扭头看侄女。

    陆明玉努力憋回眼泪,额头抵着姑姑肩膀道歉,“姑姑,我对不起你……”

    明惠帝连姑姑嫁过人都不在乎,还精心安排周密计划,免姑姑受到更多的世俗攻歼,就算在比武台上英雄救美,明惠帝也只是短暂扶住姑姑就松开了手,没利用这机会多占姑姑便宜进而逼得祖父迫于名声答应婚事,足见他对姑姑的真心。明惠帝对姑姑越好,陆明玉就越觉得自己对不起姑姑,但她注定无法对姑姑解释真正的缘由。

    侄女哪里对不起她了?

    陆筠愣了愣,跟着恍然大悟起来,笑着拍了拍侄女肩膀,“阿暖叫我出来赏灯是为了我好,是我自己没站稳才在外面出丑的,阿暖自责什么?你也说了,那些人根本没看清楚,没事的,阿暖快别这样。”

    陆明玉嗯了声,不太自在地抬起头。

    刚刚掉过眼泪,她眼睛水润润的,陆筠一看侄女竟然自责地哭了,更心疼了,连忙又安抚了一遍。陆明玉默默看着面前温柔可亲的姑姑,好一会儿才真正平静下来,握住姑姑手,小声问:“姑姑,你喜欢皇上吗?”

    陆筠一怔,旋即低下头,眼角有羞涩,也有迷茫。

    陆明玉能猜到姑姑在迷茫什么,上辈子姑姑怕家人担心,进宫前只表示愿意给皇上做妃子,没有多说,后来在宫里安稳下来了,姑姑才跟她说了贴己话,说她刚进宫时怕不懂宫里的规矩,冒犯贵人,也说她怕皇上新鲜她一两日就冷落下来,没想到皇上会一直对她那么好。

    多好呢,就陆明玉所知,姑姑进宫后,皇上便只宠姑姑一人了,当然她没有派人盯着皇上夜里去哪个宫,都是进宫探望姑姑,从姑姑那里听说的。不过虽然是盛宠,但想想明惠帝勤于政事,原本宠幸妃嫔就不频繁,那时姑姑刚进宫,又是万里挑一的容貌,明惠帝特别宠爱姑姑一些,也并不是太难以理解。

    陆明玉不是圣人,她只希望姑姑过得最好,才不会关心旁的妃嫔会不会因为姑姑受到冷落。上辈子她只是不关心,如今想到姑姑前世就是被那些见不得人的手段害死的,姑姑再能独宠,陆明玉反而解气。宠幸哪个妃嫔是皇上的决定,她们真有本事,为何不去害皇上?

    或许她们有她们的可怜,但她陆明玉只是陆筠的亲侄女。

    “姑姑,皇上假装让廖大人打听你的身份,这是在造势呢。”姑侄俩凑在一起,陆明玉简单地给姑姑分析道。陆筠哪有想那么多啊,一听侄女说明惠帝这样做是为了她好,用偶遇避免百姓们非议她用了什么手段勾.引皇上,她震惊地瞪大了眼睛。

    陆明玉低笑着揶揄道:“姑姑是不是被皇上的一片苦心打动了?”

    陆筠扭头,轻轻地打了侄女一下,羞态动人。

    陆明玉长长舒了口气。

    半个时辰后,廖守领了一队官兵过来,护送陆明玉等人的马车离开这条街,百姓们不敢跟着,正遗憾之时,人群里不知谁兴奋地大叫道:“我想起来了,刚刚上台投壶的五公子是兵部尚书陆大人的小儿子,排行正好是五,他管那姑娘叫姐姐,可不就是陆大人的掌上明珠?都说陆家姑娘一个比一个美,果然名不虚传啊!”

    此言一出,百姓们顿时喧哗了起来。

    “陆姑娘,是不是因为妒忌姚探花纳妾休夫的那个?”

    其实姚家散出的消息是姚寄庭让一个丫鬟怀孕了,但传着传着就变成了姚寄庭纳妾。

    “什么妒忌啊,明明是陆大人看不得女儿受委屈,强行逼迫女儿休夫的,你没看见陆姑娘在台上柔柔弱弱的模样吗,她要是妒妇,真正的妒妇岂不都成了母老虎?”

    姚家会散布谣言,为了避免扯出女儿子嗣困难的闲话,陆斩无法澄清实情,但他也有对策,想办法把女儿休夫的主要原因扣在自己头上,反正他本就宠女儿本就“恃强凌弱”,不怕被人说。

    “啧啧,陆姑娘若是个黄花闺女,那模样进宫当贵妃都行,可她已经嫁过人了,皇上知道后,肯定不要了吧?”

    “是啊,我都不想娶和离过的女人,更何况皇上,多少清清白白的美人等着给他宠幸呢,可不缺陆姑娘那一个。”

    “这话就不对了,刚刚皇上身边的侍卫大人亲自领兵护送陆姑娘离开,你们没看见?陆姑娘可不是寻常美人可比的,她发冠掉了,皇上发现她是个姑娘,看得眼睛都直了!再说杨贵妃你们知道吧?人家先伺候儿子再伺候老子,玄宗还不是把她宠上了天?还有那个武则天……”

    百姓们潮水般涌向四方,各种各样的议论也随着中秋夜渐渐凉下来的秋风,一点点向京城大街小巷蔓延。勋贵之家出门赏灯的毕竟是少数,这消息传得反而慢了些,但最晚明早,该知道的肯定也会知道。

    一旦消息彻底传开,陆明玉马上回娘家的举动就太惹眼了,而陆明玉又想好好跟知晓前世之事的父母通通气,因此马车停在陆府门前,陆明玉将楚行叫到一旁,低声跟他商量:“皇上故意将此事闹大,应该是想接姑姑进宫,我想在这边住一晚,看祖父祖母他们怎么说,不然回去我也睡不安稳……”

    “好,只住一晚?”楚行逆光而站,看眼等在门口的陆筠姐弟,他抬手帮小妻子紧了紧斗篷,手指却搭在了她细腻的脸颊上。他看着冷,身上却一直都很温暖,指腹轻轻地贴着她脸,那熟悉的温度与无言的温柔,都让她依恋。

    陆明玉仰起头,对上他映着灯光的明亮凤眼,她不禁笑了,软声问他:“你想我多住几晚?”

    楚行唇角上扬,解开她领口的斗篷带子,再慢慢系,凤眼幽幽地看着她,“明天我来接你。”

    他不会说甜言蜜语,但情意都在眼中,灼.灼的视线看得她心慌意乱。其实在宋氏灯楼,亲眼目睹明惠帝那样哄姑姑,特别是最后姑姑摔倒,明惠帝及时接住姑姑那一幕,陆明玉既为姑姑心动,又情不自禁有些羡慕,心底盼望哪日楚行也会这样哄她。可此时此刻,陆明玉一点都不羡慕,只觉得她的丈夫才是最好的男人,一句话,一个眼神,就能让她心跳加快,甜蜜欢喜。

    “祖母问起了,你怎么说?”姑姑在那边看着呢,陆明玉后退一步,边往门口走边低声问正事。

    楚行略加思索,笑道:“就说你受了惊吓,不能坐太久马车,我让你在这边住一晚。”她临时决定留宿娘家,到了祖母那边,为孩子安稳着想比妻子担心姑姑更合适。

    “不愧是国公爷啊,心思动的真快。”陆明玉窃笑,没想到楚行这么精,还懂得帮妻子找借口。太夫人挺喜欢她的,就算说实话太夫人应该也不会怎么计较,但有更妥当的说法,为何不用呢。楚行如此善解人意,陆明玉更喜欢他了。

    “小姑吉人自有天相,你别太过忧心,晚上好好休息,有什么事,明早再费神。”楚行看眼妻子小腹,语重心长地叮嘱道。她牵挂陆筠,他只担心她。

    陆明玉点点头,柔声保证:“我知道,你放心。”

    先前她为姑姑牵肠挂肚,是因为不知姑姑的姻缘究竟会落在哪儿,是因为姑姑与明惠帝在一起会惹起诸多非议,也是担心姑姑再度红颜薄命,但今晚明惠帝一举堵住了百姓诋毁姑姑品行的可能,诚心可鉴,陆明玉就想通了。

    姻缘自有天定,既然姑姑再次对明惠帝动了心,那她唯一要做的,就是帮姑姑避开宫里的灾祸,安享一世荣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