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网 > 都市青春 > 春暖香浓 > 第151章 @151@
    陆斩同意女儿进宫了,明惠帝下诏书之前,却还得同皇后打声招呼。( 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

    后半晌忙完政事,明惠帝移步去了昭阳宫。

    万皇后这几天都挺高兴的,儿媳妇庆王妃又诊出了喜脉,前面已经连续生了两个女儿,这次怎么都该是儿子,后宫大体上安定无事,万皇后便亲手拿起针线,想给明年出生的嫡孙做件小衣裳。

    缝完一条袖子,她的大宫女兰歆小步赶了过来,“娘娘,皇上来了。”

    万皇后手一抖,指腹瞬间传来刺痛。

    但万皇后眉头都没皱一下,示意兰歆先去接驾,她飞快吮下指腹,收好针线穿好鞋子,面容平静地去了堂屋,在门口撞见一身明黄龙袍的男人,忙低头行礼,“皇上。”

    明惠帝点点头,径自去了东次间,瞧见针线筐里的小儿衣裳,男娃样式,明惠帝想了想,一边坐到榻上一边问道:“给培哥儿做的?”

    福王府的三皇孙乳名叫培哥儿。

    万皇后为他倒茶,笑着道:“培哥儿衣裳够多了,老大媳妇又有了好消息,这是给那边的。”

    明惠帝嗯了声,捡起小衣裳翻看,心思却并不在孙辈上。放下缂丝缎子,明惠帝示意万皇后也坐,然后端起茶碗,闲聊般地道:“中秋那晚朕微服出宫,偶遇陆卿爱女陆筠,小丫头一晃眼都十八了,朕见她柔顺可爱,决定接她进宫,你觉得封她什么位分合适?”

    说完了,目光终于落到了万皇后脸上。

    万皇后面露惊讶,过了会儿才笑道:“我记得,阿筠小时候皇上就很喜欢她吧?这可真是缘分。位分的话,陆大人辅佐皇上多年,忠心耿耿,几个儿子也都是栋梁之才,不如先封阿筠贵人,侍寝后再提到嫔位?”

    其他秀女,侍寝升贵人,有喜了才升嫔,陆筠一个嫁过人的,相当于进宫就能封嫔,万皇后觉得,这样安排已经足够彰显明惠帝对陆筠的那几乎人人皆知的宠爱,以及对陆家父子的看重。

    万皇后探究地观察对面的天子。

    明惠帝微微皱眉,“不必那么麻烦,四妃之位尚缺一妃,直接封阿筠为妃吧,那晚朕行事草率连累她被百姓非议,封妃也算是一点补偿。”

    万皇后难以察觉地抿了下唇,恭顺道:“皇上所言极是,那皇上可想好阿筠的封号了?”

    明惠帝略加思忖,道:“阿筠娴静贞淑,温惠柔嘉,朕觉得‘容’字不错。”

    容妃?

    万皇后心里苦笑,皇上早就想好了吧,倒要来她这里做样子。

    曾经因为娘家人被明惠帝冷落了多年,万皇后纵使对此事有所不满,她也不敢再得罪明惠帝,故违心附和了一番。明惠帝过来就是为了陆筠进宫的事,说完了,他就走了。

    对万皇后,明惠帝从未喜欢过,先皇安排皇后给他是为了子嗣,明惠帝便履行一个丈夫的职责,对一个大他三岁的女人,明惠帝生不出任何怜惜。后来已故的承恩侯意图挟天子以令诸侯,明惠帝收拾完狼子野心的国丈,看在儿子的份上才没有动皇后。

    送走明惠帝,万皇后一个人回到卧房,愁眉紧锁。

    昨天她就得到中秋夜的消息了,一直在担心皇上会接陆筠进宫,没想到担心竟然成了真。陆筠年轻貌美,身份显赫,皇上喜欢她喜欢到了连她嫁过人都不在乎,初封便封容妃,这般的盛宠,将来一旦陆筠生了皇子,而皇上又年富力强……

    鬼使神差的,万皇后忽然想到了陆家的子孙们,陆嵘兄弟几个,到他们的儿子,要么文要么武,就没有不出彩的。朱氏只是一个村姑,她生的儿子却是陆家兄弟里最聪明最前程似锦的状元郎,陆筠那么像朱氏,会不会与朱氏一样,自己蠢,子女却都是人中龙凤?

    再想想她的两个儿子,一个平庸一个呆傻,万皇后眼里突然掠过一道寒意。

    ~

    第二日早朝,明惠帝下旨封陆筠为容妃,命钦天监、礼部、工部筹备。

    圣旨一出,满朝哗然,文武大臣们全都看向了陆斩。

    陆斩肃容跪拜,叩谢皇恩。

    几个御史互相看了眼,有个胆大的出列,称陆筠品行有瑕,不堪皇上如此盛宠,因大齐高祖皇上的孝康皇后也是再嫁之女,他不敢指责陆筠再嫁,只能攻歼陆筠的妒妇之名,请明惠帝降低陆筠的初封位分。

    “品行有瑕?”明惠帝端坐于龙椅上,闻言面露讽刺:“朕也曾听说市井之间有些流言蜚语,下旨前特命人暗查,证实那些不过是子虚乌有,赵卿敢出此言,莫非握有朕没能查出来的实证?”

    赵御史顿时额头冒汗,这两日京城大街小巷都在传明惠帝、陆筠与姚家的事,他只是听说过坊间议论,但无风不起浪,如果陆筠不是妒妇,传言是怎么来的?

    “微臣,微臣是听人议论……”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赵卿身为御史,连这道理都不懂吗?”明惠帝脸色沉了下来,狭长眼眸冷冷地盯着几位御史,“御史之责,纠劾百司,辨明冤枉,提督各道,朕倚重诸位为耳目风纪,尔等遇到有违礼法之事,应先明辨是非,再上达天听,而非妄信坊间传闻,同那些无知妇人一样以讹传讹,辜负朕之信任。”

    “微臣失察,请皇上恕罪。”天威赫赫,赵御史悔得肠子都青了,惶恐跪下请罪,心里把刚刚用眼神怂恿他的同僚狠狠骂了一通,早知对方没有出来,他何必触这个霉头。

    明惠帝扫眼其他臣子,厉声罢了赵御史的官,杀鸡儆猴。

    当天傍晚,随着官员们陆续回府,明惠帝的封妃旨意与赵御史妄言丢官一事,也迅速传了出去。

    第二天姚寄庭告了假,没去户部当差,也就是在当天上午,柳家派人给姚老太太送了口信,称柳夫人偶感风寒,明日无法去安国寺进香了。姚老太太失魂落魄的,躺在榻上有气无力。

    早在明惠帝的旨意出来时,她就料到了柳家会悔婚。

    陆筠注定要进宫了,姚家完了。

    姚老太太心口堵得慌,堵得她脑仁疼,疼得她想冲到陆家,打死那个狐媚惑主的贱人。陆筠凭什么进宫,凭什么害得她孙子一蹶不振,害他们姚家落得今天的光景,再无出头之日?

    “老太太,老太太,不好了,公子他,他……”

    外面传来姚寄庭身边大丫鬟如意慌里慌张的声音,姚老太太强撑着靠到床头,皱眉看向门口。如意很快露出身影,看到姚老太太,她扑通跪了下去,低头痛哭,“老太太,公子他,他不让我们在屋里伺候,他,他把头发都剪了……”

    姚老太太闻言,眼珠子一凸,紧跟着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丫鬟们手忙脚乱地过来伺候。

    “滚,都给我滚!”姚老太太抹把嘴角,踉跄着爬下床,拄着拐杖朝孙子那边赶去,走到半路,迎面就见一个穿灰袍的断发男子慢慢地从月亮门那一边转了过来。男人脚步缓慢,脸色苍白,双眼无神,正是姚寄庭。

    “寄庭……”姚老太太嘴唇哆嗦,手里的拐杖倒了下去。

    “祖母,您想要孙子光宗耀祖,孙子做不到了,您想要姚家子孙满门,孙子的心死了,也做不到了。我已经写信给大哥,不日大哥便会过来接您,祖母的教养之恩,孙子来生再报。”

    姚寄庭跪到祖母面前,慢慢地磕了三个头。

    姚老太太泪如雨下,扑下去死死地抱住孙子,疼得心被人挖出来一样,“你这是何苦,这是何苦啊,她就那么好,让你惦记成这样,连祖母都不要了……寄庭,寄庭,你是想要祖母疼死啊……”

    姚寄庭木木地跪着,眼帘低垂,听着祖母撕心裂肺的哭声,他眼底一片平静。

    阿筠要进宫了,要做皇上的妃子,一想到她被皇上宠幸的情形,他就浑身发疼,一想到继续留在京城会被人耻笑,他就觉得活着,还不如死了,一了百了。但姚寄庭不想祖母白发人送黑发人,所以他会继续活着,去别的地方活着,远离京城。

    “祖母,您多保重,恕寄庭不孝,不能再在您身边侍奉。”

    默默听祖母哭了许久,姚寄庭坚定地扯开祖母双手,站了起来。姚老太太哭声更惨,抱着孙子腿不让他走,姚寄庭再次将人推开,随即头也不回地离去。姚老太太哭嚎着命人去阻拦,只是姚寄庭这样不正常,谁敢拦?

    两刻钟后,一辆马车缓缓驶出南城门,一路朝南而去。

    楚国公府,因为暗中派人盯着姚家,太夫人第一个得到了消息。

    她恨铁不成钢地攥紧了茶碗。皇上接陆筠进宫,御史不顶用,唯一还能坏事的便是姚家,姚老太爷是帝师,只要姚老太太闹起来,明惠帝便是武断专行,一世英名也会因陆筠受损,此时明惠帝贪图美色不在乎,将来总有后悔的那日。可姚寄庭灰溜溜走了,明惠帝顺风顺水地得了陆筠,哪还会计较?若陆筠受宠生子,庆王就又多了一个劲敌,毕竟明惠帝才三十多,足以活到小皇子封王娶妻。

    “姚老太太呢?”太夫人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姚寄庭出家了,姚老太太肯定恨死陆筠了吧?

    派去盯梢的管事迟疑着道:“好像,好像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