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网 > 都市青春 > 春暖香浓 > 第155章 @155@
    姑姑真的进宫了,这晚陆明玉再度难眠。

    她好奇宫里现在的情形,当然不是好奇姑姑与明惠帝如何行房,而是好奇两人如何相处。姑姑嫁过人,明惠帝真的一点都不会计较吗?她也担心姑姑,会不会因为嫁过两次而别扭。

    她也算是嫁过两次,但她现在的丈夫并不知情,她可以自欺欺人……

    底下有些不适,陆明玉轻轻推了楚行一下。

    夫妻俩刚躺下不久,楚行还没睡着,立即睁开眼睛,侧身问她:“怎么了?”

    “想去净房。”陆明玉小声地道。

    楚行了然,先挑开纱帐,因为陆明玉这两个月晚上常常会起来小解,内室里留着一盏灯,灯光昏暗,并不会影响睡觉。

    他坐在床边穿鞋,陆明玉侧躺着看他宽阔背影,心里暖融融特别踏实。她月份越来越重,夜里必须有人在身边伺候,可楚行每天都要早起上朝,陆明玉就劝他搬回前院睡,伺候人的活儿都交给丫鬟,一是心疼他,二来也是想让他少看点她的丑。楚行却坚持陪她,帮她捏脚扶她去净房,任劳任怨,有时候她莫名其妙地想发脾气,他就默默地看着她给她数落,事后陆明玉平静下来,愧疚地道歉,他却搂着她亲,说她发脾气的样子特别好看……

    不能想,一想她就眼睛酸,摸摸肚子,陆明玉真的希望这胎是个儿子,给他生个小世子,像弟弟们那么可爱壮实的儿子。

    “好想快点生出来。”从净房出来,陆明玉暂时不想躺着,坐在窗边椅子上,摸着肚子嘀咕道。

    楚行拿着刚打湿的巾子走过来,蹲在她面前,抓起她的小手放在巾子上,一边力度适宜地帮她搓手,一边仰头朝她笑,“瓜熟蒂落,阿暖再忍忍。”

    陆明玉嘟嘴,“我不是嫌辛苦,我是想快点知道是儿子还是女儿,从怀孕就开始猜,含辛茹苦地揣着,却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

    楚行失笑,低头亲.亲她肚子,声音说不出的温柔,“儿子女儿都好,阿暖别急。”

    他说的容易,敢情生了女儿被嫌弃的不是他。陆明玉烦躁地揉他头发,太夫人每次见到她都在念叨曾孙,为了图吉利,长辈们几乎都是唤成男娃,母亲怀孕时陆明玉也说过这样的“吉祥话”,但轮到自己,别人每说一次,她就烦躁一分,万一是女儿呢?

    她的孩子她都喜欢,就怕太夫人失望不喜。

    她小手在他脑顶乱动,楚行低着脑袋给她发.泄烦躁,一抬眼,才发现对面便是她衣襟。最近她睡觉都不穿束缚人的小衣了,灯光再昏暗,也无法遮掩里面的风光。楚行喉头一滚,倏地埋了过去。

    突然被袭,陆明玉惊叫出声,手扯紧他头发。

    楚行继续。

    陆明玉低头,声音颤抖地提醒他,“不行……”头三月、后三月都不能胡来。

    楚行不动了,却舍不得松开。

    陆明玉知他忍得辛苦,抱着他脑袋,她红着脸凑到他耳边,“你,你去吹灯,再搬把椅子来。”

    楚行领会了她的意思,却有点……放不开,依然蹲在那里。

    “不要算了。”陆明玉松开他脑袋,扭头嗔道,她心疼他,这人却要假正经。

    楚行没再说什么,默默站了起来,转身走了。陆明玉偷眼瞧他,见他奔着那盏灯去了,她低头笑,笑着笑着,灯灭了,面前被人轻轻放下一把椅子,他与她促膝而坐。月初没有月亮,屋里黑漆漆一片,只能勉强看到人影,越黑就越不怕羞,陆明玉额头抵着他肩膀,闭上了眼睛。

    怕她累到,楚行没有太压抑自己。

    仿佛完成了一件大事,陆明玉轻轻舒了口气,娇娇地使唤他,“走不动了,抱我过去。”

    楚行亲.亲她发烫的小脸,缓了会儿,才稳稳地抱起她。

    他帮她擦汗,陆明玉想了想,忍不住问他,“倘若我在你之前嫁过别人,你还会喜欢我吗?”明惠帝那么喜欢姑姑,陆明玉想知道,换成她有过别的男人,楚行是否也同样喜欢她。

    楚行动作一顿,然后继续帮她收拾,忙完才侧躺到她旁边,握着她手道:“不管嫁过几次,只要阿暖喜欢我,我就……”

    剩下的话他没说,但陆明玉明白他的意思,她不是很满意,挣开他手,“非要我先喜欢上你才行吗?你就不会先喜欢我?”如果不是她那日落马,陆明玉都不知道楚行到底会不会主动一次,冰疙瘩似的人。

    楚行重新抓住她手,略显无奈道:“我会动心,只是,我从来没想过有人会喜欢我,冒然求娶,怕惹你生气。”她小他那么多,他怕她一直把他当长辈看,届时点破,再见彼此都尴尬。

    陆明玉听了,莫名有点心疼,轻声哼道:“你若多笑笑,喜欢你的闺秀能把国公府的门挤破了。”明明是块儿宝,偏他自己把自己当石头。

    “这是夸我?”楚行抱住她肩膀,声音温柔。

    陆明玉哼了哼,困了,她闭上眼睛准备睡觉。

    身后男人很久都没有说话,就在陆明玉眼皮沉重即将睡着时,忽然听他低声问:“阿暖,如果你嫁过人,他一定是犯了错,才会让你失望到离开他……如果他没犯错,你更喜欢他,还是我?”

    没犯错的楚随?

    陆明玉试着去想,可她真的太困倦,脑袋根本转不动了,缩到他怀里喃喃道:“喜欢你……”

    她困得不想费脑筋,但她知道答案,以后不知会如何,至少现在,她就喜欢楚行这样的。

    她安心睡了,楚行却因为她的三个字紧紧抱住了她,久久难眠。

    楚行为妻子的甜言蜜语雀跃,同一时刻,永宁宫中,明惠帝却因为陆筠的柔媚而忘乎所以。他喜欢她的羞涩,喜欢她雾蒙蒙的桃花眼,喜欢看她想求他又不敢说,小手捂着嘴的模样。

    “阿筠,朕从来没有如此畅意过。”他拨开黏在她腮边的一缕碎发,亲她的眼睛,一边温柔,一边强势而执着。

    陆筠不想听,可是听到了,心底又悄悄地涌起欢喜,为能让他满意。

    明惠帝看着她紧闭的眼睛,想问问她是不是也一样,是不是只有在他这边才会露出如此媚态,可想到她爱羞爱哭的脾气,明惠帝忍住了。问什么?有些事情,一看便知。

    不知过了多久,风雨终于停下,帐中花乱枝散,唯有花香萦绕。

    明惠帝抱着年轻鲜.嫩的美人,终于还是没能忍住,在她耳边问:“朕与他比,如何?”

    陆筠脸上先是一红,跟着刷的白了,浑身僵硬。

    明惠帝看在眼里,只有怜惜,并无后悔。她嫁过人,这是事实,一味回避避之不谈,她心里就永远打着一个结。今晚是他们在一起的第一晚,明惠帝想早早解开她的结,让她安安心心做她的容妃,免得日后听到些注定会有的闲言碎语,一边自怜,一边担心他介怀计较。

    “阿筠别怕,朕只想知道,朕是不是不如他,朕怕自己年纪大了,无法让你满足。”明惠帝安抚地拍着她肩膀,先把帝王的姿态放低了一大截,帝王应该是睥睨天下的,可谁让她胆小?他只能先放低身段,才能接近她那颗战战兢兢的心。

    他突然提到姚寄庭,陆筠本以为他介意她的二嫁之身,没想到明惠帝竟然在担心那个,满足不满足的,陆筠苍白的小脸迅速又红了起来。刚刚,刚刚她好像被他……降服了三次?不想比较,但明惠帝这么问,陆筠情不自禁还是比较了下,跟姚寄庭在一起时,她很少有过这种感觉。

    说不出口,她在他怀里摇头。

    明惠帝笑,低头亲她耳朵,“这么说,刚刚阿筠,很满足?”

    陆筠再度僵硬,却是窘迫的。

    “摇头,还是点头?”明惠帝绕着她一缕秀发,体贴地告诉她如何回答。

    陆筠不想承认,却怕他误会,只能极慢极慢的点点脑袋,点完了,修长的脖子都红了。明惠帝唇角上扬,抱着她将她往上提提,他捧着她脸,哄她睁开眼睛。

    陆筠眼睫颤动,鼓足所有勇气才抬起眼帘,入眼是他幽深的眼眸,眸光入水,温柔却难掩帝王气魄,陆筠不敢与其对视,本能地想要低头,明惠帝却陡然加大力气,不许她躲闪。

    陆筠呆呆地望着他。

    明惠帝细细端详她眉眼,“阿筠,朕提他,不是为了跟他比较,只是想让你知道,朕喜欢的是你,天底下美人那么多,比你美的未必没有,可除了阿暖、璇儿两个血亲,朕只抱过你,只有你让朕从小就喜欢,一直都记得。阿筠,因为这份喜欢,别说你嫁过一次,便是再嫁几次,朕都不会在乎,所以今晚开始,你安心陪在朕身边,不用因为前事再有任何担心,懂吗?”

    陆筠哭了,倚在男人宽阔的怀里,呜呜哭出了声。

    她向往他身上的温柔,却也担心进宫后只是以色侍人,可明惠帝并不单单贪她的色。他过来后先陪她说话,吃饭时他规规矩矩,调侃却不轻.佻,真的进了帐中,他也处处体谅她,愿意等她适应再继续。

    现在他更是直接告诉她,他从未在意她嫁过别人。

    “皇上……”

    “叫朕七哥。”明惠帝按住她嘴唇,见她震惊地睁大眼睛,眼里泪汪汪的,明惠帝理直气壮地道:“朕虽然长你颇多,但朕是阿暖的舅舅,你是阿暖姑姑,咱们辈分一样,你说是不是?”

    陆筠无法辩驳。

    “叫七哥,朕想听。”明惠帝缓缓将她压倒,黑眸威胁地看着她。

    陆筠急了,方才虽然只有一回,可他……

    念头刚起,外面传来了二更梆子声,陆筠不禁算了下,居然足足一个时辰?

    她真的不行了,羞急地闭眼求他,“皇上……”

    明惠帝完全覆了过来。

    陆筠连忙改口,“七,七哥。”

    明惠帝眼眸明亮,看出她娇气易累,他恋恋不舍地挪下来,搂着人叹道:“阿筠,朕向来自诩节制,如今怕是要败在你身上了。”什么叫两情相悦,什么叫夫妻之乐,他今晚才真正体会到,与喜欢的人做喜欢的事,从心底到发肤,都在为她战.栗。

    陆筠抿唇不语。

    明惠帝笑了笑,拥她入睡。

    翌日早朝。

    文武大臣们鱼贯走进大殿,陆斩肃容而立,却能感觉到不少视线落在他身上。为何看他?还不是因为他女儿昨晚侍.寝了?一想到这个,陆斩便心生烦躁,之前女儿便是因为姚寄庭房.事太勤弄病的,明惠帝会不会也同样对待自己逆来顺受的女儿?

    因此明惠帝一到,陆斩立即望了过去。

    明惠帝照旧一身明黄龙袍,气宇轩昂地走向龙椅,唇角未翘,却给人一种他仿佛随时都会笑出来的愉悦感觉,更不消说他眼神明亮,神清气爽,在场的大臣们几乎都已成亲,哪猜不到其中缘由?

    有人低头偷笑,看来皇上很满意陆斩的女儿啊。

    有人心情复杂,陆筠得宠,其他妃嫔就要被冷落了。

    只有陆斩,暗暗攥紧了拳头,脑海里再次浮现女儿楚楚可怜的样子。

    勉强忍到月中,陆斩委婉地提醒了一番自家老三。

    陆嵘也关心妹妹在宫里的情形,回到三房,不着痕迹地讨好妻子。萧氏一眼看穿了丈夫的心思,讽刺他假客气,第二天就进宫去了。到了永宁宫,就见小姑子脸颊红润,跟被雨水滋润过的牡丹花似的,娇艳逼人。

    萧氏吃了一惊,跟着心里有点泛酸。

    小姑子和离归家,她们娘几个想方设法逗小姑子开心,都没管什么用,现在好了,才进宫半月,小姑子竟然美成了这样,岂不是说明她们不如明惠帝会哄人?

    但萧氏只是随便想想,家人再亲,也不如丈夫的疼爱更让女人满足。

    “阿筠,你进宫半个月了,皇上在你这边歇了几次?”姑嫂单独坐在外间榻上,萧氏低声问。

    陆筠低头,侧脸红扑扑的,细弱蚊呐地道:“有,有两晚没来。”

    一次是因为国事烦忧,一次是他戏谑喊她狐狸精,怪她耗他精气,想试试能忍住几晚,结果第二天又来了,不过这两晚他虽然歇在这边,却没有做那个,能抱着她安心睡觉了。

    喜欢的男人对她好,陆筠当然甜蜜。

    萧氏却愁上心头,往小姑子身边挪挪,她耳语提醒道:“阿筠,皇上对你好,嫂子很欣慰,只是,皇上跟普通的丈夫不一样,臣子们也盯着他后宫之事。若皇上一直独宠你,大臣们特别是那些御史,可能会奏请皇上雨.露均沾,其他妃嫔也会心生嫉.妒。”

    后宅妾室恃宠生娇,最多被家里的主母嫉恨,可后宫妃子长久独宠,难免落个媚惑君王的名声。萧氏把陆筠当女儿看,自然希望陆筠与丈夫如胶似漆,但明惠帝是皇上,月盈则亏,萧氏宁可小姑子少些宠爱,也要她长久平安。

    陆筠脸色一变,眼里露出惊慌。

    萧氏握住她手,叹息道:“今晚皇上再来,你,劝劝他罢,皇上听不听是他的,咱们得把该尽的本分尽了。”她再不提醒小姑子,恐怕万皇后要叫小姑子过去提点了,届时陆筠只会更难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