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网 > 都市青春 > 春暖香浓 > 158#第158章 #
    二更时分,夜黑如墨,楚国公府却一片灯火通明。

    陆明玉紧紧闭着眼睛,一手攥着樊嬷嬷,一手攥着母亲,努力把所有力气都往底下使。她听不到母亲与产婆们颤抖的鼓励,听不到窗外楚行沙.哑的叫喊,她甚至感觉不到疼甚至不知道她到底在做什么,她只知道,她要使劲儿。

    使着使着,身体陡然一松,也几乎就在这一刹那,陆明玉突然丢了所有力气。手松了,紧紧咬着的牙也松了,陆明玉茫然地睁开眼睛,汗水从眉峰滚落,再沿着鼻梁往下.流。

    一只手伸了过来,陆明玉视线移了过去。

    萧氏浑身也都是汗,脸颊上的不知是泪水还是汗水,但她先颤抖着帮女儿擦喊,又哭又笑的,“生了,阿暖终于生了……”

    生了?

    陆明玉怔怔地望着母亲,还没有完全回神,前面忽然响起一道洪亮的婴儿啼哭。陆明玉眨眨眼睛,终于记起她刚刚经历地那一番罪是为了什么,眼睛陡然亮了起来,陆明玉试着抬起头,才勉强积聚一丝力气,肩膀却被母亲按住,“阿暖别急,你好好躺着,孩子收拾好就抱来给你看。”

    陆明玉泪眼模糊地点点头。

    “恭喜夫人,是个漂亮的大小姐。”产婆一边弯腰清理孩子身上的污秽,一边努力装出很高兴的样子,朝陆明玉娘俩贺喜道。

    萧氏一听,不由地看向女儿。

    陆明玉不知何时闭上了眼睛,神色疲惫,就在萧氏担心女儿难过或是累极昏过去的时候,陆明玉又睁开了,朝母亲心满意足地笑。那是她十月怀胎辛辛苦苦生下来的孩子,无论儿子还是女儿,都是她的心头肉。

    萧氏见女儿没有因为生姑娘想不开,便也释然了,继续帮女儿擦汗。

    这边还要乱一阵,产婆抱着刚刚收拾干净的女娃去了次间,给外面的一大帮人看。楚行早在孩子哭时就赶进来了,凤眼盯着门帘忐忑难安,终于等到里面的人出来,以为他可以进去了,楚行就像没看到产婆怀里的襁褓似的,直奔内室门口而去。

    “国公爷使不得!”产婆连忙拦住他,“国公爷再等等,夫人还得止血……”

    身后也传来太夫人的阻拦声,楚行却置若罔闻,挑起帘子就进去了,一眼看到两个产婆俯身站在床前。楚行没有多看,几个箭步跨到床头,低头看妻子。

    陆明玉刚擦过汗,湿透的碎发都被萧氏归拢到了耳边,露出惨白惨白的一张小脸,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里隐现血丝。看到好像许久未见的丈夫,陆明玉轻轻地翘起嘴角,暂且还没力气说话。

    萧氏拍拍女儿小手,把位置让给女婿。

    楚行对岳母素来恭敬有礼,这会儿却忘了向岳母道谢,萧氏一让开,他就迫不及待地坐了下去,一手轻轻地捧住妻子左边脸颊,一手握住妻子的小手,凤眼疼惜地看着她,“阿暖,辛苦你了。”声音嘶.哑。

    陆明玉点点头,望着他俊美的脸庞温柔的眉眼,她扁扁嘴,有点想哭。

    她刚刚其实很怕,怕她会挺不过来。

    产婆们还在,岳母也站在身后,楚行握着妻子小手举到面前,嘴唇紧紧贴着她手背,什么都不说了,静静地与她目光纠.缠。从上午到现在,她生了快六个时辰,他心就悬了六个时辰,怕她出事,怕再也看不到她水亮温柔的眼睛。

    一墙之隔的外间。

    太夫人辈分最高,产婆先把孩子抱过去给她看。

    襁褓递过来,太夫人伸手接,看到怀里女娃皱巴巴的小脸,太夫人嘴角难以察觉地抿了抿。产婆在里面道喜时她就听到了,捏了半天汗,连续两顿没吃却只盼来个丫头,太夫人根本无法形容自己的失望。

    可她不能表现出来。

    强颜欢笑,太夫人低着脑袋,随意打量一番孩子,笑着夸道:“这丫头长得像她娘,将来肯定又是个大美人。”

    “给我瞧瞧。”大房侄子生了女儿,楚二夫人也有点失望,但到底不是自家二房的,楚二夫人很快就真的高兴起来,仔细端详一番,惊讶道:“我瞧着怎么像世谨呢,盈盈过来,看你侄女的眼睛是不是丹凤眼。”

    楚盈、楚湘兴奋地围到她跟前,一起低头看。

    太夫人听了,忍不住又看了眼襁褓,刚刚她并没有细瞅,莫非真像长孙?只是像又如何,照旧还是姑娘。

    她不稀罕,陆嵘却急了,轻声咳了咳。

    楚二夫人有些尴尬,产婆笑着接走孩子再抱到陆嵘面前,“亲家老爷快分辨分辨,看咱们大小姐到底像谁,不过国公爷与夫人都是一等一的好相貌,大小姐随谁都好看。”

    陆嵘稀罕地接过外孙女,低头一瞧,小丫头虽然闭着眼睛,那眼形确实像丹凤眼,不过鼻子小嘴儿就像女儿了。越看越喜欢,陆嵘都想抱外孙女去自家养。他现在三个孩子,女儿小时候他抱得动看不见,眼睛康复了,妻子却一连生了两个儿子。

    陆嵘这辈子最遗憾的,就是娶妻之后到双眼复名的那七年。

    他抱着外孙女爱不释手,产婆见楚随频频看孩子,等了会儿,打趣道:“亲家老爷一看就疼外孙女,只是刚出生的孩子不能在外面待太久,再给二爷看看侄女,咱们就抱大小姐进屋去啦。”

    楚随一听,心跳加快,期待地望着小侄女。庆王府他有两个亲外甥女,但那毕竟是皇家血脉,为了避免,国公府与庆王府走动并不频繁,楚随与两个外甥女不是特别亲,眼前这个不一样,这是楚家的姑娘,也是,她的女儿。

    楚随想看看小丫头。

    陆嵘看他一眼,依然无法介怀楚随上辈子对女儿的欺瞒,故意俯身看看外孙女,然后皱眉对产婆道:“外面冷,先抱进去吧。”

    亲家公担心外孙女,产婆不敢再多解释,正要上前接孩子,内室里头忽然想起另一个产婆惊恐的声音,“不好了,夫人,夫人大出血了!快把温好的汤药端来!”

    产婆闻言,腿一软,差点栽下去,但毕竟不多第一次经历这种险情,产婆脚下生风似的跑向厨房。女人生孩子就是闯鬼门关,穷苦人家没条件全靠命,富贵人家生孩子,大多都会把这种险情考虑进去,准备周全以防万一。

    产婆跑了,陆嵘手臂收紧,大步跨到内室门口,心急如焚。

    太师椅上,太夫人震惊地站了起来,不过心里并非没有准备,孩子胎位不正,能生下来便是大造化,至于孩子娘……关系到一条人命,太夫人及时打住那些念头,看眼背对这边的陆嵘,太夫人暗暗求菩萨保佑长孙媳妇熬过来,不然陆家肯定要恨上楚家了,太夫人不想多个仇家。

    楚二夫人本来就站着,此时额头出了一层汗,担忧地望着内室,同为女人,遇到别人生孩子出事,只要心不是石头做的,都会生出同情,更何况里面还是侄媳妇。

    她旁边不远,楚随盯着内室门帘,才落下不久的心再次提了起来,袖子里的手隐隐颤抖。大出.血,她流了很多血吗?这一次,那么娇小柔弱的她,还能挺过来吗?

    楚随要疯了,他无法接受自己喜欢的人命悬一线,他却只能在外面等消息,他无法接受陆明玉可能会死的事实!

    他只是快疯了,里面楚行却是真的疯了,眼看她脸色越来越白,眼泪越来越多,楚行再也压抑不住,抱着她肩膀低头求她,“阿暖,阿暖你别吓我,快点好起来,你别吓我……”

    他额头贴着她额头,眼泪下雨似的落在她脸上,陆明玉自己也哭,哭得睁不开眼睛。底下产婆在缓缓地帮她按.揉,却好像没什么用,陆明玉就觉得自己正一点一点地冷下来,可能下一刻就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世谨,我,我早上坐在海棠树下赏花,那时我就猜到会是女儿了,我名字都想好了……女儿叫棠棠,好听吗?”

    “不好听,等你好了再多想几个。”楚行憋回眼泪,大手也帮她擦掉刚落的泪,哽咽着求她,“阿暖,我答应过你,等你生完孩子就带你去郊外跑马,你别胡思乱想,快点好起来。”

    陆明玉好累,她想不起来他何时说过要带她去骑马了,视线模糊,闭上眼睛前,她最后嘱咐他,“棠棠,照顾好棠棠……”

    她没了声音,楚行埋到她耳边泣不成声,手捧着她脸求她醒过来。萧氏哭得都快喘不过气来了,求产婆们快点想办法。两个产婆,一个镇定地坚持按.揉陆明玉小腹之下,一个蹲在那里检查伤势,眼里渐渐爆发出狂喜的光彩,“管用了,管用了,夫人还有救!”

    楚行猛地回头。

    萧氏已经赶了过去,亲眼看见女儿血势渐渐止住,她一手捂嘴,边哭边朝女婿点点头。她就知道,她的女儿福大命大,老天爷既然让女儿重生,就绝不会狠心再收走女儿的命。

    得了岳母肯定,楚行低头,看着妻子安睡般的脸庞,他重新埋到她颈窝。

    他在笑,陆明玉肩头却……渐渐湿了一大块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