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网 > 都市青春 > 春暖香浓 > 第160章 @160@
    在妻子身边守了一天一晚,骤然松懈下来,楚行心里轻松,身体却比连续行军三日还要疲惫。回到前院,楚行命魏腾准备浴.桶热水,他仰面躺在床上,舒服地想睡觉,又兴奋地睡不着。

    脑海里全是妻子抱着女儿的温柔模样,他有女儿了,妻子也陪在他身边。

    “国公爷,水备好了。”

    门口魏腾平静回禀道,楚行笑了笑,起身去沐浴。

    今日告了半晌假,沐浴结束,楚行换上一身她特意命人给他做的浅色家常袍子,准备再去后院看妻子,不料从堂屋出来,就见太夫人带着妹妹来了,太夫人另一侧,是京城德高望重的名医,乔老。

    昨晚妻子止血后,乔老为妻子诊过脉,说是只要夜里不再出血,应该不会再有性命之忧,现在过来,应该是再确诊一番。关系到妻子的身体安康,楚行大步朝三人走去,朗声朝乔老道谢,语气十分敬重。

    “国公爷客气了,此乃老夫分内之事。”乔老谦逊地笑道。

    四人一同往后院走去,楚行想与乔老并肩而行,见太夫人回头看他,仿佛有话要说,楚行同乔老告声罪,上前几步,走在太夫人左侧,低头做出聆听状。太夫人仰头瞧了长孙一眼,笑着问道:“抱小丫头了吗?”

    陆明玉给女儿起名棠棠,最开始只有楚行、萧氏知道,夜里萧氏同丈夫说了,太夫人等人还不知情。

    提到女儿,楚行不自觉地笑,嗯了声,“祖母,我们想好了,叫棠棠。”

    春暖海棠开,娘俩的小名又好听又相得益彰。

    太夫人见长孙似乎很满意得了个女儿,想来更多还是因为太宠爱陆氏,再记起昨晚长孙泛红的眼圈,领兵打仗不畏生死的大男人竟然因为一个女人哭,太夫人心里不太高兴,敷衍地夸下那乳名,却轻声替陆明玉说话,“先开花再结果,阿暖还小,以后不愁生儿子,你别着急。”

    楚行失笑,诚心解释道:“祖母多虑了,儿女我都喜欢,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心急。”他不用妻子生儿子,他只要她平安。

    太夫人笑着点点头,看着前面道:“就知道你心疼阿暖。”

    楚行视线已经投向了产房,妻子不宜挪动,暂且还没搬到上房。

    产房里面,棠棠睡着了,静静地躺在娘亲身边,萧氏刚用温热的巾子帮女儿擦完手脸,娘俩正轻声细语聊孩子。得知太夫人来了,萧氏笑着出门相迎。寒暄过后,太夫人看眼乔老,对萧氏解释道:“阿暖昨夜太惊险,我放心不下,请乔老再瞧瞧吧。”

    这是为女儿好,萧氏没有多想,请众人进屋。

    陆明玉虚弱地躺在床头,最先看向丈夫,对上楚行关切的凤眼,心安了,才转向太夫人,轻轻地唤声祖母。看着笑容恬淡,其实陆明玉有点心虚,忐忑地暗暗观察太夫人,怕太夫人不满她头胎生的是女儿。

    没等到曾孙,太夫人确实不满,连带着现在看陆明玉也不如之前顺眼,但她都六十多岁了,不至于连这点城府走藏不住,走到床前,慈爱地询问长孙媳妇身体恢复地如何。

    聊过家常,乔老上前帮陆明玉诊脉。

    陆明玉紧张地看着乔老,上辈子死过一次,昨晚也在鬼门关转悠了一圈,如今她父母双全有夫有女,陆明玉惜命地很,怕自己出事。

    乔老这一脉号地时间比较长,大概一盏茶的功夫,他才慢慢松开手,目光落到陆明玉脸上,带着一丝悲天悯人的同情,很隐晦,若非陆明玉一直盯着他,可能都会错过。

    “乔老,我怎么了?”陆明玉白着脸问。

    太夫人、萧氏同时皱眉,楚行更是从两位长辈身后绕过来,站在床头,目光沉重地看向乔老。

    乔老面容已经恢复平和,安抚地对陆明玉道:“夫人切莫担心,您现在已无性命之险,只是昨夜难产,致使身子太虚,半个月内最好躺着静养,不宜起身挪动,月子的话,谨慎起见,夫人还是六月过完再出屋吧。”

    一般妇人坐三十日的月子就够了,陆明玉伤的太重,休息两个月比较稳妥。

    陆明玉松了口气,她还以为自己出了什么大问题。

    “阿暖快好好休息吧,祖母后半晌再来看你。”太夫人一脸心疼地道。

    “祖母慢走。”陆明玉轻声回道。

    太夫人点点头,请乔老出门,萧氏送到堂屋外就折回去陪女儿了,楚行还想再多问几句妻子的身体情况,决定多送几步。来到前院,太夫人看看长孙,示意两个丫鬟退远点,再低声问乔老,“乔老,阿暖头胎生的这么困难,是否会影响她以后……”

    乔老神色微变,先看楚行。

    楚行心头一沉,正色道:“乔老尽管直言。”

    乔老这才叹息道:“夫人这一胎伤了根骨,以后恐怕,再难怀上。”

    再难怀上?

    楚行僵在当场,想的却是妻子知道这消息该会多难过。

    他心疼妻子,太夫人只关心楚家子嗣,急着道:“就没办法治了?阿暖才十六,兴许养养就好了?”长孙是国公爷,他必须得有个儿子继承爵位,陆明玉要是不能生了,自家的爵位怎么办?

    乔老想了想,还是没太大把握,委婉地道:“老夫会给夫人开调理方子,也许夫人福缘深厚,假以时日能再怀麟儿。”他不想把话说得太死,但他的神色与语气都在告诉太夫人,陆明玉再怀麟儿的可能微乎其微。

    太夫人难以接受这个事实,身体晃了下。

    楚行瞬间回神,眼疾手快扶住祖母,吩咐魏腾去领乔老开方子,他则把太夫人扶到了前院堂屋。太夫人这些年保养得宜,气色红润,此时老脸却没了血色,坐好了,她拉住长孙的手低头落泪,“阿暖那孩子,怎么就这么命苦啊……”

    她哭得是长孙,但太夫人知道长孙疼媳妇,故换了说辞。

    楚行屈膝蹲在长辈面前,最初的震惊过后,他现在已经想通了,笑着开解太夫人:“祖母不用介怀,我会好好给阿暖调理,能怀最好,万一怀不上,等二弟娶妻生子了,生的多过继一个给我,左右都是楚家的子嗣,咱们不愁没人继承爵位,祖母切莫因此担心。”

    如果不用考虑妻子的心情,楚行真的不在乎妻子是否还能再生,其实经历过昨晚,楚行根本不想再让妻子怀上,他不畏战场凶险,不怕战死沙场,唯独不敢再承受一次昨晚那样的煎熬。

    迎着太夫人难以置信的目光,楚行双膝跪地,诚恳求道:“祖母,我知道您一直都盼着阿暖给您生曾孙,但阿暖尽力了,还差点……祖母要怪就怪我,怪我没能给您生个曾孙,您别怪阿暖行吗?”

    陆筠因为子嗣被姚老太太磋磨,楚行亲眼目睹陆筠为求子憔悴晕倒,他担心祖母失望过后也会犯糊涂,故提前表明心迹。

    长孙这般维护妻子,太夫人心里就像有无数的浪涛翻滚一样,恨孙子痴情喜欢陆明玉喜欢到连子嗣都不顾,又愁一时想不到办法反驳回去。

    “起来起来,有话好好说,跟祖母跪什么。”太夫人托着长孙手臂,劝了一次没劝动,对上楚行执着恳切的凤眼,太夫人无奈道:“行了,在你眼里,祖母是那样不讲理的人?阿暖安好比什么都重要,你都不在乎,祖母更不会因此迁怒阿暖,再说了,阿暖还小,来日方长,你们小两口多努力努力,说不定就怀上了。”

    长辈豁达明理,楚行总算放心了,思忖片刻,垂眸道:“祖母,阿暖现在养伤要紧,等她好了,我找机会跟她说,祖母就当不知情吧,我怕她胡思乱想,不敢再见您。”

    “好,祖母都听你的,快起来。”太夫人心情复杂地劝道。

    楚行再次拜谢。

    送走太夫人,楚行折回后院,看着床上温柔打量女儿的妻子,他一字未提。

    ~

    陆明玉母女平安,楚国公府一早就派人去送帖子了,邀请亲朋好友后日过来贺洗三。明惠帝也是亲戚,楚行没送帖子,只派人去送了喜讯。

    明惠帝人在宫中,消息却极其灵通,知道外甥女昨晚生的艰难,怕陆筠牵肠挂肚才没告诉她,现在外甥女有惊无险,明惠帝也没再提难产二字,来到永宁宫,笑着逗陆筠,“朕这里有个喜讯,阿筠猜猜是什么?”

    陆筠尚未得到侄女产女的消息,但她最近只惦记着这一桩事,闻言仔细瞅瞅抱着她的男人,先试探道:“与阿暖有关吗?”

    明惠帝故意顿了会儿,才点点头。

    陆筠大喜,桃花眼兴奋地盯着他,“阿暖生了?”

    她欢喜地像个孩子,兴高采烈,明惠帝忍不住亲了她脸颊一口,“生了,生了个小丫头,名字都起好了,叫棠棠,海棠的棠,跟阿暖倒挺配。”

    陆筠先是喜悦,随即却有些担忧,国公府有两房,但侄女的孩子关系到楚家的爵位,太夫人会不会同姚老太太一样,因为没有抱到曾孙,给侄女脸色看?

    “为何皱眉?”明惠帝摸摸她眉头,疑惑问,刚刚还那么高兴。

    陆筠不想在他面前说可能会不利于太夫人的话,小声扯谎道:“阿暖跟我说,她这胎想要儿子,我怕她心里难受。”

    明惠帝顿时嗤笑:“儿子有什么好,朕巴不得有个女儿。”

    陆筠一听,抿了抿唇,低头看自己的肚子,面露哀伤。

    明惠帝最看不得她这副自怜的模样,托起她腿往榻上一掀,跟着便压了过去。察觉他意图,陆筠慌了,红着脸求他,进宫快一个月了,他从来没有在白天不规矩过。

    “不喜欢?”明惠帝顿住,撑在她头顶问。

    陆筠也不是不喜欢,就是,难为情。

    她的答案写在眼里,明惠帝笑了,俯身低语道:“阿筠,给朕生个女儿。”

    他气息落在她耳上,陆筠缩了下脖子,浓密眼帘垂着,声音落寞,“我,我可能怀不上……”

    明惠帝不信那些,亲.亲她眼睛,哑声打断她:“不多试几次,阿筠怎么知道?”

    陆筠羞得不说话了。

    明惠帝笑着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