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网 > 都市青春 > 春暖香浓 > 第163章 -163-
    楚行吃了棠棠的“剩饭”。

    陆明玉软绵.绵地躺在那儿,直到楚行慢慢替她系好领口,她才恢复了力气,桃花眼雾蒙蒙地瞪他一眼,羞.臊地转向里面,耳根都红了。这样想要什么便做什么无需她再暗示鼓励的楚行,她有点招架不住。

    楚行默默躺在旁边,现在也不敢再说什么,她在坐月子,他继续是自讨苦吃。

    夫妻俩的呼吸慢慢平静了下来。

    楚行重新抱住她,轻声说正事,“那天我听祖母说,忙完二弟的婚事,她要替盈盈相看夫婿。阿暖,盈盈跟你亲,等你养好身子,你找机会问问她喜欢什么样的男子,文官或武将,我好在外面替她留意下。”

    楚盈今年十四了,早已出落地如花似玉。

    陆明玉点点头,长嫂如母,虽说有太夫人在上面把关,陆明玉这个嫂子肯定也得多费费心。

    翌日承恩侯府派人来铺床。

    因为姚寄庭辞官云游去了,户部多了一个空缺,楚随正好补上这个位置,现在还没上任,他在翰林院又很清闲,明惠帝便多给了他几日假,这两天楚随都在家待着的。

    “二爷,万家铺床的人来了,您不出去见见?”阿贵一身灰衣来到书房门外,神情十分地复杂。他知道自家主子心里到底装着哪一位,但婚事都定下了,如果万家来铺床二爷都不露面,传出去就是明晃晃告诉别人他不满意这门婚事啊。想当初国公爷成亲,国公爷对陆家请来的全福人客气极了,事后全福人在各府夫人太太们中间一传,人人都羡慕国公夫人有福气。

    楚随坐在书桌前,正在看书,闻言眉头蹙起,好一会儿才放下书册。

    里面传来脚步声,阿贵松了口气,忙往旁边退了几步。

    全福人领着众人在前院候着,听到脚步声,她新奇地抬起头,就见走廊那边转来一个穿月白夏袍的高挑男子,二十出头的年纪,长眉凤目,玉面唇红,徐徐而行,说不出来的风流倜傥。

    全福人不由地在心里赞了个好。

    她身后站着万姝身边的两个大丫鬟,穿绿裙的叫知夏,穿白裙的叫明秋,都是十五六岁的年纪,见到准姑爷这般风采,二女互视一眼,皆是面上一红,替自家姑娘高兴。

    全福人可都是京城有头有脸的好命妇人,万家请的便是一位诰命夫人,正正经经的官家太太,楚随认出对方,立即面露笑容,恭敬谦和地将人请到堂屋奉茶款待。

    知夏、明秋也随全福人进去了,站在全福人身后。今天她们都听全福人使唤,这样也合礼数。

    全福人连夸楚随好几句,才让两个丫鬟拜见准姑爷。

    楚随嘴角带笑,温润如玉,直到明秋报出名字,他才微微皱眉,想也不想便对明秋道:“你名字犯了国公夫人的忌讳,改叫品秋吧。”

    本就不怎么喜欢万姝,现在万姝尚未进门,楚随先对新婚妻子添了一层不喜。万姝早就与陆明玉相识,“阿暖姐姐”喊得那么亲热,为何连身边丫鬟名字犯了忌讳都不知道?若是让兄长与她听去,不定生出什么样的误会。

    初见姑爷便挨了训诫,明秋粉面转白,连忙磕头赔罪,嘴里识趣地自称品秋,心里却委屈极了。“明秋”这个名字她用了七年了,已经有了感情,一来就被姑爷要求改掉,明日被姑娘身边的小丫鬟知道,她的面子往哪儿搁?

    都怪那个国公夫人。

    眼里掠过一丝怨恨,明秋……品秋低头退回了全福人身后。

    楚随并没把此事放在心上,寒暄过后,全福人带人去后院铺床,楚随重新回到书房,拿起书册,只是看了几行字,心里却越来越烦乱。去年他答应娶万姝,是因为当时糊涂了,心怀不轨,现在他断了那狼子野心,万姝……

    罢了,不娶万姝也会娶旁人,左右都不是她,娶谁都没什么区别。

    夜里他早早入睡,与平时无异。

    承恩侯府,万姝却是辗转反侧,望着头顶的床帐,她一会儿羞,一会儿笑,三更天才睡着,然后好像没过多久,就被丫鬟叫起来了,开始梳妆打扮,忙着忙着,楚随来接亲了。

    承恩侯府前院,宾客满门。

    达官贵人们来送嫁,承恩侯府各处铺子掌柜、田庄庄头也都带了礼物过来,从角门进,侯府有专门招待他们的地方。

    “哎,你们见过姑爷没?听说长得特别俊,跟神仙似的,与咱们姑娘简直是天生一对呢。”说话的是个大掌柜,常年住在京城,出入京城繁华酒楼街巷,偶然见过楚随一次。

    这话别的掌柜听了不会多想,但那些庄头们就砸吧出了炫耀的味道,有个老庄头意味不明的哼了声,扫眼显摆的掌柜,他转向左手旁的年轻男人,大声道:“神仙我们这些土人没机会见,段忠便是老李我这辈子见过的长得最好的男人喽。”

    说完用力拍了拍段忠的肩膀。

    众人不约而同看向那个叫段忠的男人,只见这人穿着一身灰色衣袍,身材结实,端坐在那儿比身旁两个庄稼汉都要高出半头,肤色偏黑,但在大多数庄头里面算是小白脸了,简单一个照面便令人生出鹤立鸡群之感。再细端详他五官,眉毛斜飞似剑,黑眸幽深静若寒潭,察觉众人的窥视,他垂下眼帘,好家伙,那睫毛又密又长,比娘们还好看。

    “这,东家又添置新庄子了?我以前好像没见过段兄弟啊。”

    有人纳罕地问。

    段忠嘴唇紧抿,一言不发,老李朗声大笑,喝口酒,津津有味地解释道:“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咱们段兄弟是有造化的人,去年开春姑娘去庄子上游玩,遇见饿昏的段兄弟,就把人带回庄子上了,后来啊,姑娘看段兄弟有本事,特意安排段兄弟当了庄头。”

    故意说得特别暧.昧,因为老李本来就怀疑段忠是靠脸出头的,别的不说,这次侯府安排姑娘的嫁妆,段忠那片田庄就拨给了姑娘,段忠也成了姑娘的陪嫁,谁知道里面到底有什么隐情?

    他会猜,旁桌的人也不傻,彼此瞧瞧,笑容暧.昧起来。这年头男人有钱了纳妾养外室,有些吃穿不愁的夫人们因为家里男人不当用,或是男人忙着陪姨娘外室,也会想方设法给自己添些乐子,莫非自家姑娘早就跟段忠好上了?

    他们笑得粗鄙,可都谨慎地没有说出来,因此段忠虽然愤怒,却无法发作,沉着脸拎过酒壶,替自己倒酒,简单用了几口饭菜,便起身离座,率先告辞了。

    有人注意到他左手缠着纱布,问老李怎么回事。

    老李已经喝得有几分醉了,打个酒嗝道:“听说好像以前烫伤了,一直裹着纱布,没人见过里面到底什么样子。”

    众人议论几句,话题慢慢又回到承恩侯府与楚国公府的联姻上。

    ~

    夜幕降临,楚国公府却是一片喧嚣,陆明玉靠在床头,听听热闹,低头哄女儿,“二叔娶媳妇呢,棠棠想不想去看新娘子啊?”

    棠棠望着娘亲,呆呆愣愣的,毕竟听不懂嘛。

    陆明玉低头亲女儿。

    楚行要招待客人,陆明玉自己用的晚饭,乳母抱走女儿后,她翻身侧躺,窗外的欢声笑语衬得这边越发幽静,陆明玉眼皮渐渐沉重起来,不知不觉睡着了,直到被人用嘴唇弄醒。

    酒气扑鼻,陆明玉困倦地睁开眼睛,小声嘟囔,“多晚了?”

    楚行不答,继续亲她。

    陆明玉揉着眼睛躲他嘴唇,最后被他的锲而不舍逗笑了,抱住他脖子问道:“别人当新郎官,你也馋了是不是?”

    楚行埋在她颈窝,哑声道:“喝多了。”

    陆明玉按住他手,心扑通扑通地跳:“喝多了,外面有醒酒茶,你来烦我做什么?”

    “不想喝茶。”楚行挪开她手,继续解她衣。

    他呼吸带出的酒气喷在她脖子上,再沿着她下巴飘到鼻端,陆明玉也醉了,抱住他脑袋,咬着唇随他胡闹,末了苦了一双手。

    今晚楚行不得不忍着,新郎官却是可以为所欲为的,只是坐在床边,看着羞红脸庞替他宽衣解带的万姝,楚随真的没什么兴致。万姝呢,替他解开中衣,她就不敢再动了,紧张地低下头,双手攥着衣摆。

    龙凤喜烛静静地燃烧,明明是喜事,却有烛泪连续不停地落下来。

    一滴烛泪缓缓往下蔓延,汇聚到烛台底端,没一会儿,又有新的滚落,楚随连续看了三滴,才在心里长长地叹口气,转身,托起万姝双腿,将她抱到了床上。

    没有亲.吻,也没有甜言蜜语,只在万姝哭出声时,他略微顿了顿。

    万姝身体不舒服,他心里不痛快,草草了事,唤丫鬟进来服侍。

    万姝初为人.妻,并不知道夫妻之间的复杂,反倒因为受苦时间短而窃喜,然而当她沐.浴回来,想着跟楚随说说贴己话时,却见楚随背对她躺在里面,已经睡着了。

    万姝难掩失望,不过他喝了那么多酒,困乏也是应该的吧?

    命丫鬟们下去,她轻轻躺好,回想刚刚的痛苦,竟也觉得甜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