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网 > 都市青春 > 春暖香浓 > 第166章 ¥166¥
    明惠帝扶陆筠下了马车,先派福公公去定风堂知会外甥女,并叮嘱外甥女不必过来迎接,他则带着陆筠坐到国公府正院待客的堂屋,等候太夫人等前来拜见。

    他们是微服出宫,但到了楚家,消息自然瞒不住了。

    “坐正了,抬起头,畏首畏尾的,有失朕的颜面。”见陆筠低着头坐在那儿,明惠帝故意沉声提醒道,“现在你是朕的容妃,不是陆家姑娘。”

    陆筠本来只有不自在,被他这样一调侃,脸刷的红了,乖乖挺直肩膀,尽量抬头看向门外,只是脸色她控制不住,依然红彤彤的。昨晚她只是随口念叨一句棠棠要满月了,明惠帝问她想不想见棠棠,陆筠当然想,没料到今日明惠帝竟安排了这么一出。

    陆筠真的是受宠若惊,如果外甥女夫妻俩单独住在一座宅子,陆筠肯定会高高兴兴地来,但国公府里还有太夫人、楚家二房,陆筠不想让外人知道明惠帝对她的宠爱,她喜欢明惠帝对她好,可她不希望人尽皆知。

    出宫前、来国公府的路上,陆筠劝了不知多少次,但明惠帝不听她的,坚持要来。

    走廊里传来匆匆的脚步声,陆筠不由提起了心,侧头看向明惠帝。

    明惠帝鼓励地朝她点点头。

    陆筠只得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诚如明惠帝所说,她不能丢了他的脸面。

    门口转来几道身影,太夫人穿着一身华贵繁琐的诰命夫人冠服走在最前面,手里持着拐杖,瞧见厅堂里并排而坐的明惠帝与陆筠,太夫人垂下眼帘,跨进厅堂正色行礼,“臣妇叩见皇上、容妃娘娘。”

    “老夫人免礼。”明惠帝虚扶一把,示意她起来。

    太夫人还是跪了下去,后面楚二夫人紧随其后,礼毕,她上前一步,扶婆母起来。

    明惠帝请太夫人落座,朗声道:“阿暖是朕的外甥女,得知她给朕添了一个外孙女,朕欣喜非常。明日棠棠满月,朕朝务缠身不便过来庆贺,恰好今日得闲,便带容妃过来看看她们娘俩。”

    太夫人一脸感激,“皇上厚爱,亲自过来探望,此乃阿暖她们娘俩的福气,臣妇先替她们谢过皇恩。”起身又行了一礼,重新落座,太夫人慈眉善目地看向陆筠,“娘娘近来可好?”

    陆筠路上犹豫,真见到太夫人,她最先想到的不是自己,而是她的一举一动都关乎到天家的威仪,因此不得不行之,陆筠反而表现地十分从容,微微颔首,柔声回道:“我与皇上突然造访,给您添麻烦了。”

    太夫人忙道:“皇上、娘娘驾到,乃楚家的荣幸,臣妇欢喜还来不及。”

    陆筠面带浅笑,不再说话。

    明惠帝接口道:“好了,老夫人回去休息吧,朕与容妃去定风堂坐坐,老夫人不必费心款待,把朕当阿暖舅舅看便可,今日只是来串亲戚

    正妃当家。一个外甥女,一个侄女,但陆明玉体内留着皇家的血脉,万姝与他则没有任何关系,明惠帝连万皇后都没有什么感情,又怎会把万姝当侄女宠爱?万姝在这儿,只会打扰陆筠与外甥女说贴己话。

    轻轻推了陆筠一下,示意她继续往前走。

    那边万姝快绕过走廊,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目光落在陆筠的背影上,她暗暗咬牙。她早就知道在皇上那里,她不如陆明玉、萧璇受宠,但姑母是皇后,是天底下最尊贵的女人,万姝与有荣焉,可谁曾想,姑母竟然被一个嫁过人的陆筠给压在了头上

    明惠帝这么偏心,万姝替姑母不甘

    最后看眼出现在堂屋门口的陆明玉,万姝沉着脸快步离去。

    陆明玉眼里只有明惠帝与姑姑,一边屈膝行礼一边软声朝明惠帝撒娇:“皇舅舅,是福公公不许我到前面恭迎您的,您可不能怪我。”

    福公公弯腰赔笑。

    明惠帝看着陆筠打趣道:“你身子虚,朕若是累你跑到前面去接朕,你姑姑心里肯定怨我。”

    他当着侄女的面说这种话,陆筠尴尬极了,既然明惠帝那么随和,陆筠抢先一步扶起侄女,亲昵地挽着侄女胳膊走到紫檀木太师椅前,扶她坐下,“阿暖别逞强,坐着说话吧。”

    陆明玉仰头打量姑姑,见姑姑面色绯红,比出嫁前似乎丰.腴了些,便知道姑姑在宫里过得非常顺心。再看那边已经自己落座的明惠帝,目光总是不自觉地落在姑姑身上,简直就像永远都看不够一般,陆明玉先劝姑姑坐下,才哼了哼,孩子气地问明惠帝,“皇舅舅,你到底是来看我的啊,还是陪姑姑来看我啊?”

    多了两个字,意思就差远了。

    陆筠恼羞成怒,将乳母叫过来,接过棠棠抱在怀里,一心看侄孙女。

    外甥女生了颗玲珑心,明惠帝眉眼含笑,熟练地哄道:“自然是来看你们娘俩的,你姑姑根本不想来,朕劝了好几次,她才勉为其难。”

    说着话,眼睛又瞥向了陆筠那边。

    陆明玉看在眼里,身上起了一层小疙瘩,仿佛回到刚重生那几年,目睹父母在她面前眉来眼去一样。不过明惠帝这么喜欢姑姑,陆明玉由衷地替姑姑高兴,还体贴地找个借口去屋里面了。

    她走了,福公公守在门外,明惠帝不用再端着长辈的架子,起身来到陆筠身边,弯着腰跟她一起看孩子。棠棠马上满月了,脸蛋白白净净又漂亮,一双丹凤眼既有楚行的些许凌厉气势,又有陆明玉的灵动水润。

    明惠帝看得眼馋,慢慢蹲下去,握着棠棠小手,喃喃地道:“阿筠,若你给朕生个公主,小丫头长得估计跟棠棠差不多。”他眼睛狭长,与楚行酷似,陆筠与陆明玉更像亲姐俩。

    陆筠抱着小小的女娃,眼里除了哀伤,也有掩饰不住的渴望。

    她想生孩子,儿子女儿都好,只要能生就行,不是为了证明她身体没问题,不是为了满足明惠帝的心愿,她只是单纯地想体会做母亲的感觉,想有一个会依赖地喊她娘亲的孩子。

    都想要孩子,从国公府出来上了马车,不知是明惠帝早就存了坏心思,还是陆筠的眼神泄.露了什么,总之马车还没拐出国公府这条街,陆筠就被明惠帝压到了窄小的坐榻上。

    “从安福街绕回宫里。”

    呼吸粗.重,明惠帝一边解腰带,一边沉声吩咐赶车的侍卫。

    直接回宫一刻钟就到了,远远不够他施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