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网 > 都市青春 > 春暖香浓 > 第168章 △168
    初夏的黄昏,余晖灿烂,照亮了整间内室。

    楚行挑帘进来,见床上妻子似是在睡觉,他放轻脚步,脱下等不及在前院换的官服外袍,随手搭在椅背上,再慢慢靠近床榻。他在外忙碌一日,衣袍沾了尘土,不干净,楚行怕抱女儿时小家伙不舒服。

    纱帐高挂在帐钩上,陆明玉朝里侧躺,睡颜恬静,旁边棠棠仰面躺着,底下垫着一块儿比她大几圈的垫子,身上穿着大红绣牡丹花的肚.兜,肚子以下盖着薄被,两条小胖胳膊露在外面,白白胖胖莲藕似的。

    楚行弯着腰站在床边,看看妻子再看看女儿,心渐渐平静了下来。

    妻子睡得这么香,应该没什么事。

    放了心,楚行绕到屏风后,屋里备着水,他打湿巾子,小心翼翼地擦拭肩膀胸膛,天热,他身上有汗。那边陆明玉听到细碎的水声,她悄悄转身,透过四季如意的屏风,看到楚行高大挺拔的身影,手臂结实,脊背宽阔,腰……

    陆明玉及时转了回去,脸不争气地红了。从怀孕到坐月子,楚行忍得辛苦,她每天看着他的“美.色”,又何尝好受?楚行尚有办法占她便宜自己快活,陆明玉却是什么都做不了,往往被他吊到一半,转而空落落地偃旗息鼓。

    正想着,水声止住,男人走了过来。

    陆明玉忙调整呼吸。

    她在睡觉,楚行本想先抱女儿出来稀罕稀罕的,俯身时视线习惯地扫过妻子脸庞,却意外发现她脸颊比刚刚红了不少。楚行愣了愣,低头看眼胸膛,忽然明白了过来。

    他唇角上扬,暂且忘了女儿,侧躺在妻子身后,一手抱住她腰,一手撑着上半身,低头亲她脸颊。陆明玉一动不动,楚行转过她脸,嘴唇缓缓往她红润的唇上挪去。

    蜻蜓点水似的温柔,特别勾人。

    陆明玉不想被他勾,抿着嘴推他,“我困,你别碰我。”

    她小嘴儿噘着,楚行记起太夫人的话,顿时收起心.猿意马,慢慢将人转到怀里,看着她问:“阿暖,今天皇上与容妃娘娘来看你,是不是很高兴?”她只能闷在屋里,只要有人来看她,她都会兴奋地跟他念叨几句。

    面前就是他壮硕的胸膛,男人特有的气息扑面而来。陆明玉在太夫人那里受了一点气,却又碍着尊卑连句辩解都不能尽情的说,本来想朝楚行小小地发.泄一下的,此时被他亲.密地抱着,她忽然没了那孩子气的冲动。

    点点头,陆明玉笑着道:“皇上可喜欢棠棠了,一直夸棠棠像他。”

    楚行笑容微僵,女儿明明像他,哪里像皇上了?

    “娘娘怎么说?”楚行轻声问。

    陆明玉故意道:“姑姑也说棠棠像皇上呢。”

    “她当然顺着皇上的话说。”楚行往下挪,心里不舒服,他想亲她。

    陆明玉却挡住他嘴,不给亲,低垂着眼帘,也不想与他对视,没生气,但也能看出不痛快。楚行想起太夫人的话,试探道:“祖母跟你说什么了?”

    终于来了,陆明玉抬起眼帘,探究地盯着他,“为何这么问?”

    她眼眸明亮,带着浓浓的防备,楚行一惊,立即意识到祖母与妻子的谈话没有祖母说得那般轻描淡写

    女巫专业哪家强。

    陆明玉被他哄得没有一处不舒服,自然愿意给他占点便宜,只是楚行才解开她身上的妆花褙子,旁边棠棠忽然哼唧了起来。楚行心头一跳,迅速看过去,就见女儿红着小脸,薄被底下小腿轻轻地踢着。

    “又尿了吧?”陆明玉歪头看女儿。

    楚行已经爬到里侧,掀开被子,抬起女儿小腿,尿布果然湿了。

    床脚备着换用的尿布与小垫,他先把女儿抱到旁边,再熟练地换上新的,眉眼专注。陆明玉懒懒地躺着,见女儿换了新尿布还是哭,笑着让楚行把孩子抱过来。

    棠棠饿了,躺在娘亲怀里吃得起劲儿。

    楚行眼睛直了。

    陆明玉怕他胡来,给他安排差事,“我腿有点酸,你帮我捏捏。”

    楚行吞.咽了下,转身挪到她身旁,任劳任怨。

    第二天便是棠棠的满月,楚国公府宾客满门。

    永宁宫里,陆筠昨日虽然去看过侄女了,这样的好日子不能过去,她还是有点失落,但她记住了教训,明惠帝过来时,她表现地天.衣无缝,一心陪明惠帝说话。

    “马上端午了,阿筠想去看龙舟赛吗?”明惠帝搂着她,宠溺地问。

    陆筠摇摇头,真的没兴致。

    明惠帝好奇地追问原因,陆筠笑了下,低头道:“划船的人都露着胳膊。”

    一群壮实汉子,一排排明晃晃的结实手臂,陆筠幼时看过,羞得慌。

    明惠帝被她逗得大笑,捏着她胳膊道:“那朕让他们换上带袖子的衣服。”

    陆筠连忙劝阻,红着脸道:“我不喜欢看,百姓们看得热闹,七哥因为我下那样的旨意,传出去该惹人说闲话了。”

    明惠帝只是开个玩笑,听她这么懂事,他爱.怜地亲她小脸,“好,他们赛龙舟,朕陪阿筠游船赏荷,就咱们两个。”

    陆筠还是拒绝,但这次明惠帝没听她的,端午一到,他半拉半拽地把陆筠带到御花园的静湖旁。湖边早就准备好了一条乌篷船,侍卫划船,明惠帝拉着陆筠坐到船篷中,临窗赏景。

    陆筠一开始挺新鲜的,船行了一段,她越来越不舒服,自觉坚持不下去了,陆筠捂着胸口求他,“七哥,咱们回去吧,我……”

    话没说完,胃里一阵翻滚,陆筠慌张往蓬外跑,伏着船栏干呕起来,小脸惨白。

    她进宫后第一次生病,明惠帝又急又心疼,一边帮她拍背,一边呵令侍卫快速靠岸。陆筠无力地靠在他怀里,难受到说不出话,闭着眼睛不敢看湖面,心里却突然冒出了一个猜测。

    她,是不是有了?

    不知是不是在姚家喝了太多汤药,她月事变得不准了,有时候隔两个月才来,故无法凭借月事揣度是否怀孕,现在她莫名地想吐,也许……

    念头才起,陆筠又自己给推翻了,她才进宫两个多月,不可能的。

    心烦意乱,到了岸上,明惠帝抱起她往乾元宫赶,她也没有多劝。

    两刻钟后,乾元宫后殿,太医院院使笑着松开陆筠手腕,起身朝明惠帝道贺,“恭喜皇上,娘娘这是喜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