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网 > 都市青春 > 春暖香浓 > 第177章 ▼177
    从楚二老爷的院子出来,楚随快走几步转到兄长身前,心虚地看兄长一眼,他低下头,愧疚道歉:“大哥,都怪我当年糊涂,如今连累祖母她们操心,还差点害大哥替我背锅。”也险些让陆明玉受委屈。

    楚行心胸没那么狭隘,虽然堂弟以前做了糊涂事,但在大事上足够清醒,算得上功过相抵。拍拍堂弟肩膀,楚行语重心长地道:“过去的都过去了,二弟不用放在心上,好好想想如何善后。弟妹要安抚,承恩侯府那边,咱们不必讨好,可这次咱们理亏在先,明日我会替你告假,你亲自去侯府走一趟。”

    不奴颜婢膝,但也不能仗势欺人。

    想到接下来的一串麻烦,楚随疲惫地点点头。有因必有果,只能怪自己了。

    兄弟俩在路口分开,楚随去三秋堂接儿子,楚行径直回了定风堂,暂且没去见妻子,楚行把魏腾叫到书房,沉声问道:“岳阳的董月儿,你还记得吗?”

    魏腾稍微想了想,记起来了,三年前国公爷让他安排人手去过鄂州。

    楚行见他点头,继续道:“早上太夫人去安国寺上香,遇见董月儿携子跪在寺院门前寻夫,你马上派人去查清楚。当年她突然消失,一介女流竟能平安来到京城,我总觉得其中有蹊跷,再查查董月儿去了何处。”

    魏腾低声应下,这便出去了。

    楚行盯着门口,慢慢的,脑海里又浮现出祖母的言行举止。四月里皇上、容妃来看女儿,祖母委婉地让妻子劝容妃谨言慎行,当时楚行只认定祖母不熟悉容妃的脾性,加上谨慎惯了才对妻子说了那番话。现在想想,祖母应该只是不满容妃专宠?

    楚行没想过插手皇子夺位,但他清楚宫中形势,如果容妃生下皇子,以皇上对她的盛宠,庆王坐上储君之位的机会会更渺茫,祖母既有心支持庆王,那么肯定会不满容妃,连带着……

    竟然还想把润哥儿塞给他们夫妻?

    楚行闭上眼睛,嘴唇紧抿。

    妻子知道董月儿母子的存在,绝不会误会他与董月儿有什么,但楚行忘不了竹林里妻子哭着质问堂弟的声音。她那么信任堂弟,却被董月儿一个外室都算不上的女人登门羞.辱,如果他真认了董月儿的孩子,让那孩子活在妻子眼皮底下,岂不是每天都在提醒妻子她前世经历过的欺瞒?

    如果不是为了彻底打消祖母讨好万皇后、庆王的念头,他根本不会让润哥儿进门,不给润哥儿出现在妻子面前的机会。

    “我这也是为了阿暖好,她子嗣困难……”

    太夫人的话语不停在耳边回荡,楚行胸口就像憋了一团火,因为那是亲手将他带大的祖母,他无处发.泄,可他替妻子难受,他宁可太夫人打他骂他,也不想太夫人说妻子半句重话。

    如果可以,楚行想时时刻刻把妻子带在身边,为她遮风挡雨,也替她挡住任何会让她听了难受的话。但他不能,他有差事,每日早出晚归,真有人要去妻子面前说闲言碎语,他防不胜防。

    睁开眼睛,楚行站了起来。

    他一直在拖延告诉妻子她身体的情况,现在却不能再拖了,他是她的丈夫,只有先告诉她,让她有了准备,日后从旁人嘴中听说此事时,她才不会被毫无预料的噩耗击垮。

    走出书房,楚行去后院找妻子。

    丈夫被太夫人叫走,迟迟未归,联想太夫人上香提前回府,陆明玉猜到国公府可能出事了,恰好女儿饿了,陆明玉便让乳母抱女儿去耳房照顾,她坐在堂屋等丈夫。

    待楚行跨进堂屋,陆明玉尽量平静地观察丈夫。

    楚行示意丫鬟们退下去,采桑、揽月还没出门,他便朝妻子伸出了大手。

    陆明玉心中稍安,乖乖地把手交给他。

    楚行一直牵着她走到内室,扶她坐下。陆明玉见他英眉紧锁,又有几分为难之色,她体贴地保持沉默,等他想好了,自会开口。

    楚行在犹豫先说哪件事给她听。

    他久久不语,陆明玉有点急了,双手捧住他大手放到自己腿上,轻声问:“什么事这么为难?你说吧,我受得住。”肯定是与她有关的。

    妻子眉眼温柔,楚行看看她,终于开了口:“阿暖,二弟当年四处游历,在岳阳认识了一个姓董的女子……今天祖母去寺中上香,遇见董氏带着孩子寻夫,刚刚二弟亲口承认孩子是他的了,也决定认下那个孩子。”

    陆明玉愣住了。

    董月儿,果然再次进了京城。

    上辈子她临死前几日见过董月儿,因此重生后隔了两年再遇,她还是能记起来,但转眼又六七年过去了,说实话,陆明玉快忘了董月儿的样子,对董月儿母子也没什么复杂感触。两辈子很多事情都变了,她能心平气和地与万姝做妯娌,又怎会一直怨恨只有两面之缘的董月儿?

    但陆明玉很清楚,董月儿那人肯定不简单,否则前世董月儿不会明知她是楚随的妻子,还带着儿子在她面前装可怜。这样的女人,楚随真接进国公府来,至少二房恐怕不会再有安宁吧?

    想到什么,陆明玉疑道:“认了孩子,那……”

    楚行反握她手,低声道:“祖母说,董氏拿着银票走了。”

    陆明玉愕然,再琢磨琢磨这话,就有点耐人寻味了。董月儿是心甘情愿卖子求荣的,还是被太夫人逼迫,不得不带着银钱离开?

    但无论是哪种,都与她没太大关系。

    “既然祖母、二弟已经有了安排,你为何烦恼?”陆明玉更好奇楚行的异样。

    楚行看着她澄澈的桃花眼,很想告诉她,他是怕她无法介怀,怕她看见那个孩子会不痛快,但他不能泄.露自己重生的身份。前世两人是大伯子与弟妹,楚行担心妻子脸皮太薄,知道真相后夫妻之间再不能自然相处,毕竟女人碍于名声,考虑的比男人多。

    将人抱到怀里,下巴蹭蹭她脑顶,楚行艰难道:“阿暖,有一件事我一直不知该怎么跟你开口。你,棠棠出生第二天,乔老替你诊脉,我陪祖母去送他,乔老告诉我们,说,说你伤了根骨,可能无法……再怀上。”

    陆明玉额头贴着他胸口,听到最后,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

    只有她知道,生女儿时她有多痛苦,比被人用刀子扎心口还要煎熬,疼得太厉害,她胡思乱想,发誓生完这个再也不要生老二了,但等她抱到女儿,抱着女儿小小的身子,陆明玉顿时忘了怀孕期间的不适与生孩子时的折磨,只盼着早点恢复,好再给楚行多生几个儿女。

    她从未想过,她……

    视线落到肚子上,陆明玉再也忍不住,埋到他怀里哭了起来。

    她哭,楚行眼睛也酸了,他微微仰起头,嘴唇抿得紧紧,良久才又找到自己的声音,紧紧抱着她道:“阿暖,乔老只是说可能,你未必真的不能生了,但你记住,我不在乎你是否还能生,经过那晚,你还好好地活着,我这辈子就别无所求……阿暖,咱们有棠棠,咱们一起抚养她长大,倘若你真的不能生了,我从二弟那里过继一个,咱们把他当亲生的养,他孝顺最好,不孝顺也没关系,咱们还有女儿,还有外孙外孙女,咱们俩互相照顾,白头到老。”

    她不停地哭,他断断续续地说,说完继续抱紧她,让她感受他的心。

    陆明玉满心凄苦,她听见楚行的话了,她也知道他会说到做到,但那安慰不了她不能再怀孩子的打击,她不想过继别人的孩子,她只想自己生,替楚行生孩子,替楚行传宗接代……

    越哭越苦,陆明玉疼得攥住他衣襟。

    衣领勒住脖子,楚行却只为她心疼,他受不了她哭成这样,夫妻白首安慰不了她,楚行立即改口保证道:“阿暖你别哭了,你放心,我会让人遍寻良医,一个治不好就再找下一个,直到你再怀上为止。”

    良医?

    陆明玉哭声一顿,脑海里陡然浮现葛神医的身影。

    就像从悬崖边上掉下来的人,半空忽然抓住崖壁里长出来的树干。

    陆明玉迅速记起了前世她与葛神医短暂的几日相处。她对医理一窍不通,葛神医也没有从头教她,没有教她人体各处大小.穴道,只让她记牢那套针法要用的穴道,看似简单,其实还是有很多东西要学。陆明玉知道自己聪慧,但也是葛神医教的好,她才能短短时间掌握一套针法。

    会教弟子,又能治好父亲那其他名医束手无策的眼疾,葛神医绝非凡人,或许他能医好她的病?

    有了希望,陆明玉渐渐止住了泪。

    “阿暖?”楚行紧张地抬起她下巴。

    陆明玉一抬头,就对上了他泛红的眼圈。

    堂堂九尺男儿居然为了她险些落泪,陆明玉不由地心疼起来,撇撇嘴,她重新靠到他身上,依赖地抱住他,“你说的都是真的?就算我不能给你生儿子,你也会继续对我好?”

    楚行当即举手,对天发誓道:“若有半句虚言,叫我……”

    “你闭嘴!”陆明玉又气又急,一把捂住他嘴,刚要埋怨他乱起誓,外面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夫妻默默对视片刻,楚行隐约猜到是何事,陆明玉则松开手,困惑地看向门口。

    “国公爷,夫人,二爷,二爷那边打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