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网 > 都市青春 > 春暖香浓 > 第180章 ▼180
    本章为防盗章,内容是佳人的完结文《宠后之路》,14号中午12点准时替换。

    傅容实在不懂徐晋为何动了这么大的火!

    “他只是拿虫子吓唬我,宣宣打他就算报仇了,何至于一死?”徐晋不肯转过来,傅容便环着他腰转到他前面,将他往桌子那边推,推不动,傅容苦恼地抬头,对上徐晋没有任何温度的眼睛。

    傅容怔住。

    这样的徐晋,像这辈子初遇时那个威胁她不许泄密的徐晋,也像上辈子她平时能接触到的徐晋。

    傅容也是个欺软怕硬的,徐晋厚颜无耻说好话哄她求她,她便有底气摆臭脸给他,现在徐晋摆了冷脸,王爷气势十足,傅容就蔫了。

    “王爷,这事就让它过去吧,我知道你对我好了,咱们不跟一个小孩脾气的人较真行不行?”傅容主动靠到徐晋怀里,仰头求他,细眉微蹙,红唇轻撅,天真无邪,“将来让人知道王爷为了我怒发冲冠,一点小事就杀人,旁人会怎么说我?”

    徐晋低头看她。

    这女人真的很美,美得让人所有心神都被她的容貌迷惑,很难提起心思去分辨她眼里话里的真假,想要分辨,她眼波似水,顷刻就将那点理智淹没。

    幸好他足够了解她,知道她最会骗人。

    他轻抚她的脸庞,想笑,笑不出来,只略微放轻了语气,“你说的很有道理,确实是我小题大做了,不过他叫你受了那么多的委屈,我还是要小施惩戒的。”

    傅容握住他手,尽量装作不太在意地问:“王爷打算怎么做?”

    徐晋想了想,看着她眼睛道:“断他一条腿吧,他自小为非作歹,我断他一条腿,他便再也不能四处作恶,也算是为民除害。”

    傅容可不想要个瘸腿妹夫!

    “王爷……”

    “你不必再说,早点睡吧,我还有事要做。”徐晋心里乱得很,实在不想与她多做纠缠,他需要一个人静一静,仔细回想这一年里跟她相处的每一次情景。

    “王爷!”傅容反身关上门,靠在门板上求他:“咱们再想想别的法子,断腿也太残忍……”

    “你为何如此袒护他?”徐晋猛地抬起她下巴,“他跟你有什么关系,值得你再三求情?”

    傅容能说什么?

    告诉徐晋过几年吴白起会成为她的妹夫?

    还是撒谎,承认自己见过吴白起,让徐晋误会她跟吴白起有私情?

    前者不可能,后者,她怕吴白起死得更快。

    找不到好的借口,再看看面前疑心病重霸道不讲理的男人,傅容也火了,一把推开他,三两步转到床帏前,指着窗外低斥:“说了多少遍了,今日之前我根本没见过他,只是看不惯你小题大做!王爷,我只是个普通官家女,没有经历过什么血雨腥风,也没有你权势滔天可以罔顾人命,今晚我只说一句,你若是去找吴白起的麻烦,以后休想我再原谅你,我宁可死,也不愿嫁一个睚眦必报的弑杀之人!”

    “睚眦必报?”像是听到天大的笑话,徐晋低低地笑了,一步步走向傅容,“那你告诉我,本王如何睚眦必报了?”

    他容貌俊美,此刻笑容却渗人,像是下一刻那笑容就会变成一把刀,直接扎到她身上。

    这绝不是普通的生气。

    傅容背后冷汗直冒,双腿发软,左右看看,逃命般往后面恭房里躲。

    徐晋没有追上去。

    他怕追上去后,他会忍不住杀了这个虚伪奸诈不敬夫君又将他玩弄于鼓掌之中的无情女人!

    闭上眼睛,男人胸口急剧起伏,杀念如困兽,欲挣脱理智编成的囚笼。

    徐晋恨极。

    想到自己对她的那些近似卑躬屈膝的讨好,想到她先是再三拒绝他,心里不知如何嘲笑讥讽,却又虚情假意利用他的好为她父亲谋求前程,想到她有那么多艳冠京城的好首饰都不曾戴给他看,偏在可能遇见安王的寿宴上精心打扮,这背后的原因……

    再也压不住胸口气血翻腾,徐晋猛地转身。

    没走两步,涌上一口腥甜。

    徐晋自嘲地笑,就像他不曾料到那种死法,也没料到他堂堂肃王,会为一个女人气成这样。

    好在吐了血,身上反倒没有那么难受了,徐晋边往外走,边抬手去摸胸口的帕子,擦完嘴角放回去时,有什么东西掉了出来,落在地上,发出夜里难寻的一点响动。

    徐晋顿住脚步,低头看。

    是她亲手给他编的长命缕,是他死乞白赖求她编的,还求她说句吉祥话。

    当时她似乎怔了怔?

    是知道他“活不长久”吗?

    那她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看一眼床帏之后,徐晋捡起那长命缕,快步出了屋。

    夜里凉风吹拂,徐晋独行于街上,手指慢慢转动长命缕上的五色珍珠,回忆越来越清晰。

    他重生没多久便亲自去冀州看她,顺便留下人传递傅家的消息,因为前世属下打听到她起水痘的原因是落了水,她自己也这样说过,他还曾犹豫要不要帮她躲过这一劫,最终因为私心,因为不清楚她哪天会贪玩划船,又不好安插人手进傅家贴身伺候她,就没有管。

    去年三月,她果然落了水,而那边接连不断的异常,正是从她落水之后开始的。

    这样,他是不是可以猜测,傅容是那时候回来的?跟他因为救弟弟落马受伤一样,都得选在一个危难的关头回来?

    一定是的。

    徐晋越想越笃定,毕竟,若她落水之前就回来了,这种“害她起水痘”的小错,她定会避免。

    那么,她晚于他将近一年才回来,是不是说明,上辈子她比他多活了快一年?

    而他死后,京城到底都发生了什么,她又是怎么死的,如今她依然执着于安王,是因为单纯的情有独钟,还是……

    进王府之前,徐晋朝安王府所在的方向望了过去。

    跟命相比,跟那个位子相比,儿女情长算什么?

    她喜欢谁,她到底有没有心,他都不在乎了。

    但他不会放过她,不会让她如愿嫁给她看中了两辈子的男人。

    他要让她也尝尝被人戏耍的滋味儿,要她……

    ~

    景阳侯府东院。

    傅容在恭房躲了不知多久,听外面悄无声息,终于壮着胆子挪到帘子后,悄悄往外面望。

    屋里空荡荡的,没有男人的身影。

    傅容还是不太放心,手攥放香用的小铜炉藏到背后,提心吊胆地走了出去,在闺房转一圈,终于确定,徐晋是真的离开了。

    傅容长长松了口气,刚刚徐晋看她的眼神,好像两人有杀父之仇。

    可她觉得冤枉,为了一个吴白起,徐晋至于发这么大的脾气吗?这次只是误会,若将来她跟安王有什么,照徐晋的醋劲儿,还不把她杀了啊?安王身边有侍卫,徐晋想杀人家也没本事,可她一介女流,徐晋一手就能捏死她。

    傅容开始后悔了,早知今日,当初她就该冷静地拒绝徐晋,而不是想着占他便宜。

    浑身发冷,傅容特意留了灯,急急爬到床上,用被子紧紧裹住自己,辗转反侧。一会儿害怕徐晋杀她,一会儿犹豫要不要真的从了徐晋好保住小命,争取能多活几年,将来她再小心提点着,徐晋兴许也有希望翻盘,一会儿又担心吴白起,怕他真糟了徐晋属下的毒手……

    冷不丁的,门口又传来轻轻的脚步声,比徐晋的脚步声重,似是故意要让她察觉。

    那一瞬,傅容魂都要飞出来了,抱着被子躲到床角,哭着抬头:“王爷别杀……”

    却见一黑衣人背对她站在门口,低声道:“三姑娘不必惊慌,许某受王爷之命,向姑娘传话。”

    不是来索命的,傅容没那么怕了,疑惑道:“什么话?”

    许嘉声音平静:“王爷说,既然三姑娘觉得王爷凶残嗜杀,他也不喜强人所难,请三姑娘归还王爷先前所赠玉佩,赠送玉佩时王爷说的话,也请三姑娘尽数忘了,自此便如陌路人,毫不相干。”

    傅容傻了,呆了好久才问:“王爷真这么说的?”

    不是她在做梦吧?

    她声音颤抖,许嘉误会她伤心之下哭了,有点头疼,“一字不差,句句属实。许某现在去门外等候,还请三姑娘速速找出玉佩,许某好早点回去复命。”听说女人爱哭,哭起来特别麻烦,怪不得王爷派他来。

    从没哄过小姑娘的许嘉逃也似的出去了。

    人一走,傅容立即埋到被子里笑了起来。

    心花怒放。

    认清徐晋难缠后,她最发愁的就是如何摆脱徐晋,现在好了,徐晋先不要她了!

    仿佛乌云散尽,傅容利落无比地穿好衣裳,将徐晋送的玉佩跟一盒珍珠都找了出来,玉佩她不稀罕,珍珠实在舍不得。手指在那精致的紫檀嵌八宝首饰盒上摩挲一会儿,傅容最终放弃了偷藏几颗的念头,捧着两样东西出了屋。

    想装可怜的,怕许嘉回去一说徐晋又心软,傅容故意摆了一张冷脸:“我也有句话请你转告王爷。当初是他纠缠我在先,我逼于无奈才不得不妥协,现今既然两清,希望王爷这次说话算数,日后莫再反悔。”

    许嘉冷汗涔涔,给他一锅熊心豹胆他也不敢传这种话,低头道:“姑娘真想传话,请写张字条,许某定会交到王爷手上。”

    傅容抿抿唇,扭头道:“算了,你走吧。”许嘉不敢说,她也不敢直接对上徐晋。

    许嘉暗夸小姑娘还算识趣,道声告辞,迅速消失在了夜幕里。

    傅容仰头,望天上的星星。

    既然徐晋跟她断了,应该也不会再为了她去对付吴白起吧?

    浑身轻松,傅容关门回屋。

    正要熄灯,目光一顿。

    傅容心情复杂地走向挂在架子上的鸟笼,看看里面熟睡的小鹦鹉,发愁了。

    怎么忘了把团团还他?

    可她真的舍不得啊,那些五色珍珠,再好看也都是死物,将来有可能再遇到,但是团团,这样好看的鹦鹉,未必能碰到的。

    ~

    折腾了一晚,傅容睡得并不安稳,梦境纷杂。

    醒来时,头疼欲裂。

    看看外头,天还没大亮。

    傅容闭上眼睛,无奈地叹气。

    终于跟徐晋断了关系,但也有隐患。

    徐晋肯定不会再帮父亲周旋年底进京事宜了,傅容也不指望,但他会不会倒打一耙,暗中使坏让父亲连冀州知府都做不成?梁通跟哥哥的官职也是他安排的,他会不会找机会撤了?还有吴白起到底如何,没个准信儿,傅容实在难以安心。

    果然计划不如变化,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

    但傅容也没有烦恼太久,她想要的,她会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努力争取到手,不在她掌控范围的,她也不会杞人忧天。而且傅容隐隐觉得,徐晋最多给父亲的升迁下点绊子,不会再做旁的,毕竟这个徐晋是有点喜欢她的,除了对那些他觉得她可能会喜欢的男人,徐晋没那么小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