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网 > 都市青春 > 春暖香浓 > 第185章 @185
    葛神医给陆明玉开了一份食疗方子,看到那方子时,陆明玉终于知道自己的病并不是葛神医口中说的那么好治了,除了几样平时饭桌上常见的,其他全是普通官家富户都未必吃得起的稀罕东西。

    “这些,我派人去采办吧。”夜里楚行过来,陆明玉拿着单子,认真地跟他商量。

    楚行快马过来,口渴了,端着茶碗正要喝茶,闻言眉头微皱,也没放下茶碗,凤眼探究地看她,等她继续解释。如果他没理解错,妻子派人采办,意思就是妻子要用她的私房钱,不从国公府公账上支?

    陆明玉唇角上翘,起身走到靠窗的凉榻上坐,桃花眼狡黠又坏坏地看着楚行,“从公账上支钱,祖母、二婶肯定要纳闷我为什么要吃那么贵,我不说实话会显得我吃穿奢侈,说了实话,将来等我真怀上了,祖母就不会惊喜了。”

    陆明玉也不知道太夫人到底希不希望她这个长孙媳妇再怀上,但陆明玉觉得,一个讨厌自己的人,她有好消息,对方八成会堵得慌,所以陆明玉打定主意要给太夫人“惊喜”了。

    楚行却想到正是因为笃定妻子子嗣困难,祖母才打算让他认下润哥儿,怕妻子堵心,这事他没跟妻子说,但如果祖母知道妻子能治好,以后就不会再出这种馊主意了,也能及时安了婶母的心,免得婶母发愁将来还要把堂弟的孩子过继给他。

    虽然都是养在国公府,但婶母肯定希望孩子喊她祖母,而非堂祖母,弟妹就更舍不得亲儿子喊别人母亲了。

    喝口茶,楚行走到妻子身边,哄孩子似的商量道:“还是告诉祖母吧,免得她担心。”

    陆明玉仰头,男人凤眼漆黑,面容稳重又正派。

    习惯朝堂与战场的大男人,怕是难以理解女人间的弯弯绕绕吧?

    陆明玉不怪楚行,但她就是喜欢给太夫人“惊喜”,让太夫人先以为她不能生了,等日后她笑着告知对方她又怀上了,太夫人脸上的表情肯定很精彩。故陆明玉与楚行对视片刻,她哀愁地靠到楚行胸口,闷闷地道:“葛先生的方子,他也没有十成把握,万一咱们提前告诉祖母,两三年后却迟迟没有动静,祖母得多失望啊。”

    楚行动摇了,一是妻子说的有些道理,二是为妻子话里的坚持。

    摸摸她脑袋,楚行低声道:“也好,不过我派人采办吧,不从公账取钱。”

    陆明玉心中一动,仰起脑袋,嘟嘴哼道:“你有多少私房钱?”

    楚行失笑,大手挪到她娇.嫩莹润的脸蛋上,“去年你嫁过来,我把账本都交给你了。”

    陆明玉脸一红,楚行是给她了,但那时两人刚成亲,她敬他更多,相处远远没有现在自然。范逸把楚行私账的账目拿过来,陆明玉不好意思收,就让范逸又抱回去了。

    “回头再给你。”楚行低头,亲她眼眉。

    陆明玉摇头,小声道:“我不要,我得照顾棠棠,我要管整个国公府,还要管我自己的嫁妆,可没有精力再给你当管家。”

    “嗯,还要照顾我。”楚行抱住自己娇小可爱的妻子,嘴唇贴上她脖子。

    ~

    在庄子上住了十来日,陆明玉……胖了点。

    换新衣服时发现的。其实陆明玉怀孕时就没有胖多少,除了肚子鼓起来,只有脸蛋、胸口变化明显些,跟着一场难产,她脸上那点肉迅速掉了下去,出完月子,瞧着竟然比怀孕前还瘦。

    没想到来到这座前世丧命的庄子,她竟然胖了。

    “都是国公爷的功劳,国公爷每晚不辞辛苦地跑过来陪夫人,有空就陪夫人去山脚采花骑马,夫人不用吃饭嘴里都跟含糖似的,对吧?”采桑笑着替夫人穿好褙子,俏皮地打趣道。

    “就你话多。”陆明玉点她鼻子,心里却甜滋滋的。

    不过想到今晚就是上辈子遇害那晚,而楚行晚上恰好有应酬不能过来,即便做好了万全的安排,陆明玉还有惴惴不安。白日誊写经书,累了就去庄子附近逛逛,到了黄昏,陆明玉假装歇下,却暗中与素安换了衣裳,然后留揽月守夜,她与采桑一起回了下人房。

    采桑并不知道主子为何要这样做,天一黑她就睡着了,陆明玉双手紧张地攥着被子,眼睛盯着窗外夜色,恨不得夜晚再静些,好让她听到庄子每个角落的动静。

    然而她只是个普通的大家闺秀,别说整座庄子,就是自己的男人藏到她窗外了,她都没听到任何声响。不知过了多久,陆明玉眼皮渐渐支持不住了,她掐了自己好几次,最终还是不自觉地睡了过去。

    窗外,楚行蹲着身子隐藏在一处花丛后,一直等到天色转亮,确定凶手不会出现,他才慢慢站了起来,神色肃穆。这两辈子,很多事情都变了,葛神医与京城形势无关,没有受到他们夫妻重生的影响,所以妻子在同一处山崖底下遇见了葛神医。但妻子前世嫁的是堂弟,这辈子嫁的是他,凶手没有出现,是不是可以说明,凶手是堂弟的仇家?

    但什么样的仇家,要恨到连堂弟的妻子也杀害?楚行是男人,他若与人有仇,只会报复在敌人身上,绝不会用那种下三.滥的手段迫害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妇人。

    可惜上辈子他死的早,至今除了知道董月儿母子、妻子被害,其他的他一概不知,而从今天开始,妻子前世的记忆也将失去作用,以后的生活,对她来说也是一片未知。

    接下来两晚,凶手依然没有出现。

    陆明玉还想再等等,楚行不准了,命人收拾东西,夫妻俩回城。坐在马车上,陆明玉靠在窗前,看着那座依山傍水的清幽庄园,她心情很是复杂,这辈子,她应该都不会再来这边住了。

    “看来你的梦也不是全都灵验。”妻子终于看够了,楚行把人抱到腿上,笑着道。那个凶手十有八.九是二弟引来的,如今妻子改嫁给他,应该不会再被人盯上,就算会,楚行也不会给对方机会。

    “不过宁可信其有,阿暖,以后你出门,我会安排几个暗卫保护你,你大可放心。”楚行郑重地道,不想妻子整日活在担惊受怕的阴霾里。

    陆明玉点点头,另有心事,但她没有对他说。

    马车驶进城门,夫妻俩先去陆家接女儿。

    楚行告了半日假去接妻子的,两人回来的早,陆家男人们还没有回府,但恒哥儿、年哥儿听说姐夫来了,兴高采烈地跑来找姐夫。既然丈夫有人“招待”,陆明玉笑着随母亲去了后院。

    棠棠马上三个月了,小丫头特别好哄,只要乳母随传随到,小丫头就忘了娘,但真的回到娘亲怀里,小丫头不知是不是认得娘还是记起了母亲身上的味道,小嘴儿咧的,笑得特别开心。

    陆明玉狠狠亲了女儿好几口,女儿可能不想她,她可想坏女儿了。

    萧氏也想女儿,见女儿平安归来,萧氏欣慰不已,“回来就好,凶手的事你就别想了,昨晚我跟你爹爹还说呢,那个凶手可能是楚随招来的,世谨人缘好本事大,没人敢惹他。”

    陆明玉也这样猜过,听母亲这么一说,她心底的大块儿大石头就变小了点。

    说过贴己话,陆明玉一家三口这就告辞了,回到国公府,照例先去给太夫人请安。

    三秋堂里,太夫人正在哄润哥儿。这个曾孙出身不太好看,但太夫人上了年纪,曾长孙又长得那么像他父亲,太夫人怎么看是怎么喜欢,听润哥儿说先生在教他《三字经》,太夫人就笑眯眯地听男娃背书。

    润哥儿刚背完,楚行一家三口到了。

    太夫人一眼就发现了长孙媳妇的变化,气色红润眉眼含春,果然是去庄子上逍遥的。想到这半个月长孙几乎天天往庄子上跑,还请了几次假,简直要为了陆明玉荒废正事,太夫人嘴唇就抿了抿。

    润哥儿却目不转睛地望着陆明玉,他知道这不是他娘,可润哥儿喜欢她。

    “伯父,伯母,你们回来了,这是妹妹吗?”没留意太夫人隐晦的不喜,润哥儿主动走到陆明玉旁边,黑白分明的凤眼慕孺地望着陆明玉。男娃在国公府住了有一阵了,长辈们都喜欢他,就连万姝也会做样子,润哥儿言行举止就不再那么拘束。

    陆明玉是整个国公府与润哥儿打交道最少的人,看出男娃对她发自肺腑的喜欢,陆明玉不用细想也知道是为了什么。说实话,她有点可怜润哥儿小小年纪与生母分离,但一想到润哥儿把她当成了董月儿,陆明玉就浑身不痛快。

    敷衍地朝润哥儿笑笑,陆明玉上前给太夫人请安。

    “阿暖再不回来,世谨都要搬过去跟你住喽。”太夫人笑眯眯地道,就像亲昵的打趣。

    陆明玉羞答答看楚行一眼,只当没听出太夫人的弦外之音。

    太夫人胸口更堵了,目光落到她怀里,继续维持笑容:“快给我抱抱棠棠。”

    陆明玉恭敬从命。楚行在这儿呢,不担心太夫人欺负她女儿。

    太夫人不喜陆明玉,连带着看棠棠也不顺眼,不过是做做样子,见怀里的小丫头除了眉眼其他地方都随了陆明玉,太夫人就只盯着棠棠眼睛看,“棠棠越长越漂亮了,可把曾祖母想坏了。”

    润哥儿也凑了过来,低头看妹妹。

    太夫人逗他,“妹妹好看吗?”

    润哥儿怔怔地点头,看妹妹看入了迷。棠棠正是开始认人的时候,在外祖母身边住了半个月,大概是看太夫人、润哥儿都眼生,小丫头撇撇嘴,忽然哭了起来。

    陆明玉心一紧,忙把女儿接过来哄。

    “祖母,棠棠哭闹,我们先回去了。”楚行担心女儿饿了,率先提出告辞。

    太夫人笑容和蔼地嗯了声。

    润哥儿一直望着陆明玉,直到看不见了,他才走到太夫人面前,忐忑地问:“曾祖母,我可以去伯母那边看妹妹吗?”他喜欢容貌酷似娘亲的新伯母,也喜欢漂亮可爱的小妹妹。

    太夫人微怔,对上男娃渴望的目光,一时却不知该怎么回答,想了想,笑着道:“等你母亲、姑姑们去那边做客了,润哥儿再跟着去吧。”

    能去就行,润哥儿满足地笑了。

    但男娃不喜欢万姝,每天读完书就去找姑姑们,然后跟着去定风堂。

    连续两天,陆明玉都看到了润哥儿,她心里不快,万姝知道后,之前的猜疑也再度冒了出来。这日润哥儿从定风堂回来,万姝拿出她命人给润哥儿做的新衣裳,亲手替润哥儿穿上,然后才闲聊般套话,“润哥儿是不是特别喜欢你伯母啊?”

    润哥儿是被人精心教导过的孩子,他有单纯的一面,但那一面只在他真正喜欢的人跟前才会表现出来,轮到他厌恶的万姝、畏惧的楚行,润哥儿的城府并不比十几岁的少年差。

    “我喜欢妹妹。”谨记父亲的叮嘱,润哥儿一脸天真地道。

    万姝顿时没话说了。

    润哥儿穿着新衣服回自己的院子了,一进屋,就把那衣裳脱了下来,扔在地上狠狠踩。踩够了,男娃拎起袍子拍去尘土,去净房撒.尿时故意尿到衣摆,然后提着脏衣服,难为情地指给父亲送他的大丫鬟看。

    大丫鬟善意地笑笑,接过衣服,交给小丫鬟去洗。

    月底楚随从山西回来了,带了满满好几车山西特产。

    润哥儿没了母亲,特别想父亲,因为住在前院,而且不用注意仪态,等万姝欣喜地出来迎接丈夫时,润哥儿已经扑到了楚随怀里,紧紧地抱着父亲。

    第一次享受被儿子思念依赖,楚随朗声大笑,轻轻松松将儿子抱了起来,“润哥儿想爹爹了?”

    润哥儿点头,刚要多说两句,身后忽然传来嫡母的声音。

    父子俩一起看过去,看到盛装打扮的万姝,润哥儿抿嘴,楚随眼里却露出只有男人才懂的光芒。因为万姝愿意接受润哥儿,楚随对她观感好了很多,小别胜新婚,夫妻再见,楚随就有点想了。

    拜见过长辈,回了闲云堂,楚随耐着性子哄了润哥儿一会儿,就教他先去看礼物,他与万姝去了后院,然后就再也没有露面。

    润哥儿自己用的晚饭,夜里孤零零躺在床上,润哥儿偷偷哭了。

    他想娘亲,也想……周叔。

    记起周叔的叮嘱,第二天再次见到父亲,润哥儿就缠着父亲带他出去玩。楚随当然想儿子,昨晚补偿过妻子,这会儿儿子难得求他,楚随想也不想就答应了,笑着将儿子抱到腿上,宠溺地问:“润哥儿想去哪玩?”

    润哥儿歪着脑袋看父亲,好像在琢磨似的,过了会儿道:“我想看唱戏!要去最好的戏班子!”

    既然是最好的,那就只有一家,楚随脑海里马上冒出一个地方,先让儿子去收拾,他去知会妻子一声。万姝昨晚睡得晚,刚醒不久,一听丈夫要单独带小贱.种去看戏,立即不高兴了,拈酸般嗔道:“你还没带我看过戏呢。”

    楚随笑:“这简单,你赶紧打扮打扮,咱们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