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网 > 都市青春 > 娱乐圈刑警 > 第六百七十七章 小说都不敢这么写
    果然有人!

    彭继同本想和安安对视一眼,却发现后者已经相当没默契的追了出去。

    好吧,这才是安安,刚刚被蜘蛛吓到惊叫的那一幕,一定只是个幻觉!

    追是一定要追的。

    本来嘛,那人要是不逃,三人的兴趣还没这么大,毕竟这么大的林子,能碰到人虽属稀奇,但也并非不可能。

    而且如果不是因为那人一直潜伏着偷看三人动静,意图不明,闵学也不会如先前那般“先礼后兵”。

    可这人偏偏跑了!

    是胆小还是心虚?

    不管怎样,安安已经追上去了,彭继同就没有不追的道理。

    这俩都追上去了,闵学也只能跟着凑凑热闹了。

    几人追的追,逃的逃,一时间惊起飞鸟无数。

    “站住,别跑!”

    经典台词下,是前方跑的愈发迅速的背影。

    由于地形局限性,这个迅速其实不会如百米冲刺般迅捷,而且由于藤蔓横生,对于第一个“开路”的人来说非常不利。

    再加上前面那人看似身体状况不佳,跑起来一瘸一拐,双方这十几米的距离根本不算个事儿,眼见追到只是分分钟的时间。

    彭继同也不着急,对于安安的身手他很有几分信心,寻常三五人不在话下,于是“慢悠悠”的跟着前方一追一逃的二人后面跑着。

    闵学也没“瞎显摆”,老老实实与彭继同并排而行,可跑着跑着,他余光忽然发现一旁的彭继同脸色变得越来越奇怪。

    “那人你不觉得眼熟吗?”彭继同忽然开口问道。

    那人指的当然只会是被发现后旋即开跑的人,位置关系,闵学一直看到的只有背影。

    当然,如果是曾见过的人,有背影已经足够了,闵学一定能瞬间将其认出,可左打量右打量,对前方逃窜那人,闵学并无半分“眼熟”感。

    彭继同死死的看着前方的狼狈背影,坚定的说出了一个名字,“钱飞虎!”

    闵学,“”。

    哥们儿你在逗我?

    林子里随便遇到一人,竟然就是他们要抓捕的逃犯?

    也没敢这么写的啊,因为太过凑巧,无疑就会失去合理性。

    何况彭继同当年都没能把钱飞虎顺利认出,这都隔了十几年了,还能只凭借一个背影认出来,得癔症了吧?

    乍听搞笑,可实际想来却并非绝无可能,因为他们来这里的原因本就是钱飞虎曾在这一带出现过。

    而且彭继同笃定的眼神告诉闵学,他不是在胡说。

    十几年的追踪,各种资料和历史影像的研究,闵学相信彭继同早已将钱飞虎的身形深深刻进了脑海深处。

    如果不是因为时隔十几年,钱飞虎年龄和身材都发生了巨大变化,彭继同怕是会在那身影出现的第一瞬间,就喊出那个念了无数遍的名字!

    确定了这一事实,闵学脑子电转起来。

    钱飞虎为什么会出现在雨林里?

    不外乎两个原因,一是发现了关弘济的追踪,冒险进入雨林试图逃脱抓捕,二则是想一劳永逸,逃往越国。

    原因一与二并不冲突,所以钱飞虎出现在了这里。

    如果这一推测为真,那么老关他的处境,可能并不像他们之前想的那么危险,而只是暂时与外界失去了联系?

    彭继同可不知道一旁的闵学脑子里已经转过了海量念头,在叫出那名字的瞬间,他就箭一般冲了出去,哪还有半分适才的“闲适”。

    这一加速,也不知老彭是激发了啥潜力,闵学一时间都追之不及。

    “什么,他是钱飞虎?”

    安安听到彭继同的那声叫喊后,瞬间有些懵。

    姑娘一脑门子的官司,满脸我是谁我在哪,脚下不由的慢了几分,立马被彭继同给超了过去。

    “给我躺下吧!”

    彭继同越过安安后,几个大跨步,向钱飞虎背上飞扑而去。

    “艹!”

    钱飞虎忽而灵动的躲避了下,彭继同这一飞扑竟然以失败而告终。

    看着最前方那飞奔的身影,彭继同眼睛都红了,也不知哪来的力气,从地上一跃而起没有半分停歇的又扑了过去。

    “小心!”

    耳中传来的,是一向泰山崩于顶而面不改色的闵学得焦急叫喊,彭继同亦马上发现了危机来源。

    蛇!

    一条蛇忽的从树上垂落发动了攻击!

    急切间这蛇的品种彭继同没看清,但只凭那周身鲜艳的鳞甲颜色就不难知道,这蛇的毒性小不了。

    怎么会正好在这个时候被蛇攻击,运气太差了!

    前方那人安然无恙向前跑去的情景,让彭继同不由暗骂着贼老天,他并不自诩好人,可前方那人却是个毋庸置疑的坏蛋。

    但为什么,坏人却没有恶报?

    这问题多少有些幼稚,搁平时彭继同想都不会去想,但在生死关头,竟就这么简单的浮现在脑海。

    “嘶!”

    蛇的攻击速度何其之快,根本不给人任何反应时间,便一口咬了过来。

    别说几步开外,手上没任何武器的闵学和安安了,就是彭继同本人,也只来得及反射性的抬了抬手,好歹是没让那玩意儿直接咬脸上。

    “完蛋了”

    手臂上一麻,彭继同知道一定是中招了,生还几率渺茫。

    野外被毒蛇咬伤,从不是开玩笑的事情,能及时得到救助都未必能捡回小命,何况他们身处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又去哪找人救助?

    但彭继同不甘心,因为钱飞虎还没抓住!

    就算死,也要先把那混蛋擒下!彭继同咬着牙,丝毫未停的往前冲去。

    “老彭你疯了!”

    眼见着彭继同被蛇咬还要剧烈运动,安安也爆发了小宇宙,一个疾冲将其拽住。

    剧烈运动会导致心跳加速和血液循环,促使毒液传播,这是常识,彭继同不会不知道,但他现在真顾不上这些,“别管我,抓人!”

    “你真不要命了?”

    闵学紧随其后按住了挣扎不休的彭继同,抽出皮带在近心端离被蛇咬的伤口二十公分处扎紧以防血液循环。

    正待进一步处理,不妨却被彭继同一把推出,“快,抓人!不然我死也不会瞑目!”

    “我偏不!我不准你死,你听到没有老彭!”安安死死抱着彭继同泪如泉涌,哪里还顾得上什么钱飞虎不钱飞虎的

    这一连串的动作,已经给了钱飞虎十数秒逃跑时间,如果再不去追,等丫藏身于林海,想再找到恐怕千难万难。

    可彭继同这边不及时想办法,怕是也只有呜呼哀哉一途。

    究竟是去抓捕金蝉脱壳十几年的嫌犯,还是放弃,留下想办法救助同伴?

    这可能是个艰难的抉择,而且无论做出何种选择,时间都相当紧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