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网 > 玄幻仙侠 > 巫师不朽 > 第六百零八章 家族
    “一切计谋与谋划之间的对抗,最后还是要沦落到力量之间的抗衡”

    静静站在格鲁尔的旁,目睹着他这一夜的行为举动,阿帝尔表面一言不发,心中却在暗暗摇头。

    短短半个多月的时间,对格鲁尔的为人,阿帝尔也看明白了。

    这是个坚信手段胜于人心,十分实际,但偏偏谋划重于实务的人。

    对一件事,喜欢提前去谋划,偏偏对于具体细节总是疏漏,谋划时看着似乎滴水不漏,但做起事来却总会出现不少问题。

    不过,对格鲁尔的为人,阿帝尔也并不在意。

    有缺漏也好,没缺漏也好,归根到底都只是掩饰用的一个平台,对阿帝尔来说不算什么。

    暗自摇了摇头,望着格鲁尔远远离去的影,阿帝尔转,向着自己的房间中走去。

    次,大清早,当天上的太阳缓缓升起时,一阵轻微的马蹄声在四野响彻。

    尽管心中不甘,但艾西里子爵还是信守承诺,亲自拍了两百骑士护送格鲁尔前往塔姆。

    对此,格鲁尔自然十分满意,在索要了一批粮食之后,便带着这些人上路,随后开始自己的下一步打算。

    勉强拿到了这些人,他没有立刻顺着道路回到王都,而是选择了绕路,四面八方,向着那些还没有被瑟奈王国攻占的领地中走去,去寻找这些南方领主。

    之所以这么做,一方面是安抚,另一方面,也是要求这些领主表态。

    在南方要塞失陷之前,这些南方领主大多支持格鲁尔,但是在南方要塞失陷之后,这些领主有部分态度顿时变得暧昧了起来。

    有些如同过去一般,坚定的支持格鲁尔,有些则如同艾西里子爵一般,态度开始了动摇,甚至本受到了其他势力的指使,想要对格鲁尔做些什么。

    如此走了一圈之后,对于这些领主的态度,格鲁尔自然摸了清楚。

    当他从卡罗区域正式离开,抵达塔姆城时,旁已经跟随着整整上千骑士,在格鲁尔的统领下在荒野上奔驰,一眼望去同样具有不小威视,令塔姆城内的某些势力感到惊讶。

    “格鲁尔,我的兄弟。”

    一声大喊从远处传来。

    阿帝尔抬起头望去,只看见在远处塔姆城的城门外,一个骑着黑色高头大马,上披着简陋皮甲的壮硕大汉正从远处走来,脸上还带着微笑。

    “扎姆尔。”

    望着远处来的大汉,格鲁尔脸上也露出了笑容,直接策马,带着阿帝尔走向前。

    “好几个月时间了。”来到近前,望着格鲁尔,那名为扎姆尔的大汉脸上露出感慨之色:“半年前,我听说南方要塞沦陷,还在担忧你的安危,现在看见你后,才终于放心了。”

    “是啊。”格鲁尔脸上也带着感慨:“已经半年时间了”

    “南方要塞,迟早有一天,我会带人杀回去的!”

    似乎想起了什么,他的脸色带上了些怒意,看样子对南方要塞的沦陷耿耿于怀。

    “跟我一块进城吧。”拍了拍格鲁尔的肩膀,扎姆尔望了一眼格鲁尔旁的阿帝尔,也没有问他是谁,只是如此开口说道:“陛下正在里面等你呢。”

    “好。”格鲁尔点点头,随后转看向旁的阿帝尔:“亚索,你带人进去吧,我先进王宫一趟。”

    “是。”阿帝尔轻轻点头,对此没有意义。

    吩咐了一声后,格鲁尔便随扎姆尔走了进去,一改此前在其他地方的紧张感。

    尽管如今王国内部斗争严重,但在这座王都之中,在如今国王还在的况下,还没有人敢对一位王子当众对手。

    更何况,此刻在格鲁尔旁,还跟着扎姆尔。

    尽管只是短暂一瞥,但阿帝尔能够感觉到,在眼前那位扎姆尔的体内,拥有着一股庞大的力量,隐隐给他一种危险感。

    以阿帝尔如今的实力,还能够给他带来这种感觉的,唯有接近白银骑士巅峰的存在才能够做到。

    有这么一位存在在侧,再加上处于王都之中,格鲁尔的确可以放心。

    轻轻从马上下来,将马交给一旁走来的奴隶侍从,阿帝尔转看向周围。

    眼前这里,是一片巨大的广场,周围没有太多屋舍,唯有一座一座马厩,在这四周陈列,其中绑着一些马匹。

    将周围跟随来的骑士安置好,让温蒂等人去四周的旅社安住,阿帝尔放下手中的长剑,随意的在四周行走着,准备好好见证这座王都的模样。

    繁忙的街道上,一片片建筑在四周陈列,在道路四周,一些外来的行商在这里摆卖着一些零散的玩意,吸引了不少本地民众的注意。

    走在路上,过了一会,阿帝尔若有所觉的抬起头,望向了远处。

    在远处的一个角落里,一个上穿着黑色长衣,头上扎着小辫子的少女正静静站在那里,眼神紧紧的盯着他。

    如果仅仅如此,那倒是并不奇怪。

    在阿帝尔进城之后,四处里盯着他的人多了去了,其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这其中,有少数或许是被他独特的容貌气质所吸引,但更多的,却是各个家族所拍出来的监视者。

    眼前这个少女却不一样。

    在远处,少女眼神死死的盯着阿帝尔,眼神中却带着一股子愤怒,就像是阿帝尔曾经做过对不起她的事一般。

    这种莫名其妙的绪,令阿帝尔有些摸不着头脑。

    “难道,是这具体前惹出来的事?”

    转过去,阿帝尔又想到了一个可能。

    但是仔细想了很久,阿帝尔还是没有从体的记忆中找到关于那位少女的相关印象。

    仔细想了许久,阿帝尔最终摇了摇头,不再去想这件事,而是脚步迈开,向着另一边走去。

    没有走多久,他的脚步突然顿住,视线看向了前方。

    只见在前面,一个穿着粗布长袍,脸色有些愁苦的中年男人正向着前面走着,一边行走,一边不住的叹气,看上去有什么事压在心里。

    而在望见这个人的同时,阿帝尔心中升起一股熟悉感。

    “是熟悉的人?”

    他望着远处的中年男人,良久之后,才确定了那人的份。

    巴库鲁家族的人。

    并非是阿帝尔这具体的长辈,但也同样是巴库鲁的远支族人,在过去负责管理家中的花草,算是这具体前比较熟悉的人。

    望着这人,阿帝尔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选择向前走去,慢慢跟上,不远不近的跟着。

    转生到这具体上,直到现在,他还没有见过这具体的族人。

    不过,更具此前打探来的消息,在南方要塞失陷,卡罗区域被占领之后,他这具体的家族同样也牵引到了这里。

    既然在同一座城市,那么将来迟早都会有所接触,倒不如主动去看看。

    心中想着这一点,阿帝尔向前走去,一步一步,慢慢跟着前面走着的中年男人,缓缓走到另一边。

    眼前的风景不断穿梭,随着阿帝尔不断向前,道路上的行人也不断变得稀少,剩下的人也越来越显眼。

    前方,似乎因为阿帝尔转之后变化有些大,也可能是因为心事太重,那个来自巴库鲁家族的中年男人并没有注意到后跟着阿帝尔,只是慢慢向前走去,直到走到一座庄园前。

    庄园看上去还算大,外面的装饰也还算新,只是上面的墙有些破旧了,其内还带着一点血迹,看上去是新近留下的。

    在门外,一场争执正在进行,令远处看着的阿帝尔皱起眉头。

    “我不管怎么样,无论如何,今天巴库鲁家族必须把钱还上!”

    一个中年男人站在庄园的大门前,脸色看上去森一片,令人望之生畏。

    在他前,一个阿帝尔有些熟悉的女人正站在前面,小声的说着什么。

    “茜丽穆小姐!”望着眼前说话的女人,那个中年男人脸色沉,看上去有些恼怒:“我不管你们现在有多困难,但是你们欠我们商行的前,从现在起就必须还上!”

    “我再给你们三天时间!要是再还不上,就别怪我们做出些不好的事了!”

    他脸色沉,望着前的女人,脸上满是恼怒。

    “她欠你们多少金币?”一个声音从一旁传来,带着点点滴滴的震动与韵律,令人乍一听上去心神震动。

    听见声音,中年男人心中悚然,连忙回过神望去,正好看见一个少年骑士从后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