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玄幻仙侠 > 九龙圣祖 > 第2399章 杀了那小子!
    “姬文昌,你开什么玩笑?”

    短暂的一愣之后,陆绝天心底不由涌出一股浓郁的不信,实在是他对自己的陆氏落蚀烟极其自信,从来没有想过会是这样的一种结果。

    如果说陆氏落蚀烟乃是由杨问古甚至是噬心师太破去,那或许陆绝天还不会如此模样,可是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的少年,那是根本不可能办到的事。

    陆氏落蚀烟,不仅是达到了圣阶高级,而且和普通的圣阶高级剧毒比起来,更拥有一些特殊的东西,比如说陆家血脉。

    一般来说,要想化解陆氏落蚀烟剧毒,最对症的方法就是得到一些陆家嫡系血脉,要不然解除起来,无疑是事倍功半。

    再加上陆绝天从来就没有听说过星月这个名字,更不知道这其实就是他那宝贝女儿通缉的云笑,因此他一时之间,都是下意识地生出一股不屑之意。

    “开玩笑?事实都摆在眼前了,难道你还不相信吗?”

    听出陆绝天口气之中那一抹压抑的暴怒,这个时候的姬文昌反而是少了许多的惧意,没有什么比事实更能证明此事真伪的了。

    不知为何,看到陆绝天那阴沉的脸色,就算是同为一丘之貉的姬文昌,心头竟然也有一些隐隐的爽快。

    可能是因为双方同为毒脉师,陆家以前的名头又在万素门之下吧,如今被一个差点掉到二流的家族超越,要说姬文昌心中没有芥蒂,那是不可能的。

    “哼,就算化解了我陆氏落蚀烟又如何,还不是都要死?”

    事实终究是事实,陆绝天也不可能将之抹除掉,自知不可能辩驳的他,下一刻已是冷哼一声,然后气息重新锁定了魏歧。

    或许在陆绝天的心中,也只有这位圣医盟盟主,才有资格成为自己的对手吧,至于那个叫什么星月的,连给自己提鞋都不配。

    一个洞幽境后期的毛头小子,哪怕是误打误撞解得了陆氏落蚀烟的剧毒,其本身的战斗力,在陆绝天这样的顶尖至圣境强者眼中,依旧极为不够看。

    而且今日的圣医盟长老们固然是余毒尽解,但整体实力比起陆家和万素门加起来,依旧要弱了一筹,就算加上心毒宗的二位,也是力有不殆。

    因此陆绝天有理由相信,今日不仅是圣医盟自魏歧以下的长老们一个不留,那灰衣小子也不可能逃出生天。

    既然如此,那他还有什么可恼怒的呢,一死解千愁,不仅是适用于死人本身,更是适用于这些被将死之人气得愤怒的敌人。

    在陆绝天看来,大战一起后,自有陆家或是万素门的人去收拾那星月,这一次他带过来的,可不仅仅只有至圣境阶别的陆家长老。

    此次陆家为了彻底掌控圣医盟,至圣境的长老们固然是来了不少,但是一些洞幽境的执事也是来了很多,为的就是在控制圣医盟之后,能够如臂使指。

    如果事情顺利,那这些陆家执事就会顺势介入圣医盟的方方面面,至于明面上的圣医盟二长老柯云山,则只是一个傀儡盟主罢了。

    由于这里是圣医盟的主场,至圣境以上的强者,双方竟然是半斤八两势均力敌,一时之间大战四起,各大强者腾空飞舞,战得好不激烈。

    陆绝天锁定魏歧,对于这个神交已久,却从来没有正面交过手的顶尖强者,他半点不敢怠慢,因为他知道一个不慎,或许就得阴沟里翻船。

    毕竟圣医盟名声在外,在一百多年前的时候,甚至是比陆家的名头还要响亮得多,也就是没有分裂之前的万素门,才可堪匹敌了。

    这些年来陆绝天因为陆沁婉的资源,修为突飞猛进,已然跻身龙霄一流高手的行列,但正因为这样,他行事才万分谨慎,丝毫不会因为自己的大意而功亏一篑。

    心毒宗宗主杨问古,自然也找上了自己的老对手姬文昌,刚才二人在殿内就交过一次手了,最终以姬文昌的落荒而逃告终。

    再一次交战在一起,姬文昌有心想要拿回属于自己的尊严,因此这二人都没有再留手,相互之间不仅脉气涌动,更是流淌着一种特殊的气息。

    很明显那是属于毒脉师的剧毒,如此一来,这两位顶尖毒脉师的战斗周围,并没有哪怕任何一个人,他们都怕自己沾染上那种特殊的剧毒,从而苦不堪言。

    陆家大长老的气息,则是锁定了圣医盟大长老秦破云,这二位都达到了至圣境的巅峰,短时间内并分不出胜负。

    但相对来说,陆霜突破到至圣境巅峰的时间,比起秦破云来要短了许多,或许在久战之后,这些弊端都会显现而出。

    其他的陆家和万素门长老们,都是一一找上了圣医盟的至圣境强者,一时之间,这座大殿四面的天空之上,已是激战四起,好不激烈。

    此刻明面上看起来,圣医盟并不落下风,但是像云笑或是旁观的柯云山等人,都能清楚地意识到这只是暂时的现象。

    不管怎么说,陆家和万素门也是两大势力联合,虽然圣医盟和心毒宗名义上也是两大宗门联手,但心毒宗如今的战斗力,终究是只有宗主杨问古一人。

    噬心师太气喘吁吁地从大殿之内走将出来,满目怒光地盯着同样走出大殿的绝户姥姥,这两个生死对头,此刻都再没有力气去找对方的麻烦了。

    圣医盟在刚开始还支持得住,只是因为心中那一抹义愤填膺的怒气,但是这样的怒气,最多也就能坚持一段时间罢了,待得这段时间过去,一切就会回到原点。

    至少总体的至圣境数量之上,圣医盟和心毒宗这边还是处于劣势的,正是因为看清楚了这一点,陆绝天和姬文昌才没有那么担心。

    反观圣医盟这边,就算是意识到了这些事实,却也想不了那么多了,反正不拼命是死,拼命也是死,那还不如在临死之时,咬下这些敌人的几块肉来呢。

    “陆庭,杀了那灰衣小子!”

    就在云笑站在下方冷眼旁观之时,一道高声突然从天空之上传来,不用看也知道是陆家家主陆绝天开口了。

    而陆绝天口中的陆庭,乃是陆家的一名中坚执事,实力已经达到了洞幽境巅峰的层次,就算是比起一些顶尖的至圣境强者来,也只差一步之遥了。

    陆庭在一众陆家强者之中很不起眼,但是在那些至圣境强者都被拖住的情况下,他们这些剩下的陆家执事们,却是终于有事做了。

    原本是想要稳固圣医盟局面的陆庭等人,一直没有找到机会出手,没想到这来到圣医盟之后第一次的出手,竟然是对付一个洞幽境后期的毛头小子。

    不过陆庭在接受命令后,将目光转到那个灰衣少年身上的时候,心头却不由升腾起一丝异样的感觉,实在是这个灰衣少年太过年轻了。

    据陆庭所知,整个九重龙霄之上,年轻一辈中突破到洞幽境阶别的天才,绝不会超过单手之数,而这其中又以那位帝子洛尧最为惊才绝艳。

    但要是眼前这灰衣少年并不是易容入装,而真的只有十七八岁的话,那岂不是说对方的修炼天赋,比起那位帝子洛尧来还要强得多?

    事实上云笑倒也确实是易容了的,但是他的真正年纪也不过才二十岁出头,比洛尧还要小了七八岁呢,单从这一点上来看,洛尧就没有丝毫的可比性。

    而且陆庭不知道的是,站在他前边不远处的那个灰衣少年,早就已经在南垣城击败过洛尧,让得那位帝子狼狈不堪落荒而逃。

    不过陆庭心中震惊归震惊,但他乃是堂堂的洞幽境巅峰强者,在洞幽境这个大阶阶别之内,每一重小境界的差距都是天差地远,更不要说他乃是从陆家出来的高手了。

    因此在陆庭看来,一个洞幽境的小子就算再如何惊艳,遇到了自己也只能算是倒霉,或许在三招之内,自己就能圆满完成族长交待下来的任务了。

    “小子,识相的就赶紧束手就擒,否则我陆家的剧毒,会比死可怕百倍!”

    志得意满的陆庭,一边将气息锁定云笑,一边已是威胁出声,作为陆家毒脉师,如果只是一个普通的洞幽境后期修者,恐怕确实会吓得屁滚尿流。

    但云笑是谁,他乃是转世重生的龙霄战神,要说这个世上除了陆家之人外,对陆家最为了解的,绝不是那位苍龙帝,而是龙霄战神转世重生的云笑。

    甚至可以说陆家之所以能够从一个即将掉落到二流的家族,中兴而重新崛起,龙霄战神功不可没,但现在的云笑,无疑是有些后悔了。

    当年陆家由于家道中落,无论是族中的功法脉技,还是一些毒脉之术的传承,都已经变得支离破碎,正是龙霄战神相助陆沁婉,才让那些东西渐渐变得完善起来。

    因此就算是面对高出一重小境界的陆庭,云笑也没有半分惧意,他甚至都没有打算催发自己的祖脉之力,这么个土鸡瓦狗,也敢和自己放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