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玄幻仙侠 > 蒸汽朋克下的神秘世界 > 第五百六十章 运气
    回到舱室的雷欧将赢得的那些珠宝首饰随意的放到一旁,把玉石管子、那本海神经和古伽石板放到桌上。

    他并没有急着研究玉石管子,而是拿起了那本海神经翻阅了起来,并且也通过精神网和灵视仔细的研究这件物品。

    雷欧以前看过海神经,不过现在公共版本的海神经和他手中的这本内容有些出入,不少地方经过了修饰或者修改,除了让文章的词句更符合现在英格王国的民众阅读习惯,同时也填补了一些文章中一些漏洞,而其中最大的漏洞就是对海神职权的重新定义。

    最开始海神教会对海神的职权定义,并不是整个维纶的海洋,而仅仅只是坠星海,只是后来随着英格王国的势力扩展到整个海域,海神的职权范围也就随之扩张。

    按照海神教会的规矩,新的海神经刊发后,以前的旧海神经都会需要回收销毁,除了少数几个图书馆可以收藏一两本旧版的海神经以外,其余的海神经都被视为禁书,不会允许私人收藏,甚至就连教会内部的人也不允许收藏。

    现在这本旧版的海神经之所以能够保存下来,没有被销毁,主要还是因为这本海神经源自海神教会第一位公认圣人,是这位圣人随身携带的经书,意义非同一般。

    只不过,对于雷欧而言这本教典显然就没有什么值得太过关注的地方,而且教典中蕴藏的神灵神力也不是他可以动用的,所以他已经决定将这本教典换给阿米农教派的人。

    想到这里,雷欧就拉动了一下桌子旁边的拉绳,一会儿外面有人敲门,并说道“请问,先生您有什么吩咐吗?”

    雷欧走过去将们打开,然后将手中的教典递给那个衣着还算整洁的水手,并且给了他几个便士,然后吩咐道“把这本书带去阿米农教士居住的舱室,把它交给那些教士的首领。”

    听到雷欧的话,那名水手是一脸的惊讶,因为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将赌局的战利品送还给原主人的。不过,想到这本经典是来自海神教会的阿米农教派,又觉得能够理解雷欧的做法,毕竟没有人愿意和海神教会闹僵关系,特别是备受尊重的阿米农教士。

    就在雷欧将海神经交给水手的时候,他的手掌忽然像是被什么东西刺中了一样,感到一阵疼痛,不过雷欧的脸上并没有露出任何异样的神色,直到他将门关上才朝手掌刺痛处看了过去。

    肉眼看他的手掌并没有任何异常,但通过灵视,他却能够看到他的手掌多了一个印记,一个属于海神的神灵印记。

    看到这个印记雷欧并没有感到任何慌乱,毕竟债多不压身,他身体里面已经有很多神灵印记和神力了不差这一个,但让他有些不解的是他之前拿着这本海神经多时,但却没有任何异常反应,可现在他送出去的时候,海神经却自动的给了他一个海神印记,这让他感觉像是有人在时刻监视自己的一举一动似的。

    雷欧回到书桌前,看着那个海神神灵印记从自己手掌上消失,没入到身体里面,于是便像是控制其他身体里面的神灵印记一样,去感知这个神灵印记,去控制这个神灵印记所带来的力量。

    因为有过丰富的经验之故,雷欧很轻易的就控制住了海神的神灵印记,同时他也感应到了神灵印记中蕴藏力量的特殊能量波动,而让他感到疑惑的是在控制神灵印记的时候,他从神灵印记中感受到的神力波动和他在廷斯图斯港海神神殿感应到的那股力量波动截然不同。

    如果说廷斯图斯海神神殿中那股强大的力量波动,就像是风暴期的海洋一样,暴躁狂怒,而现在雷欧身上这个神灵印记给他的感觉就像是风暴过后的海洋一样,平静祥和。

    两者的力量差距之大,令人乍舌,如果不是神力的本质还是一样的,雷欧甚至都有可能怀疑这是属于两个不同的神灵神力。

    这个神灵印记并没有给雷欧带来什么特别强大的力量,但在激发神灵印记后,他却能够通过神灵印记中的神力模糊的感觉到海洋中的情况,比如洋流,比如天气等等,并且他还觉得自己如果伸出在海中的话,或许能够像鱼儿一样快速游动。

    不过,在他通过神灵印记获得某些能力的同时,他也感应到了海洋中蕴藏了一股极为强大的力量波动,这股力量波动属于那个被称作海神的欧米伽级高等生命体。只是这种感觉只是一种模糊的感觉,他并不能够通过这种感觉,找到海神现在的所在,只能模糊的知道在海中,就像是死神加因在天上一样。

    雷欧并没有在神灵印记这件事上纠结太久,也没有想过将不请自来的海神神灵印记去除掉,在他看来,无论自己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能够吸引这些欧米伽级高等生命体在自己身上留下印记,就安全来说他身上的印记越多就越安全,要是怎的哪天他身上只有一个神灵印记,一种神力,那时候他才需要担心。

    雷欧将注意力重新放在了桌上其他物品上,那根将他、将船长以及阿米农教士首领吸引过去的玉石管子。

    同样使用精神网和灵视对这根一指长的玉石管子进行研究,雷欧很快就了解到了这根玉石管子根本不是玉石,而是化石,某种生物的化石,管子中蕴藏的力量,也是那种生物的力量。

    “一个拥有欧米伽级高等生命体力量、但生命形态却只是停留在普通高等生命体等级的生物?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生物?”雷欧在获得有关这根生物化石的种种信息后,心中顿时生出疑惑,并且不由得自言自语道。

    在宇宙中,各种各样的生命形态都有,纯能量的生命体也不在少数,但任何一种生命体都要遵循了一个固定的原则,那就是生命形态与自身力量是等值关系。

    什么样的生命形态就拥有什么样的力量,五级生命形态就只能拥有相当于五级的力量,无论这个力量是灵能,还是其他能量。或许有些人可以通过某些特殊的方法,可以暂时跨越生命形态限制,获得更加强大的力量,但这种跨越式的力量只能是暂时的,绝对不可能永远拥有。

    可现在雷欧手中这根不明生物的骨骼化石却打破了这个定理,让一个只拥有三四级生命形态的生物拥有了欧米伽级高等生命体的力量,很显然这绝对不可能是自然产生的,只能是人为制造的,而且看情况似乎还制造失败了,否则的话,占据维纶世界的就不会是人类了,而是那些空有强大力量的人造生物。

    “威雅人已经能够制造出这种生物了吗?”雷欧这时候能够想到的制造者就只有威雅人。

    只是在想到这一点的同时,他又感到疑惑,如果威雅人真的掌握了能够让低等生命形态生物拥有欧米伽级高等生命体的力量,那么威雅人凭借这项技术绝对能够纵横宇宙,哪怕宇宙最高议会也要对他们顾忌三分,又怎么可能依然会在宇宙中流浪呢?

    精神网和灵视无法再获得更多拥有的信息后,雷欧尝试着用灵能去激发这根生物骨头化石中蕴藏的力量,而不是像它上一个主人那样用血液去激发。

    就在注入灵能后,雷欧立刻感觉到了一股能够感觉到、但却无法确定具体细节的力量从手中的生物骨头涌出来,融入体内。

    “有什么变化吗?”雷欧仔细的检查了一下身体,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既没有好处,也没有坏处。

    而就当他准备继续检查这根生物化石的时候,地上一道亮光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蹲下身子看了看,发现那道亮光是一枚钱币,然后捡起来放在手中看了看,惊讶的发现这枚钱币竟然是一枚极为罕见的克伦伯错币。

    克伦伯家族是法兰帝国的御用造币家族,过去法兰帝国所有的钱币都是由克伦伯家族制造,后来因为一任克伦伯家族的造币师疏忽,也有传闻是克伦伯家族的敌人陷害,总而言之,在当时新的法兰皇帝继位刊发新钱币的时候,克伦伯家族印制的金法兰出现了非常严重的错误,将皇帝头像给印错了。

    这件事直接导致了克伦伯家族丢失了御用造币家族的资格,并且还必须为回收错币支付一切费用,再加上皇室和帝国的双重罚款,使得克伦伯家族直接破产,而这一批错币也因为法兰皇室的回收重造,而存世数量极少。

    根据最新的维纶收藏者协会内部刊物记载,这枚错币整个维纶世界已知的只有五枚,每一枚的价值都极为昂贵,就用雷欧所居住的公寓来计算,一枚克伦伯错币就足以购买十套公寓了。

    “这算什么?意外之财吗?”雷欧看着手中的这枚钱币,脸上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笑容。

    虽然还没有其他证据可以证明,但从前后关系来看,再加上之前在赌桌上的猜测,雷欧可以肯定自己能够得到这么克伦伯错币绝对是因为刚才从那根骨头化石中注入自己体内的神秘力量所致,那股力量显然增加了他身上那虚无飘渺的运气,才使得他能够发现地上这枚错币。

    要知道他过去这几天都在这个舱室内,并且还用精神网反复扫描过好几遍,却没有发现这么错币就在桌子旁边,可现在只是激活了那骨头化石中的力量,就让他有了如此大的一笔意外之财。

    对此,雷欧并不感到高兴,反倒非常警惕,因为从这东西的前主人身上可以看得出,使用这东西提升自己运气的同时,肯定需要付出一些东西,就是不知道要付出的东西是什么了。

    就在雷欧考虑自己收获这么大需要付出什么的时候,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忽然从下层舱室传出来,雷欧将精神网延伸过去,查看了一下情况。

    发现这根生物化石的前主人昆斯坦此刻躺在他的舱室里面,头部被撞开了一个大洞,鲜血从伤口流出来,已经扩散成了一大片,从这片血液量来估算,这个人已经不可能是活人了。

    至于这个昆斯坦的死因似乎是搬运小型保险柜的时候,意外摔倒,被保险柜的一角砸到了头部,从而受到了这个记致命伤害。

    了解情况后,雷欧的脸色有些难看,他肯定不会认为这是意外,显然这是昆斯坦为他过度使用这枚生物化石中的力量而付出的代价,这个代价就是他的性命。

    “我现在使用了这东西改变运气,得到了一枚价值连城的克伦伯错币,那么我需要付出的代价又是什么呢?”雷欧喃喃自语道。

    虽然雷欧对自己将会为这枚克伦伯错币付出的代价感到好奇,但他并不打算就这样坐在这里等着事情发生。

    只见他直接将那根未知生物的骨头化石收入到了储物空间内,然后将注意力放在了古伽石板上。

    雷欧在赌桌上的时候,就已经看出来这块金属板其实并不是古伽石板,虽然这块金属板的外形很像,但实际上这块金属板是一块编码仪,它的作用是给一些大型装置编写运作代码的。

    按照正常方法,这个编码仪需要用专门的读取写入装置才能够正常使用,但雷欧手头上有一个通用记录仪,而他恰好知道一种方法能够利用通用记录仪来读取这种编码仪中记录的数据。

    只见他快速的在手腕的通用记录仪上按动来几下,然后弹出了一个扫描窗口,然后雷欧将扫描窗口对准了金属板,手指快速点选扫描窗口上几个虚拟按钮,跟着就像是被激发了另外一个程序似的,扫描窗口变成了另外一个模样,并且大量的数据在窗口上卷动。

    雷欧看着上面的记录数据,他并没有将所有的数据都记下来,那没有必要,他只需要几个关键的数据就可以了,而这几个关键的数据很快就浮现在他眼中,他从而也知道了这块金属板是什么设备的编码仪。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