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网 > 都市青春 > 女帝的大内总管 > 第五百六十章 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
    绝对是故意的!

    下意识绝不会这样捏,寇冬儿很了解人在睡梦中的状态,因为她陪女帝睡了这么多年,女帝也捏过她。

    虽然没睡,但寇冬儿是闭着眼睛的。

    她猛的睁开双眼。

    与周安明亮的双眼四目相对,寇冬儿眼神慌乱到了极致,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发懵的眩晕之中,她在周安的目光中看到了些许玩味,这说明周安知道发生了什么,有心理准备,而不是突然应对,不然绝不会是这种反应。

    这就让寇冬儿非常慌了。

    按照女帝的“剧本”,今天晚上并不会发生什么,寇冬儿要在天亮前叫醒女帝,女帝“捉奸”,痛斥周安一番,将周安捶一顿。

    不会真的发生什么。

    寇冬儿虽然会被周安占便宜,但不会失身。

    而现在这种情况,寇冬儿已经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嘘!”

    寇冬儿的耳中,出现了周安的“嘘”声,周安让她别出声。寇冬儿又哪里敢出声,女帝天亮前捉奸,因为是栽赃陷害,是演戏,寇冬儿不会有事。可若是让女帝现在就捉奸了,周安好不了,寇冬儿也跑不了。

    “圣上不知道我的本事,冬儿姐你还不知道吗?真以为我睡着了就是聋子,是傻子?什么都感觉不到?”

    周安的声音又出现在寇冬儿耳中。

    只有寇冬儿能听到。

    女帝现在境界是比寇冬儿高,天罡宗师之境,而寇冬儿才中品地煞境。但女帝的修炼经验太少,其自身对武道的理解,也就先天境的水平。

    先天境是她自己修炼上来的,所以她明白,之后就都不是了,周安先后两次帮她强行提升境界,一次入地煞,二次入天罡。

    女帝虽然学富五车,但对武道,她也就是“纸上谈兵”的水平。

    寇冬儿就不一样了,常年刻苦修炼。

    她虽不是天罡,但她应该比女帝更加明白,天罡境的感知有多敏锐,更不要说,周安不是一般的天罡,而是双天罡境!

    “冬儿姐,你说我现在叫醒圣上,会如何?”周安声音再次出现在寇冬儿耳中。

    寇冬儿一下子眼睛瞪的老大。

    她有些,一下子想不明白。

    但直觉告诉她,这会对她很不利。

    女帝说不定会认为是她将事情办砸了,让周安提前醒了。

    捉奸是不可能捉奸了。

    周安若直接坦白说明情况,女帝会很丢脸的。

    “嗯?”寇冬儿还在想叫醒女帝的后果,突然目光一凝,睫毛却是在抖……因为周安又捏她,还向下摸。

    寇冬儿感觉自己要“死”了。

    “亲一个。”周安的声音再次出现在寇冬儿耳中。

    ******

    天亮前。

    熟睡中的女帝猛然惊醒了,因为她听到了一些不寻常的动静,当她睁开眼睛的瞬间,首先看到的是周安的下巴。

    她抬头,又扭头,张望了一下,迷迷糊糊的,她看到右边的寇冬儿一脸懵逼的坐了起来。

    寇冬儿瞪大眼睛看着女帝,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没发出声音,好似不知道该怎么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女帝开始倒是没觉得哪里不对,但很快,她反应了过来。

    因为她现在在周安怀里。

    不应该是这样啊!

    昨夜她已经给周安挖好坑了,都安排的明明白白,这个时间寇冬儿叫醒她,她应该是将周安踹醒……周安此刻抱着的应该是寇冬儿,而不是她。

    但,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

    昨天三人怎么躺下的,刚睡下的时候什么样子,现在就是什么样子。

    换回来了?

    什么时候的事?

    女帝给了寇冬儿一个询问的眼神。

    寇冬儿却很慌,一副想说却又说不清楚的模样,她给人的感觉就是,什么都不知道,可能是睡着了,虽然在天亮前准时醒来了,却先发现了不对劲,所以猛的坐起来,将女帝惊醒了。

    “嗯……嗯?”周安突然发出鼻音,迷迷糊糊的醒了,含糊不清的低声问:“怎么了?”他吸了吸鼻子,才性情了一些,也抬起头看了看。

    女帝与寇冬儿大眼瞪小眼。

    周安就是刚睡醒的样子,又问:“你们干嘛?在看什么?”

    女帝回头看周安,她马上想到,周安应该是在寇冬儿睡着后,醒来发现了问题,然后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人换了回来,现在又装作一副什么都不知道,刚睡醒的样子。

    女帝张了张嘴,刚要质问周安,却停下了。

    咋问?

    女帝要是问了,就暴露了自己知道先前寇冬儿在周安怀里的事,那到时候就不是周安解释了,而是女帝得好好解释解释!

    女帝嘴半张着,好一会儿,才露出了什么都没发生的表情,说了一句:“没事,冬儿可能做恶梦了,睡觉吧。”

    女帝说完就重新躺好。

    寇冬儿也拉着被子躺下。

    “冬儿姐,什么时辰了?”周安问了一声。

    “快天亮了。”寇冬儿很小声的回。

    “嗯……圣上您再睡一会儿,臣起了。”周安说完便坐了起来,为女帝掖好被子,起身跳下龙床,去穿衣服了。

    很快,周安穿好衣服便向外行去。

    出了寝宫,却没走远。

    而是在寝宫院子里舞起剑来!

    寝宫里。

    女帝已经将寇冬儿拉到自己被子里,很小声的问:“怎么回事?怎么换回来了?”

    “奴婢,奴婢不知道啊……奴婢睡过去了,本想着天亮前醒,然后叫醒圣上,一醒来奴婢就发现位置又换了……奴婢搞砸了,奴婢不该睡。”寇冬儿很小声的说,有些紧张。

    “这样……这死小安子,一定是提前醒了,发现不对劲,悄悄换的……还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可恶……”女帝又气鼓鼓的说周安。

    对于寇冬儿话,女帝没有丝毫怀疑。

    她就没想过,寇冬儿会如此欺骗她。

    寇冬儿又哪里是睡着了。

    一直都没睡。

    周安就没让她睡,又亲又摸的,便宜都让周安占完了。

    寇冬儿心里苦啊,却不敢让女帝知道,因为哪怕女帝只有一丁点小心眼,她都会没好果子吃。她之前对女帝就不坦诚,欺骗了女帝,没说周安已经知道了监视的事。

    她怕女帝与周安闹起来,周安将这事儿说了。

    到时候,女帝必然会怪罪于她。

    院子里。

    剑光飞舞。

    天边已然放亮,不再是黑夜。

    嗒嗒嗒。

    脚步声突然响起,越来越近,周安没有停止舞剑,但当人影出现在拱门外时,他停下了,因为来人是小亭子,这大早上的,这么早,小亭子突然回宫,自是有急事。

    “怎么了?”周安收剑问。

    “厂公,容城的信,有两封,都是给圣上的。”小亭子一边说一边匆匆走向周安,他进宫是给女帝送信的,女帝亲启的信只要到了京城,都会第一时间送入宫内,哪怕无法马上送到女帝手中,也要送到女帝身边人手上。

    小亭子这么早来,假如女帝还在睡觉,那么收信的会是寇冬儿。

    “两封?”周安眨巴眼睛,“除了公主殿下的,还有谁的?”

    “是容郡王的。”小亭子到了周安身前,将两封信都给了周安。

    既然周安在这里,当然要给周安经手。

    周安感觉有些奇怪,容郡王常与女帝通信,走的要么是朝廷的驿站,要么是容郡王自己建立的秘密情报网,很少走东厂情报网的。

    云景公主给女帝传信,之前也不是走的东厂,最近一两个月走的。

    毕竟东厂的情报网虽然非常大非常全,但传递消息的速度是一点一点提升上来的,而比起飞鸽传书,靠驿兵人力传信的速度,提升的很慢。

    有些信是不能走飞鸽传书的。

    比如女帝写给云景公主的亲笔信,哪怕写蝇头小字写在小纸条上,也不行,不是信鸽带不带的动的问题,而是飞鸽传书容易被截获,会被人打下来。

    一般长途传信,要同时放出多个信鸽,它们携带的信息也是一样的。而女帝的亲笔信,不可能是很多份,其他人也不能看信的内容,女帝也不会自己去写很多份。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保密。

    信鸽不安全,所以只能“陆运”,不能“空运”!

    像之前云景公主写信骂周安,是东厂的飞鸽传书,而且用了数字密码,可以发很多份,不怕被截获,只要能收到一份就够了。

    而现在小亭子送来的两封信,都是绝密的火漆信。

    只能驿兵传递。

    容郡王的信,周安虽然觉得有些奇怪,却也没多想,他对容郡王跟女帝说什么兴趣不大,也没偷看的心思,想知道之后问女帝就行。

    倒是云景公主这封信,周安超级好奇。

    因为这封信,应该是云景公主给女帝的正式回信……就是女帝跟云景公主说了,自己与周安的事,云景公主就此事的回信。

    周安捏着信,考虑一下,抬头对小亭子道:“先去吧。”

    “是!”

    小亭子走了。

    周安却没马上会寝宫里将信交给女帝,而是经历了激烈的思想挣扎,真的真的想要偷看一番,就云景公主那脾气,万一她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就糟了。

    拿着信的周安来回踱步,好一阵,他将云景公主的信单拎出来,对着初升的太阳照了照,视线凝固在信封上,瞳孔缓慢收缩,眼白上渐渐浮现出些许血丝。

    透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