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网 > 都市青春 > 技艺天王 > 第二百一十二节 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
    它竟然在流动?

    它竟然在扩散涟漪?

    它竟然有心跳?

    商雅捂住胸口,有那么一刹那,商雅感觉她呼吸频率和这件玉雕的‘呼吸频率’竟然是一致的。

    眼前这件玉器似乎有一股微弱的律动。

    似是一个小婴儿躺在床上静谧安睡……

    也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花在微风中轻颤……

    也即,生命的律动。

    秦淮小哥哥曾经说过,想要在玉料表面仿造气孔,以使得玉料出现鼻翼翕合的呼吸之美。

    现在,秦淮小哥哥真的做到了!

    商雅有点小雀跃,灵动的目光落在秦淮眉间:

    “这作品应该非常成功才对呀……成功了就开心嘛,为什么还一脸苦恼呢?”

    听得商雅的询问,秦淮长长的舒了一口浊气。

    “苦恼是因为刚才体验了一把什么叫物我两忘,所以就耿耿于怀了。”

    “物我两忘?”

    对于这一个专业的名词,商雅一知半解。

    秦淮已经不需要创作了,正好闲下来休息,便随口向小姐姐科普:

    “所谓物我两忘,就是在创作时超脱物外,看清事物实质,抓住创作最根本的源头。

    这种状态,比神来之笔还要难以捉摸。

    一旦进入物我两忘,便相当于时时刻刻都在使用神来之笔!你懂么?”

    秦淮五官流露出对物我两忘境界的流连。

    创作过程中的每一刀雕刻都是神来之笔,那样的玉雕,绝对是盈盈神品!

    ‘时时刻刻都是神来之笔?’

    商雅俏脸上布满诧异,宝石般的眼眸流露出浓浓的吃惊。

    “这种状态一定很烧脑细胞,甚至会给精神带来负荷吧?”

    额。

    商雅的一针见血让秦淮表情猛得一窒。

    商雅说得对。

    物我两忘并非一种健康的状态。

    众所周知,梵高的名画《星空》一直被称作《疯子的星空》。

    为什么会被称为疯子的星空呢?

    因为梵高当时被精神疾病压迫神经,已经分不清现实与虚幻了,西方人称之为疯子,而中华家的古人称之为物我两忘。

    八大山人也是如此,在亡国之恨的癫狂中走向了写意国画的巅峰。

    由此来看。

    物我两忘的境界确实可以一手缔造一座艺术高峰,但却也必须付出惨痛的代价!

    而世界上唯一一位正常的‘物我两忘’,恐怕就啊白石老人了。

    白石老人在九十岁之后摸到了物我两忘的门槛。

    九十岁前,白石老人的艺术理念是‘妙在似与不似间。’

    而在九十岁之后,白石老人正式步入物我两忘。

    他画的葫芦藤与葫芦叶总是错位,乍一看会觉得布局一塌糊涂。

    可实际上,白石老人已经完全摆脱了‘妙在似与不似间’,走向了一笔一划尽显神韵的艺术高峰。

    白石老人此时的画作,多有传世神品!

    所以,我们不难理解为什么远在西方的毕加索会敬佩齐白石了。

    毕加索敬佩的其实是齐白石在绘画艺术上‘物我两忘’的超然境界啊。

    见秦淮先是面露望而却步,紧接着斗志昂扬,眼眸明亮。

    商雅心脏抽搐,猛得慌了,忍不住提心吊胆:

    “你是不是想要钻研一下这种状态?”

    秦淮也意识到了商雅脸色的变化,连忙摆手安慰:

    “小姐姐放一万个心安,我不会强求。”

    摆在秦淮面前的路有两条。

    其一,精神病态如梵高,拔苗助长进入物我两忘。

    其二,慢慢尝试,经年累月,最终量变引起质变。

    四十天前,秦淮可能选择第一条路。

    但现在是心态平和的秦淮,所以他选择第二条路。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

    而且,心态平和,不急不缓更有利于创作,不是吗?

    比如这件阴阳鱼太极图,不就是在一念放下,万般自在的心态下顿悟的吗?

    “既然你没有鬼迷心窍的迹象,姐姐就放心了。”

    商雅注视着秦淮的目光,良久方才拍了拍胸口,放松了下来。

    虽然俗话说不疯魔不成活,但商雅也不想秦淮变成一个病态的艺术家。

    “放心,我的想法会越来越成熟了。”

    秦淮目光柔和,摸了摸商雅的秀发。

    随即取来清水,将玉雕洗涤一遍。

    尔后戴上手套,用吸油纸将其擦得干干净净,放置于早已经铺垫好了丝绸布帛的木盒中。

    组装,拼合。

    四部分玉料严丝无缝,黑白阴阳鱼的接口处只有三分之一的头发丝细。

    细得令人发指。

    由此可见,这件作品细节精益求精到了何种地步!

    “我真是一个天才。”

    秦淮自恋的夸赞道。

    商雅眼睛弯弯的看着秦淮,嘴角扬起粲然的笑意。

    以前秦淮完成作品时都会说‘有点意思哈’。

    而今天却是‘我真是个天才’!

    由此可见,秦淮自己的态度。

    “姐姐也觉得这件作品比之前的玉雕都多了一种动态美,好像黑与白,交融在一起,生生不息。”

    闻言,秦淮微微一笑:“专业一点来说是阴阳转化,黑白相生。”

    “对。”

    商雅羞涩的呶了呶嘴。

    她其实有很多感触,但都因为词穷而说不出来。

    既然说不出来,商雅也不挣扎了,她闪着明眸,来回欣赏品鉴。

    越看,便越是觉得它简洁中包罗万象,越看,便越觉得它是那么的言有尽而意无穷!

    商雅几次想要夸两句,但搜肠刮肚找不出形容词,只能恹恹的叹息:

    “书到用时方恨少啊!”

    “它本来就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

    [叮,检测到宿主雕刻出了一件宗师级作品,宗师点已经入账,请自行查看。]

    系统的提示消息姗姗来迟。

    秦淮露出果然不出所料的表情,然后选择不搭理系统。

    系统:“……”

    “打电话叫老先生们过来欣赏!”

    秦淮突然笑出了声,抄起手机挨个打电话。

    把认识的圈内人士全部通知一遍。

    “还要叫老先生们过来?”

    “当然要叫,而且是立刻叫,俗话说得好: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我要看老先生们震惊的表情,然后听他们对我赞不绝口,如果每个人都夸我一句,我就浑身舒服了。”

    秦淮一脸的理直气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