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网 > 玄幻仙侠 > 白银霸主 > 第五百零三章 决战之日
    兰州天池,就位于兰州苍龙山上。在大汉帝国西北境内,苍龙山是一个有着特殊地位的地方,有着许多的传说,其中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就是七百年前大汉帝国的一代宗师海沧月在苍龙山潜修进阶武帝,震动天下,自海沧月之后,这位于大汉帝国西北境内的苍龙山,就成了无数高手和隐者的潜修之地,在苍龙山出了名之后,苍龙山中的天池,在过去的几百年中,也因为经常有高手选择在这里对决,逐渐也变得有名起来。

    大汉帝国元平十四年十一月,云州飞天门长老,号称云州第一弓道高手的蔡英武将于大汉帝国元平十五年一月一日在兰州天池约战甘州严礼强,以弓道一决高低的消息早已经传遍了整个西北,一方面是西北云州久负盛名的高手名宿,另外一方面是崛起于大汉帝国帝京城的天才少年,这一战,从消息一传出来,就带来了巨大的轰动效应。

    至于这场约战的原因,飞天门给出的解释是有门下弟子死于严礼强之手,飞天门必须为门下弟子讨回公道,对于飞天门的这个说法,甘州方面的严礼强一直没有反驳,所以众人也就默认了,至于双方交恶的细节,有一些小道消息说是与西北转眼衙门和严礼强的制造局有关,至于具体如何,就各种小道消息满天飞了。

    而在这样的比试之中,原因是什么其实已经不再重要,真正能够吸引人眼球的,还是这场比试本身。

    蔡英武就不用说了,身为西北大宗门飞天门的长老,一身弓道造诣名震西北,本身就是名人,拥有拥趸无数,虽然蔡英武自己没有说自己是西北第一弓道高手,但飞天门和云州的许多人,都已经把蔡英武当成了西北弓道第一人。

    而严礼强自然也不是弱者,这个带着神秘气质,传说之中能在梦中通神的少年的事迹,同样已经在短短时间内传遍了整个西北,严礼强在帝京城创办的《大汉帝国时报》现在引领整个大汉帝国的潮流,开风气之先,其机关格物方面的造诣,更是有目共睹,有传说那都是严礼强在梦中得神人所授,至于严礼强的弓道造诣,虽然见过的人不多,但是一个能被皇帝陛下看中,想要聘请了作为太子弓道教习的人,弓道造诣绝对不是弱者。而且严礼强还在甘州开了弓道社,号称弟子三千,其人在甘州如日中天。

    在这种以武为尊的世界,两个弓道强者的对决,简直就像是严礼强前世两个天皇巨星发帖约架一样,自然引得无数人趋之若鹜,在这个消息传出一个月后,到了十二月的下旬,兰州苍龙山的天池之畔,就已经开始有人陆续到来,占据好地方,准备观战,许多人,甚至已经把这次对决,看成是西北弓道第一人称号的争夺之战,不少地方,甚至开了盘口和赌局,就赌这次对决的胜负。

    到了元平十五年一月一,兰州之地大雪飘飞,山舞银蛇,原驰蜡象,苍龙山中更是银装素裹,那占地七八平方公里的天池,更是早已经结成了厚厚的冰面,就在天池之畔的山坡上,早已云集了数万人,那原本宁静的天池之畔,只要是能呆人的地方,都已经挤满了从西北各郡赶来的各色人物,这些人,有各州各郡的江湖人物,甚至还有地方的豪门大族,甚至就连甘州刺史府和云州刺史府中的人,都换了一身便装隐藏在人群之中。这次的对决,绝对是近五十年来在这里最隆重的一次。

    对决的时间选在了今日的午时三刻,这个对决时间的选择很有讲究,因为午时是一天之中阳气最盛的时候,对决选在这个时候,就犹如给犯人斩首选在这个时候一样,传说之中,在这个时候死了的人,因为天地间阳气太盛,不会变成厉鬼。严礼强和蔡英武的这次对决,虽然谁也没说是生死之斗,但是,只要看看飞天门选择的这个时间,熟悉的人就都知道,这次对决,是生死之战,双方最后只能有一个人活着离开。

    午时一刻刚刚过去,就在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之中,从飞天门所在的那片山坡上,一个人影如苍鹰一样的跃出,身形如电,在一片雪白的冰面上飞驰,分外醒目。只是一会儿的功夫,此人就来到了天池的正中位置,然后肃立,微微眯着眼睛看着远方,站在冰面上,在风雪之中安静的等待着。

    这个人年纪五十多岁,面孔黝黑,双眼如鹰如狼,犀利无比,身上背着一张暗红色的角蟒大弓,他只是往那那天池之中一站,自然而然就有一种不动如山的高手气势澎湃而出。

    “云州一箭,这是云州一箭蔡英武……”

    看到那个人飞出,天池四周山坡的围观人群之中,无数人就已经认出了那个人的身份,大声叫了起来,原本已经有些喧闹和议论纷纷的天池边上,一下子更加的躁动起来,无数人喉咙发干,瞪大了眼睛看着天池正中的情形,蔡英武已经上场了,那就说明决斗的时间已经快要到来了。

    只是蔡英武在天池之中安静的肃立着,一直等了差不多半刻钟,却迟迟不见和他对决的严礼强到来,那天池四周的围观人群之中,又不免有些骚动起来。

    “那个严礼强呢,不会是不来了吧!”换了一身便装,甚至还戴了一个人皮面具的西北转运使江天华就站在飞天门的一干人群之中,在看到蔡英武上去了好一会儿,任然不见严礼强出现,江天华不由焦虑起来,转头问了旁边的人一句。

    江天华这次来,就是想要亲眼看到那个让他灰头土脸的严礼强,最后是怎么死在他的面前,为了促成这场决斗,他自己掏了五十万两银子,大大的出了一次血,就是想让飞天门出手,把严礼强给结果了,只要严礼强活着一天,他就一天如芒在背,感觉不舒服。

    在江天华身边的那个人,满头银发,狮鼻细目,头上戴着一个紫金的祖师冠,那张面孔让人一看就印象深刻,感觉气势十足却又功于心计,那个人背着手站着,身上穿着一身蓝色的华丽锦袍,身边有一大堆飞天门的人簇拥着,一个多月前给严礼强下战帖的宗义与何天虹两个人,也围绕在这个人的身边,这个人,正是飞天门的宗主,郭一飞。

    “转运使大人不必担心,如果那个严礼强敢不来,这才是自寻死路!”郭一飞的脸上露出一丝冷笑,犹如坚冰,“我这次是看在钟家和雷司同的面子上没有亲自出手对付他,如果他不识抬举,想要逃,那就怪不得我用江湖手段了,我们飞天门的弟子,可不是白死的,他既然敢对我们飞天门的弟子出手,那就要做好拿命来偿的准备!”

    戴着面具的江天华看不出他脸上的神色,不过他在听到郭一飞的话后,那眼珠却快速的转动了两圈,然后把头凑近了一点,小声的说道,“宗主应该知道那个严礼强当初在帝京城就得罪过宰相大人,让宰相大人很不高兴,原本上一次宰相大人已经在帝京城给他安排了一次盲比,想要他的小命,没想到却让他借机跑了,对这次对决,宰相大人虽然在帝京城,也是非常关注的,如果飞天门这次能做得漂亮一点,让宰相大人知道了,未来飞天门的前程,又何止眼前……”

    郭一飞眼光闪动了一下,随后轻轻的点了点头,“请转运使大人放心,那个严礼强就算能跑得了今天,也跑不了明天!”

    “如此就好,如此就好!”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天池两边的气氛也更加的躁动起来,开始议论纷纷。

    “那个严礼强怎么还不来,不会是胆小鬼吧!”

    “有可能,听说严礼强只是一个少年,要和蔡英武这样的强者对决,不心虚才怪!”

    “妈的,这不是让我们千里迢迢的白跑一趟了么?老子还出了一百两银子买蔡英武三箭之内获胜呢……”

    “不会是那个严礼强出了什么意外吧!”

    就在时间还差半刻钟就已经快到午时三刻,许多人甚至已经觉得严礼强不会到来,一个个满心失望,甚至已经在坡口大骂的时候,轰鸣的铁蹄之声终于从天池南边的那道山口处传来,在铁蹄声中,骑在乌云盖雪上的严礼强一马当先,带着五百弓道社的学员,骑着犀龙马,踩风踏雪,如飞而至……

    那跟随着严礼强的少年们,一个个背着战弓,意气飞扬,随着严礼强策马冲来,而随着他们的到来,他们口中雄壮的歌声也传了过来,落在了天池之畔的一干人的耳中

    “狼烟起江山北望

    龙起卷马长嘶剑气如霜

    心似黄河水茫茫

    二十年纵横间谁能相抗

    恨欲狂长刀所向

    多少手足忠魂埋骨它乡

    何惜百死报家国

    忍叹惜更无语血泪满眶

    马蹄南去人北望

    人北望草青黄尘飞扬

    我愿守土复开疆

    堂堂大汉要让四方

    来贺……”

    只是一听这歌声,无数人就悚然动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