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道辟九霄 > 第八百七十六章倒霉的竹熊
    “烛龙!”

    在姬飞晨喊出烛龙名称的那一刻,蛇身人面的神祇突然睁开双眼。

    霎时间,无尽光辉照亮山谷,等姬飞晨回过神时,已经重新站在山谷前。

    “怎么回事?”

    没等姬飞晨反应过来,荡魔玄圣又是一脚踹过去,如皮球飞快冲向山谷。两人用刚才的方式再度进入山谷内部。

    “你做什么”

    “别说话!”玄圣神色紧张,但在姬飞晨开口的那一刻,烛龙再度看向二人。时光之力重现,姬飞晨似乎听到清脆的钟声,自己和玄圣再度被送离山谷。

    “果然啊,司掌宙光真法的天生神兽是真难应付。”荡魔玄圣在两次被驱逐后,摇头道:“看样子直闯山谷太难,必须先去山谷原本所在的年代。”

    “原本所在的年代?”

    “山谷,上古。这长虫将巢穴搁置在上古时代,一般天仙根本无法靠近过去的时空。唯有你我这等参悟先天不朽,领悟过去未来之妙,才可以跨入山谷之内。”

    然而就算进去,也会被时光回溯的力量送出来。

    听玄圣这一说,姬飞晨脸上一变,这岂非说明那烛龙真是一尊大圣?

    “那你有什么办法?”

    “山谷坐落在上古时空,想要强闯山谷,最稳妥的方法是找到对应的时刻。前往上古时代,从山谷正门进入,而不是现在的投影。”

    说着,玄圣身影模糊,脚下浮现一条长河,从当下时刻向着过去进发。他脚下浮现玄龟,如同一艘灵舟带他前往过去。

    姬飞晨摇身一变,再度以凤凰形象追上去。

    以自身力量回溯过去,姬飞晨顶多回溯几百年。哪怕有玄冥真身加持,也无法超过一千年之数。但有玄圣出手开辟前往上古的通道,他借助顺风车,轻轻松松回到五千年前的时刻。

    上古末年,灭妖行动。

    回到这一时刻,姬飞晨映入眼帘的一幕,便是天空中的日月二星破碎。妖尊灭星,天地一片昏暗。

    “妖尊这一战?”姬飞晨喃喃自语:“这烛龙的目的,莫不是复活妖尊?”他说完,突然看到荡魔玄圣的表情有些不自在。

    “怎么,我说错了?”

    “不。没错。”姬飞晨这一提醒,荡魔玄圣隐约窥见命运轨迹,发觉自己的这一次行动又落入黄庭的意料之中。

    “果然,穿越时空这种行为对余而言是最大的劣势。”玄圣当年强行证道,导致根基不足,境界和心性上跟老牌玄圣有一定差距。他的视界还没适应玄圣层次,并没有真正跳出时空之外,纵观宇宙变迁的无上心胸。反而是黄庭道君因为特殊的出身,擅长在时空布局。加上这次本就是黄庭道君通知,定然又入了那人的局。

    玄圣暗暗思忖:“那家伙又在算计什么?烛龙在这个时代出现,对祂是一个莫大威胁等等,威胁也是变数。如果借助烛龙搅乱时空,或许他可以在过去进行某些布局?那么是哪一时刻?太上证道?大灾变还是更古老的天地开辟之初?那厮的目的不会真是谋杀陛下吧?”

    对黄庭道君的死,众人一直以来摸不着头脑。哪怕关系最亲密的龙王,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可如果是暗算“陛下”,针对一位至高存在的谋杀,一切变说得通了。

    玄圣神色有些忐忑,但姬飞晨寻觅烛龙所在的山谷本相,突然愣住了:“这里不是妖族圣地吗?”

    烛龙的时光山谷处于一座圣地,而那里很眼熟,正是涂山的九赫山圣地。

    “为什么他在玄正洲?”

    “因为玄正洲之上有玄冥秘境,那是宇宙唯一的破绽,也是外来人偷渡所必然经历的一个入口。”

    所以,龙王闯入这方宇宙后将姬飞晨甩入玄正洲。黄庭道君降临时,也是从玄正洲开始布局。就连这偷渡过来的先天神兽烛龙,也是如此。

    “小心点,咱们是真正进入上古时代。一举一动,都会对这里的人进行干涉。”一边说,荡魔玄圣一边隐去自己的身形。而姬飞晨也以太初冰焰将自身气息寂灭,宛如死物避开所有人的探查。

    妖族圣地中,一尊尊上古仙人和妖王们搏杀。

    时而太极图卷动,镇压地火风水。时而神龙摆尾,白虎啸天。双方人杀得难解难分,不断有人陨落。

    二人从战场穿梭,来到烛龙所在的山谷。

    山谷坐落圣地深处,透着一股亘古长存的不朽气息。烛龙在山谷内吞吐元气,祭炼头顶的编钟。

    看到姬飞晨二人的行动,烛龙尾巴轻轻划过虚空,狭窄的时光溪流潺潺淌过。每一滴水便是一刻时光的缩影。仔细看,那些缩影正是姬飞晨和荡魔玄圣从未来跨入上古的片段。

    烛龙尾尖一勾,从上面扯出一个片段,那是姬飞晨和荡魔玄圣刚进入上古时刻的那一幕。

    瞬间,走入山谷边缘的二人重新体验到时光扭曲的力量。眼前天昏地暗,倒转回初入上古的这一刻。

    天空中,妖尊打碎日月,天地陷入黑暗。紧接着,天母等大能纷纷现身,出手对战妖尊。

    “怎么时间又变了?”

    “哼!废物,亏你修炼玄冥之道,最浅显的冻结时光都不懂吗。”玄圣脸色难看,他已经极力小心,奈何姬飞晨对时光之道的理解太弱,很容易被烛龙拿捏,从而牵扯到自己。

    玄圣身上浮现玄武之纹,以真武动静之理平复时光,将身边的一切时光停止。

    “好歹是余分出去的,怎么连时光凝滞都不会?”

    姬飞晨不理玄圣的怒骂,他似有所悟,身上玄冥道炁涌动,化作一片冰凌封印身边的时光。

    这便是大圣道君层次的斗法。普通天仙仅仅涉及空间,身处太虚之间,在两界之外对内施加法则压力。而更进一步的大圣道君,已经可以篡改时间,彻底扭转宇宙的时空刻度。他们的斗法,无非是彼此技巧的精妙与否,以及对时空的领悟深浅。在这方面,烛龙作为时光大道的化身,天然操控时光逆流。哪怕玄圣道尊对此都头痛不已。故而存世的烛龙极少,都已经被大能们捕杀。

    一个以真武动静法门凝滞时光,一个以太初涅槃冰焰寂灭岁月。就这样,二人一步步走向山谷中央。就算再度有时光潮汐涌动,也被二人身边的力量凝滞、冻结,无法逼迫二人回溯时光。

    当二人走入山谷,只听轰的一声,眼前时空再度变化。所谓山谷雪境转化为一片黑黝黝的虚空。

    紧接着,烛龙双目睁开,无量光照亮虚空,隆隆天音响起:“就凭你们俩,打算在时光之中捉到我吗?”

    没有说“击杀”,而是“捉到”。显然对荡魔玄圣的战力,烛龙心中很清楚。但他有信心,在时光中穿梭,荡魔玄圣不如自己的天赋!

    “等会儿,你别捣乱。”荡魔玄圣从来没有把姬飞晨视作战力。在他的设想中,本来就是自己独自迎战烛龙。姬飞晨这个变数,不出现最好!

    说完,玄圣不知从哪里抽出一把宝剑,显化万丈真身跟烛龙交战。

    每一剑划过的痕迹都斩断时光,从太古的本源对烛龙造成打击。而烛龙头顶的编钟频频作响,在时光长河中撞击朵朵浪花,意欲从时光的角度抹杀未来的荡魔玄圣。

    凤凰变作人形,姬飞晨神色凝重:“这就是道君以上境界的战斗吗?”

    “厉害……厉害,然而完全看不懂!”哪怕姬飞晨有大圣级别的视界,面对二人的打斗根本不明所以。

    他只听到一声声钟响以及荡魔玄圣的剑光划过虚空。以他的目光无法看到过去未来中的交战。自时光长河回溯万年,每一个时空中皆有一条烛龙和一尊玄圣交战。从长河延伸万年,同样有烛龙寻觅时光,以自身巅峰战力偷袭未来的玄圣。

    可在姬飞晨眼中,宛如两个孩童儿戏般的打闹,无法看出一丁点的奥秘。

    不过他也不肯如玄圣所言在一旁干瞪眼:“在一边看着,那我来这一趟干嘛?”

    姬飞晨伸手虚抓,玄冥之气在手中凝成冰弓,和龙爪弓的样式类似,只不过长弓两侧为展开的凤翼,而箭矢则是凤首。

    他鼓动全部法力,凝聚一道璀璨的冰焰:“太初涅槃冰焰。”

    冰焰瞬间缠绕在凤首箭矢上,在姬飞晨的运作下,嗖的一声射向烛龙。

    这一箭并没有刺伤烛龙,也没有打破时空,而是对烛龙身下的虚空作用,以冰焰特有的力量将整个虚空冻结,从而干涉烛龙的行动。

    玄圣一愣,但马上反应过来:“这小子倒是有自知之明。”手中风雷大作,阴阳之力凝聚神剑,狠狠对烛龙脖颈砍去。

    一颗人头瞬间飞起,姬飞晨大喜道:“成了?”他有自知之明,目前的自己对荡魔玄圣的确是一个障碍,很难在这种高层次的战斗中插手。但以太初涅槃之力封锁时空,给荡魔玄圣争取一瞬间的机会,还是能办到的。

    头颅裹着血水飞出,立刻咬住空中的编钟。血肉和编钟融合,再度形成一条全新的烛龙。而其原本的蛇身解体为一条断开的时光长河。浩浩荡荡的洪水从山谷蔓延开来,瞬间把姬飞晨撵出去。

    巨浪演化无量时空,统统砸在姬飞晨身上,将他肋骨全部砸碎,口中连吐凤血,摔入圣地中的一座大山,并且被迫显出凤凰真身。

    正巧旁边有一位妖王在,他扭头看向身边的天蓝凤凰:“咦?凤凰?凤凰一族不是离开了吗?难道你们也来帮忙了?”

    竹熊面带喜色,正要跟姬飞晨说话。但竹熊这一扭头的功夫,身后血光飞射,直接将他斩杀。

    “糟糕,这小子干涉历史了?”山谷对阵烛龙的荡魔玄圣皱起眉头,看向姬飞晨的方向。可看到一只竹熊无辜死亡,他面色不忍,动了一点恻隐之心。

    然而正是这一点没有收束的念头,让天机瞬间发生变化。只见那竹熊化作灵山隆起,而他的灵宝则在山中便化作一颗灵根。至于竹熊本身的精气在灵山中孕育,未来数千年后自当重新复活。

    哪怕玄圣一点力量都没出,仅仅是一个惋惜的念头,便让竹熊在未来获取一线生机。

    等荡魔玄圣收束本心后,突然嘴角抽搐,琢磨过来,忍不住抽了自己一巴掌:“该死,又被坑了!”

    姬飞晨盯着竹熊化作灵山,神色古怪:“这……这有点眼熟啊。”再看看妖族圣地中的其他战场,都跟自己初入九赫山时越发接近。

    “别想了,还是阻拦时光长河更重要。”突然,一道法印从遥远未来打入这个时空,镇住时空断绝烛龙逃入其他时光的可能。

    随后,法印运转三元道炁,化作巍峨天宫将姬飞晨收去。

    看到金殿之前的那尊神人,姬飞晨二话不说拿出长弓戒备。

    太元道尊负手而立,扫了一眼山谷中的烛龙和自山谷涌出的时光长河,对姬飞晨道:“本座镇压未来,防备时空错乱。你在这里将时光长河化去,免得影响历史。”

    “我?”没等姬飞晨想明白自己该怎么做,只见太元道尊伸手一抓,将一只商羊鸟抓入金殿,然后随便一抖,水光氤氲的神印摔在地上滚了几下。

    “……”看到自己熟悉的神物,姬飞晨目光落在商羊鸟身上。这只鸟,就是雨师印的上一代宿主?太惨了吧?

    道尊随意将商羊鸟扔出去,示意姬飞晨捡起雨师印:“你催动这东西加持自身,引来左圣相助,挡住时光长河并不难。”

    左圣,雨师印第二代主人,玄门的一尊大圣。

    说完,太元道尊消失不见,将姬飞晨扔在这个时代。

    “这道尊未免太干脆了。”好歹大家也是敌人,你倒是留下几句场面话啊:

    “哼,才不是帮你呢。我这是维护天地秩序!”

    “未来我们一决胜负,此刻让你这蝼蚁一手。”

    “你是雨师印天命之主,暂时给你吧。”

    好歹你说句话,大家是日后决战也好,或者化解恩怨也好,至少有个态度。但你直接走人算什么?

    道尊这种视姬飞晨如“无物”的态度,让人很尴尬。

    姬飞晨摸了摸鼻梁,捡起雨师印。

    “不过有雨师印辅佐,应该没问题了。”凤凰真身抓住神印。须臾间,天穹中一道赤光没入雨师印,玄门左圣之力跨空加持,助姬飞晨以大圣之力催发玄冥神风镇压山谷。

    紧接着,风雷大作,**聚拢,又有一位大圣出面相助。

    “第三代雨师屏翳?”

    太初冰焰激荡,一道寒流逆冲而上,将山谷化作冰雪世界,冻结时光长河。

    最后,天空中星宿闪耀,毕月乌之上的星光力量投注,雨师印中的光辉更加强盛起来。

    “四代雨师也出手了?”

    三位雨师联手,遗落在外的时光长河全部回归山谷,助姬飞晨以神印镇住这座扭转时空的神秘山谷。

    然而初代雨师和五代倒霉的商羊鸟毫无异动。

    “如果说商羊鸟境界不到,且被道尊扔飞无法帮忙。那么初代雨师呢?祂在哪里?”

    初代雨师,被冠以“玄冥”之称,上古雨师的源流,从始至终没有露面。

    不过三位雨师已然足够。姬飞晨在三人帮助下镇压山谷,里面的玄圣趁此机会,终于把烛龙手中的编钟打碎,将其斩杀于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