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道辟九霄 > 第九百六十五章仙石
    清河洲,一道闪电迅疾划过天际,在某处深山炸起一片烟尘。

    “咳咳……咳咳……”姬飞晨挥手散去烟尘,一脸嫌弃地俯视趴在地上的靳少兰:“你的传送术还是这么差。早知道就我亲自动手。”

    靳少兰爬起来,讪讪笑道:“这不是还在试验阶段吗?不过这种跨洲定位传送能避开太上宫的察觉,还是挺不错的。”

    一开始,靳少兰等人跨洲传送还需要姬飞晨帮忙。但最近他们研究一种“水镜对界法”,可以通过无穷无尽的沧海进行传送。这种方式借助风水屏障自身的力量,类似龙族之间的交流方式。只不过靳少兰等人的手法太粗糙,无法准确定位。

    “那个门派在哪?”

    “距这里有五百里。”

    姬飞晨辨认方向后,提着靳少兰的衣领向那个方向跨出一步。仅仅一步,便跨越五百里之距,来到一处山窟。

    阴冷的洞窟中传来阵阵怨气。姬飞晨暗暗皱眉,他作为鬼王多年,自然明白这些怨气的来历。

    “看样子,这个门派没少造孽。”

    “所以,我们过来善后了。”靳少兰拿出一个白灯笼,朦胧雾气裹住二人隐去身藏,缓缓向着洞窟深处走去。

    “你说,老莱也在附近?”

    “这些年,我们暗中诱导天都派研究符宝,老莱那边的商会可出了不少钱。只是最近,发现天都派做事越来越过火,所以他断了对方的资金链,正跟对方在天都派山门扯皮。”

    “那就不用多说,直接灭了这个门派吧。”姬飞晨轻描淡写说:“门中但凡涉及‘符宝’的高层全部送葬,给这些凡人抵命。”

    说完,他暗中差遣万宝童子过去帮忙。

    万宝童子这些年可清闲了,除却在阳溟神君处效力外,平日可安心修行。目前他已经炼制九龙真器的雏形宝胎,正开始尝试祭炼自己的天仙大道。

    接到姬飞晨的命令,立刻动身前往清河洲铲除天都派。

    对付区区一个连地仙都没有的小门派,还不需要姬飞晨调用更多力量。

    吩咐下去后,姬飞晨对靳少兰说:“走吧,看看你找到的上古遗迹。”

    二人隐身走到洞窟深处,幽暗的隧道尽头闪耀青色光辉,依稀还能听到里面的惨叫声。

    过去一看,眼前是一座空旷的广场,中央摆放高有三丈的巨大仙石,光辉正是从这里透出。

    “老大,这就是老莱当初找到的上古异宝,是从清河洲某处遗迹挖掘的东西。”

    仙石立在一处祭坛上,四周是八条悬挂镇魂铃的缚灵索遮蔽仙石自身的异常力量。那股奇异的灵气波动拘束在祭坛之上,没有逸散开来。

    但姬飞晨神通广大,暗中一感知,便有所察觉:“这股波动似乎有点熟,好像跟阳溟神君的力量类似?不过”

    在不规则状的巨石中央有一团红斑,和仙石自身的青光泾渭分明。

    “这又是什么?看起来是封印在仙石内部的东西?”石体表层流转着一枚枚不知含义的上古符文。那些符文环绕仙石转动,荡漾丝丝缕缕的仙灵之气,似是守护,也似乎是提防。

    “过来!”突然,远处一群白袍人押着八个凡人过来。那些凡人带着枷锁,迈着迟缓的步伐走向祭坛。他们表情绝望,似乎明白即将面对的命运。

    八个凡人依次排开,跪在仙石面前的阵法里。那些白袍人开始动手操控阵法,念诵咒文。

    仙石自动有仙灵之气落入他们身上,将他们的疲惫一扫而空。紧接着,仙石表层的三枚符文自动剥离,飞入其中三个凡人眉心。

    “老大,他们就是用这种方法抽取符文。至于凝练成符宝的办法”没等靳少兰说完,远处那些白袍人挥动大刀将三个凡人的头颅砍下。

    噗嗤脖颈射出三道精血没入符文,化作血玉将符文彻底凝结。而仙石在失去三枚符文后,又重新凝聚全新的符文填补空缺,维持着整个符文体系的运转。

    “该死!”姬飞晨目光一寒,悍然出手。洞窟内温度骤降,幽蓝冰晶瞬间在洞府炸开,那些站在祭坛上的白袍人在还没回神之际就被姬飞晨冰封。

    “什么人!”看到洞窟中的异变,其他人马上反应过来。他们扯下白袍,拿出一块块仙玉插在眉心,很快便跟符宝融合,身上的气息从普通凡人提升到人仙境界。

    “这就是符宝的奥妙?”姬飞晨有些惊讶,随手一招。其中一个人被无形之力束缚,自动飞到姬飞晨面前。

    他身边冒着火焰,似乎想要用火焰攻击姬飞晨。

    “你的符宝是火属性?”姬飞晨随意一扯,将符宝从他眉心取出。只听一声惨叫,中年男人如同烂泥一般瘫软在地。

    姬飞晨看也不看他,反复打量手中的符宝。

    这枚赤红色的符宝类似方印,和玄正洲某一时间段出现的符宝模式几乎一样。在方印底部有一枚象征火道的上古符文。通过这枚符文可以操控火焰的力量,让凡人获取人仙的战斗力。当然,前提是抗住符文融合带来的反噬。

    “这符宝就是普普通通的上古符宝。在玄正洲已经不流行。”符宝蕴含的符文难以变通,只具备单一功能。早已经被玄正洲现有的阵箓图体系淘汰。然而,符宝居然可以和人体结合,形成另一种战斗方式?

    “有点意思,这倒类似黑天教那边的模式。上古巫教道统?”姬飞晨抬起头,对靳少兰说:“少兰,你去拿研究资料。”

    姬飞晨挥挥手,将洞窟剩下的敌人全部冰封,走向那几个凡人身边。靳少兰见此处用不着自己,马上前往实验室寻找资料。

    剩下五人看到凭空现身的姬飞晨后瑟瑟发抖,眼神带着难以言喻的恐惧。

    “放心,我不会害你们。”姬飞晨幽幽一叹,出手抹去他们的记忆:“回头让老莱给你们在商会找份工,抹了这件事吧。”

    接着是三个死亡的凡人。

    “断首吗。”姬飞晨盯着分离的尸首,突然动了心思:“这倒是我尝试‘起死回生’的机会。”

    他指尖闪过银芒,如同无形的丝线穿梭在三具尸体间,将他们的头颅重新缝合。幸好姬飞晨动手快,且三人魂魄没有离体,顺利被姬飞晨复原肉体,重新恢复呼吸。

    看了看时辰,已经过去一个时辰。

    “果然,复活这件事不能随便来。”哪怕问雪斋主这尊化身实力高强,但复活这种涉及生死法理的事,也不是那么容易做的。

    “我复活三人都这么麻烦。不知道教主要在黄泉之祸后复活亿万众生又要耗费多少时间?”

    将忧虑藏在心中,姬飞晨走到仙石面前。

    此刻,靳少兰走回来,手中抱着一沓子实验手札。他见姬飞晨盯着仙石看,忙道:“老大。这块仙石有自我防御体系,用一般的方式根本没办法将里面的符文取”

    没等他说完,只见姬飞晨伸手按住仙石的一处棱角。他以玄冥之力轻轻一削,直接将那块仙石掰在,在他手中化作巴掌大小的青玉,里面正悬浮着一枚金色符文。

    “这……”靳少兰目瞪口呆。不可能!这仙石曾经落入自己手中,自己试过数百种办法,可都没办法从上面截取碎片啊!

    失去一部分后,仙石上面的青光重新聚合,又把破损的部位重新填补。只是少了一枚符文后,整个仙石表层的上古阵法便缺了一环。

    “竟然还可以自动修复?这倒类似天仙至宝的不朽特性。至于这里面的符文……如果不是天地造就,那就是人为炼制?少兰,你觉得什么人会留下这种东西?”

    靳少兰看向仙石。里面的红光似乎动了几下,他揉揉眼,然而那红谷又恢复原状。

    “我觉得,如果不是炼器失败的废品外,应该就是某种封印镇石?”

    “如果是炼器失败品。那么,这仙石至少有着天仙至宝的品质。是一位天仙炼器失败的产物。”姬飞晨抚摸平滑的表面,轻声道:“而且跟上古符宝体系不同。这个组合类的符文,你难道没有什么联想吗?”

    组合类的符文,那不就是阵箓图?上古时候有阵箓图吗?

    “所以,这是一件封印之物?为了封印里面的那团红光?”想到红光的变故,靳少兰心中有些异样。

    “谁知道呢。反正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时,姬飞晨抬头看向洞口:“两个万宝来了,咱们准备离开。”

    万宝童子去找莱万宝,二人直接将天都门高层抓过来,扔到姬飞晨面前:“大掌柜的,你看这些人怎么处置?”

    “既然都弄过来,那就整一场爆炸,让他们跟这处洞窟一起销毁。省得太上宫找到这里。”靳少兰说:“这些年天都门的行动太明显,恐怕太上道已经有所怀疑。万宝,你过来帮我将实验用具全部搬走,咱们将洞窟炸了。”

    为了区分莱万宝和万宝童子。如今龙渊的人很默契的将自家兄弟称呼为“老莱”,而万宝童子则享用“万宝”之名。

    众人行动起来,很快便听深山传来一声轰响,整个山体被一股力量轰塌。不久之后,一道仙光落入云端,打量下方坍塌的废墟。

    “按照天都门弟子的说法,他们的门主率领高层都来到这里了?”太上传人露出疑惑之色,潜入下方检查这处洞窟。然而被姬飞晨遮掩后,他只能得出一个结论。

    天都门主等人在进行某次仙道实验时,因意外引发大爆炸,从而将门派所有高层卷入,致使所有人当场死亡。

    “可怜天都门刚刚恢复元气,又出了这种事。”

    但这样一来,关于那些失踪的凡人就不好调查了。

    ……

    姬飞晨一行回归黔光洲。

    他低头把娃从仙石上取下的碎块研究,靳少兰忍不住问:“老大,你到底用什么手法成功的?”

    “很简单,用法力强行掰下来的。只要法力强,一块天仙遗留的仙石根本不算什么。万宝,你随我将它炼成符宝,或许日后有用。”他拉着万宝童子离开,准备制作一枚属于自己的符宝。

    “等等,我也去!”莱万宝跟着离开,只留下靳少兰一个人整理收获。

    这一次将天都门的所有实验用品全部带回来。可以在黔光洲重新进行“符宝”的研究,唯一的区别就在于不可使用凡人作为研究材料。

    “那就想办法找傀儡来代替试试。”

    将仙石摆弄完毕,靳少兰开始整理试验资料。

    忽然,石腹的红光闪烁起来,在靳少兰耳畔传来细碎喃喃的声音。他有所感应,皱着眉头看向仙石,缓缓走过来,站在仙石面前。

    失去一枚符文后,整个仙石表面的符文运转有些晦涩,里面的红光比曾经更加强烈。

    “果然是某种封印。”耳畔的蛊惑越发强烈,就在靳少兰准备伸手的时候,突然莱万宝走回来,将靳少兰拍醒:“干什么呢!老大让我叫你开始准备。我们再检查一遍地网,要准备两洲接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