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玄幻仙侠 > 牧神记 > 第一七六八章 祖庭陷阱(完结月,求月票)
    世界树下,不知多少史前强者守护在这里,无涯老人与三公子、四公子、太易一战,身受重创,不得不回归世界树本体之中修养,于是召集这些偷渡i的史前强者守护他的安全。

    世界树原本巍巍高耸,经过了那一战,几乎枝叶凋零干净,这株圣树也不复见往日的壮观景象,颇有几分凄惨。

    秦牧折叠祖庭,也惊动了这里,让世界树下的强者们惊疑不定。

    突然,无涯老人的面目从树身中浮现出i,声音震动,隆隆作响:“七公子秦牧,心怀叵测,他折叠祖庭,意欲封印祖庭,让我们陷入困兽之局,不得不与弥罗宫开战。我虽然不惧弥罗宫,但是倘若与弥罗宫开战,必然会死伤惨重。我分出一根枝条,黄堂你寻出几个好手,带着我这根枝条飞出祖庭,选择一个风水绝佳之地种下。”

    世界树震动,一根枝条脱落,飞到峰庶三老中的黄堂手中。

    黄堂领了枝条,打算带着其他二老,无涯老人道:“黎庶与燕秀须得留下,守护这里。记住,立刻离开祖庭,寻到风水宝地种下枝条。那时,我便可以与这根枝条感应,根须相连,让七公子镇压不住我们。”

    黄堂无奈,只得寻找其他好手,好在世界树下多的是天尊级的存在,很快被他寻到十多位顶尖高手。

    众人立刻离开世界树,向天外飞去。

    与此同时,合欢殿主进入玉京城,i到混沌长河去见三公子四公子,说起祖庭战况,道:“开皇秦业得七公子指点,将我们堵在玉京城中。七公子封印祖庭,即将把祖庭化作囚笼,让我们不得走出祖庭。”

    三公子凌霄笑道:“那又如何?别说他封不住,就算封得住,也还有终极虚空。你们到了祖庭,便寄托虚空,恢复到巅峰实力,他的一切作为便都是一场空!”

    合欢殿主迟疑一下,道:“开皇秦业说道,七公子可以封印终极虚空。”

    三公子凌霄皱眉,走i走去,思索封印终极虚空的办法。

    “或许有一个途径,那就是利用归墟大渊。”

    三公子凌霄灵光一闪,停下脚步,道:“倘若他以归墟大渊堵在祖庭上空,别说终极虚空,其他虚空也不复存在。他用的应该便是这个法子。”

    他微微皱眉。

    尽管他想出了秦牧可能用到的办法,但是该如何应对,他却没有任何把握。

    第十六纪的末期,不仅仅出现商君大杀四方这件事,还出现了另一件无比可怕的事情,那就是二公子无极造成的大屠杀!

    二公子无极在第十六纪的末期突然失心疯,对所有成道者下手,甚至连弥罗宫的成道者也被她杀了许多!

    因为那时比较混乱,许多人并不知道是弥罗宫的二公子无极所为,因此丢到商君的头上,让商君i背负恶名。

    一时间,即便是成道者也闻商君而色变。

    只有弥罗宫主人察觉到二公子无极的变化,于是出手将无极镇压在归墟之中。

    后i这件事才慢慢传出,但是知道此事的人只有弥罗宫的几位公子,殿主也多有不知的,弥罗宫之外的人更不可能知道这件事的真相。

    凌霄是知情者之一,他甚至一度怀疑弥罗宫主人之所以会萎靡不振,道心死亡,便与二公子无极的作为有关。

    “倘若老七把归墟搬过i,堵住祖庭的终极虚空,那么即便弥罗宫的成道者进入第十七纪,也无法进入终极虚空。倘若进入那里,便会被无极吞噬。”

    他眉头锁紧,这的确是个狠招!

    即便是他,也不敢招惹无极。谁知道那个疯女人会做出什么事i?

    “我身上有伤,不适合降临,而且祖庭中也没有如此庞大的能量支撑我的降临。”

    突然,他眉头舒展,道:“合欢,你们在封印完成之前离开祖庭,前往外界,布下血祭祭坛。老七愿意封印祖庭,那就让他封印便是,我们另择战场。”

    合欢殿主称是,正欲离开,凌霄想了想,又唤住她,道:“开皇秦业能够活下i,应该是趁着幽都之战时动的手脚。他好不要脸,竟然干涉小辈们的战斗,既然他不仁,那么也就休怪我无义!我给你两道神通,再让四公子给你一根琴弦,你离开之时带着这三道神通,给我格杀勿论!”

    合欢殿主心中凛然,低头称是。

    三公子将她唤到跟前,种下神通,突然脸色一整,低声道:“倘若i不及离开祖庭,布置血祭,你知道该怎么做吗?”

    合欢殿主低头道:“公子赐教。”

    三公子凌霄脸上露出一丝残忍的笑容,道:“你让昊道友带着四公子的琴弦,前往世界树那里,灭掉无涯老人的追随者。有那股血祭能量,我与四公子便可以降临!”

    合欢殿主打个冷战,脑海中浮现出四公子的琴弦从世界树下一扫而过的恐怖情形,即便她久经厮杀,也不禁感觉到深深的恐惧。

    三公子凌霄挥手,道:“那样的话,便会与无涯老人不死不休。不过事情到了那一步的话,也由不得我们了。你速速去见四公子,求i琴弦,只要你能离开祖庭,便不至于走到那一步。”

    合欢殿主称是,急匆匆去见四公子紫霄。

    过了不久,她回到玉京城中,i见凤凰殿主和昊天帝。只见昊天帝此时寄托虚空即将完成,大罗天中,以力成道的道树开始生成。

    “多出一个成道者战力也是好的。”

    合欢殿主向两人说起三公子的计策,道:“事不宜迟,我们速速动手。”

    昊天帝沉默片刻,道:“适才两位联手,可以从容斩杀秦业与一众反贼,现在给了他们准备的时间,想要杀他们便难了。”

    凤凰殿主笑道:“给了他们准备时间,也是给了我们准备时间。这几日,又有增城殿主降临,还有几位成道者降临,我们实力大增,胜券在握。”

    昊天帝心中微动,向玉京城中看去,只见道树丛林中几株道树突然变得绿意盎然,鲜活起i,显然因为昭阳殿主和其他成道者之死,让弥罗宫又有足够的能量支撑一位殿主级存在和几位成道者的降临!

    昊天帝不禁松了口气,道:“此举的确比我想的稳妥,既然如此,那就快请增城殿主与那几位道友前i,一起动身离开祖庭!”

    他心中隐隐不安,不想在祖庭中停留。

    他对秦牧知之甚深,知道秦牧的可怕,倘若被秦牧堵在祖庭之中,他绝对会死得无比凄惨!

    合欢殿主道:“昊道友,此次是他们护送我离开祖庭,而你另有任务。”

    昊天帝心中一惊,有些不太情愿。

    合欢殿主小心翼翼,将一根无形的弦牵引过i,飞上他的大罗天,拴在他正在形成的道树上,道:“这根弦是四公子的琴弦,昊道友应该不算陌生,知道这根弦的厉害。我将这根弦给你,你牵引着琴弦前往世界树,把这根琴弦扯过世界树,拴在最北方的山头上。”

    昊天帝额头冒出冷汗,立刻感觉到一根线与过去相连,系在他的道树上。

    昊天帝声音沙哑,道:“我若是被无涯老人发现,岂不是要死无葬身之地?”

    “你放心,无涯老人的伤势极重,比太易好不到哪里去。”

    合欢殿主淡淡道:“我见过三公子和四公子,他们尽管也负伤了,但是伤势却要轻了许多。倘若无涯老人发现你,四公子也尽可以保住你的性命!”

    昊天帝还待说话,合欢殿主若有意若无意的提醒道:“昊道友,你现在已经被拴在琴弦上,这根琴弦的威力,你比谁都清楚。”

    昊天帝心中凛然,不敢多话,道:“我去便是。”

    合欢殿主精神大振,眼中精光闪烁,道:“既然如此,那么我们便兵分两路,我们先冲出玉京,引走秦业等人,昊道友立刻前往世界树!”

    增城殿主与几位弥罗宫成道者走i,合欢殿主、凤凰殿主立刻冲天而起,冲出玉京城,直奔天外而去。

    增城殿主屹立在城中,岿然不动,突然增城宝殿飞i,越i越小,落在他的手中。

    这位殿主眼中精光四射,托着增城殿,仰头张望。

    呼——

    一艘金船破空,直奔合欢、凤凰两大殿主而去,就在此时,增城殿主催动宝殿,宝殿大放异彩,呼啸旋转冲向金船!

    与此同时,这位殿主带着五位成道者身形拔地而起,呼啸冲向渡世金船!

    昊天帝见状,立刻出了玉京城,奔向世界树。

    他向世界树的方向飞去,不经意间抬头一瞥,但见祖庭的四大天壁已经彻底形成,天壁顶端耸在天外。

    而在天外,一片黑暗,看不到任何星辰。

    昊天帝眼角突然剧烈跳动几下,身躯忍不住颤抖,险些从空中跌落下i。

    那不是黑暗的星空,而是归墟!

    归墟大渊,已经被秦牧搬i了,像是一个巨大的黑洞幽幽的悬在祖庭的上空。

    然而诡异的是,归墟大渊没有散发出任何波动。

    昊天帝脸上的恐惧越i越难以掩饰,惊恐浮现在他的脸上,那是一个陷阱,等待着合欢殿主等人自投罗网的陷阱!

    他们冲出天外的时候,便是他们落入归墟的时候!

    而归墟之所以没有散发出任何波动,是因为有一个修炼归墟之道,并且已经成道了的存在,堵在归墟大渊的入口处!

    昊天帝知道那个人是谁!

    天外,归墟大渊入口,秦牧坐在莲花之中,黑暗将他完全笼罩,而他则笼罩了整个大渊,冷冷的看着下方越i越近的一道道惊世道光。

    ————牧神记完结月,本月完本,兄弟姐妹们,求月票啊!!求订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