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唐官 > 20.北原为人屠
    残酷的清剿行动足足持续了旬日,可高岳还不罢休,他将华亭之战俘虏的三千蕃兵,由唐军步骑押着,称“以蕃道还置蕃身”,往东南行,直抵渭水和瓦亭川的交界处。

    隔着渭水,其南岸便是秦州旧治所在地——上邽,高岳让麾下的士兵用马槊、长矟、刀剑等,压迫着一串串被縻马绳拴着的蕃兵俘虏,叫喊着要让上邽速速开城,否则他便要押着这群蕃兵强攻城池。

    上邽距离成纪宫堡,不过六十里耳,得知惨状的尚结赞,又是恨又是怕,在和副手论徐力商议后,便派遣区颊赞为使节,对他说:“你但去和高岳说,只要能善待我大蕃的三千俘虏,本论愿意将会州拱手割让给他,并且送还马燧、崔汉衡、袁同直、吕温等唐家臣僚。”

    区颊赞听到这个请求,大惊失色,哀求尚结赞说:

    西吉劫盟,唐家都认为我是其中元谋,因我先前曾和马燧乃至唐家天子交涉过,后又背信弃义,现在大论您让我去出使高岳营地,无异于让我去送死。

    尚结赞也无可奈何,只能对区颊赞说:“鄯州和青海城的兵马不日就会抵达,届时本论会收复整个秦州以东地带,高岳想必也知晓此事,绝不敢造次。这次你去,保你无忧。”

    区颊赞大哭不已,被己方的人强行扶上马,渡瓦亭川的峡口,至高岳的营地中。

    结果是想当然的,高岳、浑瑊和义宁、定武两军的将士,看到从马背上滚下,伏在营砦军门前的区颊赞,都知他是个什么角色:

    先是定武军前身白草军在安乐州血战,拦截马重英时,是这位跑去巧言令色,迷惑河东节度使马燧,使其逗挠不进,让唐军失却了全歼马重英人马的绝好机遇,又使得如今河套以南地带叛羌蜂起;

    而后又背信弃义,撺掇西蕃诸论,干出在西吉劫盟,杀害唐家和盟臣僚、士兵的血腥行径来。

    当即,中虞侯郭再贞就在营地校场中央扎起了“刑柱”,将区颊赞捆在其上,任由其呼号不已,“我乃前来议和的大臣,也是大蕃尊贵的中贡论,有纯银的告身,你等唐人应恪守伦理,不可害我!”

    高岳指着区颊赞,怒斥道:“为何不可害你?”

    “唐家有语云,使者往来于道,即便两国交兵也不可加害。”

    “那你等西蕃狗丧尽天良,劫杀西吉会盟,又该如何方圆?”高岳大怒,当即就让身旁的牙兵手持笞杖,轮流上前,猛打区颊赞。

    区颊赞被打得血肉模糊,哀嚎不已,直打到衣衫尽碎,头颅垂下而昏死过去,鲜血和发辫混结起来,高岳又叫人往其脸上泼冷水。

    这时陇右地区已是天寒地冻的时节,被绳索捆着的区颊赞,创伤又被冷水刺激,痛得他像条虫般扭曲着,牙齿都要压碎,喘过气来,便开始用蕃语叫骂不已。

    “要不要把这蕃子的心给挖出来?”蔡逢元当即就拔出明晃晃的匕首,向高岳询问。

    高岳摇摇头说不用,接着冷笑着说,区颊赞说不要斩他,本尹便不斩他。

    他要让区颊赞亲眼看到,自己是如何“不辱使命”的。

    一个时辰后,浑瑊河中军的帐幕里,“什么,高逸崧要坑杀蕃兵俘虏?”正在阅读药方的浑瑊一个激灵,跳起来,对前来告知的游奕使白娑勒喊到。

    白娑勒满脸的苦恼,便点点头,意思是差不多。

    不一会儿,浑瑊的掌书记卢纶也匆匆走入帐幕,“节下,高大尹正击鼓点集义宁、定武两军,怕是,怕是要杀俘了。”

    惊得浑瑊瞪大双眼。

    因为整个古代,大规模杀俘都是件很让人忌讳的事,往小了说有点残暴的嫌疑,往大了说是有损阴德的行为。

    “走,快去阻止逸崧!”浑瑊出帐幕,飞速翻身上马,直往高岳的营地奔去。

    可一切都迟了,等到浑瑊到了义宁、定武军营地时,高岳早已传令:将三千西蕃俘虏,包括八百多赞普的禁兵在内,分为六十个“撞队”,两军各分三十,齐齐押到渭水北原处即行屠戮,平陇长刀如雪片般纷纷而下,待浑瑊跑到北原处,只见满地的无头尸体,头颅全都滚到了前面掘出的长壕当中,只剩一群拄着铁锸的士兵蒙着面立在那里,要给这帮被杀的蕃兵俘虏掘坑统一掩埋。

    北原的岗头,衰草如浪起伏,区颊赞被绑在木柱上,其下是座带轮的木床,居高视下,目睹了己方俘虏被处决的惨景,犹自在那里大喊大叫不已,估计精神都被刺激得失常了。

    浑瑊怒气冲冲,找不到高岳,倒是在北原边找到了高固,便怒骂声“黄岑,你个狗脚贼!”

    高固一见是旧主,也知道浑瑊是为什么事来的,便赶紧下马,口称:“此蕃兵如解送入朝,献捷太庙后,免不了也要被长流岭表,终身不得返乡。且南方多瘴疠,蕃兵去了大半也是活不过一年半载,徒耗粮秣衣衫......”

    浑瑊气不打一处来,难得用鞭梢狠狠敲了下情同子嗣的高固,“别给我装糊涂,你知道本帅问得不是这些。”

    这会儿高固只能据实回答:“节下称,就是要杀俘,震骇蕃人胆魄,涨我军锐气,况且这三千兵是作战被俘的,并非投诚降服的,故而将其尽杀,并不害德义。”

    浑瑊仰天长叹一声,对高固说:“唉,你们身为军将,不能匡正节帅好杀的天性,让好好的进士出身,成了和白起、项羽同般的人物,我恐随后高逸崧虽以文臣身份镇凤翔、兴元,但边事杀戮是不可能消弭得了的。”

    其实浑瑊猜得无错。

    杀完了三千俘虏后,高岳放走了半死的区颊赞,把他扔在头驴子上回了成纪宫堡。

    另外高岳给区颊赞脑袋上绑上根狐狸尾巴,身后还系上一根。

    狐狸尾巴,在西蕃风俗里,代表的是失败和逃跑的耻辱,西蕃的武士勇敢的话则被赐予虎豹皮,而怯弱的话则被系上狐狸尾巴。

    而另外根,便是高岳送给尚结赞的,作为前日他送裙钗女衣来的“回赠”。

    看到象征耻辱的狐狸尾巴和濒死而归的区颊赞,又听说高岳在上邽对岸的渭水原上屠了三千俘虏——尚结赞当即就病倒了。

    等到西蕃他道的援兵抵达时,高岳、浑瑊已荡平了秦州以东,顺着水洛川的,返归华亭和平凉去了。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