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宗明天下 > 第1364章 不同的想法
    “夫君,你平常总是与妾说,夫妻乃是一体,不用多礼,今日怎么还对妾出言道谢?”听了允熥的话,熙瑶笑着回应一句。请百度搜索()

    “是为夫的错了,不应当对你道谢才是。”允熥也笑着说道。

    “这个朝鲜世子,确实是一表人才,为人也机敏,是不太喜好读书。”熙瑶又评价起了朱褆。

    “读的书也不少。”允熥冷哼一声,说道:“他只是不喜欢读儒家经典而已。为夫也不喜欢读。儒家是用来教导臣下的,可不是用来教导君王自己的,只要知其大略即可,也不必像要考科举之人似的倒背如流。我倒是很欣赏他这一点。”

    熙瑶对于允熥这个观点倒不怎么在意。他早在她面前说过这个观点了,熙瑶从一开始的震惊到后来的认同、接受,早已经习惯了;但她对于这句话表达出的对朱褆的欣赏却感觉有些心惊肉跳。

    允熥对此一无所觉,继续说道:“他为人豪爽,为夫也问过了读过兵书,还习练武艺,虽然武艺不太好,但身体很健康,绝不是弱不禁风的书生。依我看,他很适合做一国之君。”

    “既然夫君这样欣赏朱褆,可想过给他安排后妃之人选?”熙瑶定了定神,说道。

    “你怎么问这个?朱芳远不是已经给他安排世子妃了么?为夫若是赐婚,岂会只赐侧妃?你……”允熥正说着,忽然明白了她在想什么,笑道:“你呀,是怕为夫赐他与敏儿成婚吧?虽然朱芳远已经安排婚事,但他万万不敢得罪为夫,将原本安排的正妃人选改为侧妃,以敏儿为正妃也行得通。”

    “夫君确实是这样想的?”熙瑶顿时很激动的说道。

    “你着什么急?”他们成婚十多年来,自从建业元年起,允熥没有见过熙瑶这么失态的时候了,允熥看她激动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的同时,也有些对于为人父母的感慨。

    “瑶儿你放心,为夫定然不会让朱褆做驸马。为夫想让他自认为是为夫的亲侄儿,岂会赐婚大明宗室女子为朝鲜世子妃?”允熥本想再逗她一会儿,但又想着她这是因对儿女的关心而失态,又不忍心了,马说道。

    “这好。”熙瑶舒了口气,但随即又问道:“那夫君可想过以思齐为朝鲜世子妃?”

    “思齐?你怎会想到思齐?”允熥不解。

    “昨日夫君告诉妾今日带朱褆入宫,妾思量起来,觉得夫君是不是想要从宫之宗室女子挑选一人为朝鲜世子妃;适才妾去后院之时,见到敏儿、宝庆、贤琴、思齐等人围在他身旁,听他说话,其敏儿与思齐毫无避嫌之想法,离他甚近,只有不到一尺的距离而已,妾了心。思齐今年十二岁,明年十三岁,敏儿她小一岁,也该是情窦初开的年纪了,妾因而担心是敏儿或思齐对他有意。”

    “你想多了,敏儿一向随性,而且年纪还不大,岂会有这样的想法?”

    “这还不是你太纵着她了?”一提到敏儿的随性,熙瑶忍不住抱怨起他来。礼仪敏儿当然是懂的,在公开、郑重的场合礼数绝不会错,可私下里毫不在意规矩,也没有男女大防的想法,熙瑶说了她好几次,她都是嘴答应,过后忘。

    “知道了,为夫以后也会教导她注意分寸。”允熥有些理亏的说道。别的规矩也罢了,现在敏儿也不小了,男女大防的规矩确实应该立起来了。

    “从明日,罢了,等过了年,从正月二十开始,不许你随意带她出宫,妾要与妹妹轮番教导她规矩。”熙瑶毫不犹豫的命令起允熥来。

    “好好好!不经你的允许,为夫绝不带她出宫,哪怕是去王府或公主府。”允熥像现代的丈夫似的马答应道。

    熙瑶看着他的表情,‘噗嗤’笑了一声,随即好像开玩笑似的行礼道:“妾适才失礼了。”

    “夫妻之间说什么失礼不失礼的。”允熥笑道。

    过了这个插曲,熙瑶又说起了刚才的话题:“敏儿确实不在意男女大防,可思齐与她不同,思齐平日里在有外人在的时候非常注意规矩,朱褆不过是头一次见面,又是男子,思齐不可能不在意男女大防,可她当时站的与朱褆这样近,妾忍不住怀疑起来,她对朱褆有意。”

    “有意不至于,不过是第一次见面,”允熥摇摇头说了这句,但马又道:”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思齐在有外人时很注意规矩,也不可能头一次见面把朱褆当做亲近之人,确实值得注意,她是否对朱褆有好感,这也不是为夫能左右的。”

    “侍书!”他又高声叫道。

    “官家请吩咐。”侍书马走进来行礼。

    “你去把思齐叫来,朕有话问她。”

    “你要做什么?”等侍书出了屋子,熙瑶马问道。

    “你不是怀疑思齐对朱褆有意?把她叫来当面询问,不知道了?”

    “这样的事哪有当面询问女子的?”

    “如何没有?为夫不问过昀蕴?”

    “这,”熙瑶没想到昀蕴,被打了个措手不及,顿了一下才继续说道:“昀蕴与思齐岂能相提并论?”

    “她们如何不能相提并论?思齐虽然是蓝家的女儿,但从小在宫长大由咱们抚育,一年在蓝府待的时候顶多一个多月,咱们好似她的父母一般。这样说起来,昀蕴还亲近。”

    “她也知晓为夫允许昀蕴、昀芷等自己选夫之事,不会对将此事告诉为夫抵触。为夫再对她强调几句:若是喜欢朱褆,此时不对为夫说以后没有机会了,她定然会对咱们吐露心声。”

    “可是,……”允熥说的有道理,可熙瑶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她又说不出什么道理来,也只能接受允熥的想法。

    可过了好久,也不见思齐过来,熙瑶忍不住叫来一个服侍的宫女,问道:“用过膳后思齐没有在坤宁宫歇息?做什么去了?”

    她话音未落,听见外面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随即一个明媚皓齿的少女跑进来,在允熥身前停下,喘了口气行礼道:“见过舅舅,舅母。”

    “这是去哪儿了?喘的这样厉害?”允熥伸手擦了一下她额头的汗谁,又让宫女给她擦汗,问道。

    “舅舅,舅母,思齐用过饭,本想歇息,可敏儿想去瞧一瞧她种在交泰殿的竹子是不是还活着,拉着我去了交泰殿,之后……”

    “敏儿在交泰殿种了一株竹子,什么时候?”允熥打断道。

    “个月初,我们路过交泰殿的时候,见有一株竹子枯萎了,敏儿让下人准备了种子种了下去,每日放学时浇水。不过其实也经常忘了,都是下人在照顾,只是偶尔像今日这样想起来的时候去瞧一眼。”

    “敏儿这是,竹子都种到别的宫殿了。”允熥也不知该怎么评价这样的行为,只能说道:“你继续说。”

    “敏儿与我去往交泰殿的半路遇到通传的宦官,说常夫人与薛夫人入宫拜见舅母。因她们是长辈,敏儿与我一起去迎接,见到她们说了几句话,见侍书姐姐跑来,说舅舅与舅母有话要对思齐说,思齐一路小跑着回来了。”

    敏儿话音刚落,听从外面传来声音:“陛下,娘娘,常夫人与薛夫人求见。”

    “你这通传之人还要快。”允熥说了一句,又问道:“她们怎么这个时候入宫求见?有何事?”

    “舅舅,舅母,常夫人说是郑国公受了伤,求舅母派太医去给他瞧瞧;薛夫人说想请舅母派宫专门接生的‘妇产医生’去府。”

    “二舅受了伤?”允熥马紧张的问道。要说亲情,他也不是原装的允熥,和常升相处的时间也不长,不算深厚;不过常升虽没什么本事,可安分守己,从来不惹麻烦,允熥对这个舅舅还挺满意的,而且他也害怕若是常升死了郑国公府的大权落在常森这个不太安分的人手,所以有些紧张。

    “常夫人说不是大毛病,是骑马的时候不小心从马摔了下来,骨头也没事。不过常夫人担心民间的大夫有些毛病瞧不出来,请宫的太医过去瞧瞧。”

    “这还好。”允熥松了口气,马吩咐道:“去太医院,让精擅骨科的郑大夫给他瞧瞧去。”

    “慢!”那下人答应一声正要退下,听允熥又叫了一句,忙转过头又等候吩咐。

    “岳母请妇产医生去家,可是有人要生了?”他问熙瑶。

    “应该是煕扬的媳妇要生了。”熙瑶笑着说道:“妾的大嫂没有怀孩子,妾室也都并未怀孕,只有煕扬媳妇恰好是这个时候。”

    “她这是头一胎吧,入门三年才怀了孩子,也不容易,现在宫里也没人怀孕,让妇产科只留一人在皇城值班,其余医生都去薛府为她接生。”允熥说道。

    允熥去年从西域回来后前朝进行改革的同时,与后宫有关的机构也在进行改革。他将太医院的医生分了科室,分成了妇产、外伤、西医、其它四个科室,‘其它’是除生孩子、外伤之外的所有伤病;‘西医’科是由抓来的原撒马尔罕国医生组成的。

    “这怎好!”熙瑶一听只不过是弟妹生孩子,不是家里有人生病,也放下心来,说道:“不合规矩。”

    “这种时候何必在意规矩?何况反正要生了,也没几日,不碍的。头一胎可得注意些,不能马虎。”允熥道。

    说完这件事,他转过头对思齐说道:“休息好了?”

    “好了。”允熥与熙瑶谈论派出医生的时候思齐坐下休息,虽然只是几分的时间,但也已经休息过来了。

    “你们都出去。”允熥先把所有下人都打发出去,然后问思齐道:“思齐,你觉得朱褆这个人如何?”

    “朱褆?挺好的,虽然据说不太喜欢读书,但为人还算有礼,而且脑子转的挺快的。”思齐有些迷糊的问道:“怎么忽然问思齐这个?”

    “嗯,罢了,舅舅直说了吧,你可是对他有好感?”允熥也不太会绕弯,干脆直接问道。

    “怎么忽然这么说?”思齐更加不解,眼睛瞅瞅允熥又瞅瞅熙瑶,一脸都是问号;但她看了几眼后回答道:“思齐只是将朱褆当做客人,并未做此想。”

    “这好。”允熥松了口气。虽然他支持儿女选择自己喜欢的夫婿,但把思齐嫁到朝鲜也不在他的计划之内。

    “是你舅母适才见你与朱褆靠的近了些,与舅舅说了这话,舅舅把你叫来问问。思齐,舅舅再问一次,若是你真的对朱褆有意,虽然他已经定亲但现在还有挽回的机会;可等朱褆回了朝鲜,此事无可挽回了。”

    “舅舅,舅母,”思齐非常认真的对他们说道:“思齐绝无此意。思齐绝不会离开舅舅,舅母。”

    “话可不是这样说,你将来成婚了,也是要离开舅舅、舅母的。”熙瑶也松了口气。她可是想让思齐做她儿媳妇的,当然不愿意她嫁到朝鲜去。

    思齐脸微微泛红,没有答话,而是说道:“舅舅,舅母,思齐不需这个挽回的机会,但有人或许需要。”

    “今日常夫人与薛夫人入宫,也带了继月与岱雯入宫,她们也从乾清门入宫时见到了朱褆,适才我与继月的时候,她还问我朱褆是谁呢,心大约是有意。”思齐笑道。

    “继月?”允熥思索起来。继月是常升的女儿,长相不错,性子温婉。‘要不要将她赐婚给朱褆?’允熥想着。

    不过只用了一个弹指的时间,允熥否定了这个想法。继月不像是心眼多的人,把她嫁给朱褆用处不大;况且朱芳远已经为朱褆订婚了,推翻朱芳远的决定一定会让他非常不满而且警惕,于自己的计划没有好处。至于自择夫婿,自家的女儿他还管不过来呢,何况别人家的女儿。

    “夫君,妾觉得继月不合适。”熙瑶与他想的也一样,凑在耳边说道。

    “嗯。”允熥答应一声,又道:“继月将来还是许给哪一家宗室为好。”

    他们又说了一会儿话,熙瑶笑道:“夫君,妾想着舅母(指常夫人)与妾的娘快到了,出去与她们说一会儿话,安抚她们。”而且她也有段日子没见过自己的母亲了,有些思念。‘让待诗将妹妹也叫来。’她想着。

    “你去吧。”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