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蕙质春兰 > 第四十九章 花灯
    徐家闹的不可开交,陈家却是一派喜气洋洋。还有两天就要到十五元宵节了,下人们正在到处张灯结彩,陈远恒忙的很,因为每年安城都有灯会,陈远恒怕会出现火灾和盗抢的事件,提前做了很多工作。

    陈文麟最是高兴,提前就在白氏面前磨,想要去街市上去看花灯。

    白氏被磨得没办法了说:“做什么一定要到街市上看呢,我今年让陈材带着人在家里多扎一些灯好吗?”陈文麟一脸不情愿:“我们家就这么点大,花园小的很,能放几个灯啊,而且也没有卖东西的。我听朋友说,安城每年灯会上会又很多卖小吃的,还会又很多卖新鲜玩具的,反正就是很好,我就是想去。”

    白氏说:“可是灯会人很多的,许多孩子都是在灯会的时候被拐子拐走的。”这个倒是让陈文蕙想起《红楼梦》里的香菱,就是在灯会的时候被拐子拐走,从大家子的姑娘变成丫鬟,一生命运悲惨。

    这个时候陈文俊也说:“母亲,就让我们去吧,大不了多带几个小厮。”

    白氏说:“俊儿你怎么也跟着起哄啊。”

    正说着,锦帘子被打开了,一阵冷风进来,大家抬头一看是陈远恒回来了。白氏忙去给陈远恒解开披风。

    陈远恒说:“我刚在外面都听见了,我们今年与民同乐,一家子都去,夫人你也去。”

    白氏羞红了脸:“这灯会哪里是女眷们能去的。我可是从来没去过。”

    陈远恒说:“以前我们在京里头,规矩多,别说你没去过,就是我去的次数也少,这次我们都去。多带几个家人,我再叫几个衙役跟着,肯定没事。”

    这下子孩子们都开心起来。白氏也开心的笑了,其实她也很想去看。

    终于到了十五晚上,一家人穿上厚厚的棉衣,到了街上看花灯。衙役只散在一旁跟着,陈陈远恒和白氏牵着陈文蕙的小手,陈文麟一路上看见所有的花灯都很稀奇,大呼小叫的。陈文俊沉稳一些,但是也很新奇,眼睛都不够看的。

    白氏脸上也洋溢的幸福的笑容,对陈远恒说:“老爷,这些灯多是多,就是粗糙的很,没有我们京里的细致。”

    陈远恒说:“夫人,这里可是安城呢,地处江南,且是民间的花灯,哪里有我们京城府里的精细呢。你看这些已经不错了,大多是一些绸布做的灯笼,很多地方都是麻布,葛布的呢,那个才叫粗糙呢。我们京城府里,还有皇宫里,多是琉璃的,能比吗?”

    其实,陈文蕙也觉得这个灯很一般,前世看过的更高科技的多西。但是不知道怎么了,眼前这简陋的灯会却让她感到很温馨。仔细想了一下,原来是父母拉着她的小手的缘故。前世,她的父母可是从来都没有拉过她的手呢。

    白氏说:“不知怎么了,虽然这个灯会很粗糙,我却觉得很好,比在皇宫里看的还好呢。”

    陈文蕙笑了,原来母亲和她一样的感觉。陈远恒说:“那是因为今年就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往年灯会,夫人都是费尽脑汁和那些贵妇人们争奇斗艳,哪里会觉得好呢,恐怕连看灯的空都没有吧。”

    白氏偏着头想一想。头上就简简单单的梳着圆髻,插着一个银质的簪子,平淡大方。往年白氏在灯会上可是会穿戴一新,头上的首饰,手上的戒指都要精心挑选。因为是要进皇宫啊,所有的贵妇都在那里,大家都知道她是庶子媳妇,本来就等着看她的笑话,她就偏偏要打扮好,笔直的站着,不能让人笑了去。从来没有看过灯会上的琉璃灯是红的,还是彩色的。

    想到这里,白氏笑了:“老爷,还是这样好啊,可惜,我们不能一生都在这里。这一年是我过的最开心的一年。”

    陈远恒也有感而发:“是啊,这一年也是我过的最舒心的一年。这一年里孩子们长大了一岁,蕙儿的身子好了,我们远离了京城的繁杂,来到了这个江南鱼米之乡。这一年我公事上也顺利的很。真是希望永远过这样的日子啊。”

    陈文蕙听了心里乐滋滋的。

    陈远恒又说:“其实,我还有很多事情想做。我以前在京城里就想着怎么样让人看得起,怎么样不中圈套,怎么样出门不被指点是庶子。现在我来到这里,大家都尊敬我,都羡慕我是大家族出身。但是我并不快乐,后来,贷款计划推行,我发现很多百姓因为我的一个小小举动改变了一生。原本要卖儿女的不用卖了,原本娶不上老婆的娶上了,原本生了病就要等死,也有钱看病了。我突然觉得我以前想的差了,跟他们比起来我还是幸运的,至少我从小是锦衣玉食,至少我不用眼睁睁看着亲人生病却没钱医治。”

    这番话说的白氏似懂非懂,但是陈文俊却听到了,很受震动。因为他想到了跟着陈材去那些偏远的乡村,看到百姓的粮食卖了个好价钱,那满是褶子的脸上喜悦的笑容,这些都是他从小在彬彬有礼的贵族圈子里看不到的。

    陈文蕙听了也沉思起来。其实这些道理她早就知道。前世她是白领,而且已经是主管了。她一句话就能决定一个订单,就能决定一个厂子的生死。但是这一世的父母亲都是贵族出身,他们并不明白。现在父亲明白了,母亲因为生活在内宅还是不明白,看样子是要让母亲明白一下子了。

    只有陈文麟对父母的话听不懂,一个劲儿的看着街上新鲜的事物。突然他发现了一个小食摊,做的是最简单的米粉。陈文麟立刻说:“父亲,母亲,我饿了,我们去吃那个东西吧。”

    陈远恒也不知道这个是什么东西。陈材笑了说:“这个是老百姓吃的,很便宜的,是米粉。味道还可以的。”

    陈远恒很有兴致说:“好,我们都去吃。”

    白氏皱了眉头:“孩子们就算了,你看那个小铺子不干净的。”

    陈远恒说:“怕什么,别人能吃我们就能吃。都吃,夫人也尝尝。”

    陈文麟和陈文蕙早就雀跃了。陈文蕙前世就喜欢小吃,这一世还没有吃过呢。

    白氏看到大家都这么高兴也不想扫了大家的兴,就点头同意了。一家子围坐在小摊子前吃起来。

    米粉摊主看到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主顾很开心,立刻手脚利索的忙乎起来。一会儿热乎乎的米粉上来了,一家子很开心的吃起来。

    很多年后陈文蕙还很怀念那碗普通的米粉,觉得仿佛味道最好吃,以后再也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米粉了。

    日子很快,马上就要出正月了。哥哥们早就开始上学了。父亲也忙乎衙门的事情,母亲忙着指挥下人归置正月里动用的东西。

    这一天,陈文蕙突然和白氏说:“母亲,我看我们可以在庄子上买块地,盖了房子,做个香水作坊,等过两个月,桃花就要开了,到时候我们就雇佣我们的佃户们上山去采花,回来造香水,这样佃户们能过了春荒,我们还又多了一项收入呢。”

    白氏说:“这个主意很好,我前几天就和你父亲说过了,你父亲也很赞成。我们现在因为买了很多地,多了很多佃户,陈材说,都是苦哈哈。我正想着怎么帮他们度过难关,要不他们逃荒去了,谁给我们种地啊。你这个主意好,先让他们去采花,这个女人孩子都能干,多一项收入,也就度过春荒了。可是眼下我们要在德庆城开分店,飞光,吟红,陈福,陈庆,陈材都忙的不可开交,哪里还能有人顾着去田庄啊。”

    陈文蕙说:“这个很简单,那边有紫玉姐姐和李环,他们都在那里很熟了,再派青霜姐姐过去,这样不就行了。只是这样母亲身边就没有得用的人了。”

    白氏说:“这样也好,青霜本就是要去做那里掌柜的,现在去刚好,我身边还哟红鲤她们呢。这一段时间,红鲤她们也能上手了。特别是红鲤,也许是因为穷人孩子早当家的原因,最是细心不过的,现在青霜找东西都问她呢,虽然在外出办事上还生了些,但是以后办多了就好了,左右我现在只是身边应用的东西,没有什么外事要办,这样就行了。倒是蕙儿你身边的人怎么样了?”

    陈文蕙说:“我可是不会调教人的,但是我看秋碧和绿芽还好,年纪小一点,但是现在我屋里这些活计都干得很好呢。多亏了秋水姐姐每日里来调教这几个小丫头。”

    白氏说:“是啊,这还好有秋水和碧纹。还是这些老人用的顺心。蕙儿你也一年一年的大了,你现在就要调教身边的丫鬟了,这样将来才能给你用啊。像是先要分派事物。你现在屋里有四个丫鬟,秋碧,绿芽,翠翘,碧莲。这四个人要有能掌管你的衣服首饰的,要有人会看账本,将来掌管库房的,要有人会厨艺,以后能做饭的,要有人能出门应酬,帮你分担事物的。”

    求推荐,求收藏,不知道怎么了,昨天到今天,成绩很不理想。请大家多支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