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蕙质春兰 > 第一百零六章 娶个宝
    陈远恒说:“这一趟出行,给我的感触很大。【无弹窗小说网www.dwxs.net】到了上海城,看到新的海贸方式,看到港口那穿行不息的船只,看到上海繁荣的市场,我已经觉得,丽川公主夫妻,真的是大才,怎么能把城市治理的这么好。后来,我到了新光城。这个是我大儿子和大媳妇治理的城市。我更加感慨了。这个城市不但像上海城一样的繁华,还能各个民族融合的很好。那丰富的夜生活,小吃,各种民族,各个部落这么融洽,真是让我很是为我的儿子媳妇骄傲。可是,到了庆春城,这才一天,我就觉得,那些上海城和新光城之类的还是不能和我女儿治理的这个城市相比。”

    陈文蕙笑嘻嘻的说:“我比哥哥们聪明啊。”

    陈文俊说:“我以前没有来过庆春城,现在都后悔了,应该早点带美珍过来,这的治理方式和我们的不同,这个治理方式才是最正确的。我们应该早点来学习了。”

    陈文蕙忙说:“大嫂已经治理的很好了,哪里就需要学习我的了。”

    万美珍说:“夫君说的很对,我也很后悔没有早点来庆春城,这才是我理想的城市,我这几天要多像妹妹请教,回头我也要改革一下我们的新光城。”

    陈文蕙还要谦虚。陈远恒已经说了:“以前,我读圣贤书,常常在心里想,书上说的那个道德的社会到底能不能实现?可是,现实是很残酷的。大楚虽然强大。可是内忧外患也很多。四大家族雄踞一方。不但把持着大楚的边疆,也经常插手大楚的政务。皇权经常被架空。我年轻的时候周游四大家族,和族长们都见过,也都交流过。四大家族过的日子也不好受,他们长期替大楚抵御外敌,过的也是苦哈哈的。为了保存自己的实力,没有法子,他们只能一边守着族地,一边和外族作战,一边还要把家族中的女儿送进宫里和皇家联姻。除了这些。大楚内部贪官污吏横行。官员们当了官之后,不是想着怎么管理百姓,怎么为百姓谋取福利,而是想着怎么贪污受贿。怎么挖地三尺。怎么升官。怎么站队。每一朝都要经历夺嫡惨剧,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终结?”

    柳敬原没有想到陈远恒会把这些话说给他听。虽然自己和小陈家的关系一直都很好。但是自己是太子的心腹,这个整个大楚都知道。陈远恒这番话其实很不适合被太子知道。但是,陈远恒说了。当然,陈远恒今天的心情很好,多喝了一点酒,但是,这点儿酒不至于就让陈远恒醉了,不至于到没有分寸的在不必要的人面前说不必要的话。而且,白氏和陈文俊都没有打断陈远恒的话,可见,他们也认为,自己可以听这些话。那么这就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他们真的当他是自己人,虽然不避讳。第二种是,他们认为自己将来也有可能被兔死狗烹,一旦太子成了皇帝,自己可能会大权在握,也可能有朝一日下场很惨。这个纵观一下历史不难发现。也算是正常,柳敬原早有心理准备。

    现在看来,有可能两种可能都有。小陈家也是从龙功臣。可是,他们家这样努力的经营海外势力,这就是在谋取退路了。可是,自己呢?本身就是商贾出身,没有权势,没有退路,一切都是太子刘演给予他的,一旦刘演有朝一日对付他,他还真是死无葬身之地。这可能是小陈家的诸人看在明珠的面子上在向自己暗示,这里可以成为自己的退路。想到这里,柳敬原突然又想到刚刚进门的时候,陈远恒无意中问陈文蕙是不是有陈远恒夫妻居住的院子。陈文蕙不是说还有自己夫妻居住的院子吗?这么明显的暗示自己怎么没有想到呢?真是当局者迷啊。

    柳敬原心中升起了感激之情。

    这些心理的想法其实只是一瞬间,柳敬原就说:“当年,我和太子一起在国子监读书,看到了许多京城中的丑恶现象,我们都发誓,一定要想法子改变这个世界。现在,太子已经成了储君,我也位居高官,可是这些现象,还存在,我们能力还不够,而且,站的越高,越是发现,大楚积重难返,很难改变了。一旦进行大的变革,恐怕我们这些主导变革的人会抵挡不住整个官僚贵族阶层的反扑,那将是死无葬身之地。以前,我还会凭书生意气,可是,我现在有妻儿老小在家,哪里还有那个勇气。再说了,我们这里坐的都不是外人。我和太子那个时候厌烦宫里夺嫡的惨烈。可是现在呢?我们夺嫡成功了,把前太子拉下来了,三皇子也给拉下来了,可是就没有夺嫡了吗?你们也都知道,太子府邸并不太平。陈家的太子妃和白家的白良娣争宠,太子妃所出的嫡子和白良娣所出的皇孙这么小已经开始夺嫡了。嘿嘿,真是没有意思。”

    陈文俊眼神陡然一厉,看了看陈远恒,白氏和陈文蕙,陈文蕙看了看目瞪口呆的明珠说:“放心,我这个庆春城虽然各路探子都很多,但是我的城主府还是铁板一块的。”

    陈文俊点点头。

    陈远恒说:“敬原啊,你真是个聪明人。既然道理都明白,你以后是不是要为明珠母子们营造一个退路啊?”

    明珠热切的看着柳敬原。柳敬原对着明珠一笑说:“这是自然。我就是可以不要我的性命,也不能不要明珠母子的性命啊。文蕙妹妹都已经为我们准备好了院子,我自然想以后带着明珠孩子们一起生活在这个美好的城市。不过,我觉得还是请文蕙妹妹给我们在庆春城置办一份宅子和产业的好。”

    明珠高兴极了,说:“其实,这个我早就置办了。之前我派了万良一家子来了庆春城,已经在这里有了一个五进的大宅子,还有一个大花园,都是文蕙帮我请了黑家的大师设计的。虽然没有城主府这么美,但是比我们京城的宅子可是好多了。另外,还在城外置办了一个三千亩的大庄园,在卫城还置办了一个五千亩的茶园。想来也够子孙们过活的了。对了,城里我也让万良置办了铺面十间,其中一间在经营我们家的茶叶,顺便买些庆春城的特产,另外九间早就租出去了。”

    柳敬原目瞪口呆:“怎么这些我都不知道?”

    明珠笑了说:“你每天忙着衙门的事情,回家都很晚,连看孩子都没有时间,哪里管过家里的庶务。我们家的茶园多了多少亩的茶?一年的收益是多少?我们在大楚卖了多少的茶叶?在海贸中卖了多少茶叶?在夷洲岛我还置办了茶园和铺面呢?我们上海城也有铺面。这些事情,你哪里管过?就是我有时候跟你说,你也只是跟我说,让我自己看着办就行了,不用告诉你了。”

    柳敬原陡然觉得很对不起明珠,自从明珠嫁给他好像一天都没有闲过,伺候老人,照顾小姑子,生儿育女,还要照管家务,还要管理整个家族的产业。这几年,他自己虽然没有过问过庶务,但是从家里人的穿着,家里的摆设,家里的奢华都能看出,明珠把自己家的茶园发扬光大,应该是赚了不少的钱。但是,他没有想到居然赚了那么多的钱,居然在新光城,上海城,庆春城都有铺子。特别是在庆春城还有宅子,庄园?

    怪不得父亲老是跟他说,他娶到了宝,真的是娶到了宝啊。

    柳敬原动情的说:“明珠,真的没有想到你把家里打理的这么好,你一定很辛苦了。这几年,是我疏忽了。”

    明珠羞红了脸。

    陈文蕙突然说:“好了,不要在长辈们面前秀恩爱了。”

    一句话使得柳敬原和明珠脸都通红起来,陈文麟说:“好好的气氛,都被妹妹这句话给破坏了。”

    陈文蕙笑着说:“怎么是破坏了,父亲的话还没有说完呢,我还想听呢,这柳哥哥就扯了这么一大堆出来,还把你们家的家底都抖落了一遍。干嘛啊,炫富啊?”

    柳敬原笑了起来说:“我们家哪里敢在你的面前炫富啊?你可是大财主。对了,明珠,既然我们家在这里有宅子,怎么你没有带着我去我们自己的宅子看看啊?”

    明珠说:“之前我就和文蕙通过信了。她的意见是这一次有很多的官员一起来,鱼龙混杂,最好不要把我们在庆春城有产业的事情叫人知道了去。所以,我才没有和你说的。我们在这里的产业都不是登记我们名下,都是登记在万良的名下的。”

    对于万良柳敬原是知道的,从湖州一直跟到京城,人老实,忠心。陈文蕙的思量很对,这一次的人员很多,很复杂,还是不要暴露太多,对于太子刘演,柳敬原现在是越来越摸不透了,还是防着一手的好。至于登记万良名下怕不怕万良吞没,这个倒是没有问题。一来,万良很忠心,二来,这个城市是陈文蕙的,一个家奴要是敢吞明珠的家产,陈文蕙能坐视不管吗?(未完待续。。)</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