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网 > 玄幻仙侠 > 邪世帝尊 > 第1102章 不是结束的结束
    叶朔一直把孟昭揍得鼻青脸肿后,又追出来找金思琦。

    说得出那样的混蛋话……要不是看在他是同组的战友,真想直接打死他!

    留在桌上的蛋糕,一根根蜡烛依旧火光闪耀,但闹到这一步,却是没人再有心情吃了。

    夜,也是更加深沉了。

    ……

    叶朔找遍了戊城,最后才在城楼上找到了金思琦。

    为了表示自己没有恶意,他首先就开启了隔音结界,然后才慢慢的走上前。

    听到脚步声作响,金思琦警觉的回过头,立刻就尖叫起来:“你不要过来!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叶朔叹了口气,只好依言站在原地,和她保持着安全的距离。

    “为什么……”金思琦眼中的泪花又涌了出来,“我以为他会是我的救赎,我以为我终于找到了我想要的爱情,谁知道……是另一场更深的噩梦!”

    早知道会有今天,她宁可从来都没认识过这个人。

    就让她一直觉得,自己是不配被爱的,然后自哀自苦的熬过一生。最起码,不要让她先看到希望,再把她残忍的打入深渊。

    鲜花,蛋糕,心形蜡烛圈……明明都是刚刚发生的事啊,为什么现在已经那么久远,久远得好像隔了几个世纪?

    勉强平复了一下呼吸,她缓缓扬起头,苦笑着望向叶朔:“孟昭他,应该把我的事都跟你们说过了吧?你现在又是怎么看我呢?是不是也觉得我很脏啊?”

    幸好泪水早就模糊了她的视线,这样她就不用看到叶朔眼里的情绪。

    那里面,无论是厌恶还是怜悯,都不是她想要的。

    因此,刚一喊出这几句话,她就转头伏在城墙上,再次撕心裂肺的痛哭起来。

    “我有什么错……我根本就没有做错任何事!为什么当年那些伤害我的人不需要承担后果,为什么当年的主谋不需要承担后果,为什么所有的后果都要我这个受害者来承担!!”

    除了孟昭的不能谅解外,更让她难过的,是他坚称自己欺骗了他。

    那些都是自己的丑事,也是伤心事,自然不可能逢人就说。这次全是因为,她是真的下决心想和他在一起,希望彼此间不再有隐瞒,才会向他坦白,谁知道换来的就是这么一个结局。

    坦白是错误吗?选择欺骗,就可以拥有爱情吗?

    善良也是错误吗?只要拥有一张美丽的皮囊,就算像江彩妮那样恶劣,也可以拥有爱情吗?

    现在,她到底是应该庆幸两人结束得早,让她还不至于陷得太深,还是遗憾自己连一段短暂的甜蜜都不曾享受过呢?

    “根本就是孟昭太不是个东西了!”叶朔终于听不下去,愤愤的打断了她,“一个男人如果真的爱一个女人的话,怎么会介意她的过去!他百般狡辩,只不过就是不想负责任而已!”

    “你现在这样说说当然简单了!”金思琦不屑的吼了回去,“我问你,如果是你的女友,你知道她曾经被很多男人欺负过,而且她已经不能生育了,难道你就真的能毫无芥蒂的继续爱她,照顾她一生一世吗?”

    “当然!”叶朔毫不犹豫的大喊,“如果是我喜欢的女孩,就因为她受过伤害,不敢再轻易的信任这个世界,所以我才更要给她一份完整的爱!我怎么会嫌弃她,我心疼她还来不及呢!”

    “能不能生育又有什么关系,孩子本来就是两个人爱情的结晶,如果仅仅为了传宗接代而结合,那不是相当可悲吗?”

    “我喜欢的女孩,只要她愿意嫁给我,就是给我最好的礼物!我一定会好好珍惜她的全部,包括她的残缺!”

    “谁都不是完美的,如果爱一个人,只爱她的优点,却又不能接受她的缺点,那就不是爱,那只是自私的占有欲!”

    这一段话,叶朔说的正是齐玎莎。

    如果是玎莎,无论她有多少不堪,是否完璧也罢,是否心里还惦记着前男友也罢,只要她愿意,自己的怀抱就永远是她的归宿。

    就像他说的,怎么会嫌弃,心疼还来不及呢。

    当你爱一个人,爱到了甘愿连自我都失去,就算她有缺点,在你眼里也一样是优点的一部分。不为别的,只因为那个人是她,是自己最爱的女孩啊!

    玎莎,玎莎,她就是那个自己捧在心尖上爱着的宝贝;玎莎,玎莎,她现在又是否在看着这段直播呢?

    至于孩子,叶朔确实是不太在乎。毕竟在他身边,也有了不止一个女友。南宫菲,杨清心,如果只是想要孩子的话,相信她们也会替自己生。可是玎莎不一样,她是自己的小公主,是自己的女神,是自己只想全力去呵护的人。真要让她替自己生儿育女,受苦受累,他可还舍不得呢。

    这段话,固然是他的有感而发,却也无意中触动了金思琦的心。她震惊的瞪视着他,暗暗动容。

    一直以来,她都认为自身的残缺是一种耻辱,没有哪个男人能接受这样的“黑历史”,但现在叶朔……他却把这一切都说得轻描淡写……并且从他坚定的眼神中,金思琦也能看得出,他说的是真话。

    如果有哪个女孩子,可以被他爱着,应该会很幸福吧……那一晚,在金思琦心中,模模糊糊的有了这样的想法。

    而叶朔,这个与她鲜有交集,往日里她几乎从未关注过的男人,也是以一种强有力的姿态,突然的闯进了她的心……

    这一夜,他们在城楼上吹了一夜的冷风。

    ……

    A组的营地内,同样有两人久久未眠。

    此前的战略计划中,曾有人提出,如果是双方硬碰硬的拼实力,就必须形成强对强、中胜中、弱胜弱的组合,也就是说无论对面是哪一档次的强者,己方都必须要有人比他更强才行。只有能在整体实力上全面压制对方,才有机会取得最终的胜利。

    原本其他人的对战方案都已经拟好,只剩了B组的顶级大将颜霂霖。他不但天才之名远播于外,更是在前次的考核中,力搓群雄,取得了第二名的成绩。唯一有机会胜过他的,也就只有墨孤城了。

    但,墨孤城却是坚持不肯出战。

    尽管颜月缺、哥舒冲等几个脾气冲的,说着说着直接就要和他吵了起来,但墨孤城仍是不肯妥协。

    在他看来,这种战斗方式就像小孩子的游戏,没有参与的意义。

    众人随后又讨论了几种方法,都因为不能牵制住颜霂霖而宣告失败。于是颜月缺等人再次把矛头对准了墨孤城,指责他毫无团队意识,狂妄自大,争执间几乎就要动起手来。

    还是凤薄凉力排众议,提出墨孤城既然不想出战,我们也不能勉强。没有哪个战略是缺了某个人就不行,这一晚她就不睡了,一定会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战术。

    但是,在双方各有准备的情况下,要凭着战术以弱胜强,又是谈何容易,因此直到夜深,她这个方案还是没能设计出来。

    墨孤城远远的望着她。每次自己修炼到深夜,总能看到她刚好也为队伍忙碌到了深夜,这段独处的时光,好像就是独属于他们的时间。

    那么现在,她又在想些什么呢?她是不是也对自己很失望?

    墨孤城静静的叹了口气。如果这是真正的战场,或许他的确会稍稍认真一些,只是想到一切都是虚假,既没有真实的生死存亡,也没有真实的种族对立,他就觉得这不过是一场大型网游,实在没有参与的兴趣。

    看到他们为死难者哭泣,看到他们高呼着与城池共存亡,他的内心总是毫无波动,无非是暗嘲他们入戏太深。

    浪费时间的事,没有意义的事,他就绝对不会去做,这一向都是他的原则。

    他能在这样的年纪,修炼到这个地步,大概和他这份“心无旁骛”,也是分不开的。

    不过,就算是游戏,如果是和她一起玩呢……?墨孤城沉思了一下,再次抬起视线,望着烛火尽头处的那一道身影。

    和她在一起,总能让他感到很舒服。就算只是说几句废话,好像也从不会让他觉得浪费时间……

    ……

    “你不用再伤脑筋了。”就在凤薄凉不知画过了多少张战术草图后,作为模板的地图忽然被人一把抽了出来。

    “就听你的,我参战就是了。”

    “嗯?”凤薄凉就势轻托着下巴,若有所思的打量着眼前的墨孤城,“是什么让大天才忽然积极起来了?”

    墨孤城淡淡扫了她一眼,烛火映照下,她的俏颜更增几分美艳,就连他也有了隐约的动容。

    如果她一个人太努力,大人就更加不会注意到我……所以,最后表现一场,也没有什么坏处。当然,“不想她一个人太辛苦”的理由,他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最后,他还是摆出一脸高傲,扬长而去,只留下了一句:

    “下次你有什么想法就直接跟我说,说不定我会答应。”

    ……

    最终决战,异常惨烈。

    这是试炼至今,规模最大的一场战争。它席卷了残存的五座城池,包括剩余的所有试炼者。

    炮火连天,灵技接连炸裂,生命条成片成片的削减,每一刻都有虚拟兵或试炼者丧生。在这里,就算是一些小有名气的成员,也同样死成了炮灰,甚至得不到一个多余的镜头。

    包括孟昭,也是在这场大型厮杀中身亡。但在这个时候,却也同样没有多少人会去关心了。

    好不容易坚持到了这一步,如果稍稍放水,也许就可以存活下去,支撑到最后的颁奖台亮相,但现在在苦战的众人,却好像没有一个,会存着这样的心思了。

    如果现在不努力杀敌,也许自己所在的小组就输了!到时候就算能留到最后,也会像一个苟延残喘的逃兵。

    宁可跪着死,也不求站着生!

    最后时刻,所有人的热血和斗志都被激发了出来,这不再是试炼,不再是游戏,这就是一场他们赌上性命和尊严的……真正的战争!

    就连墨孤城也被这样的气氛感染,他开始有些明白了,为什么有些人会全情投入战争,在这里找到所谓的战友情。过去……倒是自己太过固步自封了。

    当他也将自己的全部,都投入到手中的兵刃上,他好像在这里寻找到了另一个自我。当他将凝聚着全副灵力的长枪刺出,贯串了颜霂霖的肩头时,在飚溅开的鲜血中,他听到了热烈的欢呼声……

    ……

    这场试炼,最后以A组的胜利告终。

    在一切都结束的时候,天空上投下了一道道七彩光芒,如同一连串划破苍穹的流星。每一道光芒,都将一名战士笼罩,温润的圣光,洗涤了他们周身的鲜血和戾气,也滋润了他们一度枯竭的灵力。

    当众人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身在另一片不同的空间。

    这里,是一个大型的颁奖台。在他们身后,则伫立着一块巨型屏幕,正在滚动播放着一幕幕经典的试炼画面。

    台下,大批的记者一窝蜂的涌了上来,他们看上去是早已等候多时了。话筒分别伸到了战士们的面前,闪光灯不停的咔擦作响。

    “重新认识一下吧。”万众欢庆的气氛中,颜月缺认真的朝容霄伸出了手。

    “颜月缺。”

    这个握手,代表着他已经抛弃了地位的差异,世俗的规矩,在全世界的面前,见证他们的友情。

    容霄也握住了他的手,坦然回应。

    “容霄。”

    闪光灯再次闪烁,将这一幕化敌为友的宝贵画面,浓缩成了一幅幅凝固的相片。

    ……

    最佳统帅奖:凤薄凉

    最佳先锋奖:墨孤城

    最佳谋略奖:凤薄凉,颜月缺

    最佳辅助奖:容霄

    颁奖结束后,每个人都轮流走到话筒前,向世界观众倾诉心声。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了作秀的思想,没有了磕磕绊绊,他们只是坦诚的,说出他们最想说的心里话。

    大屏幕上,依然在播放着他们的奋斗。

    当不合群的墨孤城,终于抛弃成见,和大家团结作战的时候;

    当总说着这只是游戏的凤栖梧,对死去的战士鞠躬的时候;

    当凤君瞳坚守城池,双目泣血的时候;

    当娇气的乔曦莹,任劳任怨的为大家洗衣服的时候;

    当关椴战胜了自我,和苏世安做出了断的时候;

    当颜月缺对凤薄凉说,“一起来的就要一起走,我们组的人一个都不能少”的时候;

    当叶朔说,“我不会再成为拖累”的时候……

    他们都跨出了成长的重要一步。

    就像乔曦莹说的,刚进来的时候每天都想离开,真的离开了却很舍不得。

    因为,他们都在成长,在前进。

    他们的未来,一定会一天比一天更灿烂。观看  zui新章节请到——手机地址.观看  zui新章节请到——手机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