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纣临 > 第二十四章 再次进化(下)
    暗水的离开并未让猎霸陷入慌乱,相反,他的从容,以及他刚才的表现,反倒让古萨和n有了一定程度的动摇。

    “不对劲儿……”n在第一时间对古萨言道,“我看不到他的‘未来’。”

    古萨笑了一声:“呵……我现在倒是更想知道一下他的‘过去’。”

    “你是想问我刚才为什么没有死于塌缩炮吧?”猎霸听到他们的对话,顺势就接过了话头,对古萨道,“虽然我并不介意把原理解释给你听,但要让你彻底理解我所经历的事恐怕会很费劲,所以……你不妨就这么认为——此刻,我在生理上,已经进化了成了可以‘适应’塌缩这种现象的形态。”

    “有点荒谬。”古萨听完,只是稍稍思索了两秒,便应道,“不过……眼前的事实,让我不得不相信你说的是真的。”

    而在一旁冷眼旁观着的n,虽然没有对这两人的话做任何评价,但其心中也基本确定了猎霸所言非虚;因为在n的认知中,能够在其“数学世界”的能力领域中免疫“预测”的存在,理论上来说就三种:其一,量子操控者;其二,实力接近神级的神速者;其三,便是可以做到“在同一时间点上,既在此处,又不在此处”的特殊空间能力者。

    “行了,多说无益……”一息过后,猎霸开始迈步向前,并言道,“如今的我已经没有兴趣和你们或者任何人再战斗了,就让我用比较体面的方式……送二位上路吧。”

    “你这话……”下一秒,古萨的身形一闪,便出现在了猎霸身前,“……就有点儿狂了吧?”

    话音未落,掌风已至。

    在远处将对方“引爆”这种做法,无疑只是古萨那能力的外放形式之一,而且并不算什么高阶运用;他要是认真起来的话,也是可以拿出一些足以瞬间灭城的招式的。

    这一瞬,古萨便是把足以毁掉一座城市的能量,以一种限定攻击范围的形式,轰在了猎霸的身上。

    晃眼间,猎霸整个人被笼罩到了一个和老式电话亭差不多大的“光茧”之中。

    那光茧一经生成,便发出了极其耀眼的光辉,就算是戴着墨镜的n都无法直视,只能暂且移开视线;而那茧中溢出来的热能,更是直接将周围丈许之地的建筑和沥青路面都给熔成了液态,就连古萨自己也在这招式出手后立刻退后了十几米,以防被“外溢”到茧外的能量灼伤。

    按常理来说,古萨的这一“杀招”,只要正中,绝大多数狂级能力者也无法从中幸存,然而……

    “你究竟是没听懂我说的话呢?还是抱着侥幸心理非要试一试才肯死心呢?”

    仅仅两秒后,猎霸的声音就从光茧中传出,同时,那茧的光芒也极速衰退,还没等猎霸把整句话说完,就已消逝不见。

    “你这攻击的杀伤力还及不上太阳风暴。”毫发无伤的猎霸很快就再次出现在了两人的视线中,“而我可是连‘黑洞’都不惧的……你的尝试怎么可能会奏效呢?”

    突突突突——

    古萨还没回应,另一边,n当即就抄起了右手的“手炮”,切换成了加特林模式,开始朝猎霸倾泻净合金子弹。

    n这是抱着“也许这家伙只是对能量攻击完全免疫,但物理攻击却意外会有效”的想法而行动的,反正试试又不花钱,眼下的情势他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可接下来,他便亲眼看到……那些子弹尽数“没入”了猎霸的身体,然后便无声无息的消失不见。

    猎霸的身上没有留下弹孔、也没有伤口、更没有流血,什么都没有。

    那些子弹就像是击中了一个没有实体的幽灵,但却没有“穿过”它出现在另一端,只是不见了——好似雨点,落入了汪洋。

    看到这一幕,古萨居然又笑了,苦笑:“呵……看来凭我们是没有办法杀死他的了。”

    “喂……你这就放弃了吗?”n这时又唤出了z的人格,他们两兄弟可是完全没有坐以待毙的意思,仍在思考着如何应敌,“你可是联邦的脸面,应该还有一两手连我都不知道的压箱底招式没用吧?”

    “抱歉。”古萨道,“因为他重新现身后我感觉到了十分危险的气息,所以我刚才直接就用上了自己最强的杀招,但结果……你已经看到了。”

    “什么?”n和z同口同声地惊道,“你是说刚刚那个发光的……”

    他还没把话说完,古萨就打断道:“n,你可别搞错了,我可是天才啊……”话至此处,他的语速不知为何越来越慢了,“什么时候可以有所保留、什么时候必须认真……这点战斗直觉,我还是有的。”

    他说完这句话,忽然又陷入了沉默,然后慢慢低下头,一动不动。

    n和z并不需要上前确认就知道,此刻,古萨的双瞳已然涣散,呼吸和脉搏也都已停止。

    这位联邦第一猛将,就这么站着……死去了。

    “你做了什么?”n和z甚至没看见猎霸是如何杀死古萨的,也无法做出任何的分析,所以他只能怀着愤恨和恐惧,自己去问这个问题。

    “他攻击我的时候,我也攻击了他。”猎霸直言不讳,并无隐瞒之意,“只不过……我的攻击所造成的效果,没有他的那么显眼。”

    他这回答,其实依然没有解答n和z的疑惑;假如他说得更明白些,比如“在古萨对我使出杀招的同时,我就把他的心脏弄没了”,可能还更好理解一些,但那也都无所谓了。

    应完这句后,猎霸便以一种肉眼无法捕捉到的移动方式,突然出现在了n所站的地方;此时的猎霸的确像是个“幽灵”,他的身体和对方的重叠在了一起,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那景象就好似你在ps软件里把两个不同图层的人物叠放到同一个位置那样。

    接着,在n和z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的情况下,他们身体的90就消失了……

    他们身上所有被猎霸的身体“覆盖”到的地方,都在刹那间消失不见了,余下的只有些许不完整的小腿、胳膊、头皮、皮肤等等;而这些皮肉和血也有部分在落地之前因碰到了猎霸的身体而消失的。

    “嗯……”猎霸结束了这场实力悬殊的战斗,转过头去,随手用手刀就把古萨的项上人头取了下来,提在了手里,“……该去找‘引导者’谈谈了啊。”

    …………

    同一时刻,大洋城上空,逆十字的空中堡垒内。

    在自己的房间里闭目打坐的孟夆寒,此时忽将双眼一睁。

    但见他急忙忙扬起右手,在空气中一抓,无中生有般将一件法宝变到了手中。

    “双极本同根,化冥归同源……收!”只听得他口中急念一诀,同时,左手并作剑指,朝着右手上托着的法宝一点。

    不消片刻,他手里那形似普通石块的法宝就缓缓“绽开”,犹如铁器开花,石中生莲;转眼间,变幻成了一朵有着玉器质感的双蕊奇花。

    “呼……”这番施为过后,孟夆寒舒了口气,随即就小心翼翼地将这法宝收了起来。

    又过了几秒,一个女人的声音突兀从孟夆寒的识海中响起:“孟掌门,你又偷偷纳了什么好东西啊?”

    孟夆寒一听就知道,这是帝慝(即混沌)又在给自己千里传音了:“你一口一个掌门这么叫着,但明里暗里老这么监视着我,不太好吧?”

    帝慝轻笑一声,回道:“掌门若不喜欢,我不看就是了……”她话锋一转,“但我天生性子好奇,难免今后还会有忍不住的时候,要不……到时你就罚我?让我也涨涨记性?”

    “不敢不敢。”别看孟夆寒平日里吊儿郎当,但其道心还是颇为的坚定,可不会轻易受这妖孽蛊惑,“你们四凶乃我门中护教神兽,可谓坐上之宾,我岂敢在你们面前拿什么掌门架子。”他顿了顿,将话题又带回了对方的问题上,“我刚才收的东西呢……也没什么好藏着掖着的,只是一对相生相克的双子异魂罢了;我看这对魂魄根骨清奇、天资不俗,流落冥海后天各一方那就可惜了,所以我就先收起来。将来我帮他们重投阳世,纳入我门下,当一对护法童子,岂不美哉?”

    “切……我还以为是什么好东西呢。”帝慝听到这儿,立马就失了兴致,“行了,你接着打坐吧,当我没找过你。”

    说罢,她与孟夆寒的神识连接也中断了。

    孟夆寒不禁撇了撇嘴,既已被打扰,他也无心再打坐了,干脆就拿出了一件镜状法器,开始观看下方的战局。

    而他第一个看的,就是富兰克林博士……

    此时,博士正驾驶着一台高四米、重四吨,外着红色涂装的人形战甲,与一个同样身高接近四米、三分像人七分像浩克的男人战斗着。

    虽然那个男人变了身,和常态时的样子差距很大,但孟夆寒自然识得,他便是联邦组织ef的“厂长”,阿历克斯·伯吉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