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都市青春 > 沸血战旗 > 056 美丽的耶利亚
    上文继续为大家讲述暗界战皇柴桦的故事——

    咱上回书说到,柴桦吟了一首诗,结果被人家美丽女孩一巴掌给揍一边儿去了,而且人家还要退钱,不让他们哥仨在这里住宿了!

    小文和大缸子满脸的黑线,这都是什么事儿啊,作诗竟然能做出事儿来了!

    大缸子急忙讪笑着问道:“为什么不让我们在这里住宿啊?”

    “我们不接待日本人啊!”人家姑娘是一脸正色地说道。

    我真,大缸子噗嗤一声乐出声了,朝着柴桦和小文说道:“人家这是不接待日本人啊!”

    我真,柴桦捂着半边儿脸叹息了——我们就那么像日本人吗?就这身高,日本人有多少能达到呢?

    “我们不是日本人,我们是中国人,真的,如假包换,中国人——喀秋莎喀秋莎!”大缸子说完了,还直接哼唱起了那首著名的《喀秋莎》之歌了,这可是从二战开始流传前@苏@联,然后又在中国风靡了几十年的一首老歌了啊。

    不仅大缸子开始唱起来了,柴桦和小文也走到了大缸子的身边,一起唱起来了。

    大缸子一个人独唱还有一股东北苞米茬子味儿,可是三个人一起合唱起来了,还真是有滋有味儿的了,要不怎么说南郭先生可以滥竽充数呢。

    这哥仨的一顿表现,让美丽女孩是一下子有点儿不好意思了,原来弄错了,人家是中国人啊。

    “起不对!”女孩开口了!

    这一声“起不对”,直接让哥仨都惊呆了——原来女孩还会汉语啊!

    “起不对起不对,没关系没关系”哥几个都模仿着女孩的声调说笑起来了。

    “疼吗?”女孩朝向柴桦问道。

    柴桦摸了一下腮帮子,脸上是痛苦的表情:“疼啊,打肿了,你摸摸试试。”说罢,就表情夸张地把腮帮子怼过去了。

    没有想到啊,女孩竟然真的就上手来摸了,可是一摸之后,啪的一声,又是一个耳光啊——不过这次是轻轻的给了柴桦一下。

    大缸子、小文是无耻地狂笑起来了。

    “你是诗人?”女孩转脸又问向柴桦。

    柴桦一梗脖子,很是牛叉啊:“是的,我是一名诗人,中国桂冠诗人!”

    大缸子、小文心里这个乐啊,“中国桂冠诗人”要多少有多少啊,反正给海南那边寄去三百元之后,很快就会被收录名册的。

    此时,女孩眼里已经满是崇敬之情了,看向柴桦的眼神儿有点儿小暧昧了。

    我靠,大缸子心里有点儿憋屈了——特么的当时我怎么不选当诗人呢?非得显摆自己这几笔臭画!小文心里真是跪拜了——这个老哥真是情圣啊,怎么就学不到他的真传呢?

    “取纸笔来,我把刚才的诗写下来,送给你!”柴桦真是豪情冲天了,那种指点江山的架势很是牛叉啊。

    大缸子和小文都在心里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了——就刚才那首什么诗,前半部分确实是你心思出来的,可是后半部分是人家童安格的《神秘耶利亚》的歌词啊,你可真是脸皮比城墙还厚了啊!

    而且这些天来大缸子和小文都了解了“桦体诗”的特点了,那就是开头第一个字必然是“啊”字——真让柴桦给酸倒了啊——只要一听见柴桦的“啊”了,大缸子与小文那是不禁心头开始发毛了!

    柴桦是笔走龙蛇,一挥而就,虽然诗不咋地,可是柴桦的字确实是不错的,带体的,应该是毛体吧——一般人认不出来的,旁边必须得有翻译才可以的。

    “啊——”柴桦对着自己的墨宝刚要大抒情感呢,旁边的大缸子和小文都一起开口了:“别啊了,该吃饭了!”

    “啊——,啊对,该吃饭了,肚子早饿了,美丽的姑娘,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呢?”柴桦向美丽女孩问道。

    “我叫耶利亚!”女孩甜甜的答道。

    我真,特么的还真让柴桦碰上了,美丽女孩还真就叫耶利亚啊。

    话说这耶利亚女孩还真是漂亮啊,很好地遗传了北欧日耳曼人的血统,又兼有东斯拉夫人的优良基因,简直就是一个美人模子出来的女孩啊——瀑布一样的金发,柔顺地垂在后背,让人忍不住要抚摸一下;小巧的鼻子,挺直的鼻梁,雕刻一般,那么的可爱;眼睛,蓝色的深邃,还闪烁着光芒,那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让大眼睛越发的迷人;额头,那么的光洁,垂下的几缕金发,倍添妩媚;红唇,无需渲染,在肌肤的自然光泽的映衬下,自然是诱人的气息;啊,完美的脖颈,在大厅的灯光下,泛着迷人的暧昧!圆润的肩头,让人浮想联翩;还有刚才婀娜而过的身段,凹凸有致;黑色健美裤下的丰满的大腿、圆润的小腿——

    啊——太美了!

    那位说了,你这不是胡咧咧吗?还日耳曼、斯拉夫的,人家俄罗斯人是混血的啊?恭喜你——答对了,俄罗斯人还真是斯拉夫人和北欧日耳曼人的混血的产物,你去查一下百度一下“俄罗斯历史”就知道了,还有大家都熟悉的“瓦良格”,百度一下“瓦良格人”就明白了——

    瓦良格人是东斯拉夫人对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一支日耳曼人——诺曼人的称呼,而芬兰人则称呼他们是“罗斯人”,而西方历史学家提到的维京人,也就是“瓦良格人”。那这些日耳曼人咋就和东斯拉夫人混血了呢?在遥远的公元862年,诺夫哥罗德的斯拉夫人要联合起来,想要推举一位自己的国王,但是最终努力失败了。怎么办呢?于是他们决定到外国请一位合格的国王来治理他们的国家,请来了居住在现今瑞典的被他们称为瓦良格人的一支日耳曼部落。随后,瓦良格人南下征服东斯拉夫人。由此,俄罗斯人开始形成了。

    “打是亲骂是爱”“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现在大缸子与小文对这两句至理名言的认识是有了直观的感受了——柴桦就是典型例子啊!

    什么叫缘分呢?其实就是一个眼缘吧——顺眼了就行!

    柴桦几个人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了,欣赏着窗外的贝加尔湖的优美景色,偷看着耶利亚的美丽身姿,期待着填饱肚子的饭食了。

    叽哩哇啦叽哩哇啦,突然一个大胡子男人进门来了,手里举着一串大鱼,大缸子翻译道“烤鱼烤鱼,那个家伙说烤鱼。”

    餐馆里的几个本地人热情地与大胡子打招呼了,看来大胡子给他们带来了美食了。

    柴桦注意到了,几位高冷的百人男子很是冷漠,看向周围人的眼光总是含着警惕——这几个是什么人呢?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再为大家分解——

    《暗界战皇》第一部《都市战侠》链接在这里——///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