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都市青春 > 沸血战旗 > 160 给你找个好活
    咱紧接上文,继续为大家讲述暗界战皇柴桦的故事——

    咱上回书说到,谁去三宝颜,柴桦心里已经有一个最佳人选了,但是这得需要人家自己愿意才可以的。

    这个时候,曲毅祖走过来了,他把几张纸递给了柴桦,说道:“桦哥,你看看,这是我写的事情经过,有没有不一致的地方,你看看。”

    柴桦看着曲毅祖,接过了那几张纸之后,举了起来,然后——

    然后柴桦是看也不看,直接两把给撕成了四半儿了!

    曲毅祖当场是满脸黑线了:“桦哥,您这是?我这写了半天了——”

    “你写给谁看啊?说你有理你就是有理,说你没理你就是没理!你觉得你写的有用吗?”柴桦摇了摇头同情的说道。

    “可是——”曲毅祖很无奈,但是也很心痛,因为这可是他写了半天的心血啊。

    “别可是了!我们——”柴桦用手指着婉婷和代总,接着说道:“我们一起,给你找个好工作吧,就看你是否愿意了!”

    曲毅祖是大感意外,而婉婷和代总也是莫名其妙——我们哪里给人家什么好工作了?

    曲毅祖是彻底懵圈了,我这干得好好的,而且我也没说要找工作啊,怎么你们就给找工作了呢?

    代总、婉婷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这柴桦要搞什么把戏啊?

    看大家的胃口都吊起来了,柴桦这才慢条斯理地开口了:“是这样的,刚才我们的代总和孙总已经达成了一个协议,红红火火的三宝颜的大开发与大建设就要重新开始了!而我也打算要把我的公司的业务开拓过去!”说完,柴桦喝了一口矿泉水,静静地看向大家。

    “请问,请问你的那个什么——公司,是经营什么的呢?”婉婷弱弱地问了一句,代总和曲毅祖都是很期盼地看向柴桦,希望能够听到一个响亮的让人震惊的名头来。

    柴桦看大家都目不转睛了,这才幽幽的说道:“我的公司叫海城振华安保公司!”

    “是不是保安公司啊?”婉婷是快言快语了。

    “嗯,这个,是的,是保安公司!”柴桦答道——怎么感觉有点儿不自然了呢?就好像做错了什么似的。

    估计我们读者也奇怪了,柴桦怎么憋出个“振华”来啊?其实这是前段时间柴桦让刘协去注册的,罐头厂基地不能神神秘秘存在那里了,得在大门口挂个牌子,让人家知道这里是干什么的。想了半天,还是感觉以保安公司的名义挂起牌子来是正道,而名字就选了“振华”二字,“振华”就是振兴中华,很普通很常用的一个汉语词语,低调一些吧。

    “我——哈哈哈!”婉婷笑起来了,无奈地摇着头说道:“哎吆我的桦哥啊,你说你也弄个高尚点儿的公司啊,怎么就弄了个保安公司啊!”

    曲毅祖是憋屈至极了——你说你桦哥啊,就给我找这么个好工作?我放着正式的特警不做了,去做你妹的保安?是我真傻了还是你觉得我傻了啊?

    代总听了柴桦的话之后,也是哈哈大笑起来了:“哎吆我的那个什么桦哥啊,你让人家不做特警了去跟你做保安,你这——我都不知道说你什么好了啊!”

    柴桦是一副稳坐钓鱼台的样子,直到该笑的都笑够了,这才继续幽幽的开口了:“代总在三宝颜的建设,刚才已经介绍了,你在那里的雇佣的当地的安保力量,那真是形同虚设的,一点儿作用也没有起到,这是事实吧?”

    代总点了点头,可是旋即又有疑问了:“你的那个什么——”

    “振华!”柴桦急忙跟进。

    “啊对,振华,你们这个振华能漂洋过海吗?一个保安公司,要做跨国的保安公司,就算是我给你们最高的保安工资,你们跋山涉水的过去了,可是能挣到钱吗?!”

    “桦大哥啊,我们投资公司好像不需要在当地用保安吧?不过你要是想让我们海城公司用几个你们保安的话,那我倒是可以现场就答应的。”婉婷对柴桦的话根本就没有当一回事儿啊。

    婉婷忽然直盯着柴桦说道:“对了,你不是刚被人家西斯廷物业给开了啊?你怎么还有一个保安公司呢?”

    “孙总,你们的1o个亿的资金能够什么时候就位?”柴桦问起这个问题了。

    “嗯,大概在一个星期之内吧。”婉婷不假思索地说道。

    “那代总,你接收这1o个亿之后,能在多长时间把我的一千五百万给我呢?”柴桦转向代总问道。

    “只要孙总的钱一就位,那么我也在一个星期内把一千五百万打给您!”代总很是豪气地说道。

    “好了,我都信任你们,也就是说了,我在两个星期之内,就会有一千五百万了,不是吗?”

    代总和婉婷都肯定地点头了。

    “这一千五百万就是我给你的活动经费,你可以自由支配他,只要你不辱使命就可以了!”柴桦很是期待地看向了曲毅祖。

    曲毅祖已经眼睛很迷茫了——一千五百万?确定这不是在做梦?确定是人民币而不是韩元、日元?

    “你要钱咱有钱,你要人咱有人——振华这里就不缺人,”柴桦是笑眯眯的说道看向曲毅祖的眼神儿很是期待啊。

    这就能打动人心吗?代总和婉婷是不相信柴桦的这些话能够让曲毅祖动心的。

    “你知道代总为什么要投资东南亚吗?你知道孙总为什么也要投资东南亚吗?这两位老总都投资东南亚了,我们再不跟去,那可就彻底被历史抛弃了啊!”柴桦有点儿语重心长的味道了。

    “而且,我相信,这三宝颜绝对不是代总与孙总的终点,而且起点——一个崭新的世界的起点!”柴桦是有点儿慷慨激昂的意思了,手臂都挥舞了一下。

    “就算你说的都对,可是为什么要选我呢?”曲毅祖问到了这个关键问题了,中国不缺人,振华不缺人,都不缺人,可咋就选择了我这个外人呢?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毅祖,你也不用现在就答应我,今天是周三,这几天你休班的话,那么就去海城一趟吧,在那里我们再好好聊一聊,好吗?而且我相信婉婷小姐也会再请大家一起坐坐的。”

    曲毅祖貌似有一点儿心动了,反正估计这几天日子不会好过的,那么去海城权当是散散心吧。而且人家还要和婉婷小姐一起请客,这可是求之不得的事情啊。而且人家柴桦这个时候不是叫“孙总”了,而是叫“婉婷小姐”了,这应该是有含义的啊——有些话不用说出来的,就是一个感悟而已,也就是所谓的“意会”吧。

    这个时候,两个老头溜达过来了,是代老和孙伯来了。

    两位老人和代总还有几个年轻人又是寒暄了一阵,而柴桦是好奇害死猫地问代老:“代老,您不在家里养老,却要跑到这个条件艰苦的地方来——来这个打工,这是为什么呢?”

    几个年轻人看来都有这个问题啊,都默默地看向了代老。

    而代老是笑而不语啊,只是一个劲儿地把玩着手里的茶杯。

    孙伯面向几个年轻人说起来了:“这就是代老的情怀吧,在代老这些人眼里,这里不是什么景区,而是他们一种情怀的寄托,是对他们那过去美好的战斗时光的一种记忆吧。”孙伯顿了一顿,看向了代总:“上个月有一位赵老回老家养病去了,是吧?”

    代总急忙点了点头,不知道孙伯这是什么意思了。

    “那位赵老,其实人家是27军的老军长,可是人家低调惯了,而且不愿意打扰这里的乡亲们,所以都是来去无声的啊。”

    代总听了之后,直接就剩下汗颜了,不禁看向了代老:“五大,现在景区里还有没有啊?我怎么有点儿害怕的感觉了呢?原来我这里竟然还藏了不少将军啊!”说完兀自哈哈笑起来了。

    “小孙啊,人家踹你的那一脚,现在感觉怎么样了啊?”代老关切地问道。

    “老领导,没有事儿了,我这身子骨还是抗造的,没有问题,不信咱跑两步试试?”孙伯很是展样地说道。

    “小孙啊,你也不年轻了,也是老头了啊,可别和年轻人逞能啊,咱该服输就得服输啊!”

    “代老,那也得看输给谁啊,这几个年轻人我倒是很喜欢啊,输给他们是心甘情愿啊!特别是这个柴桦和那个小曲同志,都是不错的嘞!”孙伯也来一句“不错的嘞”。

    得到了孙伯的夸奖,柴桦不由自主地挺了挺腰板儿。而曲毅祖则是很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小曲是吧?你放心,好好工作就行了,如果谁要是拿今天的事情来为难你,那么你让他们来找我就行了。”

    “老领导啊,可别吓唬他们了!”孙伯是哈哈大笑起来了。

    婉婷抬起手腕看了一些小坤表,已经下午2点多了,不禁向孙伯说道:“爷爷,这还去不去威海了啊?不是说去威海吃鱼锅饼子吗?这还来得及吗?”

    “怎么来不及呢?威海一会儿就到了,这样吧,老领导,要不咱一起去吧,再吃吃咱当年的那鱼锅饼子去!”孙伯征询的眼光看向代老。

    代老沉吟了一会儿,看了一眼代总,说道:“好吧,我也领你去见见一个人,他可是你当年最怕的人啊!”

    孙伯一听代老的这句话,不禁瞪大了眼睛了说道:“老领导,你别吓唬我啊,难道——”

    欲知后事如何,我们下回再为大家分解——《暗界战皇》第一部《都市战侠》链接在这里——///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