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都市青春 > 沸血战旗 > 185 沙滩夜演讲
    咱紧接上文,继续为大家讲述暗界战皇柴桦的故事——

    咱上回书说到,柴桦很是牛叉地说自己是保安公司的之后,聂磊哥与四哥这两边的都想吐了,你说你一个保安头儿,也出来显摆,这不是找揍吗!

    虽然柴桦又是一脚把一个1米9的家伙踹到水边去了,可是这两边人都心里清楚,好汉难敌四手、饿虎难敌群狼,你一个人,是根本对付不了这所有的人啊!

    于是聂磊哥这边一个人忽然在里面呐喊了:“伙计们,一起冲吧,砸死这个逼样的!”

    这是要群殴的节奏了,柴桦不禁是心头一凛,可是紧接着,更加诡异的事情发生了——柴桦突然出手,那聂磊哥与四哥竟然恍恍惚惚的都被这个叫柴桦的人给勒住脖子了!

    “谁敢动?我勒断他俩的脖子!”柴桦一声暴喝,当即把所有蠢蠢欲动的人给吓住了,一时间全场气氛凝滞了。

    “不准动!不准动!不准动!”忽然之间,四周响起来了吆喝声,此起彼伏的,一听就是人数很多的。

    这聂磊哥与四哥的人纷纷向四周望去——

    我亲,这黑压压的怎么过来了这么多人啊?确实是保安公司的啊,都穿着制服呢——都是黑色的短袖衬衣。

    那位说了,这是怎么了?这是老管同志还有杰克逊带着人马都出来了,足足有四百多人,把聂磊哥与四哥的人们是全部包围在里面了,当然是围了三面,空着的那一面是朝着大海的。

    确实是好汉难敌四手、饿虎难敌群狼啊!

    这下聂磊哥与四哥这两边的人都惊住了,这个根本搞不过人家啊,对方实力也太强大了,单单人数就数不过来了!

    更关键的是,这些保安们手里的家伙,竟然都是——打狗棒!这些打狗棒,一根根足有一人多高,比自己手里的棒球棍什么的长多了,这可真打不过了啊!

    柴桦松开了聂磊哥与四哥,让这两位恢复了自由。

    这可真是让人无语的局面啊,一个保安公司的竟然来介入暗界的事情了?

    包围圈慢慢收紧,这两派的人们是慢慢地被围困住了!

    这么办?此时的聂磊哥还有四哥是有点儿懵头了,以往根本就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应对了。

    老管同志是很有眼神儿的,他很及时地给柴桦拖过来了一张桌子——估计是人家卖冷饮的桌子。

    柴桦一跃而起,站在了桌子上了,看了一眼下面的黑压压的人群,清了清嗓子,开始朗诵了:“台下的兄弟们,不管你们是聂磊哥的弟兄,还是四个的兄弟,还是我们振邦保安公司的兄弟们,你们中间,既有我们本地的海城人,也有我们的东北老乡,还有我们齐鲁各个地方的兄弟,可以说是来自四面八方、五湖四海,但是我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那就是——龙的传人!我们拥有共同的祖先,我们都是华夏儿女!”

    老管同志心说,柴桦的这些话,估计能让一批人在心里吐了,这都是些什么人啊?混社会的人,能听懂你桦董的话吗?

    柴桦扫视了一下下面的众人,继续说道:“刚才我也听见了,我们东北老乡很苦,我们海城本地人也很苦,也就是说,我们都是苦命的人,既然都是如此,我们又何必苦苦相争呢?”

    台下的人稍微有点儿动容了。

    柴桦继续深情朗诵“兄弟们,我们能够在海城相见,这就是一辈子的缘分,既然是缘分,我们又何必打打杀杀呢?”

    台下的人貌似有点儿触动了。

    柴桦继续深情朗诵“说实在的,我们东北老乡是非常可怜的,背井离乡的,来到了我们海城,为了什么呢?不就是为了一碗饭吗?可是我们这些东北兄弟们,是怎么争取这一碗饭呢?有人说了,男的混,女的卖!这是不是我们很多东北老乡的实际情况呢?是不是?你们扪心自问!”

    四哥那边不少人低下头了。

    “我是要说的啊,我们东北老乡们,是不会希望这样的生活继续延续的,谁不会对自己的、对我们孩子的生活充满希望与期待呢?谁不希望我们的日子是越过越好?这打打杀杀就是我们东北男人的生活吗?这强颜欢笑就是我们东北女人的生活吗?是不是?是不是?”

    “不是!不是!不是!”“麻痹的我们也不愿意啊!”下面的声音是越来越高了,骂声也起来了。

    柴桦一挥手,下面安静下来了,柴桦继续朗诵的声音也更高了“东北的兄弟们,咱东北白山黑水之间,就没有我们的生路了吗?有,肯定有!我们东北是大有希望的嘞!可是,那是过去和将来,可我们的现在还不行,我们离开了东北,离开了我们的家乡,来到了海城,来这里,希望能够闯出我们的新天地,可是我们现在这个闯荡法是不行的,是会毁了我们自己,是会毁了我们的未来的,我们再也不能这样活了!”柴桦也是有点儿激动了,这最后一句简直慷慨激昂了。

    “不能这样活,那你让我们怎么活?”下面有人冒出了这么一句,是啊,光吆喝谁不会啊,可是你有办法吗?

    柴桦沉吟了一下,饱含深情地继续朗诵了:“我的东北的兄弟们,俗话说,无工不富,无工不稳!我知道,咱们这些东北老乡,很多都是带着技术的,我相信,大家都想再捡起自己的技术,都想再靠自己的技术来吃饭的,大家说是不是?”

    “是!我就是钳工,可是海城特么的没有工厂啊,我只能在街上当钳工!”台下哄笑起来了。

    “哈哈,对,海城没有工厂,这就是海城的问题,可是我有工厂啊,大家想不想去做呢?”柴桦要掉大家的胃口了。

    “你说吧,什么工厂呢?”

    “化工、冶金、矿山一条龙,谁会?”柴桦断喝一声!

    “我会!我会!我会!”台下是应者如云了,看来柴桦分析的不错,东北人很多都是带着技术而来的,因为大部分都是下岗的工人啊。

    柴桦又是一挥手,台下这次是迅速安静下来了,继续朗诵吧:“东北老乡们,我给大家交个底,我有一个公司,今年就要在东南亚进行投资办厂,我希望有志者能够跟我一起去,我们下南洋,一起去开辟新天地!大家说好不好啊?”

    柴桦是满怀期待啊,可是台下竟然没有反应了,这是怎么了?

    柴桦疑惑地看向大家——有疑问吗?

    柴桦迅速反应过来了,你这不认不识的就凭上下嘴皮子嘚啵得就能让人相信吗?

    柴桦想了想,继续说道:“这样吧,想跟我干的,想到我的保安公司进行岗位培训,培训期间待遇与保安一样,都是每月3ooo元!至于将来驻外之后,会给予你们最高的补助,而且还会有两险一金啊、”

    每月三千?耳朵没有听错吗?每月三千,这可是远超过海城平均工资的啊,还犹豫什么是,直接上吧!

    “在哪里报名?在哪里报名?”急不可耐的声音响起来了。

    “找我!找我!找我!”老管同志是急忙上前,向大家示意一下了。

    “这为是管总,他便是负责这件事儿的,大家找他就可以。”

    听了柴桦的故事之后,很多人是跃跃欲试了。

    欲知后事如何,我们下回再为大家分解——《暗界战皇》第一部《都市战侠》链接在这里—///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