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都市青春 > 沸血战旗 > 246 跟我去台湾吧
    咱紧接上文,继续为大家讲述暗界战皇柴桦的故事——

    咱上回书说到,两个有眼缘的人坐下了,可是这一点餐,让雄飞心里对女孩直接画了一个大大的叉号——拒绝了!

    这是为什么呢?谁能想到啊,如此漂亮文雅的女孩,竟然是如此的心理啊——澳洲大龙虾一只,西伯利亚刺参一人一只,大连金州大对虾一人一只,海参崴大鲍鱼一人一只,俄罗斯鱼子酱一人一碗,南洋燕窝一人一碗,波斯湾鱼翅一人一碟,再就是沙拉、果汁什么的了。

    我靠,这得花多少钱啊?就这些东西,看着就饱了,根本不用吃主食了!

    点了这么多了,女孩最后来了一句:“雄局长,这些报销没有超标吧?”女孩是歪头杀说的,如果不是点了这么多菜的话,那么这个歪头杀绝对秒杀了雄飞了,可是一想到这些虾、参、窝、酱、翅的,雄飞是满脸黑线了——你歪头杀确实是要杀人了啊!

    “我没有权利报销这些的,我们只有工作餐的,标准就是12元!”雄飞心说,这12元就是一碗兰州牛肉拉面钱啊,还不能加肉的,*还得自己想办法,因为人家拉面馆顶多有个烂收据,*是绝不会提供的。

    咯咯咯,晓静银铃般的笑声响起来了,可是雄飞却感觉浑身都是鸡皮疙瘩了!

    也不知道怎么吃完的,到了最后结账的时候,雄飞是囧了,因为身上的钱确实是不够了,一共是三千九百元,而自己只带了一千元,这还差着两千九呢!

    怎么办?一人再来一杯饮料吧——雄飞出去打了一个电话,让办公室主任想办法送来三千元钱。

    差一点儿,雄飞就想向那个逃单的海龟男学习——一走了之!可是一个堂堂的公安局长被人追着要饭钱,这传出去肯定成为大家的笑柄的啊,所以雄飞只能是忍气吞声认账了。

    这一顿饭吃了四千元的,不是雄飞掏不起,而是雄飞在心疼啊——就这个吃法,日子还能过吗?我孝敬爹娘也不敢龙虾、海参、鲍鱼、对虾、鱼子酱一起上啊,顶多一桌上凑出两样就不错了。

    麻蛋的,这样的媳妇,再漂亮再文雅也不能娶了啊,因为这不是温柔乡而是英雄冢啊——早晚得被这样的女人折腾完的!

    哎,一想到昨晚,雄飞是满眼的泪啊——原来我在人家女孩眼里,不是青年才俊的形象,而是一个,而是一个冤大头的形象——不宰白不宰——一个局长,还是公安局长,你不吃香喝辣的,谁相信呢?

    哎,谁让自己年纪轻轻就做到如此位置呢,一般人眼里就是把他当成了那样的人的。

    可是谁能想到啊,他这个四方区的局长,整天想着的就是如何解决同志们的差旅费啊!

    “明天下午,我们到宏图基地去,我给你介绍两个朋友,具体情况我们明天见面详谈!”柴桦干脆面一样说完了,雄飞也是非常的激动。

    那位说了,雄飞怎么放着好好的局长不当了,非要辞职呢?这里面原因太多了,不自在——枭龙天马行空惯了,这整天开会检查开会检查开会检查的,很不适应啊;憋屈——四方区没有钱,为了搞钱,最后搞得几乎要和小姐们打成一片了——罚款!当然最主要的还是柴桦的感召啊,人家柴桦这手笔太大了,而且这盘棋貌似太大了,一般人都不敢想象啊——都是人,他柴桦能做的,我们就做不得吗?

    ——————

    小果果对派出所啦警务室什么的都熟悉了,此时也趴在柴桦的肩膀上睡觉了。

    几个人回到了罗纳河谷庄园,大半夜了,怎么睡觉?柴桦自然还是睡在自己的那间杂货铺一样的小库房里,而晓萌带着小果果是楼上的客房住着,至于老管和柴静,二人倒是一个房间睡觉了。

    柴桦这个憋屈啊,麻蛋的,老管、柴静,一对狗男女啊,我这个当大哥的还在这里憋屈呢,你们竟然先乐呵上了,还有人性吗?还有法律吗?柴桦不禁仰天长叹——天理何在啊!

    柴桦在小床上伸了个懒腰,然后迅速入睡了——这一天真是够折腾的啊。

    ——————

    三天之后,海城流亭飞机场,柴桦与三人挥手告别——雄飞、曲毅祖、大彬登上了飞往新加坡的波音767。

    按照柴桦的构想,这三个人是要去三宝颜那边保护代先生的那些投资的,但是先要在新加坡成立一家美国黑水那样的公司,公司名称都想好了——洪水公司!

    柴桦是心里洋洋得意了,洪水公司,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一定会顺风顺水的!

    这三个大爷,各有千秋,雄飞是枭龙出来的,自然是各个方面都是出类拔萃的,那么这个洪水公司的老总非雄飞莫属了。

    曲毅祖,这绝对是具有敏锐的判断力,而且自身战力强悍,让他为副手,主持一些日常的工作,一定会成为雄飞的左膀右臂的。

    大彬,绝对是桀骜不驯的家伙,这个家伙,一般人是压不服的,也只有雄飞和曲毅祖这样的战斗神能够制服这个大彬的。

    三个大能登上了波音飞机,与柴桦告别,也与海城告别了,这一趟能否成功已经不在话下了,关键是能不能活着啊——听说南洋那边的人很多,里面对华人有着深深敌意的!

    送走了三个大能,柴桦这才去赴艾丽爷爷的约会,因为昨天綦老先生来电了,希望能够百忙之中见个面。

    “跟我去台湾吧!”

    綦老先生甫一见面就来了这么一句,让柴桦当场是愣住了,有点儿手足无措的感觉了。

    “跟我去台湾走一趟,敢不敢?”没有想到,綦老先生竟然还搞起了激将法了。

    “綦老先生,这宝岛台湾我是一直想要去饱览一下的,可是您这次为什么要拉着我去呢?”柴桦很是奇怪,也有点儿担心,上次陪着綦老先生上访,结果让人家抓住了,都差点儿被关起来了,一想到这个,柴桦就有点儿胆寒了——不知道这次綦老先生又有什么坑要我往下跳了。

    “柴桦啊,是这样的,海城这边的老房子是保住了,我也放心了。可是台湾那边,哎,真是让人不省心啊。”綦老先生抱怨起来了。

    看来还真是有事儿了啊,柴桦也算是放心了,听话听音,看来台湾那边也是差不多的事情,很可能就是上次说的那个什么眷村了。

    “眷村,我的眷村要被强行拆除了,挡不住了啊!”綦老先生叹息着。

    眷村,和这边的部队大院差不多的,只是这边的部队大院都是军官家属,而台湾的眷村,那是从士兵到军官各个阶层都有的。同样的道理,这大陆的部队大院出来了很多的人才,而台湾的眷村也出来了非常多的人才,而且都是享誉两岸的名人。

    “老爷子啊,有些东西要保留的,可是有些东西也确实该拆除的。”柴桦这样安慰着綦老先生。

    “难道海城的里院就得保留着,而台湾的眷村就得拆除吗?这是个什么道理呢?”綦老先生把海城的里院和台湾的眷村做对比来说明问题了。

    “爷爷,快别绕嘴了!”旁边的艾丽忍不住了,“柴桦,我告诉你吧,是这样的,因为我爸爸受到威胁了,有危险了,所以才请你去帮忙的,你去不去吧!”

    欲知后事如何,我们下回再为大家分解——《暗界战皇》第一部《都市战侠》链接在这里——///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