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都市青春 > 沸血战旗 > 044 恐怖小树林
    大厅的灯光全熄灭了,可是一团光亮从厨房里缓缓出来了,接着是燕妮的声音响起来了——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几句之后,全场也跟着唱起来了。

    只见燕妮推着上菜车,上面是一个大蛋糕,大蛋糕插着一堆大大小小的蜡烛,都在那里闪烁着。

    今天是谁的生日呢?

    “明天是大刚的生日,可是我们今天全都到齐了,那我们今天就提前为大刚先生庆祝生日了!”是佳怡在向大家介绍。

    “祝你生日快乐!”燕妮带头吆喝起来了。

    我真!原来是大刚过生日啊!

    柴桦一颗心落地了,目标转移了,全场聚焦大刚了!谢天谢地谢谢燕妮啊!

    大刚伤还没有全部康复呢,此时的大刚是有点小激动了,眼睛竟然微微湿润了。

    吹蜡烛吧!吹就吹吧,只要别再出事儿就行了!柴桦鼓动着大刚吹蜡烛了。

    “我提议大家全场举杯,祝大刚生日快乐!”柴桦又举杯领酒了“今晚大家一定要尽兴,明天开始我们无极炼狱要步入正轨了,一切都要按照我们的章程来做。明晚我还有一个美丽的约会呢,就不陪大家了,大家尽兴大家尽兴!”说完柴桦要走了。

    大家大多知道明晚柴桦要与耿建国进行一场酣战的,所以也就没有嚷嚷要挽留的,都纷纷与柴桦告别。

    “这位姐姐是谁呢?”燕妮的声音响起来了。

    管他是谁呢,赶快跑吧!柴桦逃也似的窜出去了!

    人生啊,咋就这么多事儿呢?柴桦在夜色中行走着,无语问苍天的感觉了。

    柴桦逃也似的走了,可是女人一个也没有走啊,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燕妮再要是加入进去问三问四的,那这个戏可是够精彩的了——眼不见心不烦,俺走了还不行吗?

    这雅茹是模特身材,一身铁路制服是飒爽英姿,要模样有模样,要工作有工作,要家庭有家庭,让柴桦的母亲看着心花怒放;这李佳怡,八面玲珑美丽多姿,会来事儿,会说话,人能干,只是这饭店能长久吗?柴桦的母亲对佳怡有点嘀咕;这燕妮姑娘,非常的漂亮,只是性格有点太活泼了,不适合做媳妇,看样柴桦也对她没有意的,好像和那个大刚眉来眼去的;这位孙静姑娘,俏丽可爱的,一笑两酒窝,很讨人喜欢,只是太小了啊。作为一个儿子的母亲,柴桦的母亲看这些女孩,都是从儿媳妇角度来审评的,

    那位说了,柴桦的母亲也太那个了吧?所谓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不养儿不知父母艰辛苦。对,父母都一样,等你成为父母了就知道了,特别是你有待嫁的女儿、未婚的儿子的话,那看这些年轻人的眼神都是从选女婿、挑媳妇角度来看的。

    第二天,柴桦是哪里也没有去,只在无极炼狱的地毯上静静地坐着,让自己进入冥想状态。

    冥想,是特训大队营地里每天晚上的一个必训内容,而且在每一个重要任务的前夜,都要进行冥想的。

    此时,柴桦就进入了深度的冥想状态了,因为今晚要进行一个。

    冥想是一种提高自身意识集中力和提高意念力的重要方法,也是每一个要进入街战超级高手行列的必修的基础课。冥想,就是一种无“我”的状态,这个无“我”是指——没有物质的自我,让自己的意识成为超越肉体的独立精神,其实说简单一点儿就是,将自己的肉体的感觉尽可能的缩小,而把精神感知尽可能的放大。

    那么冥想的作用有多大呢?就如同昨晚他感知到孙静来到身边一样,可以让自己在无知的环境里能够感受到外界的丝微的变化,从而对未知的危险有事先的预警,这就是一个超级街战高手的素养。

    柴桦的感受就是,最近这几个月以来,他的身体对外界未知世界的感知能力已经上升到了一个崭新的程度了,这应该是街战近乎巅峰的水准了。对于这个意念感知力,柴桦是非常满意的,这等于是让自己的战力无形之中增加了一双眼睛。

    除了吃饭睡觉,耿建国是一直待在双洞子水电段西边的小树林里的,他在这里干什么呢?他在这里演练他的魂斗罗机战大法!

    耿建国有家传耿家武功的底蕴与功底,在这个基础上,他根据对魂斗罗的参悟,竟然自创了一套魂斗罗机战大法,他的这套功法简单实用,威力十足,这让的战力从街战三级巅峰,直接蹿升为街战二级巅峰,也就是和柴桦是同一个战力台阶了。

    既然是机战大法,那就自然得靠一些外力了,而有些外力是需要布阵的,这就是耿建国在这里忙活的原因所在。要知道,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活,而是一个复杂的智力活动,需要对事态的发展进行预估,需要设想,然后根据这些预估与设想来进行布置。

    双洞子,这是张北市城区著名的地方,因为这里有两条铁路线经过,为了方便市民通行,就在铁路下挖了这个大通道,在没有立交桥的年代里,这绝对是城市的一个堪称景观的重要所在了。而就在双洞子西侧两条铁路的中间区域,就是张北市铁路水电段的区域了,顺着水电段墙外的羊肠小路,往西走,就可以到达那个所谓的小树林了。

    这个小树林,不小,足足有上千平米吧,狭长,宽不足5o米,可是长却足足有2oo多米了。这个小树林对于铁一村及附近的人来说是比较熟悉的,夏天的时候,有不少人会到这里来锻炼或者遛弯的。而到了冬天了,这里就荒芜了,特别是晚上,基本就没有什么人了。

    而且这个小树林也没有灯照亮,所以在寒冷的夜晚是阴森森,而且据说这里曾经有个女人上吊自杀过,正是因为这些,所以深冬的夜晚根本就没有人来了。

    也不是一点亮光也没有,因为时常经过的火车头的那贼亮的大灯,也能够给这里带来一丝的光亮的。旁边的这两条铁路线,一条是东西向的胶济线,一条是过了小树林之后就往南折过去的张北市市内铁路线,这条铁路线上从南往张北市而来的火车头,正好会给这片小树林带来十几秒钟的光亮,不过在这个寒夜时候照射过来的贼亮的火车头灯光,让人心里感觉都是阴森森的、冷飕飕的。

    从东往西走进去百多米左右,也就是小树林的中央位置了,有一小块空地,二十来平方的样子,这就是夏日平时人们嬉戏的地方了,因为人们的踩踏,这里已经是比较坚实的地面了——这就是今晚柴桦与耿建国这两个男人“神圣约会”的地方了。

    耿建国已经准备就绪了,对于自己的准备,他是非常满意的,在万事俱备的时候,不禁在心里对自己的布置暗暗鼓了几下掌。

    还有十分钟就到约定的晚上2o时了,这个时候,一行黑影慢慢靠近了小树林中央了,来者何人?柴桦、明三、来福三个人——这是约定好的,每一方只能带两个人!

    而此时,小树林中央空地上,已经立定了三个人了,中间的就是本次的主角之一——耿建国。而左边的就是孙向东了,右边的那位不认识,应该不是向东拉面的,看来是耿建国请来的人吧。

    两边的人会面了,此时小树林中是一片肃杀,只有凛冽的寒风吹过,众人的衣角在风中摇曳。

    耿建国头上冒着热气,身上的棉衣之类的早已经脱去了,他应该是做好了热身运动了,看来真是准备到了极致了。

    而耿建国右边的那位,头戴着大皮帽子,而且把帽檐竟然往下拉着,几乎盖住了眼睛;身上裹着的是一件皮大衣,应该是小牛皮的,看上去质地非常好,因为非常的柔软;而他脚上是一双皮靴,上面缀满了亮闪闪的金属饰品。这个很酷的全皮打扮的大爷是谁啊?书中暗表,这位可不是一般的人物,他乃是张北市著名的暗界杀手——斧头帮的老二朱逸群是也!

    见面了,总得客套一番吧,死也得死的明白吧,互相认识一下吧,各自报上名吧。

    等朱逸群报上名号的时候,来福心中不禁一凛,问道“斧头帮?”

    “斧头帮二爷!”对方阴冷的答道。

    虽然是淄河区的,可是来福是知道张北市的斧头帮的名号的,知道这个以阴冷歹毒而著称的斧头帮的大名的。真没有想到,这个耿建国竟然将斧头帮的人也搞来了,看来今晚不容易过了啊!

    听到“斧头帮”三个字,柴桦也是心中一惊,早在实验中学的时候,就听闻过斧头帮的大名的,没想到今天得见真人了,看来今晚会有一场好戏了啊!

    今晚的这场好戏会如何演出呢?我们下回再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