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同人耽美 > 神医毒妃 > 第1210章 要变天了,得先打伞
    苗扶桑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疯病还能治?没听说哪个疯子后来又好了的。可是这个神秘的女子就是在认认真真地说这句话,他也听得清清楚楚。

    疑惑的目光投了过去,白鹤染冲他笑笑,“我说能治就是能治,只看苗大人如何选择。”

    苗扶桑咬咬牙,“只要能治好我的女儿,这桩案子本城主就接了!”

    “好!”白鹤染点点头,“那便请苗大人公正断案,找出残杀孟书和的凶手。”

    这话说完,突然拉了孟书玉一把,二人来到大殿中间,冲着国君就跪了下来。

    孟书玉还不知道她这是为什么,白鹤染就先开口了,她对着国君说:“孟书和被害,京城人心惶惶,凶手风里来雨里去不着一点痕迹,这让所有人都为自己的生命安全担心。如今凤乡城主不顾个人安危接下了这桩案子,孟家也因为报案而把自己推到了一个更加危险的境地。我们很害怕,所以还请国君陛下亲自派人保护,我们相信,只有在国君陛下的庇佑下,才能够平平安安地活下去。没有什么人敢在国君陛下的眼皮子底下生事的,毕竟这个国家如果连国君陛下亲自保护的人都出了事,那歌布就真是没有一寸国土是安全的了。”

    淳于傲只觉得自己的火气又开始往上窜,但却不得不死命地压下去。因为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跪了下来,跟白鹤染发出了同样的请求。白鹤染还在说:“请国君陛下不只保护孟家,还要保护城主府,因为苗大人接了这桩案子,行凶之人若是不想他办成,很有可能对他和他的家人下手。请陛下保护这样一个公正严明又不畏强权恶势的城主吧!他是我们全部的希望!”

    让他亲自保护,那么他就不能再下手去做什么。如果自己亲自保护的人都出了事,他这个国君就会让天下人质疑。连身边的人都保护不了,这样的国君何以治天下?白鹤染防的就是他再下杀手,所以干脆逼着他亲自来保护。这样他就不能再监守自盗了,他就必须得把孟家和苗家都护得好好的,然后眼睁睁地看着苗扶桑找到他面前,指认他为凶手。

    杀也不行,不杀也不行,他又被白鹤染给逼到了一场死局中。

    淳于傲觉得自己可能是办了一场假宫宴,这哪里是皇家宫宴,这分明就是一场对他这个国君的大型声讨活动。这些从前一见了他都吓得直哆嗦的人们,今天居然都不再怕他,还敢向他叫板,敢从他的手里夺走整个后宫,敢跟着白鹤染一起逼迫于他了。

    他很生气,可是面对这么多人提出的要求,他又不能不点头。因为在所有人看来,这个要求都不算是过份的事。让国君来保护朝臣及其家眷,这事放到哪里都说得过去的。

    淳于傲郁闷了老半天,不得不点了头,从牙齿缝里挤出了一个字:“好!”

    大多部人们都不明白,为何只是求个保护,国君都答应得如此勉强。但苗扶桑孟文承等人却明白,如果不是白鹤染带头去求保护,只怕他们出了这个宫门,就要大难临头了。

    苗扶桑压低了声音同孟文承说:“你们家认的这个女儿究竟是何来头?心思缜密,胆大心细,面对国君时临危不惧,不卑不亢,甚至表情里连一丝慌乱都没有。我瞧她眼底尽是谋划和算计,这样的姑娘怎么可能是普通人。孟大人啊,这是打哪儿找来的奇女子啊?”

    孟文承苦笑,“确实只是捡来的,只是捡回来之后才发现,原来这世间真有缘份一说,冥冥之中一切自有天定,该来的总归是要来的。”

    苗扶桑听得糊涂,“什么自有天定?什么该来的?孟大人,您还没说那姑娘是谁?”

    孟文承却只摇了摇头,不愿再说什么。苗扶桑叹了一声,“不说也罢,想来是对你们家来说一个很重要的人吧!不过有一事,老弟你可一定得给我颗定心丸。不然你这案子我办着也是不踏实,你心里明白,接下这桩案子,老哥我是顶着多大的压力和危险的。”

    孟文承这回点了头,“我当然知道,我也知道杀害书和的是什么人,证据都留着呢!所以苗老哥,你肯帮我们,对我们孟家来说就是大恩人,书和泉下有知,也会感激你。”

    苗扶桑摆摆手,“接都接了,还说什么感激不感激。我只想问你,那姑娘说她能治好我女儿的疯病,这是真的还是假的?老弟,案子我已经接了,就断没有再反悔的道理,更不可能草草结案不给你们一个交代。所以如果她刚刚只是为了让我接下案子随口胡说的,你便实话告诉我,别到最后让我空欢喜一场。你知道的,我们家就那一个女儿……”

    “恭喜老哥。”孟文承突然来了这么一句,“恭喜老哥,孩子病愈指日可待了。”

    “这……”苗扶桑都听愣了,“你就如此自信?她到底……”

    “你别管她到底是谁,若信我,便信了我这一声恭喜。我只能告诉你,她的医术天下第一,就是从前的林家,在她面前也不过跳梁小丑而已。所以我恭喜老哥,孩子的病有得治了。”

    苗扶桑就觉得脑子嗡了一声,孟文承一句“她的医术天下第一”,他忽然就反应过来那姑娘是谁了。怪不得总觉得她跟东秦太子很熟的样子,怪不得她端了盘点心过去,东秦太子想都没想就吃了。起初他还以为那东秦太子要么是傻,要么就是艺高人胆大,否则只身来到歌布,怎么可能谁给端的东西就能随便吃呢?

    原来人家不是随便吃的,之所以放心的送入口中,是因为端点心的人他太过熟悉。何止是熟悉,那根本就是他的未婚妻啊!这世间敢称医术天下第一的,除了东秦的那位天赐公主,还能有谁?而东秦的天赐公主与孟家……

    他觉得自己一下子就开窍了,是啊,孟文承以前跟温蓝郡主是青梅竹马的感情,虽然后来两人没能在一起,温蓝郡主也心甘情愿嫁到东秦去,可从小到大的情份依然是在的。

    还有孟夫人跟罗安公主,那跟温蓝郡主也是一起长大的姐妹,所以那姑娘同孟家的关系是很亲近的。怪不得孟文承说缘份,这不就是缘份嘛!

    “罢了,老弟你是真厉害!”苗扶桑服了,“行,你放心,这案子老哥既然接下,就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不但会查个水落石出,还会把那露出来的石头展给天下人看。我这是为书和,也是为我的女儿,也算是……”他又看看那东秦太子,最终目光还是落到了白鹤染处,“也算是向他们二位投个诚吧!总觉得歌布要变天了,总得做好打伞的准备。”

    这场宫宴开到这里,白鹤染要做的所有事,几乎都做完了。

    她拉着孟书和站了起来,送他回到父亲身边,自己也走回女宾席里。琴扬公子就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正被淳于萱扯住,不停地说着什么。

    她鼻子尖,能闻到自琴扬公子身上闻到了阵阵松香。这种味道能让她安心凝神,她也清楚地记得,这是四皇子君慕息身上特有的味道。那一夜京郊遇袭,他为她挡剑,扑到她身上时,就是这种松香入鼻,叫她一生难忘。

    罗安公主也回来了,拉着白鹤染坐了下来,给她倒了茶,却是什么也没问。

    白鹤染冲着她笑笑,递过去的是个安心的眼神。

    这时,男宾席里有位朝臣站了出来,面上泛红,明显是喝了不少的酒。

    罗安公主看得直皱眉,小声同她说:“是位言官,明显是喝多了,不知道又要闹出什么事端来。国君一向不喜欢言官,因为言官说的话他不爱听,但言官职责所在,不是弹劾这个就是弹劾那个,他们说的话多半都是不可能太中听的。前些日子都杀了一名言官了,不知道今天这位又要说出什么话,会不会换来个血溅当场的结果。”

    罗安公主的担心很有道理,这位喝多了的言官往殿中间一站,说出来的话竟是:“后宫遣散也就算了,许是皇上不喜欢那些女人了,可如今竟连皇子公主都被遣送出宫,臣不禁要怀疑那些孩子究竟是不是陛下您亲生的。外界那些关于形父的传闻,都是真的吧?”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像看傻子一样看向这位言官。人国君都把后宫和孩子放走了,是真是假还用得着细问吗?那不是明摆着的吗?只不过那是国君,好歹得给他留些颜面,所以谁也不多说,谁也不点破,反而还跪地谢恩。求的就是能把女儿和孩子顺利带走,别出乱子。

    你到好,就这么直接地把话给问了出来,是活腻歪了想死吧?

    果然,淳于傲被这话气得当时就翻了脸,手中酒盏猛地往下砸了去,不偏不倚,正好砸在那言官的额头上,当场就见了血。

    许多人都闭上了眼睛,默默哀叹,只道,这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