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恐怖灵异 > 如意胭脂铺II > 第203章 五味酒(5)
    在米行老板面前摆放着一壶酒,酒是用五种粮食酿成的,据说能品出五种不同的滋味来。米行老板盯着那酒,眼睛微眯,视线越过女人低垂的肩头,落到女人身后那片斑驳的墙面上。

    “若我尝不出五种味道该如何?”

    女人局促地搓着手,一张脸不知道是因为在寒风中冻的久了,还是被问得心虚了,有些泛红。

    女人长得不差,虽说面皮黑了些,可五官精巧,搭配在一处有一种让男人说不出的心动的感觉。米行老板舔了一下嘴唇,将目光从斑驳的墙面移到女人的脚上。

    女人的脚很小,半掩在破旧的罗裙下。裙子,已经看不出原有的颜色,但绣花还算精致。鞋头上的花与罗裙上的相呼应。

    看来,这女人自落魄之后便没有更换过衣裳。只是,他从未见过哪个“乞丐”能在落魄的不曾更换衣衫的情况下还能保持自身清爽。他不禁想要问问,女人日常清洗是如何做到的?

    许是米行老板许久都没有说话的缘故,女人终于将低垂着的头抬了起来。她先是发了一个简短的嘶哑的声音,像是声带被什么东西给卡住了一样。

    米行老板听到声音,抬起头来,目光与女人的视线撞到一处。女人轻轻咳了一声,开口道:“若是老爷没有品出五种滋味,我愿随老爷处置。”

    “处置?没那么严重。”

    “救命之恩,原就无以回报。”

    “你当真是这么想的?”米行老板直起身,且下意识的往前探了探。

    女人察觉到了,脚向后移了半步。

    “我是生意人,向来都不喜欢做赔本买卖。”米行老板的眼睛越发眯的厉害:“你心里清楚,救你,原是我的举手之劳。这大冷天的,米行生意原本就不好,若是门口冻死个人,难免晦气。”

    “对不起,我……”

    “不需要道歉。”米行老板站了起来:“你只需记得你方才说过的那些话就行。”

    女人一怔,再抬眼时,米行老板已经拿起酒壶,悬高,对着嘴倒了下去。

    酒,连成一条直线,直接入了米行老板的喉咙。女人看着,一句话没问,也没说。

    放下酒壶,米行老板十分不雅的吧嗒了一下嘴,说:“酒不错,可惜我没有品出五种味道来。”

    女人一怔,将抬着的头又给低了下去。

    女人成了米行老板的女人,只不过外头的人不知道,他们甚至不知道,在店里还有一个女人。

    最初,米行老板也是十分喜爱女人的。他给她买眼下最时兴的衣裳,买最好的金银首饰,情到浓时,也会说这世上最动听的情话。只可惜,任何的喜欢都是有期限的,就在女人怀上米行老板孩子的时候,米行老板突然厌倦了,他甚至有些厌恶这个来历不明的女人。

    随着女人的肚子一天天长大,老板对女人的厌恶就越来越深,甚至在厌恶背后还多了一些别的东西,例如他担心自己金屋藏娇的事情被他的夫人得知。

    他的那位夫人,是出了名的小家子气,可他偏偏还得哄着,惯着。因为他眼下有的,都是他的那位夫人给的。米行,包括米行老板的身份,以及米行现有的生意。

    最终,他做出了决定,决定让女人以及女人肚子里的孩子悄无声息的消失,就像女人从未出现过的一样。

    行事那天,他刻意与女人多说了些体己的话,然后趁着女人不备,抓起桌上的一个酒瓶子,朝着女人的头顶就砸了下去。

    “砰!”

    酒瓶子落到女人头顶上发出一声闷响,女人却依旧抬头直愣愣地看着他。

    他心中一颤,紧跟着又抓起一样东西,朝着女人第二次砸了下去。

    “哗啦!”

    盘子的碎片掉了一地,女人却只是低头,朝着那些碎片瞅了一眼,然后问他:“你是想要我死吗?”

    米行老板慌了,记忆中,他是用足了力气的,莫说是一个身怀六甲的软弱女子,就是身强力壮的汉子,被人砸这么两下子,也得倒地不是。可女人,依旧坐着,用一双平静到没有任何起伏的眼睛盯着他。

    “这些东西都是没用的。”女人言语轻轻地说着:“酒壶没用,碟子也没用。”

    “那什么有用?”米行老板问着,没有察觉到自己已然目露凶光。

    女人摇摇头:“我是死不了的,就算死了,也是会回来的。”

    死不了?

    怎么可能死不了!

    会回来?

    我就不信死了的人还能从阴曹地府里爬回来。

    米行老板猛然抓起女人,将她的四肢牢牢捆绑住,然后用凶狠的目光盯着女人隆起的腹部。

    刀,是事先准备的好,但在准备的时候,他并未想过真的会用到它。

    他最初的盘算很简单,将女人打晕,趁着夜色拖到郊外,挖个坑,将其埋了。神不知,鬼不觉,消失地干干净净。

    挥刀的时候,米行老板并没有犹豫,他甚至还从血液的味道里嗅出了一丝让他感觉兴奋的味道。借着那丝兴奋,他划开了女人的肚子,看到了自己尚未出生的孩子。

    夜里,起风了。

    风卷着碎屑在路边盘旋。

    米行老板握着刀,刀尖上染着血,耳朵里听到的却是婴儿细弱的啼哭声。

    他盯着那个还蜷缩在女人肚子里的孩子,慢慢地将手伸了过去……冤有头,债有主,米行老板的死,不过是他的咎由自取。

    刑如意问米行老板,“你知道那个女人为什么不会死吗?”

    米行老板恍惚地摇摇头。

    刑如意道:“因为她就是一个死人。”

    米行老板徒然地睁大了眼睛。

    刑如意一声叹息:“你遇见你的夫人是在盛夏,成婚是在秋天,而你遇见她,却是在第二年的春天。”

    “不可能!”米行老板叫出声来:“我夫人脾气甚大,莫说是刚成婚时,即便是到了现在,也不允许我多看旁的女子一眼。若非如此,若非那个女子执意要生下那个孩子,我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在被逼急的情况下做出那样残忍的事情来。”

    “你的残忍自私与你的夫人可是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救下那个女子,借着由头将女子留在店中,与其欢好,与其疏离统统都只是你自个儿的选择。你好歹也是男子,怎么生前死后都是这般的不要脸呢。”

    见米行老板欲要开口,刑如意直接将其打断。

    “我要说的,与你的自私残忍没有一星半点儿的关系,我只是想要你明白,你究竟错过了什么。”

    “什么?”

    “你成婚后的第二年春天,你的岳父带着你去乡下收租,可有此事?”

    “有!”

    “在一个叫做青田乡的地方你们遇见了什么?”

    “青田乡?”米行老板皱眉想了一会儿。

    “再仔细想想,你和你的岳父有没有遇见一场闹剧?”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那年去青田乡收租的时候,的确遇见了一桩事情。有个女子,被乡民们抬着……对了,那个女子是被关在一个铁制的笼子里的,那铁一看就是东拼西凑出来的烂铁,不少地方都生了铁锈。至于那个女子,我只隐约记得是个年纪不大的小女子,披散着头发,看不清楚面容。身上的衣裳也是破破烂烂的,还有好几道口子,口子里露着染血的皮肉,一看就是用鞭子打出来的。我那时年轻,还算是有几分同情心,瞧着那女子可怜,就让随行的小厮拿了件外衣给她。我记得,当时那些村民的眼光颇有些不善,可碍于我的岳父,也并未说什么。”

    “那你可知那女子最后如何了?”

    米行老板摇摇头。

    “她被沉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