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六百七十七章 分家
    因来人完全没提到二房夫妻,黎浅浅遂开口问了一声,谁知那管事媳妇嘴角微微下撇,颇有几份不屑,不过面对着黎浅浅,她并没有明白表露出自己的情绪,说话时还蛮平和的,要不是黎浅浅看到她开口前,嘴角那不屑的弧度,怕都要被她哄过去了。

    “二老爷和大老爷一样,伤心过度病倒了。”大老爷毕竟是长子,就算再伤心病了,也得强撑着把母亲的丧事给好好的办了。

    但二老爷则不然。

    他素被老太太娇惯着,早在之前他就担心老娘死了之后,他怎么办?后来看老娘情况稳定了,他也就放下心了,谁知他娘突然过世,他大哥竟然说,他们娘亲会死,就是因为二太太下的手。

    这事让二老爷不敢置信,二太太在他心里,一直就是个软弱没主见胆小的女人,若不是有大太太和老太太镇着,说不定二太太早早就被妾室们欺负死了,可是大老爷言之凿凿,二太太的亲信婆子和丫鬟的口供也都说的清清楚楚,当初老太太会偏瘫,也是二太太下的手。

    老太太近身侍候的人不尽心,也是二太太授意的,这一切的一切,再再说明二太太根本就不是众人眼里那个软弱胆小的女人,相反的,她很冷静很冷酷还擅隐忍。

    否则他们怎么会都被她蒙在鼓里?

    丧母和被妻子蒙骗的双重打击之下,二老爷一病不起。

    二房没有儿子,出嫁的女儿们回娘家奔丧,得知二太太被拘起来,二房的嫡女们纷到父亲面前求情,请他放二太太出来,老太太过世了,她们不能让二太太背负着一个不孝,谋害翁姑的罪名。

    二房的庶女们默不作声,背着人却与姨娘们欢庆不已。

    大房的嫡女也拖儿带女赶回来,得知祖母的死,和二婶娘有关系,个个忍不住要追问详情,大房的两个儿子也分别从南城和莲城赶过来了。

    本来大太太早就要派人去莲城接小儿子来水澜城了,只是被黎净净的到来打乱了计划,至于长子,他身子不好,索性就让他们一家四口待在南城,连过年都没让他们来,没想到一终究还是得跑这么一趟。

    来京城通知这事的管事媳妇,是大奶奶身边的人,她满是歉意的跟黎浅浅道,“太太真是忙坏了,大少爷和二少爷他们也不是我们去通知的,而是托您的福,是您教中的人通知他们,并护送他们来的。”

    嗯,这还真是……黎浅浅笑了下,鸽卫们是很早就通知他们了,但不是黎大老爷派来的,就不是名正言顺,但黎天赐兄弟两,由瑞瑶教的人通知护送过去,并不会有什么不妥,毕竟南城和莲城都在水澜城附近。

    不过管事媳妇这么说,倒也表明了,黎老太太过世,让水澜城的黎府乱成一团。

    事实上,大奶奶到了水澜城后,便全面接手操持起黎老太太的丧事,黎净净做为未出阁的孙女,纵有几分管事的本事,还是没能把全部的下人弹压住。

    大太太又不在状况内,所以大奶奶自动担负起管家的责任,让大太太很是满意。

    有她在,几个想要抢这肥差的嫡姐妹们,只得悻悻然罢手。

    要知道黎府本就富贵,现在又因温泉客栈一跃成了水澜城中的知名人物,黎净净的姐姐们不免动了心思。

    爹有娘有不如自己有。

    再说大房有两个儿子呢!黎天赐也有一双儿女,小儿子虽说还小,但他头好壮壮,跟他大哥病恹恹截然不同,又是个聪慧懂事的,有他们在,她们这些已出嫁的姐妹能讨着什么好?

    能本着能捞一些是一些的心态,大房的嫡女们很热情的想要为大奶奶分忧。

    二房的嫡女们回来前也是这么打算的,只是一进门就得知母亲做下的事,把她们的算盘全打消了。

    管事媳妇斟酌着说了些黎府的现况,对黎家这些姐妹们的心思,黎浅浅只觉无语,不过由此也看出来,老太太在这些孙女们眼中,应该不是个慈爱的人,因为她过世了,大家并未感到伤心,而是纷纷谋划着如何才能从中谋得好处。

    老太太过世,真正伤心的大概就是她生的两个儿子了,不过二老爷的伤心还得打点折扣,因为他更多的是担心母亲过世后,大哥会不会把他分出去。

    若没有二太太这事,他还颇有信心,只要他在大哥面前端出娘亲来,大哥肯定就会退让允了他不分家,但有二太太作死的事在前,他完全不敢在大哥面前撒泼了。

    虽然二太太做的事,他完全被蒙在鼓里,但他说随他说,他大哥心里信不信呢?他可是半点都没把握。

    因为如此,他的病情愈发沉重,灵堂上只见大房的人整整齐齐全部到齐,就连大奶奶的小女儿也有模有样在灵堂上,向来祭拜的人行礼。

    二房呢?就只有女儿、女婿和外孙子女,两个长辈都不见人影。

    蒋老太太忍不住就问了,待晓得自家小姑过世,跟二太太有关,当场气得破口大骂。

    这老太太的暴脾气,差点没吓坏来祭拜的女宾们。

    “老太太已经下葬了?”黎浅浅问。

    管事媳妇点点头,“四月三十就已经入土为安。”

    “那二太太?”

    “因为二太太的人都已经招了,二太太却在那儿说自己冤枉,还说是您……”管事媳妇抬眼看黎浅浅。

    黎浅浅反应过来,“她不会把事情推到我头上来吧?”

    “正是!”管事媳妇叹气,老实说她不是很懂二太太在想些什么,“她说老太太害死了您的亲祖母,又卖了您三哥,您心里肯定恨毒了老太太,所以才会让人在您离开后,害死老太太,大老爷气得不行,看她一口咬定您不放,本来是想把她送进衙门,后来二房的嫡小姐们也都站在二太太那边,跟大老爷吵起来。”

    大老爷本就深恨二太太了,这些侄女们不分是非,硬要力挺二太太和他吵,气得吐血晕过去,大房的女儿们见父亲被气昏了,也不甘势弱的和二房的女儿们闹起来,不止是吵还打,总之是一团乱。

    幸而管家的大奶奶管家严明,把这场闹剧牢牢的锁在府内,没让府外的人得知,所以外头的人并不知,灵堂中看来和谐的一家姐妹,私下一对上就撕扯一块儿的火爆场面。

    管事媳妇为此觉得自家奶奶能干,颇有些得意。

    “后来呢?”黎浅浅又问,总不止于让她们就这么一直打下去吧?

    管事媳妇摇头苦笑,“后来是二老爷知道女儿们竟然敢跟大老爷吵,还把大老爷气昏了,他把二房的女儿全叫过去骂了一顿,然后去质问二太太,二太太看到二老爷,也不知怎么回事,原本咬死您不放的她,竟是开始痛骂起二老爷,还说若不是他,她也不会对老太太出手。”

    二太太见到二老爷,那些陈年积累的怨憎全数涌上心头,她不再试图掩饰,而是大剌剌的摊开来,别说二老爷兄弟了,就是她自己的女儿们,也没想到二太太心里竟对老太太积累了那么多的恨。

    黎浅浅是恨老太太毁了他们三房一家子,但她随黎漱远离后,所谓眼不见为净,纵使有恨,也渐渐堆积到角落去,不再时时刻刻牢记。

    时光和距离是最好不过的疗伤药。

    所以纵使对黎老太太恨之入骨,但不在眼前,她又有那么多事要忙,自然就摆到后头去了。

    但二太太不一样,她时时刻刻都要在老太太跟前侍候,对老太太的愤恨不曾平复没有空间扔开,就再度累积加深。

    所以二太太对老太太的恨,远比黎浅浅对她的恨要深,因此按二房女儿们说的,应该最恨老太太的人找起,二太太便成了头号嫌犯了。

    因为二太太对着二老爷招了,大老爷便问二老爷要怎么处理。

    “二老爷怎么说?”

    “二老爷说,虽然二太太是个心狠的,但二房的女儿是无辜的,不能休,不然会影响二房女儿们的名声,可是这么个心狠的,他不敢再同她生活在一起。二老爷的理由翻来覆去,就是没个决断,大老爷被气得不行,直接就跟二老爷分家了。”

    蓝棠等人哗的一声,觉得大老爷这决定让人意外,可又似乎在意料之中。

    黎浅浅嗤笑,“二老爷在那里翻来覆去说不停,就是在希望大老爷帮他决断,说到底,他还是不想自己做决定。”这男人的肩膀实在挺不起来。

    大老爷帮弟弟收拾善后一辈子,老娘在的时候,被老娘压着,他不得不从,老娘死了,这弟弟还想赖着他,就连害死老娘的妻子如何发落,都还要他这当大哥的来帮他决定?别开玩笑了!

    他累了!

    所以一张口就是分家,本来父母都不在了,本就该分家,大老爷的要求不过分,二老爷也提不出异议。

    “所以他们分家了?”

    “是。不过因为老太太才过世,所以两房还是住在一起。”

    两房一分家,二老爷的脑子似乎就转过来了,他对外说,二太太与老太太亲同母女,老太太的过世,二太太伤心欲绝数度欲自残随老太太去,丧事告一个段落后,二老爷为纾解心情,便同二太太一同去庄上住好散心。

    只是二太太郁结难消,二老爷都回城了,她还是留在庄子上休养。

    事实上,二太太在庄子上的日子,并不如外人想得那么舒服,二老爷恨毒了她,把她关在一个小院子里,侍候她的是从前侍候老太太的那些人,这些人本来在老太太身边侍,在府里是人人敬重的,谁知突然被二太太一把撸到底,她们本来还盼着,老太太身体好转,她们能重回老太太身边去。

    不想她们的美梦被二太太毁了干干净净,现在被派来侍候二太太,那自然是怎么磋磨怎么来。

    至于二太太的人,都让二老爷命人杖责一顿后,卖得远远的去,二太太的娘家人原本还上门来理论,待知晓二太太做了什么之后,吓得魂不附体,反过来痛骂找他们来的二房嫡女们。

    二老爷知道这几个女儿还在兴风作浪,十分生气,让人把他们夫妻送回去,并对女儿婆家道,家在孝期亲戚不方便走动,是他和妻子没把女儿教好,跟亲家赔罪云云。

    有二老爷这话,这几年她们怕是没机会回娘家了。

    管事媳妇说得口干舌燥,蓝棠忙让人给她上润喉茶,黎浅浅让春江赏了她,才让春寿领她下去歇息。

    既然黎府已经派人上门通知老太太死讯,装也得装起来,黎浅浅让人去通知将军府,黎府这厢去红换白,把路过黎府的人吓了一大跳,好好的黎府的下人怎么全换了素服?搞得好像在守孝,这是,谁死了啊?

    好事的人跑去将军府查看,没想到竟发现,将军府也是一片缟素。

    这一手让京里不少磨拳擦掌,准备黎经时父子回来,就上门说亲的人家直接蒙了,这是怎么回事啊?谁死了啊?

    一打听,才晓得原来是黎老太太过世了。

    消息一传开,不少人为之扼腕,这死得也太不是时候了啊!怎么不等黎经时回来,封了爵,自家和他家结亲之后再死啊?

    这个时候传出死讯,他们还没和黎经时说定,黎经时还没回来,他们连想趁机跟黎经时商量下,在热孝期内成亲也都没办法。

    黎经时是儿子,嫡母过世,他得守孝三年,孙辈守孝一年,但黎经时这个家长在孝期,如何为儿女操持婚事?自然得等他出孝。

    想跟黎家结亲的人家,儿女年纪都不算小,都是议定就能直接成亲的,现在传出黎家要守孝,他们家的孩子等得了?

    更何况八字都没一撇呢!

    等黎经时回京,他们就算想上门谈婚事,也不方便在人家孝期时谈,等他封了爵,他们的身份怕又匹配不上黎家儿女了!

    打算落空的人家,颓丧失落不已。

    宫里的承平帝接到消息,也为之愕然,这时间也太巧了吧?

    来回报的太监自然是没把二太太咬死黎浅浅的事给漏了,不想这位从未见过黎浅浅的至尊听了后,立刻嗤之以鼻,“黎家这小女儿听说武功了得,她真要取老太太的命,多的是法子让人察觉不到,哪可能让她那二伯母逮个正着。”

    呃,皇上您确定您这说法没问题?

    不过不管如何,因为黎经时还在东齐未归,所以承平帝便也耐着性子不作为,倒是眼红黎家得圣恩的人家,迫不及待编派起黎经时一家和黎老太太的恩怨来。

    黎经时父子还没到南楚,就已经狠刷了一把存在感,成为最新八卦的主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