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七百一十章 般配
    岳掌门先时为子求娶高灵儿,为的不过是她背后的凤家庄,及豫南剑派,好让自己较门里其他师弟们,多些胜算成为下任掌门。

    既然高灵儿不识趣,败坏了自己的名声,他师父又已经死了,自己顺利接任掌门,便给儿子另聘名门女为妻。

    只是他儿子不识趣,已经成亲却还是老纠缠高灵儿不放,岳掌门为让儿子死心,便将高灵儿养面首一事传扬出去。

    大长老知徒弟受了委屈,想为她出头,可长峨门对他们有救命之恩,他实在不好明着为她出头,且门派中也有人认为,既然长峨门的岳掌门想为子求娶她,高灵儿应该感到荣幸,而立刻答应他们提亲才是。

    现在好啦!好好的一个女儿家养什么面首!以为她是公主,可以为所欲为不成?剑派中有人以高灵儿败坏了门派名声,应立即逐出师门,但也有人认为,岳掌门不应挟恩以报,要求高灵儿嫁给他那个废物儿子。

    双方争执不休,大长老对此表示无奈,他的徒弟要嫁谁,他们凭什么管?他家阿灵是他们家的血脉啊?还是吃他们家的饭长大?再说了他们既然把救命之恩看得这么重,咋不把自家的女儿或孙女嫁给岳掌门的儿子呢?凭什么要他徒弟为他们欠下的恩情,牺牲一辈子的幸福?

    就是他自己,都不敢拿自己欠的救命之恩去要求徒弟。

    大长老连剑派里的人都不敢说,他这徒弟只是挂在他名下而已,自己不但没教她什么,她和凤家庄还帮了自己及他们剑派许多忙。

    “你们凤家庄的数字公子和护史公子,不都是由庄里的师父传授武艺的,怎么独她拜在那位大长老门下?”

    凤公子叹气,“说起来,还是那位大长老硬要收她为徒的,那时我爹和我娘,带着我们一群小萝卜头出门,我记得是去一位老前辈的寿宴,大长老也是座上宾,他住的客院就在我们隔壁,我们每天早上都要练功,就算出门在外也一样,我爹说,不管天资高低,勤练是进益的唯一法门。”

    黎浅浅和春江等人点头。

    “其实我爹说的并不完全正确,勤练是对的,但若练的功法不对,那也是事倍功半,所以要挑对适合自己的功法,然后勤练才是。”

    “大长老和我爹因为这事起了争执,他们两不打不相识,大长老见我们资质都不错,便动了心思,想收我们为徒。”

    “你们兄弟三个肯定不成。”

    “嗯。所以他把目标放到其他人身上,几位师兄们年纪已长,且他们学的是刀,独高灵儿习剑。”凤公子道,说起此事,就不免想起已经过世的父母和师兄们。

    说起来,那次出行,如今还活着的,也就剩他们三兄弟和高灵儿四个人了。

    黎浅浅见他眉宇轻蹙,忙催他往下说,凤公子抿了口茶,才又道,“高灵儿的武功是跟我娘学的,你见过我娘的,你别看她在家时,一派悠闲端庄的样子,她的武功可不弱。”

    当然不弱,要不然也不能力敌长平公主派人狙杀她们的人那么久,要不是要护着小儿子,护着侄女,又要担心长子,她也不会……

    黎浅浅轻轻摇头,专心听凤公子说高灵儿的事,“高灵是我娘教的,又是她带回庄的,所以她不愿另拜师学艺,不过我娘说了,能多个师父也是好的,这样日后才能多个娘家。”

    凤老公子夫人是真心疼这些孩子,看着她们渐渐长大,就开始担心她们的终身大事,如果她们是和庄里的儿郎成亲,那她绝对能护着她们,可她不知她们将来会嫁到哪里去,大长老既涎着脸想收她为徒,相信不会看着徒弟受委屈。

    只是老公子夫人万万没想到,大长老是没让高灵儿受委屈,但他们剑派的人却想要高灵儿为他们剑派牺牲终身幸福,代他们报恩。

    “那她这趟会过来南城吗?”

    “这个就不知道了。”凤公子摇头,对这位义姐,他了解的不多,她们年纪比他们兄弟两大一些,六位女数字公子中,也就高灵儿与他们年纪相近,跟他们兄弟接触较多,另五位女数字公子,出事当事都己出阁为人妻为人母。

    想到这儿,凤公子发现自己好像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那五位义姐留下的孩子呢?

    真是糟糕,他怎么会忘记他们?

    “有事?那你去忙吧!”黎浅浅见他脸色不太对,忙道。

    凤公子苦笑,“我刚刚才想起来,高灵儿是义姐中年纪最小的,所以才会跟我们兄弟较亲近,另位五位义姐出事那时,都已为人母,可直到现在,我才想到她们留下来的孩子呢?”

    呃,这真是个好问题,不过,凤家庄中又不是只有凤公子一个主子,还有凤老庄主这位长辈在前头顶着呢!相信他是不会把这些孩子给忘了的。

    然而黎浅浅也晓得,凤公子现在才想起他们,心里肯定是愧疚不已的,再多的口头安慰,还不如立刻去查他们的现况重要。

    “你快回去问问你二哥吧!也许他知道呢?”凤二公子整天在庄里休养,凤庄主父子怕他无聊,会又钻牛角尖,把一些庄务交给他处理,说不定那五位女数字公子留下来的孩子,就是他处理的呢?

    凤公子点点头,起身告辞。

    春江她们是知道当年凤家庄那桩祸事的,但杨柳她们是新进的不清楚,所以春寿很热情的把她们带到一边去,为她们科普去了。

    春江正想问黎浅浅事儿,就见外头的天迅速阴沉下来,叶妈妈大叫,“唉呀!晾的衣服还没收呢!”

    话声才落,就见几道影子迅速从屋里了出去。

    黎浅浅她们几个,很快就把衣服收进来,才把手里的衣服放到窗前的榻上,就听到雨声叮咚敲在屋瓦上,紧跟着轰隆隆的响雷接连落下。

    “教主,您让让。”叶妈妈指挥着春江等人整理刚收回来的衣服,见黎浅浅站在原地看着窗外的倾盆大雨,大家抱着衣服走来走去,总要避着免得撞上她,几番来回后,她实在忍无可忍,开口要她让让。

    黎浅浅回眸一看,才发现自己好像挡到人了,忙笑着让开。

    春江几个难得看到叶妈妈发威,忍不住都笑了。

    与此同时,高灵儿站在客栈客房的窗户往外瞧,这场雨从昨晚开始下,下到现在还没停,隔壁那些人一点动静都没有,不会都睡死了吧?

    她朝守在门边的侍女招手,“去看看,他们在干么?”

    侍女点点头转身出去,不一会儿功夫就回来,一脸纳闷的道,“小姐,他们还在睡。”

    “确定是在睡?”

    “是。”侍女确定的道,“那几个护卫打鼾的声音可响了。”所以她可以确定,他们还在睡。

    高灵儿又问,“那位大小姐呢?”

    “您是说那位龙小姐?她也还在睡,倒是她的侍女已经有人醒了,刚刚听她们说,似乎要去再给龙小姐点安神香。”

    高灵儿笑着走回桌边,侍女忙跟过去,倒了杯茶给她,“小姐您暖暖手。”

    “你喝吧!外头雨大,你刚去外头一趟,有淋到雨吗?”

    “还好,有伞,倒是没事。”侍女笑着把那杯茶喝了,然后又倒了一杯捧在手里暖手。

    外头雨声渐大,侍女瞧着天色,问,“要叫人摆饭吗?”

    “晚一点,山楂还没回来?”

    “没呢!”侍女摇头回道。

    正说着,名叫山楂的侍女就回来了。“小姐。”

    “你先去换身衣服吧!不,去洗漱一下,净房该有热水吧?”高灵儿皱眉看着山楂身上湿透了的衣服说。

    山楂只得老实从命,进净房去洗漱,净房里有热水,还是她出门时,交代小二按点送过来的,怕她家小姐洗漱要用,没想到倒是自己用上了。

    这场雨下的还真大,山楂边洗边想着,很快收拾好自己出来,另一名侍女山茶看她出来,连忙拿了刚烘上还不是很暖和的大巾子来帮她擦头发。

    外头雨大,她穿着雨披还是被打湿了头发,就连衣服也湿透。

    “小姐,分舵的人问您可要往南城去?”

    “怎么?有信要咱们帮带?”

    “是啊!他们说龙小姐可是付了大价钱,托他们把信转交给公子。”山楂比了个手势,高灵儿了咋舌,“他们也真够狠的,不过是送封信,竟然开价五十两银子?”

    “而且不保证公子会接或回信喔!”山楂去的分舵,并不是在小镇上,而是有点距离的锦绣城,龙可人回来的路上想了又想,到底是那儿出差错,后来她身边的侍女建议,她们既然要找凤公子,那凤家庄的人肯定最清楚他的行踪。

    凤家庄不卖自家公子、庄主的行踪,但若请他们送信给他呢?

    不卖给他们凤公子行踪的消息,那他们就跟踪送信给凤公子的人啊!不也一样能找到人。

    这个建议似乎很有道理,所以龙可人顾不得昏沉沉的脑袋,写了封自以为文情并茂的信给凤公子,实际上呢?她都已经病得七七八八了,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写了些什么。

    提建议的侍女识字不多,虽会侍候笔墨,可纸上每个字都认得她,都学过,可她却只记得几个字而已,叫她连猜带蒙都没办法弄明白这封信写了什么。

    龙可人写完之后,就把信郑重交代给侍女,侍女拿了信出去,让人送去凤家庄分舵,接信的和送信的都知道要送去给凤公子,却忘了载明,写这封信的人是谁?送这封信的是何人。

    高灵儿考虑一晚,最后决定就往南城走一趟吧!

    雨虽还在下,高灵儿的行动很快,用过早饭就往锦绣城出发,去分舵歇脚,接了信,和分舵主闲聊了一番,晚上早早就歇了,然后一早就往南城去。

    等龙可人病情稳定下来,不再昏沉入睡,高灵儿一行都已经到南城了。

    一进城,他们先寻处客栈住下,南城自然也有凤家庄分舵,不过高灵儿却是让人往瑞瑶教分舵送信去,没一会儿功夫,就有人往客栈来,来人径直指名找高灵儿。

    高灵儿得了消息,就带着山楂和山茶到大厅去。

    来人见了她,忙笑着打招呼,“高妹子好久不见了。”

    “张分舵主,好久不见。怎么会是您亲自过来?劳您大驾可真是不好意思。”

    “高妹子这话可就见外了!”

    双方客套一番后,张分舵主就进入正题,“我们教主可是恭候您大驾多时,不如就让我送高妹子过去?”

    “有劳。”

    高灵儿留下其他人在客栈留候,自己带着两个侍女随张分舵主去见黎浅浅。

    张分舵主是瑞瑶教的人,虽与高灵儿认识,但并不是很熟,只大概知道她是凤家庄的人,却不知她竟然凤家庄如今硕果仅存的女数字公子了!

    接到刘二通知时,他有点错愕,高灵儿若真是凤老公子夫人倾心栽培的女数字公子,她会养面首吗?这当中肯定有什么误会才是。

    不过张分舵主到底老于世故,结交高灵儿此人,同她养不养面相无关,所以他一直没把这事放在心上,毕竟人家也不曾过问他养了几个小妾嘛!

    所以去黎宅的车上,张分舵主便为高灵儿介绍起南城的名胜来。

    等到要下车时,高灵儿主仆都有些意犹未竟,张分舵主这介绍名胜的功力实在不容小觑啊!

    二门上的丫鬟领他们去小花厅,小花厅中,黎浅浅及凤公子兄弟已经等在那里。

    张分舵主其实也没见过黎浅浅几回,可每回见到她,都觉得很惊奇,因为她本人和她做的这些事,有些连接不上啊!就那么一个小不点儿!比他十二岁的孙子还娇小,粉妆玉琢的,真的看不出来,她竟能捣鼓出那么多赚钱的生意来。

    想到水澜城的温泉客栈,张分舵主实在很想跟教主说,能不能也帮他们南城弄个客栈啊!他们南城虽没温泉,但他们附近有不少湖泊,弄个和有间客栈相仿的客栈也好啊!

    如此一来,他们南城也会如水澜城那般兴盛起来。

    然而黎浅浅没给张分舵主开口的机会,她笑眯眯的跟张分舵主道谢,就让刘易送他出去了。

    高灵儿看到黎浅浅也有些错愕,她见过黎浅浅,知道她长相精致,也晓得张开了应该是个绝色,但不知她和凤三站在一起,却是那么般配。

    “义母的眼光真好!要是她还在,看到你们两,肯定很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