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七百六十九章 黎家二房的新庶女
    黎浅浅给黎大老爷出了主意之后,就不再多管,要是蒋大老爷得了主意,还管不住老娘,压不住弟弟们,那他不必当蒋家的家主了。

    至于蒋茗婷?

    知道她不是自己生的,且她亲生的父母还苛待自己女儿之后,蒋大太太便派出心腹嬷嬷,去蒋茗婷处,让她签了份卖身契。

    蒋老太爷和金老板作孽,就是为了给他们生的女儿有个好身份,日后有份好归宿,他们做到了,可惜,拿了一手好牌的蒋茗婷,纵使不是在亲娘身边长大,却还是和她亲娘一样的手狠手辣,硬是作死坏了自己的前途!

    贵为嫡长女,本可嫁人做正室元配,却贪图富贵宁可给人做小,做了小却不安份,还想咸鱼翻身扶正作妻,一开始老实听蒋大老爷夫妻的,安安份份嫁人不就好了吗?

    享受了不属于她的富贵,还带坏了蒋家女的名声,蒋大太太不想让她再嫁出去祸害人家,干脆让她签了身契,从此就在庄子上做事,一辈子都别再出来丢人现眼了。

    虽说蒋茗婷纵使不是长房的女儿,但仍是蒋氏女,若蒋老太爷夫妻认下她,她便同金奴儿一样,从外室女变成庶女,身份上是没有问题的,不过蒋老太爷如今在牢里,老太太病中,谁也不敢去跟她说,她一直疼爱的嫡长孙女摇身一变,成了老太爷与花魁娘子生的外室女了。

    两老一个不方便,一个不知情,蒋大太太让人压着蒋茗婷签下身契,要是让老太太知道了,蒋茗婷肯定落不着好,至于老太爷,他能那么冷血的对亲孙女,大太太觉得他对蒋茗婷只怕没多少情份在。

    所以落在她手里,把她拘在庄子上,就此老死在庄子里,算是念在她们母女一场的情份。

    蒋大太太是这样想,但蒋茗婷可不这么看,她完全不明白,好好的她娘怎么会叫人来给她签卖身契,想当然耳,她是不会签的。

    蒋茗婷坐在床上,她到底是大太太的闺女儿,庄头不敢怠慢,屋里的摆设虽及不上蒋茗婷在蒋家的闺房,倒也还雅致。

    奉蒋大太太之命来的,是她的陪房,夫家姓桂,夫妻两个帮她打理铺子的,手段也许不及待在大太太身边的心腹,不过她到底是在外头做生意,未语先笑又会说话拉近关系,很容易就让人对她卸下心防。

    桂嬷嬷是知道大太太把蒋茗婷从那么一丁点儿,拉拔到这么大,疼得跟什么似的,可蒋茗婷都做了什么?如今知道她不是大太太的亲女儿,是蒋老太爷和个贱人生的,霸占了她家小主子的位置,享了她家小主子的福,她亲娘却是怎么待她家小主子的?

    想起来就气啊!不过蒋茗婷还没签字,还不是翻脸的时候,当下堆满了笑,哄着蒋茗婷收了臭脸,露出一丝笑意了,方道,“唉!说起来也是作孽啊!那边那个啊!听说调养身子那么久了,却还是不见起色,心气不顺,就想拿孩子出气。”满脸义愤填膺,顺势悄悄的睃了蒋茗婷一眼,见她微怒,心下一松,就说嘛!为人亲娘的,难道真能不管孩子?

    “做婆婆的能管着人一时,却管不了一世,您说是吧?”桂嬷嬷拍着腿叹气。

    蒋茗婷点头。

    “唉!就是孩子可怜了!当婆婆的也只能问她,要怎么样,才肯对那孩子放手。那边就说了,要您的卖身契,太太听了是不肯的,可那边派的人说了,要不到卖身契,日后那位要是把孩子怎么了,让咱们可别去找她的麻烦。您听听,听听,这说的是什么话啊!这是!”桂嬷嬷又是叹又是骂,蒋茗婷一颗心被她吊得七上八下的。

    “大小姐您到底是留了个儿子在那边呢!您说大太太能不给吗?万一那边不高兴了,把气出在孩子身上……”

    “那怎么可以!”蒋茗婷怒气冲冲的拍桌而起。

    桂嬷嬷附和着,“对对对,这怎么可以呢?大太太推说您休养的庄子远,来回一趟不容易,就算要给,也得给点时间,这才把那边安抚下来。”

    “我娘可说,她要怎么做?”

    “说了说了!只是您这儿得先签个契,不过就是做做样子,让那边知道我们的诚意罢了!”

    蒋茗婷点点头,拿起笔就在卖身契上签名,边写还边问,“我娘打算怎么做?”

    桂嬷嬷卡壳,她还没想到这儿呢!不过她反应极快,面上不露半丝痕迹,伸手把卖身契拿到手上,仔细看过一遍,见没问题后,才道,“能怎么打算,还不是得求黎教主去。”

    蒋茗婷这时才想到这个表妹,不由嘴一撇,想到自己当初想算计她进门,同自己一起作妾,又想把章朵梨弄进门,结果统统落空,黎家那个早就被姑祖母分出去的三表舅,竟然被皇帝封爵,连同两个表哥也封了爵位,要早知道,他们能有这际遇,当初她也不必巴巴的去算计世子了。

    就算他生得再好看,也不过是个花花架子,外表好看,内里……哼,连二表舅都及不上,就更别说当初最早要了她的那个男人了!

    她听了他的话,算计了世子,算计了二表舅,可他人呢?也不知道人跑那儿去了?她摇摇头,将那人丢到脑后去,问桂嬷嬷,“这卖身契我签了,那边没说要把我讨过去吧?”

    当初她未婚生子,但有世子护着,进门时作良妾,是没有卖身契的,就算世子妃再怎么恨她,也不能把她打杀了,否则就算她贵为世子妃,也是得吃官司的。

    “没事,没事!”桂嬷嬷忙安抚她,“这张契书只是让太太拿在手里给她们看,不给她们,大太太最疼您了,怎么可能把契书给她们呢?您就安心吧!”桂嬷嬷手上的契书,墨迹还没干,所以她小心翼翼拿在手上,还得打起精神安抚蒋茗婷,深怕她看穿了,把契书抢去撕了。

    “真的没事?”蒋茗婷忧心的问,她怕卖身契落到世子妃手里,到时她要是为给流掉的孩子出气,把自己给卖了怎么办?

    “真的,没事。”桂嬷嬷笑,“这不过拖延时间的法子罢了,一来黎教主行踪不定,不好找,二来,也不知她肯不肯帮忙,所以大太太得向那边表示诚意,才会让您签这契书的。”

    好说歹说,总算是把蒋茗婷给安抚住了,等桂嬷嬷踏出庄子,上了回城的马车,才拍着胸口吁了口气。

    “如何?可办妥了?”一直等在车里的桂掌柜问。

    桂嬷嬷斜他一眼,“妥了。”拍拍胸口,衣襟里的卖身契发出纸张的拍嚓声。

    桂掌柜让她拿出来瞧瞧,等看完那一式三份的契书,确认无误之后,桂掌柜才长长吁了口气,他怎么也想不到,老太爷竟然会做出那么荒唐的事情来。

    可怜他们家真正的大小姐,在青楼里受苦这么多年,而里头那一位……也罢!享了不该她享的福,终归是要还的。

    车子辘辘离开了庄子,寒风袭入庄子里,庄头已经接到通知,蒋茗婷不是大小姐,而是被人偷龙转凤,占了他们家大小姐位置的小偷。

    庄子是大太太的,庄头夫妻也是她的陪房,自己赔小心侍候那么久的大小姐,竟然是来路不明的西贝货,如今大太太找到正主了,这西贝货也该偿还这些年窃占的福份了。

    因男女有别,所以他没出面,只派妻子带着庄子上的仆妇们,把蒋茗婷从原本待的正房给赶了出来,因为大太太交代了,不能让她有机会偷跑出去,免得败坏蒋家女的名声。

    虽把她从正房赶出来,却没把她赶远,而是让她住进后罩的一间排房,这间排房以前是当杂物间的,因要让她住进去,所以略略收拾过,杂物全都清走了,没有床,只扔了几条破被子给她,也没给蜡烛,给了一个木碗和一个木和木杯,衣服倒是都拿来了。

    只是她那些首饰头面全都扣下了,等庄头进城时,给桂嬷嬷送去,再交回给大太太。

    蒋茗婷整个人都蒙了,她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气得要叫人来收拾这些妇人。

    庄头太太冷哼一声,上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道,“你还以为自己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啊?告诉你,你不配。”

    “你们,你们竟敢反了!我跟我娘说去。”蒋茗婷左扭右扭,就是扭不开按住她肩头上的两只手,气得大骂,伸脚要踹人。

    仆妇们做惯农活,她的这点力气,只能算是给她们挠痒痒。

    嘻嘻哈哈的就把人给压得更低,脸都几乎要埋进地里去了。

    “你娘啊!你那个亲娘,大概过没多久,就要跟你亲爹一起被砍头了!啧!还想着跟你娘告状去?哈!”

    “你胡说,我娘好好的在城里,怎么会跟我爹一起要被砍头,你胡说,胡说。”蒋茗婷心头一阵乱跳,恐慌、害怕、不解种种情绪齐涌上心。

    “告诉你!你以为你还是咱们家的大小姐啊!我呸!不过是老太爷跟个女伎生的私生女,怪不得我们家大太太费尽心思,怎么都教不好你,搞了半天,原来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啊!”

    “可不是嘛!听说咱们家真正的大小姐啊!那才是个大家闺秀的样儿,哪像这个西贝货,大太太为了她,都要熬干心血了,就是教不听,好好的嫡出大小姐,正经元配正室不做,硬要去走偏门。”

    “原来是个假货,生来肖母,也就难怪会走偏门了!”

    蒋茗婷从她们的话里,捕捉到了关键的字句,慢慢的才明白过来,自己不是大老爷和大太太亲生的女儿,而是祖父和青楼的女伎所生,他们两个把大老爷和大太太真正的女儿和自己交换过来。

    她其实应该叫大老爷大哥,大太太为大嫂?

    不,不会的,这不是真的!都是骗人的!

    然而事实摆在眼前,容不得她不信,庄头太太看她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看着自己,又是一声冷哼,“告诉你,要不是大太太念着多年的情份,你以为自个儿还能全须全尾好好的待在这儿?哼!大太太现在是瞒着老太太,你是知道老太太脾气的,等她知道了,也不知大太太还护不护得住你呢!你啊!就悠着点,安份些,别给我们惹事儿,不然,回头我们报上去,大太太可就瞒不住老太太了!”

    蒋茗婷在蒋家那么多年,怎会不知老太太的脾气,她对自己喜欢的人,那是偏心偏疼偏宠得没边儿,可对她厌恶的人,那是恨不得对方去死。

    她在家里时,还曾经帮老太太出谋对付过,老太爷的新宠及庶女,把她们压得死死的,那时她娘大太太还曾说了她一顿,说她一个姑娘家,做事容些,别把事做绝,人情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人的一生那么长,谁晓得日后,她有没有需要那姨奶奶和庶出姑姑帮衬的时候呢?

    她那时是怎么说的?

    她说,姨奶奶这一辈子都只能待在内宅里,让她祖母管着,庶出姑姑就算出嫁,也嫁不到什么好人家,日后能有什么出息,她贵为蒋家嫡出大小姐,会有什么需要她们帮衬的时候?

    蒋茗婷眼睛一热,泪水溃堤,她那时瞧不上姨奶奶,认为她就是贪图富贵才会给祖父做小,庶出的姑姑在祖母做主的情况下,肯定嫁不了好人家,现在,她既不是大房的嫡长女,也不是祖父的庶女,因为她亲娘连姨娘都不是,她不过是个外室女,连庶女都不如。

    庄头太太看她兀自哭得凄惨,她们说的话,应该是听不进去了,与其在这儿浪费时间,不如回去做事,晚一点就要吃晚饭了。

    大手一挥,妇人们像退潮般迅速离开,庄头太太是最后一个离开的,临走,把门一拉上锁。

    蒋茗婷沉浸在悲伤中,完全没发现人走光了,且门也关上了,她哭着哭着就睡了过去。

    到底之前是大太太精心调养过的,所以蒋茗婷就算在地上睡了一宿,也只是感觉全身骨头有些僵硬,并不像黎浅浅小时候那样被冻病。

    庄头太太隔天过来,打开门,让丫头摆上饭菜,不等蒋茗婷抱怨那些饭菜,直接道,“赶紧吃,吃完跟我去田里干活,先跟你说了,没做事就没饭吃啊!”

    蒋茗婷打量了屋子后,道,“这么简陋,叫我怎么住?”

    “怎么?你这西贝货住不得?我们家真正的大小姐,在你亲娘手里就是这么过的,屋里的东西,全都是照她住处的摆设弄的,哦,不过大太太到底是良善之人,不像你那黑心肝的亲娘,所以你那些衣服,我们全都给你拿过来了。”

    庄头太太指了指角落的几口大箱子,蒋茗婷立刻冲过去,打开衣箱,就只看到她那些华贵的服饰,连同几件毛皮斗篷都在,独不见她的镜奁和首饰盒。

    “我的那些首饰和头面呢?”

    “呵呵,你不过一个仆妇,有什么资格戴首饰和头面?”庄头太太冷笑,“那些东西自然都拿回去,请匠人融了重打新的首饰和头面,好给我们家大小姐配戴啊!”

    蒋茗婷眼前一黑,晕了过去,庄头太太哼了一声,叫丫头唤几个仆妇进来,把蒋茗婷扔到被褥上,没有床,将就着用几床被褥迭在一起做床吧!他们家大小姐就这么睡了二十年,凭什么她一个假货睡不得?

    黎府中,二房新添了个庶女,为了不要太显眼,便让她延续了黎家女儿们取名的惯例,本来大太太想给她取为如意,可没有水字边,且汝字不管音和字形都与奴字太接近。

    二老爷认为既然要把人放到自己名下,这名字自然要由他来起,蒋大太太怎么肯,不过二老爷自打知道,蒋家曾经算计过自己和兄长后,对蒋家人就不怎么恭敬,尤其在得知舅舅做了那些事之后,连带着对大表哥也不怎么客气了。

    黎大老爷被弟弟气得半死,好好的一件事,他干么硬要和大表哥夫妻对着干?只是他也觉得弟弟说的有理,既然要把人放到黎家,那自然得由他们做主啊!手伸那么长,不怕启人疑窦?

    最后他干脆把黎浅浅请过来,黎浅浅没想到他们说了这么久,却连个名字都还没摆平,托着腮,举着笔,小手一挥,圈定了涓字,“行啦!以后,你就叫黎涓涓,是黎家二房的庶女,就这样,没事了吧?”最后这句,问的是黎大老爷兄弟,和蒋大老爷夫妻。

    黎大老爷兄弟唯黎浅浅是从,又是黎大老爷请来的,自然是没有问题,蒋大老爷也点头,倒是蒋大太太还想在黎浅浅面前,摆出大表舅母的款儿,不过被黎浅浅无视。

    蒋大太太气恼,就想上前和她说理,被蒋大老爷死命拉住,这婆娘是要作死吗?现在可是他们求着黎家帮忙,她就不怕把黎浅浅惹火了,发话让黎大老爷兄弟别帮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