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八百二十五章 喜事连连
    年关将近,京城喜事频传,不管是高官显爵,还是市井小民,都有人赶在年底娶媳妇,遇上年底大喜之日,走在路上遇着两三队迎亲队伍,都是寻常事。

    季芳宜的亲事定的匆忙,但到底是亲王女,虽是二嫁,还是有不少宾客上门贺喜。

    攸惠行色匆匆,从府外回来,府里的仆妇、丫鬟忙进忙出,王侧妃远远的看到她,朝她微微颌首,攸惠回她一笑,脚下不停的快步走了,王侧妃身边的心腹丫鬟看着攸惠离开,才对王侧妃说,“要奴婢说,这商少堡主对十二小姐真是好,都还没进门,就已经派人来侍候十二小姐了。”

    “所以说,四丫头傻啊!连人家的底都没摸清,就想算计人取而代之,啧!”心腹丫鬟笑着附和着,又道,“也亏得四小姐傻,不然,咱们十小姐和十八小姐,还有三奶奶怎么有机会露脸呢?”

    对,王侧妃笑而不语。

    因为顾侧妃被禁足,当家大权也被夺了,王侧妃一下子要操持两个女儿的婚事,年底王府事情又多,几乎忙不过来,所以她向平亲王求援,想请世子妃等媳妇们帮忙搭手。

    平亲王没有应允嫡系媳妇参与,顾侧妃的媳妇也没点名参加,反倒是其他几房媳妇榜上有名,连带着几个小姐也被分派了差事。

    可以说,除亲王妃及顾侧妃的儿媳妇们,内宅其他人都领了差事。

    世子妃觉得脸热辣辣的,可是仍要撑着招待宾客,遇到有人问起亲王妃,她还得为婆母描补一二,心里却是怨死婆母了。

    好好的日子不过,偏要找死,她犯了错被罚,带累她儿子,和自己,她想躲羞不见人都不行。

    正想着,就又有宗室长辈过来,世子妃闹不清她是那位,不过猜得出来,她辈份很高,因为她一过来劈头就斥问她母妃怎不来见她。

    世子妃僵着脸有些不知怎么回答,还是心腹丫鬟机灵,凑过来小声的在她耳边低语几句,世子妃的脸就像化了冰的大地开了春花,笑盈盈的蹲身福礼,“回大长公主的话,婆母身子不爽,还养着呢!不能过来跟您老人家见礼,我代她向您赔不是。”

    这位祈宁大长公主封地在北地,她平常很少在京城露面,今日也不知是吹的那阵风,竟然把她给吹来平亲王府了。

    周围的女客见了纷感大奇,因为这位大长公主年纪大了,大家都以为她住在封地足不出户,倒是没想到,她竟然在京城,而且还来出席季芳宜的婚礼。

    “祖母,既然平亲王妃不适,咱们就别去闹人家了啦!您过来瞧瞧,方才进来时,廊下好像有株墨菊。”

    祈宁大长公主身边的妇人像哄孩子一样,把大长公主给哄了出去,世子妃这才松了口气。

    不少人悄声议论著季芳宜这门亲事,之前一点风声都没有,突然就传出要与高家结亲,季芳宜前头的丈夫不是个好东西,没想到二嫁挑的还是一样的货色,真不知要怎么说顾侧妃母女的眼光。

    说到了顾侧妃,不禁又有人要问,既然是自家女儿的大事,怎么会没看顾侧妃呢?难道是在闺女房里?可这大喜的日子,身为新娘的生母,怎好避不见客呢?

    于是世子妃又被人问到了顾侧妃一事,因为其他人手里都有事在忙,独世子妃和顾侧妃的儿媳没事人一样,也莫怪大家要追着她们问了。

    顾侧妃的儿子行三,三奶奶虽是顾侧妃的亲儿媳,可是她能说会道,三言两语就把大家哄得开开心心的,浑忘了适才要问的事,世子妃却不如她八面玲珑,不过到底不是顾侧妃的亲儿媳,回答关于顾侧妃的事情时,她可就不像回答关于亲婆婆问题时那么圆滑。

    而是略有心机的抖漏些,关于季芳宜这门亲事的内幕消息,让大家的八卦心思得到了大大的满足。

    毕竟高家为落实这门亲,可是把事情闹大了,平亲王便是因此恼了顾侧妃母女,明知自己不聪明就别学人家耍心机,偏生母女两个没有自知之明,一个自以为是自视甚高,以为是平亲王的女儿,她想嫁谁,那人就该感恩戴德的应承下来。

    她要抢妹妹的婚事,做妹妹的就应该欢欢喜喜的把婚事让出来,最好呢,是不用她开口,就自动自发,将她的嫁妆、陪房,及压箱银全交出来。

    高家和顾侧妃合谋,怕事发后他不应允婚事,便故意闹大,务求不让被他们算计的季瑶深脱身。

    顾侧妃大概想不到,脱不了身的会是她女儿季芳宜。

    虽然平亲王和商少堡主领人去小院时,天色已经不早,围观群众大大减少,但架不住高家人早派人运作,今天之所以有这么多贺客,除了想和平亲王交好,再就是想知道,外头所传到底是不是真的?

    季芳宜当真还没成亲,就跟高家那个纨绔滚到一块儿?还被平亲王当场逮个正着?

    世子妃的话虽没正面回复,但从她的话中,可窥见一二,外界的流言是真非假。

    大家兴奋的议论纷纷,这种事自然是不会跟主人家的下人说,但侍候的人唯恐侍候不周到,个个打起精神小心侍候,自然就把客人们说的话听了个全。

    王侧妃小女儿十八小姐听丫鬟禀报后,不禁气鼓鼓的去跟她亲娘告状,王侧妃得知世子妃做的蠢事后,不禁冷笑,安抚女儿几句后,便打发心腹的媳妇子去见世子妃的母亲。

    女儿婆家小姑再嫁,娘家人自然是要出席的,世子妃的亲娘得了王侧妃通知,气得浑身发抖,陪她来出席喜筵的儿媳妇忙安慰婆母,“母亲别生气,妹妹兴许是一时气不过,才会……”

    “你别替她说话,也不知道她那婆母是怎么教她的,怎么让她说出这种话来?这是为人嫂子能编派小姑子的?”世子妃的母亲刘三太太气得眼睛都红了。

    刘大奶奶苦笑,她当然知道这种话不能说不该说,但说这些话的人是她的小姑子,她同样不能编派她,“妹妹也是命苦,日子本来过得好好的,却被亲王妃带累,您瞧瞧,今儿是什么日子,她却没得个正经差事。”

    虽说是负责招待宾客,但季芳宜这门亲事,外头流言不断,负责招待宾客的人,就得应付宾客们,层出不穷的问题,这些问可都不好回答,这一整天都得面对应付这些客人,心情自然不可能好。

    刘大奶奶觉得平亲王府这招超狠的,也不知是谁如此歹毒心肠,经今日之事后,世子妃和三奶奶对自己的亲婆母还能亲近到那里去?日后只要想起今日事,婆媳之间就会梗着一根刺,虽说是当婆婆的犯傻,但她们被罚,不需出来面对人家的诘问,面对这些问题的媳妇,可都不曾犯错啊!

    今天这样的考验日后还有着呢!所以就算平亲王将亲王妃和顾侧妃解了禁,她们的日子只怕是再也好过不了了!

    当然啦!她们是婆母,想拿捏儿媳妇,手段多的是,但是,底气不足啊!每每做什么事之前,难免要多思量,如此一来身体怎么会好,一病倒就得晚辈侍疾,婆媳相处时间增加,磨擦也多,要是像亲王妃那般心气高的,怕是没两多就得活活将自己熬死了吧?

    刘大奶奶想得入神,浑没注意到,婆母已经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哭起来。

    待她回神,刘三太太业已哭到上气不接下气。

    刘大奶奶无语,忙唤丫鬟找地方让她们收拾形容。

    平亲王府今儿办喜事,内院里准给女客更衣的地方不少,平亲王府的丫鬟拿了赏银,笑嘻嘻的领她们母女去了一院轩阁,丫鬟就在外头候着,让刘大奶奶和刘三太太的丫鬟扶着刘三太太进去,刘大奶奶的丫鬟则抱着一个包袱,里头是两位主子备用的衣物及妆容用品。

    侍候着婆母净面,重新上妆后,等她们出来,丫鬟又领她们回筵席上,途中经过一处假山,就听里头有人在说话,仔细一听,竟是好几个仆妇在此,刘大奶奶不想多听,免得遇上尴尬事,刘三太太本也想走,不料听到了季芳宜和季瑶深的名字,不由停住了脚。

    大着胆子听完她们的对话,刘家婆媳都不禁气红了眼,这高家和顾侧妃还真是贼心不改,竟打算拚死一搏,上花轿前把季瑶深哄过来,然后把人制服,换上嫁衣,盖头一盖,任谁也不晓得,新嫁娘已经被掉包了。

    等到拜堂完婚生米煮成熟饭,平亲王不认账也不行。

    刘三太太气极一动,竟然踩到了地上的一颗小石子儿,脚下一滑整个人便摔了出去。

    刘三太太发出惊呼,刘大奶奶和丫鬟手忙脚乱去搀扶,可还是没能来得及扶住她,让她狠狠的摔在地上,痛得直掉泪。

    假山里的人听到动静,悄悄探头出来察看,见她们面朝前,且离假山有段距离,便以为她们才走过来就摔倒了,应该没听到她们的对话才是。

    “那好像是世子妃的母亲和嫂子?”

    “好像是,快走快走,方才动静可不小,肯定会引来不少人。”

    “别着急,现在走,岂不是和来的人迎面撞上?”

    “那你说怎么办?”

    “等会人多,咱们就混在里头离开就是。”

    既然有人拿了主意,大家也就有了底气,一声不响的躲在假山里头,安安静静看着外头,果如拿主意那嬷嬷所料,因伤的是世子妃的亲娘,所以来的除了世子妃,还有主事王侧妃,她们带了不少人过来,浩浩荡荡的把刘三太太送到了世子妃院里去,王侧妃还派人去请御医,并派人熬了安神汤过来。

    一应事宜安排的妥妥当当,世子妃恭谨的道谢,王侧妃摆手,“没照看好亲家,是我的不是,还请世子妃见谅。”

    世子妃自是客气应对一番,因王侧妃还有事要忙,只把心腹丫鬟留下来,命她小心伺候,回头太医来后,开了药方直接开库房取药材熬药,她交代的仔细,刘三太太听得心惊,直到把人送出去,她才长叹一声,拉着女儿的手数落起来,刘大奶奶早避开去。

    她和小姑子交情不深,这种挨骂的场面,她还是不见为妙,再说人家亲母女两,不定有私房话要说,她杵在那儿岂不是惹人生厌。

    不过她没走远,要是婆母唠叨时间太长,她得进去打断,毕竟刚刚听到的事情不小,要是真让高家和顾侧妃得逞,王侧妃这个主事人肯定要吃挂落,若是世子妃能在事情发生前,向平亲王告状,说不定平亲王一喜,就解了平亲王妃的禁。

    那毕竟是世子妃的亲婆母,她失了权柄,在府中,不止她自己日子不好过,连带着她的儿孙日子难熬。

    若有机会,还是尽早把人捞出来为妙。

    刘大奶奶想得到的,刘三太太自然也想到了,因此不等媳妇来催,她就已经拉着女儿说起这事。

    世子妃一听气得炸毛,顾侧妃这个贱人,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的处境啊?还是说为了女儿,她已经不管不顾了?

    不过正如母亲所言,这是个好机会。

    她略一思索,便派人往外院通知平亲王,不料平亲王什么都没说,倒让世子妃有些纳闷,这到底是什么意思,然而她也太多时间去思考,她亲娘受了伤,太医交代要静养,伤筋动骨一百天,今儿这般,刘三太太实不好留下来吃席了,世子妃唤人准备软轿,小心的把母亲扶上轿,她亲送至二门,看着母亲上了马车,才拉着长嫂的手,交代对方要小心照看着,明儿有空她就回家探望云云。

    刘大奶奶自不会跟她反着来,笑着应下后,又安抚她几句,便侍候婆母回家去了。

    出了平亲王府后,她忍不住掀帘往外瞧,午后的阳光正好,但门前一派喜庆的平亲王府,却给她一种山雨欲来的沉重感,让她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季瑶深这里早就知道高家和顾侧妃贼心不死,攸惠一早去黎府见商少堡主,商少堡主跟她说了此事,交代她小心提防着,还指了几个人,跟着她回来,不过她在明,那些人在暗,明面上,大家只看到她一人回来,其实早在她回府前,那些人就已经潜进府里了,反正今天人多,正适合混水摸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