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一千零九章 交换
    唐大姑娘一动也不动的趴在那里,丫鬟愣愣的看着她,良久,才扶着地面半站起来,慢慢的靠近唐大姑娘,看她身上裹着的被褥还好好的裹着她,丫鬟当即气不打一处来。

    翻车的时候,丫鬟的膝盖撞上了桌角,又在翻滚时,头撞到车壁,手肘也撞伤了,所以她现在只能半站着,动作稍大些就生疼。

    反倒是唐大姑娘,因为被打晕了,所以送上车时,怕她撞伤,回头他们家少爷怪罪,因此吴家那些人特意用被褥把她裹起来,翻车的时候,她反倒因此没受什么伤。

    丫鬟愤恨的看着唐大姑娘,“你的命怎么就这么好?生下来就是家里嫡出的大姑娘,吃的穿的用的,样样都比我强,就连马车翻了,你也比我运气好,竟然没有受伤?”

    丫鬟看着唐大姑娘冷冷的笑了,“不过,你的好运也就到此为止了。”说着抬起没受伤的脚往唐大姑娘的身上踢,连踢了好几下,见唐大姑娘的眉头皱起,她才心情很好的停下脚,然后用力的往唐大姑娘的脸踩下去。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丫鬟的脚要踩到唐大姑娘脸的时候,突然整个人往后倒下去,而且她的运气很不好,倒下去时,脑袋瓜子正好砸在马车车轮的碎片上,脸颊和耳朵都被木刺扎着,痛得她放声尖叫,整个人蜷缩成一团。

    这时有几个人迅速接近,就见来人把唐大姑娘从被褥里解救出来,然后把昏迷中的唐三小姐裹进被褥里。

    来人指了指丫鬟,一人上前瞧了她一眼,跟同伴摆摆手,上前在丫鬟身上轻轻拂了拂。

    就在这时,四散去找马车的人,有听见丫鬟尖叫赶回来的,来人们见状互相点头示意,带着唐大姑娘转身离开。

    吴家的护卫转回来,看到丫鬟那惨样,忍不住皱了眉头,这女人是怎么回事?好好的待着不行吗?定要作死,啧!看她那个样儿,肯定是因为想做什么才失足受伤的。

    只不过,她做了什么?

    同伴们陆续回来了,看到丫鬟的样子,便问第一个赶回来的那人,那人两手一摊,道,“我回来的时候,她已经受伤倒在地上了。”

    “要救不?”

    他们讨论的同时,丫鬟的嗓子已经哑了,剧烈的疼痛让她就要昏过去,可是也不知怎么回事,她就是没昏过去,丫鬟听他们的口气,竟然考虑要不要救她?这些人怎么这么可恶啊!

    “还是救吧?不然怎么跟唐三小姐交代?”

    “也是。”

    说着,有人带着一辆马车回来了,他们把裹在被褥里的唐三小姐抬上马车,然后就犯难了。

    “我说,你们觉不觉得,这丫鬟和唐三小姐长得有点像啊?”

    “咦?唐三小姐?”

    “是啊!”

    “有吗?”

    “有,有有,那个五官,眉毛眼睛都很像。”

    “我倒是觉得,与其说这丫鬟长得和唐三小姐像,倒不如说,她和唐老太爷长得像。”

    咦?好像是啊!吴家的几个护卫纷纷专注看着丫鬟的脸,良久,才有人冒出一句,“确实是像唐老太爷,你们说,她会不会是唐老太爷的私生女啊?”

    “咋不说是唐大人的呢?”

    “如果是唐大人的私生女,怎么会把她放在唐三小姐身边?”其中一名护卫没好气的道。

    “我说,这碎车轮要拿开吗?”

    “不拿开怎么把人送上车啊?”问话那人哦了一声,随即用力一扯,把碎车轮片给拿开,丫鬟疼得整个人抽动了下,她没昏过去,所以这些人的对话,她听得清清楚楚。

    对他们刚刚说的那个问题,她也很想知道,可是不知为何,她就是张不了口。

    把车轮碎片拿开后,就有人把丫鬟抱上车,这车不像吴家的马车,里头备有软软的被褥,所以丫鬟是被放在车底板上。

    丫鬟在心里吶喊着不要走,把刚刚的话说完,只可惜护卫们跟她没有心有灵犀,所以护卫们退出去了。

    他们虽然退出车厢,可有的人赶车,有的人坐在车辕上,另外的人骑马跟在一旁,而且他们几个是话痨,上路之后,就又接续刚刚的话题。

    “老王,你刚刚说,如果这丫鬟是唐大人的私生女,怎会把她放在唐三小姐身边,是什么意思?”

    “你想想看,如果她是唐大人的私生女,唐夫人都已经过世几年了,他大可直接把女儿认下,反正没人会反对了,而且在名份上,庶女总比私生女强吧?日后婚配,也能嫁个好人家。”

    “那倒是。”

    “所以是唐老太爷的私生女?”

    “应该是,而且唐老太太虽拦着不让私生女认祖归宗,可也没苛待她,看她身上的穿著和打扮,和唐三小姐是一样的,都比唐大姑娘的衣饰要好。”说这话的护卫,老婆是在吴太太的成衣铺子做管事的,跟着妻子耳濡目染,他说的这话,同伴们无不信服。

    吴家的护卫就这样边聊边赶车,来到驿站附近时,他们就不再出声了。

    直到驶进驿站,才有人开口问,“是往那里去?”

    “唐大少爷他们的院子,亲家太太早让人备好厢房了。”

    其他人点点头,权充车夫那人,便把车赶往唐大少爷他们的院子,才到门口就看到唐氏小三房的下人早候着了。

    领着车进院子,然后小心翼翼的把车里裹在被褥里的人抱下车,跟着下人进了一间厢房,不一会儿,五太太就领着外孙过来了,“乖乖的进去吧!只要生米煮成熟饭,这门亲事没跑了,外婆就放你出来。”

    吴健不是雏儿,生硬的点点头,提脚进了屋里,门外五太太还在叮咛他,“……记得先点那块粉红色的熏香,只要她闻了那味儿,就离不开你了!”

    门外老太太说完,就扶着已经羞红脸的丫鬟的手,慢慢的走回房去,半道上,她还对那丫鬟道,“放心,你这回差事办得好,回头我就让平哥儿纳了你。”

    “多谢老太太。”

    “嗯,大房那个三小姐是从那儿弄来那熏香块的?”

    丫鬟想了下,道,“汀兰跟三小姐身边的瑶琪姐问过,她说,是小五房的雄哥儿去湘城时,给带回来的。”

    “雄哥儿怎么会弄这种东西,不会是他自个儿……”

    “听说是三小姐吩咐的,三小姐好像是从蒋县尉的女儿那里听来的。”

    蒋县尉是唐大人在山桃县的同僚,和岳城的谢县尉一样,三教九流的朋友很多,只是与谢家不同的是,蒋家的儿女承继父业,交游甚至比其父还广阔,听说蒋大爷的人缘比他爹还强,至于他妹妹,因为生得美裙下臣众。

    蒋大爷唯恐妹妹吃亏,把江湖上流传的各式药品,能弄到手的全弄来给他妹妹长见识开眼界,好让他妹在面对男人时,能长点心眼儿。

    倒是没想到,这心眼长得有点多了!竟然把桃花香传给唐三小姐了!

    桃花香是粉红色的熏香块,是极高级的春药之一。

    虽比不上东齐神医韦长玹所制的春药,但已算得上是市面上最好的春药,香味轻淡似有若无但药效奇佳,使用者隔日并不会有用药后的口干舌燥等后遗症。

    五太太特地切了一小块,拿去给药铺的坐堂大夫看过,确定不会有什么不良的后果,才敢给外孙用。。

    她其实已问过丫鬟汀兰很多次了,可是还是一遍遍的问。

    “这次,三小姐派那一个丫鬟去办事?”要是派个不牢靠的,那可不成。

    汀兰回道,“就是瑶琪姐,老太太,您上回说,瑶琪姐其实是长房老太爷的私生女?”汀兰有点无法置信。

    “是啊!”五太太嘴角噙着不怀好意,“那是个傻子,以为长房老太太和三小姐待她好,其实啊!老太太可恨死她娘和她了!因为她娘趁她怀三小姐的时候,和老太爷勾搭了,瑶琪的亲娘啊!就是只白眼狼!哼!想当初,她来投靠老太太的时候,是身无分文,整个人瘦骨嶙峋,两个眼睛大大的,看得就叫人心疼啊!”

    五太太说起往事来,脸上带着种幸灾乐祸的笑,“老太太啊!那是把她当闺女儿看,毕竟她没有女儿嘛!本来呢!是想认她做女儿,然后给她挑个好人家嫁了。”

    “那不是很好吗?”汀兰好奇的问。

    “是好啊!可是这好人的年纪已六十有九,嫁过去是当家主母没错,可人家都有重孙子了,而且这重孙子比她还大呢!真嫁过去了,能过几年好日子?”

    汀兰不解的看着五太太,“不是说想认她做女儿的吗?怎么又给她挑这样的人家呢?”六十九岁的老男人,娶一个年方十八的大姑娘……

    “你傻啊!那时候长房的唐大人还刚中举人呢!家里等钱用呢!那老男人愿出五千两给老太太做封红,聘金另计,你说,老太太那个眼睛钻钱缝里的人,能不动心?”

    只需花几个月,把个大姑娘养得水润光滑,做成这门亲事,老太太白得五千两封红,还有白得的聘礼。

    嫁妆给个意思意思就够了!再说,这嫁妆里的门道多的是,外头瞧着箱笼多又重,实际上呢?一个箱笼里头可能就搁件旧衣服,然后往里头搁两石头压箱,沉是够沉了,价值却单薄得可怜。

    “瑶琪她娘眼界可高着呢!在唐家享福几个月,瞧上眼的,是唐大人兄弟两,唐大人那时已经成亲,还有个儿子了!唐二老爷呢?还是没成亲,但已经订亲了。”

    瑶琪娘不想嫁个老头子,她困在唐家内宅,只能把目标对准唐大人兄弟两,唐大人有妻,唐二老爷还没成亲,那时他就已经在做生意,整天在外头跑。

    最可怕的是,瑶琪娘总觉得,唐二老爷那双眼毒,看着她的样子,似早已看穿她想干什么,她不想嫁这样的人,感觉很可怕。

    她又不想嫁那个老男人,怎么办呢?

    在她左右为难时,唐二老爷成亲了,瑶琪娘趁机在唐大人的酒里下药,既然不想嫁那个老男人为妻,那就只有给唐大人作妾了,唐夫人性情温婉,是个好人,想来在她手底下作妾,不会遭受太多磨难。

    “不过阴错阳差,是老太爷喝了那壸酒。”五太太记忆深刻,因为当时她和瑶琪娘一起去送酒,因为看不惯瑶琪娘明明出身比自己差,就一脸皮相比自己好看,对着人总是一派高高在上的死样子,所以她趁瑶琪娘不注意时,把她端的酒和瑶琪娘端的酒做了交换。

    五太太送的酒是唐老太爷喝了,瑶琪娘送的酒则是给唐大人喝了。

    之后,两人酒力上头,五太太手快,抢先让仆妇扶了唐大人走,瑞瑶娘就被唐老太爷抓住不放,两人跌跌撞撞摔成一团。

    五太太命仆妇帮了一把,将那两人送进房,在外头等他们成其好事,才扬长而去。

    唐大人是族里小媳妇们倾慕的对象,人长得好又会读书,大家对唐夫人那是既羡且妒,因为唐大人当了官,唐夫人就成了官夫人,身份立刻高她们一层。

    不过这种羡慕与嫉妒,不代表五太太能看着瑶琪娘攀附上唐大人。

    因此她破坏了瑶琪娘的登天梯。

    唐老太太以为瑶琪娘是趁自己怀小女儿时,爬上丈夫的床,为的就是不想嫁给那个老男人为妻,其实早在那之前,她就因算计错人,和老太爷发生关系了。

    “瑶琪娘心眼多,我起先以为她发现自己算计错人了,肯定要颓唐个几天,谁晓得当天一早,她就跟老太爷蜜里调油似的黏乎在一块儿了。”

    五太太思及此,不由佩服瑶琪娘一句,那真是个人才啊!“不过因为那天是长房二老爷成亲隔天,族里要认亲,大伙儿忙着呢!除了我,谁也没发现。”

    汀兰闻言不由好佩服五太太,却不知五太太不是自己眼毒瞧出来的,而是因为前一天的事是她经手的,所以她格外清楚。

    “那,后来呢?”

    “后来?”还有什么好说的?“那门亲事自然就不成了,而且有老太爷护着她,老太太也不好说什么,后来,瑶琪娘肚子一天天大了,老太太这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她再气,又能做什么呢?她肚子里还有一个呢?她得为小的想,不能在那个时候动气。”

    于是等唐三小姐生下来之后,瑶琪娘也跟着生产,唐老太爷就想把女儿认下来,不过唐老太太坚决不答应,不过她同意日后把瑶琪养在女儿身边。

    瑶琪娘和唐老太爷自知理亏,也只能忍了,等日后孩子大了再认祖归也不迟。

    但不认孩子,瑶琪娘总该给个名份吧?

    唐老太太以不认下瑶琪,是因心中有气,然对丈夫有愧为由,给老太爷添了两个娇滴滴的小妾,有老太太当家,瑶琪娘产后失调是再理所当然不过的事,她面容枯黄瘦削,怎比得了水灵灵的新妾?

    失宠的她,很快就因病去世,她一死,老太爷在新妾的陪伴下,也就把瑶琪给抛诸脑后。

    “不过那对母女啊!就是没安好心,竟然哄瑶琪,骗她说她是唐大人的私生女,因为唐夫人不允,所以才没让她娘进门做妾也没认下她。”

    汀兰惊呼,“怪不得瑶琪姐总看长房大姑娘不顺眼。”

    同是一个爹生的,凭什么她唐大姑娘就是嫡出的千金大小姐,而她就是个给人做丫鬟的私生女?

    躲在角落里的黎浅浅听到这里,总算是明白了,那个丫鬟为何会踢唐大姑娘了!只可惜,她恨错人啦!